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五章 長得還湊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所以,在這一瞬間,趙璐驟然動了!

  她的身形剎那間消失在原地,她是一個刺客!

  一個真正的……接近大宗師級別的刺客!

  一聲脆響,在這寂靜山林中傳出。

  那回聲經久不息。

  然后白牧野便看見,一道白色身影,被身邊的瑞舒一腳踹飛出去。

  至于是怎么踹出去的,他沒看見。

  仿佛又回到了當初在孫家湖心島觀戰的時候。

  只可惜這山林中的大樹搖擺得并不如何妖嬈嫵媚,身子沉重,笨拙的很。

  這才是瑞叔的真正實力啊!

  一個強大的宗師級刺客,在他面前,竟然連一個回合都走不到。

  不堪一擊!

  趙璐嘴里面噴著鮮血,頭上斗篷掉落,臉上帶著一張詭異面具,趴在地上掙扎了幾下,卻沒能站起身。

  眼睜睜看著孫瑞一步步走向她。

  一顆心從天堂到地獄,瞬間絕望。

  喃喃道:“你是孫恒……你絕不是孫瑞!”

  說著,她慘笑起來:“呵呵,真是沒想到,堂堂第七軍團將軍,大宗師領域的超級高手,竟然會給一個小崽子當保鏢,哈哈哈,誰敢相信啊?我輸得不冤……你殺了我吧!”

  孫瑞回頭看了白牧野一眼。

  “哎呦?堂堂大宗師,還需要看一個小崽子臉色嗎?”趙璐毫不在意的嘲諷道。

  她很清楚,她今天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了。

  她是個女人,見多了女性敵人落到自己組織中的下場,以己推人,她從不認為自己落到敵人手里會有好下場。

  要死,就死的干脆一點!

  雖然內心深處恐懼到極致。

  但在這里直接被殺,或許王爺那邊還會感傷一下,說不定會對她家人更好一點。

  若是被抓了,將來王爺那些秘密泄露出去……她的家人會有什么下場?

  這是根本說不清楚的事情!

  “你要是再敢叫他一聲小崽子,我現在就把你扒光了,扔回到麗明城去。”瑞叔面無表情地道。

  “你……你無恥!”趙璐的聲音終于恢復了正常,聲音很清脆,也很動聽。帶著強烈的氣憤:“你一個大宗師級別的高手,第七軍團的將軍,竟然如此……”

  “老子不是,你認錯人了。”孫瑞冷笑著道:“你自己瞎。”

  “不可能!”趙璐拼命支撐著,想要坐起來。

  孫瑞毫不留情一腳踹在她肩頭,又把她踹翻在地。

  然后看著白牧野:“怎么說?”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氣,道:“讓我跟她說幾句話。”

  “好。”孫瑞說著,往后退了兩步:“要我回避不?”

  “您回避了誰來保護我?”白牧野苦笑道。

  “她沒有反抗能力了。”孫瑞道。

  “那也用不著。”白牧野搖搖頭:“自己人,有什么可回避的?”

  孫瑞搖頭笑笑,這小兔崽子!

  嗯,我罵可以,別人不行。

  白牧野小心翼翼來到趙璐面前,找了找,看見有一塊橢圓的石頭。

  趙璐隨著白牧野的目光看過去,頓時渾身一顫,心說這小畜生莫不是想要用這石頭活活砸死我?

  然后他看著白牧野彎下腰,仔仔細細地拿出一包紙巾,打開,抽出來兩張,墊在石頭上,滿意地點點頭,彎腰坐了下去。

  趙璐:“……”

  白牧野坐在石頭上,覺得有點硌屁股,但總好過直接坐在潮濕的地上,容易生病。

  他看著趙璐:“你那點秘密,相比你主子的,根本就不算什么。你想不想活著離開這里?”

  趙璐一雙眼冷冷盯著白牧野,她才不信這鬼話!

  “我一心想要殺你,你還要放我走?縱虎歸山嗎?”她嘲諷道。

  “你也算虎?充其量是只母貓罷了。”白牧野搖搖頭。

  “小……小白,說實話我挺佩服你的。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掌握了這么多的東西,的確挺厲害。可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螳臂當車?”

