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三章 閑庭信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你個臭小子!”

  “讓我在這里干等半個月,你是不是知道老子是個閑不住的人?”

  “這半個月的時間,我都已經把這地方走了個遍!不,是三遍!三遍!”

  “差不多每一個角落都逛過,我現在都成了麗明城的活地圖了!”

  一見面,孫瑞一臉怨念,翻著白眼訓了白牧野一通。

  “嘿嘿,您看,您這不挺好的嗎?難得有這半個月的假期,以后回憶起來,也有內容,不空洞,是不?”白牧野笑嘻嘻陪著不是。

  “回憶個屁,就你會忽悠!”瑞叔瞪了他一眼。

  “不過瑞叔,您這易容術,還真高明,連我都被您給騙過去了,乍一見,還以為是那邊想暗害我的人呢。”

  看著眼前這個相貌普通身材高大的青年,白牧野笑嘻嘻拍著馬屁。

  倒也不算夸張,孫瑞易容之后,不但模樣大變,就連身材也徹底跟過去不一樣了。

  如果不是他跟白牧野對上了之前早就商定好的暗號——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白牧野都不敢相信眼前這人會是孫瑞。

  大宗師就是厲害,縮骨功膨脹功什么的,簡直就是毛毛雨。

  “說說現在的具體情況吧,我怎么聽說,這邊的主人都走了呢?這兒的主人帶著老婆孩子走了,把你一個人扔在這?這不明擺著準備害你嗎?人家這準備工作做得如此周全詳細。你這準備工作更是從一開始就在布置,臭小子,我怎么有種被你算計了的感覺?”

  哎呦,消息也挺厲害的嘛!

  “不愧是第七軍團曾經的第一斥候!”

  “什么曾經?現在也是!”孫瑞瞪著眼強調。

  白牧野說過這地方說話是安全的,孫瑞又自己檢查了一遍,沒有任何問題,所以說起話來,也沒什么顧忌。

  夏侯明覺得孫恒、孫瑞這種第七軍團出來的將軍,打架毋庸置疑,肯定是一把好手,但論到陰謀詭計算計人的手段,其實就是個弟弟。

  這么想,倒也沒錯。

  第七軍團作為祖龍帝國的戍邊特戰軍團,的確不怎么需要用到那些陰謀詭計和各種手段。

  知情者更是清楚當年孫恒歸來,是中了神族的算計所導致。

  這就讓一些人對孫恒和孫瑞產生了極大的誤解,認為這就倆丘八。

  都是鋼鐵大戰士,直來直去那種。

  說不定連大字都不識幾個的那種,根本談不上有什么腦子。

  可實際上,孫恒堂堂大宗師境界靈戰士,生活中卻給人一種儒將的感覺。

  人家書也沒少讀!

  只是平日里根本用不到那么多計謀和手段,更多是直來直去的戰斗,所以才很少會去動那些沒必要的腦子。

  昔年被神族算計過那一次之后,不管孫恒還是孫瑞,都吃了一個大教訓。

  蟄伏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一點長進都沒有?

  聽聽孫瑞剛剛說的這番話就明白了,這老頭兒智商也高著呢。

  “唉,是這樣的瑞叔,我先跟您道個歉,我吧……也不是有意要跟您撒謊的。關鍵一開始的時候,很多東西我也不能確定……”白牧野一臉乖巧地解釋。

  把老頭兒騙出來做苦力,老頭兒最多罵他一頓。但如果到現在還不告訴他實情,老頭兒肯定翻臉。

  不過實情這東西,也得有選擇性的去說。

  比如齊王這件事,就不能說!

  “你個臭小子,你當老子一開始不知道你在撒謊?什么不小心要了三十個億,你當你瑞叔這些年吃閑飯的?你根本就不是那種人!”孫瑞狠狠瞪了白牧野一眼,就如白牧野想的那樣,老頭的確沒怎么生氣。

  “別,瑞叔,您說別的我都認,但這個,您誤會了!我是那種人,真是啊!我喜歡錢!”白牧野用手捂著臉。

  “呸!”孫瑞用手點了點白牧野:“別廢話了,趕緊說。”

  “這不我干掉了兩個城北的王二麻子么,誰曾想他們居然隸屬一個組織嚴謹結構分明的組織。這干掉他們兩個,等于無意中捅了一個馬蜂窩。”

  “前段時間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有點多,你看啊,我們幾個開的米線店被人刻意針對……”

  “哼,早知道那兩個王二麻子都不是什么省心的貨!那個王副城主,一早就跑去跟我們賠罪去了,說什么不知道手下竟然如此膽大,敢跟那些地痞流氓相互勾結魚肉百姓。跟你恒叔保證,這件事他不參與,律法該怎么判就怎么判……他娘的,原來這后面,還有事兒?”孫瑞氣呼呼地道。

  “是啊,不止這些呢,那位王副城主,應該也是他們這個組織里的。我當時只是感覺有人針對我。”白牧野一臉無奈:“我的那個合伙人姚謙,他老婆還被人用理財陷阱坑了一億三千多萬!”

