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四章 趙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白牧野看著身旁瑞叔輕描淡寫閑庭信步,腦子里突然想到一首學過的古詩。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易容之后的瑞叔看著真的很普通,就是一個長相平平的高大青年。

  但在這一刻,宗師氣度在他身上一覽無余。

  這跟當初小白在孫家后院島上所看見的那一幕,完全不一樣!

  在當時,孫恒剛剛恢復過來,跟孫瑞之間的切磋,讓小白覺得非常不友好!

  他只能看見一團光和影,其他什么都看不清。

  看他們,還不如看當時湖心島四周那些瘋狂甩頭的垂柳呢!

  但現在不一樣,孫瑞并沒有拿出大宗師的戰力,他只是用宗師級的戰力,在對付這群瘋了一樣往上沖的高級靈戰士們。

  雖然他的動作依然很快,但至少,白牧野還是能夠看清楚的。

  太帥了!

  強大的靈戰士戰斗起來,當真是太賞心悅目了!

  當然,前提是你得比人家厲害才行。

  不然就不是賞心悅目,而是滿心恐懼了。

  現在滿心恐懼的人,成了這群早已經埋伏在這里的人。

  說起來這群人也挺特么倒霉的。

  雖說他們早已經在暗中投靠了白岳城的趙璐長老,可表面上他們還必須得聽從夏侯明的命令啊。

  夏侯明讓他們在莊園里設伏,他們就得在莊園里設伏,讓他們死戰不退,他們就是不敢退!

  不然別看夏侯明現在不在家,可轉回頭想要處理他們,那真的不要太簡單。

  之前這群人還在心里嘲笑夏侯明腦子有問題,居然要在自己家莊園里面設伏,難道就不怕引火燒身嗎?

  夏侯明當時根本就沒給他們解釋!

  領導吩咐下來的事情,你們照做就是了!

  給你們解釋個毛線?

  所以當時這群人的猜測,是夏侯明想要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虛虛實實……才是王道!

  現在一看,屁呀!

  什么虛虛實實?

  這恐怕是夏侯明一早就知道,這姓白的少年身邊有強者守護,不管在哪發起攻擊,都一樣吧?

  這群人因為各懷鬼胎,都以為自己投靠了趙璐長老別人不知道。

  所以根本就不清楚他們身邊這一群人,實際上都是志同道合的好隊友……早被夏侯明給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就是被安排在這里,一起送死的!

  孫瑞此時已經帶著白牧野走到莊園的大門口了。

  身后橫七豎八倒下了至少七八十人!

  有意思的是,這些人一個都沒死。

  全都躺在那里,有些嗓門嘹亮,發出凄厲慘叫;有些則在無力地痛苦呻吟;還有很多人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他們全都被廢掉了!

  除了最初那批槍手,孫瑞是真的沒慣他們毛病之外,剩下這些靈戰士,他都放了他們一馬。

  說是放一馬,其實也不過就是饒他們不死,但從今以后,這些人全都徹底廢掉了。

  他們的后半生,運氣最好的,也只能當個普通人自然老死。

  若是有仇家那種,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被人暗中干掉。

  至于那個趙璐……她會在乎一群廢人的死活?

  兩人出了莊園之后,孫瑞一把抓起白牧野手臂,沉聲道:“走!”

  說了句走,白牧野感覺自己一下子就飛起來了!

  孫瑞這一躍又高又遠,雖然不是直接在天空中飛行,但給人的感覺也差不多了。

  幾個縱躍之后,就已經遠離了那座莊園。

  很多看見這一幕的人當場就驚呆了!

  心說這是什么情況?

  大白天的……玩特技呢嗎?

  但根本沒回過神來呢,那邊孫瑞就已經帶著白牧野遠遠離開了。

  等到孫瑞帶著白牧野出城之后,白牧野緩了半天才回過神來,彎著腰,臉色蒼白,一臉哀怨地看了孫瑞一眼。

  “我說叔,您這太簡單粗暴了,我都暈了……嘔!”

  小白說著,又是一陣干嘔。

  差點就吐了!

  孫瑞撇撇嘴:“你呀,還是欠練,有機會,你真得去跟我好好鍛煉鍛煉,太差了!”

