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小白老師回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一架小型飛行器上,白牧野半躺在不怎么舒適的座椅上,看著身旁的孫瑞問道:“叔,這是軍工產品?”

  “嗯。”眼睛半睜半閉的孫瑞應了一聲。

  “我就說嘛,一點舒適性都不具備,民用產品要做成這德性,肯定沒人買。”白牧野吐槽道。

  “有就不錯了,不然讓你跑回百花城你試試?”孫瑞瞥了白牧野一眼。

  “累不死也得被野獸給吃了。”白牧野嘀咕道。

  孫瑞的確在這地方藏了東西,不過不是飛車,是飛行器!

  所以說,老頭兒也是蔫兒壞,騙趙璐的同時,把小白也給忽悠了。

  “小白?”

  “嗯。”

  “你真的確定你這么做是沒問題的?”孫瑞想起剛剛發生的那些事情,依然覺得不可思議。

  “叔是怕我養虎為患?”白牧野問道。

  “是啊,你手頭現在握著足以要他們命的東西,暫時縱虎歸山倒是沒什么。可時間長了,這人心吶,它總會變的。”

  孫瑞輕嘆:“別到時候突然有一天,你發現你手頭的這些東西,再也威懾不了他們。或者他們想到了別的破局辦法,到那時候,你會顯得特別被動。”

  “你雖然年紀不大,但人很聰明,可你終究少了很多閱歷。跟那些混跡江湖許多年的老狐貍比起來,還是差了那么一籌。所以做任何決定,都要想清楚了再說。”

  “嗯,你放心吧叔,我不能現在殺他們。有些事情若是現在公開了,那才叫天翻地覆。我這小身板擋不住。但我還不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因為人家就是沖著我來的!”白牧野有些無奈的說道。

  “嗯,你心里有數就好,多余的話,叔也不多問你。從認識你到現在,時間雖然不長,但你成長的速度很快。”孫瑞語氣中滿是欣慰。

  白牧野嘿嘿一笑,道:“我家老頭子當年就是覺得我性格太跳脫,硬生生壓了我五六年……”

  這么說也沒毛病,白牧野的骨子里,的確有那一股子不服輸的勁兒。要不然當年也沒那么大膽子,十一歲就敢帶著一個八歲的小女孩兒從三仙島那種地方往外逃。

  還不是沒腦子的硬闖,當時也是經過了大量的計算、布局……雖說在成年人的眼中依然有點幼稚,可對于一個只有十歲出頭的孩子來說,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可思議了!

  當年如果沒有他這番看似幼稚的舉動,老頭子和林采薇就算想幫他們,也是無從幫起。

  所以白牧野天生就是個膽兒大的家伙,而且看似沖動,實則冷靜的很。

  “嘿,你個臭小子,你的那些事兒,之前我是懶得問。現在卻有點不敢問了!”孫瑞忍不住搖頭嘆息。

  “叔,是不是這次回去,沒幾天你們就要走了?”白牧野問道。

  “是啊,不能再拖了,你恒叔已經成了第七軍團的主官。雖然不清楚這份任命是怎么回事,但軍人嘛,服從命令是天職。那邊給出的歸隊時間,最晚就是年底。”這件事不涉及到太高的機密,孫瑞也就沒有瞞著白牧野。

  “升官了好啊,對你們來說,可以調動的資源也就更多了。只是面臨的危險可能也會更多,一切多加小心吧。回頭我多給你們制作一些被動激活的防御符。你們用不著,也可以給身邊人用的。”白牧野說道。

  “你有心了小白。”

  “您跟我這客氣什么,我現在這么有錢,膨脹得很!”白牧野一臉大氣。

  孫瑞:“……”

  這小子總有把天聊死,聊到讓人接不下去的本事。

  “可惜不能一起過個年了。”白牧野嘆息一聲,多少有點遺憾。

  之前這些年,每年都是老頭子陪他過的,雖然過年也不給壓歲錢,但一老一小,加上大漂亮,還是挺開心的。

  如今老頭子找他的第二春……哦不,是第一春,也不對,他沒有春了。是再續前緣去了。

  把可憐的小白一個人丟在這里,還真是殘忍。

  孫瑞駕駛的這架小型飛行器雖然舒適性差了點,但機動性和巡航能力真的是太強了!

  速度遠比那些用于民航的飛行器快太多。

  來的時候兩個多小時,回去的時候,只用了五十多分鐘。

  孫瑞說這速度遠非它的極限,真飆起來的話,怕白牧野會嚇尿。

  這個說法,小白不太認同。

  “有本事您把它留給我!我現在就開給您看,看我能不能被嚇尿!”