  “那是成語。”白牧野看著她,“而且你也用錯了,老女人。你可以用足智多謀、舉世無雙、出類拔萃、出神入化、英姿勃發、明察秋毫、英明果斷、蓋世無雙、博學多才、才高八斗學富五車這些詞語來形容我。”

  孫瑞在一旁目瞪口呆,都有點聽不下去了,小白啊,咱要點臉成不?

  “你說誰老女人?”趙璐大怒,面具背后一雙眼寒光凜冽,“如果今天沒有孫恒將軍在這,我一根指頭就能把你給碾死!你當你手中那些秘密我會在乎?蓋世無雙?我呸!”

  趙璐咬牙切齒,心中無比不甘。

  “我都說了,我不是孫恒,老子是孫瑞!你要是再敢污蔑我家將軍,老子現在就把你扔麗明城妓院里頭去!”

  孫瑞冷冷說道。

  嘖,什么叫鋼鐵直男?

  什么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瑞叔您很棒棒!

  白牧野笑道:“那可不行,去那她算回家。”

  趙璐頓時怒不可遏,掙扎著想要爬起來跟白牧野拼命。

  雖然小白說的是實情,麗明城的妓院的確就是他們組織控制的。

  可這話太特么難聽了啊!

  掙扎半天,終究沒能爬起來,傷勢太重了。

  趙璐一雙眼死死盯著孫瑞:“你真的是孫瑞?不可能!孫瑞只是一個宗師……”

  “老子升級了,咋地?”

  趙璐這下是真的無語了。

  別說是她,就算她背后的王爺都不知道這件事。

  第七軍團,完全獨立的存在,只聽命于帝國皇帝,外人根本別想插手。

  “你那些秘密,我早就放在網上了,只要我一天不跟我的人工智能聯系,它就會自動把它發得到處都是。哦,還有你們組織的那些秘密。當然了,你們也可以自欺欺人地說那些都是污蔑。是吧?反正你們總這么干。你們都是正經人,都是有身份的人,都是合法商人,呵呵。”

  最后一聲冷笑,充滿嘲諷。

  趙璐能聽明白白牧野那嘲諷語氣背后指的是什么。

  這些話不但讓她頭皮發麻,更讓她無法理解。

  他到底怎么知道的?

  這些東西,都是絕密啊!有些我都不知道啊!

  趙璐忽然想到什么,忍不住問道:“夏侯家……是不是已經跟你聯手了?”

  對于趙璐能迅速想到這個問題,白牧野還是有點意外的。

  他一臉驚訝:“怎么,夏侯明也是你們組織的人?我說的嘛,這老東西,我給他女兒治好病他立即就沒影了,還以為他是急著帶女兒去檢查……竟恩將仇報,他還算是個人嗎?”

  “還裝,你連……那些東西都能知道,豈能不知道夏侯明也是組織里面的人?”趙璐真想一巴掌就拍死這個小崽子。

  “昂……你這都能想到?”白牧野一臉震驚。

  你震驚個鬼啊?

  “要是我還能爬起來,肯定跟你拼命。”這小東西說話太招人恨!

  “好吧,他是跟我合作了。”白牧野聳聳肩:“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喻之以家國大義……他終于被我感動了,決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聽聽這說的這叫人話嗎?

  一旁的孫瑞也是一臉無語,但他一聲不發,只是冷冷盯著趙璐。

  他雖然自信趙璐沒有了反擊能力,但萬一呢?

  所以他必須得保證,一旦趙璐有所舉動,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當場將其擊殺!

  就算小白還有別的想法,他也絕不會允許這女人有任何暴起殺人的機會。

  “那你現在,莫非是想要連我一起給收服?死了這條心吧!你威脅不了我的!就算死,我都不會背叛我的主人!”趙璐冷冷道。

  “那么堅貞不屈?”白牧野微微皺眉:“我聽說越是貪婪的人,越是怕死,難道不是這樣的?難道你竟然是一個有堅守有節操的人?”

  “是的,我就是那種人!”趙璐嘴角里又溢出一絲鮮血,有些艱難的冷笑說道:“有本事你現在就殺了我!男子漢呢,不會連只雞都沒殺過吧?”