  看著孫瑞一臉嫌棄地模樣,白牧野滿頭黑線。

  我還是個少年啊!

  “走吧,車在三百里之外的地方。”孫瑞這次倒是沒有提著他進行縱躍,而是不緊不慢的走在前面。

  說是不緊不慢,但那只是對大宗師來說。

  對白牧野來說,這就是亡命奔逃。

  一會兒的功夫,白牧野就感覺到自己渾身都濕透了。

  但他并沒有訴委屈,而是咬著牙,堅持跟在孫瑞身后。

  前面的孫瑞暗中點頭,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這孩子真好!

  雖然平時挺皮的,但在關鍵時刻,真的很讓人放心。

  很穩!

  半個多小時之后,白牧野體力幾乎達到極限。

  好幾次他都想拿出一張靈力補充符拍在自己身上,但想想瑞叔這么做的用意,他還是忍住了。

  再說他騙了老頭兒,良心多少還是有點過意不去的,就當老頭兒對自己的懲罰吧。

  四十分鐘的時候,白牧野徹底到了極限,速度已經完全降下來,估計最多也就比普通人跑馬拉松快一點。

  這時候孫瑞終于停下腳步,說道:“慢走一會兒,你也恢復一下。”

  “用符嗎?”白牧野看了一眼孫瑞。

  “嗯。”孫瑞點點頭,心里更加滿意。

  白牧野取出兩張靈力補充符,拍在自己身上,激活的瞬間,那種肌肉酸疼渾身無力的感覺如同潮水般退去。

  他深吸了一口氣,用手摸了一把濕漉漉的頭發,說道:“您這是在拉練我么?”

  “算是吧,你小子看著挺結實,靈力好像也不低的樣子,可實際上,你比真正同靈力的靈戰士差遠了!”

  孫瑞看著白牧野,淡淡說道:“如果剛剛你是在逃亡,后面有強大的敵人在追你,想象一下,人家會給你時間讓你慢下來歇息嗎?”

  “真要那樣,我才不跑呢,我會直接跟他拼命。”白牧野苦笑道。

  “拼命?你回想一下,在莊園那邊,人家設伏算計你,如果是你自己,你會怎樣?”孫瑞看著他問道。

  “第一波用被動激活防御符擋,然后瘋狂往自己身上拍防御符、力量符、速度符和敏捷符以及耐力符還有……”

  孫瑞:“……”

  臭小子知道你會的符多!

  他奶奶個腿兒的!

  “你別說那么多廢話,就說拍了那么多符之后,你要干嘛吧?”孫瑞瞪了他一眼說道。

  “跑啊。”白牧野撓撓頭:“都被人給圍了,不跑等死嗎?”

  “就你那些符,一張一秒多,你告訴我,你能跑多遠?”

  “跑不了多遠,是我自己的話,那群槍手應該是奈何不得我,但后面那批人圍上來,我沖不出去。”白牧野老老實實地道。

  不行就是不行,除非他精神力封印解開,不然這種場面,他一個人肯定是應付不來的。

  “那不就完了么?記住,不是什么時候,都有一個團隊有一群人跟在你身邊的。你早晚會遇到這種落單的時候。敵人算計你,也永遠不會按照你的邏輯和推斷去進行的。就像他們今天做夢都想不到,會有我這樣一個人跟在你身邊!”

  孫瑞看著白牧野:“你當人家埋伏你之前,沒有去查百花城那邊咱家的情況?”

  “啊?”白牧野微微一怔。

  “啊個屁!就在他們發動之前不久,那位王副城主,又帶著大量禮物登門拜訪!嘿嘿,是老子……的替身,親自接待的他。你恒叔還破格見了他呢。”

  孫瑞說著,沖白牧野挑了挑眉毛:“現在明白了吧?敵人永遠比你想的要狡猾!這次是你運氣好!下次想要搞事情,一定要想的更全面一點!”

  “嗯嗯,叔您教育得是,下次搞事情,我肯定想的更周到一些。我還是年輕啊……還需要繼續學習。”

  白牧野一臉謙遜,很認真的保證。

  “不錯,咱們繼續?”孫瑞看著白牧野似乎恢復了一些,臉上露出笑容。

  “還……還繼續?”白牧野硬著頭皮點點頭:“行,那就……繼續!”

