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七章 禮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批判個鬼哦,希望待會兒你們別嚇到了。

  還秘密據點……幼稚!

  趕到彩衣家那個會所之后,白牧野進去之后,頓時一臉無語。

  好家伙兒,好好一家裝修高檔服務上佳的私人會所,真成秘密據點了!

  就連裝修風格都完全變了,而且除了幾個服務人員遠遠站著,這里一個客人都沒有。

  四個氣勢洶洶地小伙伴在瞪他。

  對,是瞪,不是等。

  好吧,主要是彩衣跟單谷。

  做出一副氣勢洶洶地模樣,叉著腰看著施施然走進來的小白。

  隊長還是挺溫和的,笑瞇瞇的看著白牧野。

  司小音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里面寫滿了好久不見十分想念。

  “自己主動交代!”姬彩衣兇巴巴地道。

  “呵呵,跟膚白貌美長腿的漂亮妹妹共進午餐感覺如何?”單谷斜睨著白牧野,“還有,答應好的禮物呢?”

  白牧野二話不說,將自己目前現實中擅長的符篆術以及品級的列表投放到光幕上,映在幾人面前。

  差點貼到他們臉上。

  幾個小伙伴當場就驚呆了。

  “我靠!”單谷一臉驚嘆。

  “不許說臟話!”姬彩衣呵斥了一句,然后道:“真特么厲害了!”

  單谷:“……”

  “哇!好帥呀!”司音滿眼小星星。

  “牛逼!”劉志遠豎起大拇指。

  這一排符篆術,簡直要亮瞎人眼的節奏。

  輔助系、控制詛咒系、攻擊系、醫療系、法陣系!

  還有誰敢說小白不是全系符篆師?

  還有誰敢說小白是一秒哥?

  呃,這個還真有人敢……不過最近精神力提升了,應該不止一秒了。

  “你這一個月到底去了哪兒?我的天,這……連攻擊系都有,竟然已經達到下品了?這也太驚人了吧?”

  姬彩衣一臉激動,看著白牧野道:“小白,這的確是給我們最好的禮物了!”

  “是啊,真的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單谷一臉興奮:“接下來的飛仙高中生聯賽上,咱們可以大放異彩了!橫掃一切對手!”

  “嗯嗯!對呀!”司音已經開心得不知道說點什么好了。

  “真好!”劉志遠豎起大拇指,笑著說道:“這下我終于可以放心的去自學分析師和職業教練的知識了。”

  “咦?”幾個人一起看向他。

  就連姬彩衣、單谷和司音都一臉驚訝。

  “我是這么想的,以后在高中生聯賽上,司音肯定是要上場的。正常情況下,一支團隊要有專業教練和分析師跟在身邊。但我看咱們這支團隊,也沒必要聘請那些專業的教練和分析師,這個活兒,我就能干,我也喜歡。”劉志遠微笑著道。

  “嗯,老劉平時的分析能力本來就超強,真要做個分析師,肯定綽綽有余。”單谷在一旁說道。

  “可是……這樣的話,你會被分心的啊?”姬彩衣似乎有些疑慮。

  “放心吧,肯定沒問題的!”劉志遠笑著說道。

  白牧野倒是感覺出老劉的笑容里面,似乎隱藏了一點別的東西。

  這次麗明城之行,白牧野收獲的不僅僅是表面上那些財富和利益。

  經歷了那么多事情,他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比過去更成熟了。

  換做之前,可能他會當面問老劉一句到底怎么想的。但現在,他卻覺得,老劉若是自己不想說,最好還是不要問。

  尤其老劉身上的一系列變化,很可能跟彩衣有關。

  看破不說破,是一個人成熟的標志之一。

  “對了,差點忘了,你們稍等一下,我去拿點東西。”白牧野說著,轉身出了門。

  “哎你干嘛去?”單谷在后面喊道。

  “禮物。”白牧野笑著沖身后擺擺手。

  他一早就給小伙伴們準備好了各自的禮物,總不能真送他們自己的符篆術品級列表啊……那太賤了!

  片刻之后,白牧野從車上提著一個十分巨大的包裹回來。

  這是之前從麗明城寄到家里的東西,至于買單的人嘛,當然是夏侯家啦!