  她剛剛試圖調節體內的氣息,想要豁出去這條命不要,也給白牧野致命一擊。

  但沒想到的是,她體內的傷勢,比她想的還要嚴重。

  尤其孫瑞這大宗師就在一旁冷眼旁觀。

  根本沒機會!

  “沒的商量?”白牧野似乎有點失望,愈發覺得屁股下面這塊石頭硌得慌。

  “沒商量,你想曝光我的主人,你隨意!反正我不會出賣他!而且今天一旦我活著回去,我一定立即清理夏侯家全族!所以,奉勸你還是趕緊殺了我。”趙璐咬牙說道。

  “你家人在你主人手上?”白牧野突然問道。

  趙璐突然不說話了,躺在那里喘息著,嘴巴里不斷有血流淌出來。

  “還真是可憐,你看看你們這些人?說起來你也是一個接近大宗師的高手了,這種實力,按說就算投靠皇帝陛下,他也得禮賢下士,對你們好點吧?你這倒好,忠心耿耿給你家主人賣命兒,結果連家人都被他控制在手中,嘖嘖……”

  “你家主人,比皇帝老兒還牛啊!弄得你一個明明很貪婪很怕死的人,為了保護家人卻不得不硬著頭皮面對死亡。你是不是覺得,我一個小孩子,說不定會心軟放你一馬?”

  “你想多了,就算我犯渾,我叔也不會同意的!”

  “是把,叔?”

  白牧野看了一眼一旁的孫瑞。

  孫瑞點點頭。

  趙璐沉默不語。

  白牧野抬起屁股,隨手把那幾張紙收走——這是干垃圾,不能到處丟。

  站起身之后,白牧野俯視著躺在那的趙璐,對身邊的孫瑞問道:“我現在能破她防御嗎?”

  “有點難,多試試應該可以,她沒有靈力護體了。”孫瑞點點頭。

  趙璐猛地瞪大眼睛,什么叫多試試?你們都是魔鬼嗎?

  “好。”白牧野看著趙璐:“你處心積慮要殺我,我現在殺你,不算過分吧?”

  說著,白牧野看向剛剛被他坐過的那塊橢圓形大石頭,自言自語道:“用這個砸臉,應該可以一下子把一整張臉都砸扁吧?”

  “夠嗆,宗師的臉還是很結實的。”瑞叔在一旁指點:“你得用點力氣,多砸幾下!”

  “你們這些惡魔!”趙璐躺在那里,惡毒的詛咒道:“你們都不得好死!”

  “呵呵。”白牧野彎腰搬起這塊大石頭:“你們這群敗類也有臉說別人是惡魔?”

  眼看著白牧野舉起那塊大石頭,就要朝她砸過來,以為自己視死如歸的趙璐突然間發出一聲尖叫:“不要!”

  “你殺我可以,能不能不要用這東西砸我?”

  “求你了,給我一個痛快的死法吧?”

  白牧野嘿嘿一笑,狠狠將手中這塊大石頭砸了下去!

  一聲悶響。

  趙璐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我愿意談!”

  那塊大石頭,就砸在她的腦袋旁邊,距離連五公分都沒有。

  剛剛那一瞬間,就連孫瑞都以為白牧野是沖著趙璐腦袋去的。

  “不好意思,砸偏了。”白牧野說著,又要去搬石頭。

  趙璐胸口劇烈起伏著,費力地道:“我愿意跟你談!”

  “跟你這種老女人有什么可談的?”白牧野看著她。

  趙璐咬著牙,劇烈喘息著,良久,才緩緩道:“我愿意投降,從此成為你的屬下,但是你得保證我家人的安全!”

  “早這樣多好?”白牧野蹲下身子,看著趙璐面具背后的一雙眼道:“你要記住,歸順就老老實實歸順,你沒有別的路可選!你說要我答應保證你家人的安全,那我問你,我要怎么保證?我拿什么保證?”

  如果白牧野滿口答應,趙璐反倒不會相信。可現在,她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絲希望。

  白牧野說得對,越貪婪的人,其實越怕死。能活著,誰愿意死呢?