  于是,孫瑞繼續“不緊不慢”,白牧野繼續咬牙切齒在后面一路狂奔。

  等快到孫瑞指定地點的時候,孫瑞讓白牧野停在這里。

  “把狀態補充到最好,好好休息一下。”

  孫瑞停下腳步,對白牧野說道。

  白牧野立即往自己身上拍符,精神力補充、靈力補充。

  一頓操作之后,整個人的精神狀態恢復如初,身體中的力量也再次變得充盈。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白牧野感覺自己的靈力好像也有所增長似的。

  “對了叔,您在莊園那里的時候,面對那群槍出來的子彈,您施展的能力,是宗師才能修煉的場域嗎?”

  白牧野覺得那種能力非常炫酷,跟高級符篆師的精神力場域非常接近。

  “不錯,你還挺有見識。”孫瑞夸獎了一句。

  “那種也不是所有宗師都會吧?”白牧野又問道。

  “對呀,你想到什么了?”孫瑞看了白牧野一眼。

  “嗯,之前那個王二麻子就不會,如果他會的話……”

  白牧野沒說完,被孫瑞打斷:“如果他會的話,那天倒霉的人就是你了!就算我能趕過去,你也會有很大的危險!當時不跟你說,是怕嚇到你,現在你明白了嗎?”

  孫瑞說著,輕輕嘆了口氣:“你這孩子不安分,我是既感到開心,又為你擔心。不安分的孩子,才能真正成長起來,可太過不安分,也容易迷失了自己。”

  “嗯,叔,您說得對,以后我一定老老實實在學校上學,正常打比賽,不會再輕易干這些冒險的事情了。”

  孫瑞點點頭,一臉欣慰的道:“這樣最好!但男人,該有血性的時候,也不能慫。永遠藏在象牙塔里面,永遠成不了真正的戰士。”

  說話間,孫瑞看了一眼身后那個方向。

  白牧野問道:“您看什么呢叔?咱車呢?”

  “車?沒有車。”孫瑞呵呵一笑:“追兵倒是有一個。”

  “啊?”白牧野目瞪口呆地看著孫恒,心說您帶著我狂奔三百公里,差點沒累死我,目的就是把那個追兵給引到這個地方不成?

  “出來吧。”孫恒淡淡說道。

  這時候,不遠處的空氣中忽然一陣扭曲。

  接著,一個穿著白色斗篷的身影仿佛憑空出現,從那地方走出來。

  白牧野看得目瞪口呆。

  一顆心都有些發冷。

  這是局中局嗎?

  難道是夏侯明?還不死心?想要干掉我?

  不應該是這樣!

  白牧野沒說話,只是冷靜的盯著出現那人在看。

  隨后,就聽那人冷冷說道:“你是孫恒?還是孫瑞?”

  “呵呵,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來了,就走不了。”孫瑞淡淡說道。

  “口氣不小,如果你是孫恒,那么今天我的確難以走脫,不過孫恒那種人物,想必不會這樣藏頭露尾。而且,他想要指使孫恒,恐怕也是不夠格。這小子剛才跟你叫叔,所以我猜,你應該是孫瑞!一個實力強大的宗師級高手。用來保護這小子,也是足夠了。”

  “你們已經很狡猾了,居然偷偷潛入麗明城。可你怕是做夢也想不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還有我在等著你們!”

  孫瑞有些憐憫的看著這個白袍人,說道:“你是不是傻?我要是沒發現你,為什么會帶你來這里?”

  “你不是在這里藏的車?”白袍人語氣中帶著幾分得意,嘲弄地道:“你們剛剛的對話,我都聽見了!”

  “哈哈哈,你個傻缺,誰告訴你我在這里藏著車的?就算我只是一個宗師,我需要在這里藏著一輛車?你真是天真呢!”

  孫瑞冷笑道:“傻娘們!”

  娘們?

  這是女人?

  剛剛的聲音聽起來雖然有點尖銳,但很難聽出這是一個女人。

  白牧野一臉呆滯,他瞬間想到了一個人!

  趙璐!

  但轉念又一想,不能吧?

  殺自己這樣一個少年,需要趙璐這種飛仙星三十六長老之一身份的人親自動手?