  “我去,還真有禮物啊?你這買的什么呀?”單谷驚呼一聲。

  幾個人見白牧野拎得有些吃力的樣子,都被嚇了一跳。

  劉志遠快走兩步,從白牧野手中接過,也被嚇了一跳:“這么重?”

  “嘿,送給你們的,打開看看吧。”白牧野笑瞇瞇的道。

  幾人此時都已經想到什么,全都圍過去。

  姬彩衣伸手拉開包裹的拉鏈,當即發出一聲驚呼!

  “呀!”

  她一伸手,直接拿出來一個長長的木盒,那木盒材質一看就不一般。

  古樸大氣,做工精美,上面紋路自然,一看便知是名貴木料制成。

  “這是隊長的。”白牧野微笑道。

  姬彩衣眼睛亮亮的將木盒遞給劉志遠:“好沉呀!”

  劉志遠打開木盒,一把長劍,靜靜躺在木盒當中,出現在他面前。

  從來都是沉穩淡定的劉志遠,看見劍鞘上那不算大的一個古老篆字LOGO一瞬間,頓時就不淡定了。

  “小宋家的狂龍劍?!!!”

  他一把將長劍直接抽出來,一道寒光,驟然亮起。

  狂龍劍中有異星寒鐵成分,所以剎那間,幾個人全都感覺到一股寒意襲來。

  同時那炫目光芒,也將幾人的眼睛都給晃了一下。

  “我靠!”

  單谷在一旁幾乎看呆了。

  “狂龍劍?”姬彩衣整個人也有些驚呆了,然后轉過頭,傻傻地看著白牧野。

  自己這群小伙伴,都是識貨的主呀!

  他當時還是查了好久的資料,才知道這些的,人家看一眼LOGO就知道了。

  果然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啊,跟自己這沒見識的富一代就是不一樣。

  別看這劍的名字有些中二,但這狂龍劍在整個祖龍帝國都赫赫有名!

  它不是批量生產出來的東西,而是純手工鍛造,一年產量不到一百把!

  每一把都是天價!

  它雖然是公開售賣的,可在市面上,幾乎是買不到。

  彩衣的母親來自打鐵的宋家。

  宋家武器,萬金難求!

  就算是姬彩衣使用的匕首,都不是宋家所鍛造。

  用彩衣母親宋星雨的話說就是:小孩子家家,沒必要用那么好的武器。什么時候成宗師了再說吧。

  換言之,就是想要使用宋家鍛造的武器,哪怕是自己家族里面的人,那也得成為宗師才行。

  否則說不定什么時候一不小心被人奪了兵器,不但損失巨大,而且也丟不起那人!

  而小宋家的狂龍劍,則來自宋家一個古老分支。

  那一支宋家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從宋家分離出去,自立了門戶。

  他們鍛造出的兵器雖然是不如宋家那么有名,但同樣名噪天下。

  這個家族,如今被稱為小宋家。

  彩衣外公那個家族,則被稱為大宋家。

  大宋家的兵刃,市面上是見不到的,小宋家的兵刃,市面上偶爾會見到。

  但都是一樣受人關注,一樣被所有武者所推崇。

  不用想,這種一年產量不到一百把的狂龍劍,一定是天價。

  劉志遠握著這把劍,有種握住了整個世界的感覺。

  他先是愣了老半天,隨后看向白牧野,嘴巴張了半天,卻愣是沒能說出話來。

  單谷在一旁道:“擦,白哥,你都把老劉給嚇到了,他應該很想拒絕,但他拒絕不了。”

  劉志遠苦笑著點點頭。

  “拒絕不了,那就收著嘛。”白牧野微笑道。

  這把劍的具體價格,他也沒問過,大幾千萬是一定的!

  反正是夏侯家買單。

  他之前說了要給伙伴們禮物的,做人得言而有信啊。

  不能食言不是?

  劉志遠長出了一口氣,深深看了白牧野一眼,然后說道:“這劍,我收了。”

  “呦呵!”單谷忍不住大笑起來:“老劉也有這么不客氣的一天?”

  劉志遠看了他一眼:“你說得對,沒法拒絕。”

  這時候司音在一旁暗戳戳地往外抽一個口袋。雖然東西在口袋里裝著,但一看就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司音一臉小花癡地模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這是我的吧?這個一定是給我的!”