  “那,我怎么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我可以投靠你,但絕不可能背叛主人。”趙璐的語氣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有點軟化下來。

  “你這簡直就是個笑話!你當你是渣女?一只腳踏兩條船?”白牧野一臉嘲諷地道:“我沒那么多耐心,我手里面握著的證據,無論是你,還是你背后的主人,其實都無力抗爭。但我對你主人現在沒多大興趣,原因你應該懂。”

  趙璐沉默著。

  之前是不懂的。

  要真懂,她絕不可能親自下場。

  但現在是真的有點明白了。

  一個有資格被齊王視為心腹之患,并且授意她——若有合適機會可殺的人,怎么可能那么簡單?

  連齊王想要弄死一個人,都得是“若有合適機會”!

  不正說明了這少年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光明正大站在自家王爺面前,跟王爺掰手腕的人么?

  那么自己又算個什么?

  憑什么輕視人家?

  趙璐心底一片灰暗。

  我就跟臉上戴著的這張面具一樣——

  是個小丑!

  只可惜,她到現在才想明白這個道理。

  “你可以掀翻我家主人,也可以輕易的弄死我。但如果我一旦背叛主人,下場有區別嗎?”趙璐問道。

  “你是不是傻?你背叛你主人還得跟他打個招呼匯報一聲不成?”

  白牧野像看著一個白癡一樣看著她:“而且我這人對待自己人的態度,跟對待敵人肯定是不一樣的。首先你只要不背叛我,我是不會把你當成一枚棄子的,這點跟你家主人就很不一樣吧?”

  “當然,你也可以懷疑我說的是不是真話,但你現在沒得選。”

  “另外,我不會要你現在就去做什么直接背叛你主人的事情。你回去之后,該怎么樣還怎么樣,我只需要你一點點提拔夏侯明……同時,我會想辦法給你一定的支持,讓你不斷往上走,不斷高升。你看,如果不考慮我跟你主人之間關系的話,我這分明是在幫你啊,我這是在以德報怨啊!我這么好的人,敢問你以前見過嗎?”

  神特么以德報怨!

  你是個魔鬼吧?

  趙璐面具下,一雙眼驚恐的看著白牧野。

  她看見了這少年英俊面容背后隱藏著的狠辣手段!

  他這是要做什么?

  這是在王爺的組織里面埋雷啊!

  雖然這組織并非王爺的全部,只是王爺勢力版圖當中的一部分,但也是相當重要的組成部分!

  要是這張版圖在將來出問題,那么對王爺的打擊,也將是致命的!

  “你記住,你家主人沒機會的!跟著他,沒前途。”白牧野道。

  一旁的孫瑞眼睛微微瞇了瞇,他突然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忽然有點明白,為什么小白這臭小子含含糊糊,不跟他把話說透了。

  這個叫趙璐的女人背后那個組織,顯然不像他之前想的那樣簡單。

  一個宗師境界的強大刺客,她口中的主人又是什么人?

  這里面好像埋著一顆能把星球給炸翻的雷啊!

  這小破孩真是不讓人省心啊!

  唉,還是第七軍團讓人舒服。

  趙璐躺在那,有些不服氣地道:“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多了,想想當年,他優勢占盡的情況下,他贏了嗎?”白牧野信口胡謅,他能知道多少?但他底氣十足的樣子,的確唬住了趙璐。

  她傻傻的看著白牧野,因為他沒說錯,昔年齊王跟今上奪嫡,的確是優勢占盡,但最終還是輸了。

  而且白牧野剛剛隨手丟給她看的那些東西就太驚人了!

  所以說計劃永遠沒有變化快,這世界永遠不可能像劇本一樣,按照既定好的情節和臺詞去演。

  就算劇本,其實也會被一群自以為是地公公婆婆指手畫腳瘋狂魔改,更別說現實生活了。

  哪來那么多邏輯和道理?不然又哪來那么多的腦殘人和白癡事兒?

  小白之前跟夏侯明商定好的手段,是準備利用趙璐的那些隱私來威脅她,讓她不得不就范。

  但卻沒想到這女人如此邀功心切,竟然親自下場,來到這里殺他。

  以她這樣的身份地位,又怎么可能只是因為一座百花城組織被毀就做出這種瘋狂舉動?