  小心思被孫瑞瞬間揭穿:“想什么呢?這是第七軍團的頂級科技產品,怎么可能給一個外人?別想了,等有一天你進入第七軍團成了將軍,你也會有。”

  嘖嘖!

  看這顯擺的,瑞叔也有點膨脹啊!

  重點不是進入第七軍團,而是成了將軍才會有。

  誰能想到瑞叔這種老成持重的家伙,也有得意洋洋炫耀的時候?

  “您這成功激起了我不去第七軍團的想法。”白牧野看著眼中不斷放大的熟悉城市,笑著說道。

  “所以想要還是得……咦?你說啥?不去?”孫瑞坐直了身子,瞪著白牧野。

  白牧野點點頭:“是啊,得當了將軍才有,您覺得我得多久才能當將軍?”

  小破孩,在這里等著我。

  孫瑞瞥了白牧野一眼,道:“沒見識了是吧?只要你不斷立功,很快就可以一路直升!咱第七軍團的晉升,可不看年齡資歷,只看你做了什么。”

  “那,干掉一個神族,能當將軍不?”白牧野一臉憧憬地問道。

  那個被大漂亮鎖定了身份識別碼的家伙,現在他肯定不會去碰,但將來早晚有一天,他一定會把對方給揪出來!

  “神族?看什么身份的吧。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神族,大概可以讓你從一個士兵,變成一個少尉。”孫瑞說道。

  “啊?干掉一個神族,才給個少尉軍銜?”白牧野撇撇嘴,有點不屑。

  “你懂個屁?你當第七軍團的軍銜是大白菜嗎?一個沒上過軍校的普通士兵,正常情況下這輩子沒有機會成為軍官!只能成為士官,也就咱第七軍團的規矩不一樣,懂嗎?”孫瑞教訓道。

  “不懂。”白牧野很是耿直地搖搖頭:“太差勁了。”

  “你要是上了軍校,如果在校期間就有各種立功表現,說不定能戴著校官軍銜進入部隊。那時候你再殺一個神族,提升一級的話,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那要不是普通的神族呢?”白牧野想了想,道:“如果要是一個身份地位不一般的神族呢?”

  孫瑞看了白牧野一眼:“小子,別太好高騖遠,心別那么大,你的命比什么都值錢。你要真進入第七軍團,到我這年齡,十有八九也是一個將軍了……”

  “感情我還不如您了……”白牧野撇撇嘴。

  嘿?這臭小子!

  孫瑞氣夠嗆:“你叔我是大宗師!你是嗎?”

  “不是。”白牧野心道:但很快就是宗師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要是能把當年坑你恒叔那個神族給揪出來,就算你是一大頭兵,叔叔也保證你能一躍成為將軍!”孫瑞一臉戲謔地道。

  “咦?那神族還活著?”白牧野一臉驚訝。

  “你不知道?”孫瑞也有些驚訝,隨即感覺自己說走嘴了。這件事將軍當時應該沒跟小白說。

  畢竟這種丟人的事兒,誰樂意往外說?

  孫瑞心里想著,連忙補充了一句:“你可別跟你恒叔提起這事兒啊……”

  回家了!

  時隔一個多月,歷經幾番波折,終于回到了久違的百花城。

  白牧野沒去孫家,讓孫瑞把他送到家之后,直接倒在床上,連一群小伙伴都沒顧得上聯系,倒頭便睡。

  真的有些累壞了。

  心力憔悴的!

  再怎么順利,但整個過程也都充滿了驚心動魄。

  雖是步步為營,但也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翻車。

  一個十七歲的少年,接連面對夏侯家這種龐然大物,趙璐這種身份地位極高的宗師大佬,能把事情處理到現在這種地步,真的很不容易了。

  想必那位夏侯武先生這會兒應該無比憤怒吧?

  估計夏侯紫月的那個師父也正在吐血吧?

  趙璐回去之后會不會越想越難受?

  管他呢!

  愛咋咋!

  先睡!

  睡他個天昏地暗再說。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上午十點多。

  這還是大漂亮把窗簾打開,讓絢爛的晨光直接照到白牧野床上把他給曬醒的。

  “太陽都曬屁股了!還不起來!”

  白牧野揉了揉眼睛,從床上坐起來:“幾點了?”

  一道光幕差點拍在白牧野臉上。

  上面碩大的10:28分,字跡鮮紅刺眼。

  “你從來沒這么賴床過!”