  白牧野笑道:“是給你的,打開看看。”

  司音將口袋打開,露出一根長長的金屬柄。

  金屬柄青黃交加,上雕刻著大量的銘文,長柄盡頭的錘頭大概十幾公分的直徑,上面同樣布滿了各種復雜紋路。

  這可不是什么雕花擺設,那是聚攏靈氣和跟五行元素溝通的法陣!

  “裂天錘!”司音眉眼彎彎,開心得不得了。

  同樣來自小宋家鍛造出的兵器!

  司音愛不釋手,但卻忍不住小聲嘀咕:“太貴重了,這太貴重了,爸爸不讓我收人家禮物的,可太喜歡了呀……”

  單谷默默從那大口袋里面取出一張弓,這張弓造型簡單,甚至看上去還有些古樸,弓上同樣鐫刻著銘文,但他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開了。

  嘴里忍不住不斷往下咽著口水,嘿嘿笑道:“后羿弓,嘿嘿,真好!渴望已久的武器啊!你說這小宋家吧,鍛造的武器是真牛逼。咱沒見過彩衣外公家鍛造的武器是啥樣,但這武器,在咱眼里,就已經是這世上最好的了。尤其是名字取的,真是霸氣威武!適合咱!”

  說著,一甩他那灰白交加的長發,將這張弓拿起來,伸手一拉。

  半月。

  根本拉不滿!

  “哎呦呵!這是高級強度的后羿弓?”單谷瞠目結舌地看著手里這張弓:“我都六級靈戰士了啊!六級了,居然拉不滿?”

  那大包裹里,除了三捆一百五十支箭外,還有兩個長條木盒。

  姬彩衣伸手將長條木盒拿出來,打開之后,兩把造型漂亮銳利無匹的匕首,出現在她眼前。

  暗月之刃。

  她默默拿起這兩把匕首,瞬間就愛上了!

  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看向白牧野道:“小白,你這一個月……是去小宋家打劫了?”

  見大家喜歡,白牧野也很開心,說道:“你們喜歡就好。”

  “小白,你們總說我是土豪小姐姐。我現在才突然發現,在你面前,我算什么土豪小姐姐啊?你才是真正的土豪哥哥呀!”姬彩衣喃喃道,翻來覆去地看著手中兩把匕首。

  這幾個小伙伴,都不是那種沒見識的。

  其實很多人別說大宋家,連小宋家都沒聽說過!

  武器這東西,從幾千塊錢,到幾萬塊,再到十幾萬幾十萬……什么價格都有。

  只要你有錢,就能買到好武器!

  但這個極限,基本上也就是幾百萬到頭了。

  更貴的頂級武器,不是說你有錢就能隨便買到。

  這世上人口基數恐怖,有錢的人多了,但武器的產量,卻只有那些。

  其實價格上了百萬的武器,在很多人眼中,就已經是絕世利器了!

  已經相當了不得了!

  用幾千萬的武器……瘋了嗎?

  啥家庭啊?

  這幾個伙伴,家庭雖然都不錯,但家里也不可能給他們買這么貴的武器。

  不過這不代表他們一點研究都沒有。

  尤其身邊有姬彩衣這個真正了解內情的人。

  所以他們從武器的小LOGO上,一眼就認出,這些武器,全部來自于小宋家!

  按理說姬彩衣不應該這么激動才對,因為她是大宋家的人!

  雖然大宋家是她外公家,但在旁人眼中,她未來從大宋家拿到武器,簡直是必然的。

  根本就沒什么難度嘛!

  可只有她自己才明白,想要從打鐵的大宋家獲取一件武器有多難。

  首先一個進入宗師級才有機會就讓她感覺到此生無望了。

  看上去宗師跟九級戰士之間,就只隔了那么一道墻而已。

  可實際上,就是這一堵墻,卻讓無數靈戰士這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去打破!

  姬彩衣雖然覺得自己天賦還是可以的,但也沒好到那種年紀輕輕就踏入宗師的地步。

  所以,在此之前,她從來就沒想過要從自己外公家得到一件武器這種事兒。

  太遙遠了!

  而小宋家的武器……是偶爾能買到,但是太貴了啊!

  是的,就連姬彩衣這種土豪小姐姐,都覺得那價格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家里人就算再怎么寵著她,也不可能在她這年紀,就直接給她買價值幾千萬的兵器。

  懷璧其罪啊!