  所以這里面無論是否有齊王授意,她一定都知道白牧野是齊王想要除掉的對象!

  既然如此,再用之前準備的手段去威脅她,已經變得沒意義。

  那就不如當面鑼對面鼓,干就完了!

  誰怕誰呀?

  要么現在就死,要么就臣服我!

  白牧野也不怕她耍什么花樣,什么回去之后反悔之類。

  現在她一旦松了這口氣,回去之后再如何不甘,也都提不起那個勇氣了!

  致命把柄在自己手中,還怕她跳到天上去?

  人無欲則剛,問題是,幾人能做到?

  趙璐躺在那,臉龐的草上爬過幾只小蟲子,她有些恐懼地皺起眉。

  你看,失去強大戰力之后,連幾只小蟲子都能嚇到她!

  白牧野蹲在來,屈指一彈,將那幾只小蟲子彈飛。

  趙璐愣住,一雙眼定定地看著白牧野。

  “想明白了嗎?”白牧野問道。

  趙璐看著白牧野,在那沉思著。

  這決定,太難下了!

  “如果我歸順你,成了你的人,你都需要我做什么?”良久,趙璐問道。

  “簡單,就像我剛剛說的那樣,你們自己先想辦法把百花城這件事給徹底壓下去,這對你來說,不難吧?”

  “不難。”趙璐道。

  “然后扶持夏侯明一路往上走,不難吧?”

  趙璐想了想:“也不難。”

  白牧野看著她:“在這過程中,除非你那主子再次下令想要害我,不然我不需要你提供給我任何消息。”

  “另外……”白牧野想了想,道:“若將來真有那么一天,我會去想辦法保護你的家人。”

  “除了這些,不需要我為你做別的?”趙璐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錢,我自己會賺,消息,我自己也能打探。”白牧野看著她:“當然了,我這邊的動向,你怎么去跟你主子說,這個不用我教吧?”

  “也就是說,短時間內,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趙璐問道。

  “可能很長時間,你都可以當什么也沒發生過。”白牧野道。

  “我答應你!”趙璐一咬牙,心一橫,說道。

  白牧野立即轉向孫瑞:“叔,剛才的都錄下來了嗎?”

  孫瑞神反應,一臉淡定的點點頭:“嗯。”

  心里卻在想:我錄個鬼啊?

  趙璐:“……”

  無恥的小畜生!

  太狡猾了!

  小小年紀,怎么就這般妖孽?

  哪怕她回去之后立即解釋,這件事也永遠都說不清了。

  你委曲求援?那白牧野知道那么多秘密是哪來的?

  他自己知道的?

  誰特么能信啊!

  趙璐面具下面的臉,滿是絕望。

  “麗明城剛剛發生的事情,壓得下去嗎?”白牧野問道。

  趙璐嘆了口氣:“這個簡單,你又不知道我們組織的存在,這只是一場普通的搶劫罷了。有人聽說夏侯家出天價診金給孩子治病,然后動了心思,勾結了夏侯家的一些人,里應外合,想算計你,結果被你身邊的強大守護著給滅了。”

  “嗯,反正應付得過去就行。”白牧野點點頭。

  “這些都是小事,壓也壓得住。”趙璐道。

  “那行,你走吧。”白牧野揮揮手。

  “這樣就讓我走了?”趙璐有些不敢相信。

  白牧野笑笑:“你一堆黑料都在我這,我隨時有置你于死地的能力,不讓你走,還留你在這吃飯不成?”

  趙璐心中無比憤恨,卻無可奈何。

  緩緩的從身上取出一顆丹藥,吞服下去,過了一會,氣色好了很多。

  她從地上爬起來,然后摘下面具,道:“既然被你拿住命脈,被迫背叛了主人,我認命!如今投靠了你,總要讓你知道我長什么樣子。”

  說著,她緩緩摘掉自己面具,一張國色天香的臉,出現在白牧野面前。

  非常年輕,非常漂亮!

  她一雙剪水秋眸凝視著白牧野,惡狠狠地強調道:“我,不是,老女人!”

  “哦,馬馬虎虎,長的還湊合。”白牧野點點頭,特別敷衍地夸了一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