  大漂亮說道。

  “嘿,這不是有特殊情況嘛。”白牧野咕噥了一句,下床溜達進洗手間,接下來就是健身,沖澡,吃早餐。

  日子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從前的狀態。

  但白牧野知道,一切都不一樣了。

  比如說,他之前經常做、連著做了六年的噩夢,已經消失不見了。

  “還有點懷念呢……”白牧野忍不住咕噥了一句。

  “是呀,我也挺懷念以前的生活的,不用擔驚受怕,每天按部就班,多好。”

  大漂亮投影的美麗少女坐在白牧野對面的椅子上,一只手托著腮,眼里寫滿了少女惆悵。

  “咦?你怎么變樣了?”白牧野看著大漂亮的新形象,忍不住好奇問道。

  “嘻嘻,好不好看?”大漂亮問道。

  “馬馬虎虎吧……”

  “不許說馬馬虎虎!我不比那個趙璐好看多了?”大漂亮兇巴巴地看著白牧野。

  “那必須的呀!跟她那種老女人比什么?”白牧野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大漂亮頓時一臉開心,羞羞答答地:“是嗎?”

  “當然!”

  今天的早餐很有水準,而且里面沒有蔥,說明漂亮姐心情挺好,還是不要惹她了。

  不然這虛擬生命比真人還矯情。

  “那,以后我就用這幅形象了,你覺得怎么樣?”大漂亮滿意地看著自己身體各處。

  之前她雖然也會偶爾變成其他樣子,但更多時候,卻還是那副成熟美艷的樣子,穿著漂亮的開衩旗袍,沒事兒沖白牧野拋個媚眼放放電什么的。

  “為什么?之前的樣子不是挺好的么?”白牧野一臉疑惑。

  “不喜歡了!”大漂亮沖白牧野飛了個媚眼:“男人總看一張臉,很容易就看膩了,對吧?我這樣沒事兒換換形象,說不定你能多看我幾眼。”

  “什么亂七八糟的?”白牧野翻了個白眼,不再搭理他。

  大漂亮則在面前幻化出一面鏡子,對著鏡子修修改改,力求讓自己的形象更完美。

  簡直就是在作妖!

  她一智能生命,用什么鏡子啊?想要什么形象不過是一道指令。

  不過漂亮姐不這么想。

  照鏡子是女人獨有的愛好!

  大漂亮最喜歡干的事兒就是照鏡子:我,大漂亮,漂亮!

  再讓鏡子里發出一道嚴肅認真的男人聲音,那聲音跟小白很像——大漂亮最漂亮!

  然后就會開心一整天。

  “哎,小哥哥,你說瓜子臉好看還是鵝蛋臉好看?”

  “餅子臉和鞋拔子臉都不錯。”

  “你滾!”

  白牧野滾了,開著車,哼著小曲去學校。

  他是喜歡上學的,有能去學校上課的機會,肯定不會錯過。

  不過到學校之后有點傻眼。

  單谷、彩衣、劉志遠和司小音這四個小伙伴一個都不在!

  幾個符篆師班的同學倒是都在。

  見他居然來上課了,幾個人頓時眼睛一亮。

  沒有小白老師的日子,有點枯燥。

  李敏首先湊過來,坐到白牧野身旁,小聲問道:“你怎么來上課了?”

  這話問的多新鮮啊!

  白牧野看她一眼:“我怎么就不能來上課?”

  “我不是那意思,你那幾個隊友都不在,你跑來做什么?”李敏笑著說道。

  “他們也很長時間沒來上課了?”白牧野有些驚訝。之前下副本歷練的時候,也沒聽他們說過啊。

  李敏瞥了他一眼,道:“你請假的第二天他們也都請假了。據說這是校長給你們的特權?真羨慕!”

  “不用羨慕,你拿一個城際杯賽的冠軍,你也不用來上課。”白牧野微笑地道。

  “切!”李敏白了白牧野一眼,“你當那是什么?說拿就拿嗎?不過說起來,小白老師,之前你們答應過我的事情,還算數吧?”

  孫聰聰從一邊湊過來:“啥事啥事?”

  “去去去,怎么哪兒都有你?”李敏一臉嫌棄地瞪了孫聰聰一眼。

  “嘿?李敏,哥們沒得罪過你吧?”孫聰聰撇撇嘴,沖著白牧野呲牙:“小白老師,我這攢了好多問題,待會兒給我解答下啊!”

  “不是有董老師嗎?”白牧野有些奇怪。

  “董老師也出門了,我們最近都自學呢。”孫莉莉在那邊回了一句。

  董老師也出門了?這么隨便嗎?職業道德呢?

  “行,待會給你講。”白牧野沖著孫聰聰說道,然后又對孫莉莉微微一笑。

  “內個,還有我。”萬全喜在一旁弱弱說道。

  如果說之前他對白牧野還有那么一點點輕視,內心深處還保留著一點點優越感的話,那么自從百花杯之后,輕視也好,優越感也好,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白牧野在百花杯上的表現太令人感到震撼了!