  真要帶著幾千萬的兵器招搖過市,那不是找搶呢么?

  說實話,就連白牧野,也都沒想到這茬。

  畢竟他們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城市里面的校園中生活。再聰明,也都很難去想象真正的江湖是什么樣子的。

  “太貴了!”劉志遠感嘆道:“小白,這四件武器的價格,兩個億擋不住吧?”

  單谷在一旁道:“這簡直就是按照我們的職業量身打造出來的東西,一個月的時間,肯定是打造不出來的。所以,這些武器,應該是收來的。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收得這么齊……這得是什么背景才能做到?”

  白牧野笑笑,心道:一座二級主城里面的超級富豪就可以做到了。

  這種事兒對別人來說,當真是特別困難,但對麗明夏侯這種家族來說,也當真算不得什么。

  白牧野搖搖頭道:“不知道多少錢,別人送的。”

  “啥?”單谷驚呼道:“不是,哥,親哥,能透露下你的神秘身份嗎?怎么沒人送我這么貴重的禮物?”

  “這不就有了嘛。”白牧野笑道。

  “單谷!”姬彩衣瞪了單谷一眼。

  這件事上次大家不是沒談過,哪怕是玩笑,也最好少去開。

  因為但凡關系到身世的這種事兒,外人不明白內情,最好不要亂開玩笑。

  單谷嘿嘿笑著撓頭:“我就開個玩笑。”

  白牧野擺擺手,示意彩衣也不用那么緊張:“這件事,和我身世沒關系,具體內情,以后再說吧。反正我沒花錢,這么貴的武器……我也……”

  白牧野說著,想了想道:“嗯,我現在也買得起了。”

  四人:“……”

  白牧野一臉真誠的看著幾個人:“我,現在,特別有錢!”

  “切!”

  這一次,就連司音都忍不住拿小眼神瞟了白牧野一眼。

  小白哥真能吹牛!

  好吧,看這幾把武器,好像的確很有錢的樣子哦……

  雖然是一群少年,但這幾個人都不是那種心里沒數喜歡占人便宜的。

  這四件武器,價值肯定超過兩個億!

  不用懷疑,這不是賣牌子,純粹因為它的材質太高級了,導致的價格昂貴!

  小宋家出產的武器,很多金屬全都是通過星際遠航,在那些無人星球上開采回來的。

  難度相當之大!

  光是這個成本,就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更別說每一件武器的鍛造和制作都需要很長時間。

  就像單谷的弓,打造起來的難度,甚至可能超過劉志遠的劍和司音的錘子!

  鍛造好了之后,還要找強大的符篆師,將法陣畫出來,再找厲害的雕刻大家,將那些法陣雕刻上去。

  但就算再出色的雕刻大家,也有出錯的時候。

  一旦出錯,一件兵器就毀了。

  所以這種兵器,基本上都是精通雕刻的大符篆師一個人來完成!

  這樣成功率還能更高一些。

  但所消耗的時間成本就會增大很多。

  而這些,也不過是鍛造一把好武器的幾個主要元素罷了。

  還要其他諸多因素綜合到一起,一件好的成品武器才能被制作出來。

  這樣的東西,賣幾千萬,其實是良心價。

  懂的人自然明白。

  所以就像姬彩衣說的那樣,大家都覺得她是土豪小姐姐,可實際上,白牧野才是真正的超級土豪哥哥啊!

  這禮物,不送則以,一送就能把人給砸死。

  “行了,也都別這樣一臉凝重了,這要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兒了呢。”姬彩衣算是緩過來最快的那個,她看著幾個人說道:“以后咱們團隊所有收獲,都是小白的了。”

  “沒意見!”劉志遠第一個表態。

  單谷幾乎跟他異口同聲:“我同意!”

  “我也同意。”司音慢半拍。

  白牧野想了想,倒是也沒有拒絕這個提議,因為大家都有自尊啊!

  “那就這么愉快的說定了,哈哈哈,這張弓,足以讓我的戰力提升三成!”單谷愛不釋手的擺弄著手里這張弓。

  姬彩衣說道:“要不,我們現在就下一次副本吧?”