  她是瘋了?還是暗中得到過齊王的授意?

  發現影響到他們組織的人是自己之后,就想要親自動手?

  別說,這種可能性,還真的不小!

  白牧野心中又驚又怒,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以后還有安寧日了嗎?

  “等等……”他開口叫住了孫瑞,隨后看著對面的白袍人:“你是趙璐?”

  那白袍人身子微微一僵,旋即否認道:“什么趙璐?不認識!”

  “別跟我裝,來,給你看點東西。”白牧野一揮手,一道光幕直接打在趙璐眼前。

  那上密密麻麻,全都是關于趙璐的種種信息。

  其中一些,一旦傳出去,她在組織中將無法容身!

  甚至還有一些代號,一些只有她能看得懂的代號,那代號……暗指齊王!

  趙璐整個人都驚呆了,她忠于齊王不假,但她是個特別貪婪的人!

  同樣有太多背著齊王做的事情。

  一旦這些秘密曝光,那么就算她再怎么忠于齊王,齊王也不會放過她。

  她渾身冰冷的站在那。

  一旁的孫瑞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心中暗罵:臭小子到底還有多少事情在瞞著我?

  看來他早就把這個組織的底細給弄得清清楚楚了啊!

  小小年紀,心思便如此縝密!

  是個人物!

  對白牧野的這種做法,孫瑞一點都不在意。

  誰的心里還不裝著點秘密呢?

  他跟將軍早就知道這小子不簡單,來頭應該極大!

  要是小白單純得跟一張白紙似的,那他才會覺得失望。

  其實這也是他真的太喜歡小白的緣故。

  不管小白對他隱藏了什么,但有一點孫瑞是非常清楚的——這孩子人品絕對沒問題!

  這就夠了。

  “趙璐,是你自己想來殺我,然后跟你主子邀功?還是你主子授意你這么做的?”白牧野冷冷問道。

  “我……”

  趙璐真的傻眼了。

  她也算是個真正身經百戰的強者,一身實力已經無限接近大宗師水準。

  曾經在齊王身邊待過很長一段時間,被派到這邊,一方面是白岳城缺人;另一方面,則是為了讓她監控白牧野。

  她是知道一些關于白牧野的事情的,但知道的并不是特別詳細。

  只知道王爺一直想要弄死這個小畜生!

  齊王派她前來這里,只說了讓她監控這小子的動向,一旦有什么異常舉動,就隨時向他本人匯報!

  同時,也曾給過她另一條命令,如果有特別合適的機會,那就直接弄死他!

  不然她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這樣直接對白牧野下手的。

  所以當她聽說有人毀了組織在百花城生意的時候,一開始并沒有太過在意這件事。

  一座三級小城,上百億的損失,對整個組織來說,沒什么大不了。

  可當她看見下面報上來的信息,看見白牧野那三個字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激動了!

  這不就是王爺讓她監控的那個人嗎?

  然后她立即下令,命令夏侯明無論如何,也要干掉這個人!

  一盤棋局展開,那小子成功上套。

  可夏侯明卻在這種關鍵時刻,雞賊的帶著老婆孩子去紫云!

  想要撇清責任?

  沒有擔當的東西,回頭一定換掉你!

  趙璐當時還很慶幸,心說幸虧自己來了。

  這次就是干掉這小子的最好機會!

  可現在,她有種渾身冰冷的感覺,這小子……怎么可能知道她們的組織?

  怎么可能知道這個組織背后的人……是齊王?

  手里面竟然還握著大量關于她的秘密!

  這些秘密一旦公開,她就死定了!

  天吶!

  這到底是個什么妖孽?

  到了現在這種時候,再去說什么后悔之類的話,已經來不及了。

  事已至此。

  “回答我!”白牧野冷冷看著她呵斥道。

  “是,是我自己……”趙璐怎么敢把齊王給供出來?

  她不傻!

  她太清楚這小子手中掌握的秘密,一旦公之于眾,齊王那邊會有什么下場,她又會有什么下場。

  所以,不管怎樣,先把這件事扛在自己身上再說。

  至于接下來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

  拼命吧!

  先殺了這小畜生,再殺了孫瑞這宗師!

  一了百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