  人們第一次發現,原來精神力不高,也可以把符篆玩出花來。

  尤其聽萬雄最后決賽上對白牧野的評價,更是讓很多人感到震撼。

  比賽打到那種程度了,小白還有底牌沒徹底亮出來?

  精神力不高是問題嗎?

  或許是。

  但至少現在不會成為白牧野在比賽場上的桎梏。

  沒看穆錫自從百花杯之后,整個人就變得特別沉默嗎?

  折戟沉沙!

  敗北了!

  完犢子了!

  之前那么囂張,看不起人家小白,現在又如何?

  誠然,穆錫的三劍符的確威力巨大,遠超他們想象。

  可那又如何?

  兩人當面單挑,沒有人看好穆錫能贏!

  看來小伙伴們都積累了一堆問題,白牧野只能沖著李敏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先跑過去給幾個人講課去了。

  因為他看出來李敏似乎在為上次說的那件事擔心。

  別看單谷整天嘻嘻哈哈,劉志遠隨和穩重,姬彩衣大大咧咧,司小音害羞內向,可這幾個人交朋友,眼光都是極高的!

  像單谷這種話癆,看著跟誰關系都挺好。

  可實際上,真正能走進他心里,被他認可的人,卻相當稀少。

  所以盡管之前大家答應過李敏,假期如果外出歷練的話會帶著她,但隨著小白這群人在百花杯上大放異彩,名聲大噪之后,這群少年身上仿佛也多了一道道炫目的光環。

  再加上他們幾乎是在比賽結束之后,就全都請假了。

  連面都見不著,怎么溝通感情?

  其實對白牧野來說,這倒是沒什么。既然答應了,到時候帶著她就是了。

  大家都是同學,沒必要分幫結伙,搞的跟幫派似的。

  彩衣他們幾個雖然交朋友很挑剔,但這件事之前就答應過李敏,所以應該也不會有什么變故。

  就這樣,白牧野用了一上午時間,給一群小伙伴們上了一堂課。解決了他們近期存在的各種問題。

  中午吃飯的時候,李敏再次找過來,邀請白牧野一起吃飯。

  “小白,咱別去食堂了好嗎?”

  “為啥?”

  “你一去,會有一群人圍觀你,找你要簽名,要合影……”

  “好吧那不去了。”白牧野一聽就怕了。

  早晨來的時候,他帶著帽子和口罩,也還是被不少人追著要合影。所以他清楚,李敏說的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會發生。

  李敏偷笑,她其實就是想跟小白單獨相處一會兒。

  平日里姬彩衣那幾個人在的時候,小白永遠被他們霸占著,想湊上去既不好意思也沒機會。

  郁悶的很。

  今天總算逮著機會了,要是再去食堂,被一群騷浪賤的小碧池給攪和了,她得郁悶死。

  “校門口,就有幾家不錯的小店,我帶你去我常吃的一家小店吧,東西很有特色的!”李敏一臉欣喜的介紹著。

  能約到小白一起吃飯,簡直太不容易了!

  白牧野跟李敏來到校外,進入那家小店,發現這里很干凈,裝修的也很精致。

  雖然地方不大,但每張桌子四周都有屏風遮擋,都是相對獨立的。

  李敏熟門熟路的找了個角落坐下,白牧野摘下帽子跟口罩放到一旁。

  在桌面上通過點餐平臺點了一些吃的之后,李敏便看著白牧野說道:“之前說過假期跟著你們一起去歷練,還算數嗎?”

  白牧野點點頭:“你要有時間的話,就一起啊。”

  “我當然有時間啊!就怕被瞧不上嘛。”李敏撅了噘嘴:“你都不知道,你現在簡直就是一中校園里的超級巨星,不知有多少人喜歡你呢!”

  “這個我還是能想到的。”白牧野微笑道。

  李敏滿臉黑線,按道理這時候不是應該謙虛一下的嗎?你這樣天還這么聊?

  白牧野隨后說道:“開玩笑的。”

  李敏:(`ω)

  白牧野看她一眼:“哪有你說的那么夸張?要這就超級巨星,那之前萬雄學長豈不是更厲害了?”

  “那能一樣嗎?”李敏看了他一眼,用手比劃了一下自己的臉:“大家都看臉的!”

  白牧野有些無語。

  隨后兩人很開心的吃了一頓午餐,主要是李敏特別開心。

  能跟小白一起吃頓飯,然后還得到了假期可以一起歷練的保證,心情美美噠。

  下午回到學校,白牧野又跟著一起上了一堂課,順便把這一個多月落下的課程給補了回來。

  放學的時候,單谷給他發來消息。

  “白哥,聽說你回來了?還去學校了?跟佳人共進午餐?不夠意思啊!走這么長時間,回來都不打招呼,趕緊滴,秘密據點集合!大家要批判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