  “好呀好呀!”司音居然很積極的響應起來。

  白牧野知道,這段時間司音身上已經發生了不少的變化。

  至少她的膽子,要比之前大了很多。

  盡管很多時候還是喜歡躲在大家身后,但在遇到危險的時候,也不再像過去那般手足無措,而是學會了尋找機會,抽冷子偷襲。

  司音的力量特別大,遠超正常的五級靈戰士。

  按照大家的估算,五級的司小音,在單純的力量方面,應該已經達到六級巔峰,距離七級這種高級境界還有一點點差距。

  但并不大!

  四個人原本是想要聲討小白脫離群眾一個月的,結果眨眼間就被小白給收買了。

  再也沒人問小白走的這一個月是干嘛去了。

  四個人選擇隨機復雜地形副本,結果隨機到了一個地下迷宮。

  換作以往,面對這種有些陰森冰冷的環境,司音肯定會一臉畏懼地躲在大家身后。

  但今天并沒有。

  或許是因為受到新武器地鼓舞,或許是純粹的激動高興忘記了害怕。

  反正她一直走在最前面,直到從地宮的密室里面,爬出來一具白骨……

  “啊!”

  司音一聲尖叫,然后猛然間掄起手中錘子,咔嚓一下砸在那白骨腦袋上。

  可憐的骷髏剛剛站起來,還沒來得及好好看一眼這個世界,就被司小音無情的給打回到地獄。

  “哇,嚇死我了!好可怕呀!”

  司音一雙大眼睛看著身旁幾個隊友,樣子特別萌。特別讓人想要揉揉她的腦袋。

  白牧野就伸手揉了一下。

  “你做得很好啊!”

  司音小臉紅撲撲,被小白哥鼓勵了,好開心呀!

  新武器,真的是不一樣!

  這種加成,甚至比他們自己原本想象中還要大!

  劉志遠就發現自己施展風雷斬的成功率比之前高了至少三成以上。

  姬彩衣打出暴擊的幾率也變得更高了,幾乎是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暴擊率!

  “小白,趕緊奶我一下!”姬彩衣大聲叫道。

  因為暴擊出現的太頻繁,靈力消耗有點大。

  小白的靈力補充符雖然每一次補不了多少,但架不住多啊!

  這一次,白牧野純粹打輔助,像個爸爸一樣,一臉慈祥地看著一群小家伙在地下迷宮撒歡。

  就連劉志遠都放開了,跟司音莽在最前面,大開大合。

  他領先司音半個身位,基本上就等于是頂在最前面的。

  他們一口氣打到這地下迷宮的最深處,面對的最終BOSS,是一具一半綠一半紅的巨大骷髏。

  這具骷髏足有三米多高,從眉心處分開兩種顏色。

  空洞的眼眶中燃燒著純白色的火焰,給人一種特別妖異地感覺。

  骷髏的手中,還拎著一把金色大劍。

  看見幾個人闖進來,這家伙居然大喇喇地坐在那沒動,樣子特別裝,嘴里竟然還有臺詞的!

  “卑微的人類,你們竟敢擅闖偉大的……”

  白牧野一張控制符拍過去。

  威風凜凜的大骷髏頓時閉嘴了。

  “哪兒那么多廢話?”白牧野一邊拍符,一邊咕噥道。

  然后看著四個呆在那里的小伙伴:“上啊?尋思什么呢?”

  “我去!”單谷唰的一箭射出去,正中大骷髏眉心。

  劉志遠已經沖上去,掄起大劍就是一記風雷斬。

  咔嚓!

  大骷髏的一條大腿骨被斬斷。

  人家還坐在王座上呢!

  直接就被一群討厭的熊孩子少年給分尸了!

  臨死之前連句遺言都沒能留下。

  這一幕真是慘不忍睹,簡直見者傷心聞者落淚。

  “白哥,上品控制符……附帶沉默效果?”單谷的觀察力是相當敏銳的。

  大骷髏想要裝逼,剛說了半句就被控了,按照他們想的,大骷髏應該還能說話才對。

  可事實上,大骷髏不但一動不能動的被劍砍錘砸弓箭射,硬生生打成了碎片,就連聲音都沒能再發出來一點。

  這遭遇,簡直太悲慘了。

  就連膽兒小的司音都覺得有點替它可憐。

  白牧野點點頭,笑著道:“上品控制符,可以讓敵人閉嘴。”

  單谷一臉驚嚇地看著白牧野,咕噥道:“幸虧咱是隊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