  “哼,貪婪,活該!”孫瑞瞇著眼,看著白牧野:“你接著說。”

  “然后就有一樁大生意找上了我。”白牧野嘆了口氣,“瑞叔,我雖然年紀小,但這些事兒綜合到一起,您說我能不懷疑嗎?”

  “所以你當時就獅子大開口要了三十億?”孫瑞一下子就明白了。

  “對呀!我當時其實就是想要試探一下對方,我想看看他們到底是不是在算計我。”白牧野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沒想到對方一口答應?”孫瑞生氣地道:“果然都沒什么好東西!原本我還覺得,麗明城的超級富豪,又是城主的親弟弟,怎么著也不至于跟這些烏七八糟的東西扯在一起……”

  “說的不就是嘛,所以當時我就去找瑞叔您求援了呀!”白牧野把故事圓回來了。

  “那你又是怎么發現他們這個組織的?”孫瑞瞪著白牧野,“臭小子你別想騙我嗷!”

  “我的患者告訴我的。”白牧野呲牙一樂。

  孫瑞:???

  他有點懵。

  白牧野就把他見到夏侯紫月時,對方跟他講的那些話,給孫瑞復述了一遍。

  孫瑞整個人更懵了。

  看著白牧野:“這樣也行?”

  “嗯,聽起來挺離奇吧?說真的,我也沒想到會這樣,所以那會兒我就通知了您,讓您暗中過來。”

  孫瑞點點頭,一臉恍然大悟,自行腦補道:“我明白了,那兩個王二麻子,王副城主,還有這位商人夏侯明和他那位城主兄長……他們都是一條線上的人!你毀了人家百花城的生意,人家自然是要找你算賬的。這個混賬夏侯明,居然利用自己女兒生病來騙你……簡直不可饒恕!”

  大宗師一怒,后果可是有點嚴重。

  一股驚人的氣勢從孫瑞身上驟然爆發出來。

  “別激動別激動,瑞叔,事情跟您想的有點不一樣……”白牧野趕忙解釋,他生怕老頭兒一怒之下直接把夏侯家給掀翻了。

  “你說。”孫瑞氣哼哼地道。

  “這個夏侯明,現在算是咱自己人了。”白牧野原本不想說這個,但發現不說的話,老頭說不定這次就要替他把場子找回來。

  我們好心好意來給你姑娘看病,你們卻派人來暗殺?

  那老子就當場掀桌子給你們看!

  這種事兒,孫瑞還真干得出來。

  大不了隨后就把小白從百花城帶走,帶去第七軍團!

  看到時候誰敢跑到第七軍團去找茬?

  不過聽了白牧野的話,孫瑞又有點懵。

  心說這什么情況?

  先是人家女兒坑爹,現在連她爹都成自己人了?你是不是把人家閨女給睡了啊?

  他智商是不差,可這種彎彎繞的東西,還是讓他有些糊涂。

  “瑞叔您知道夏侯明的女兒是什么病嗎?”

  “反正不會是什么簡單的病。”孫瑞隨口答道。

  的確,需要白牧野出手才能治好的病,至少跟孫恒的病可以相提并論了。

  “是控魂術。”白牧野輕聲說道。

  孫瑞猛然間愣住,隨后不可思議的看著白牧野:“當真?”

  孫瑞可不是夏侯明這種幾乎不關心神族的家伙,身為第七軍團的人,就算沒有當年那件事,對神族的了解也遠非一般人能比的。

  所以白牧野一說控魂術,孫瑞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

  眼睛里甚至瞬間燃起一道冷冽寒光。

  雖然不是沖著白牧野來的,還是讓白牧野頭皮發麻,脊背生寒。

  “嗯,其實只能說夏侯家的人沒見識,加上夏侯紫月之前的癥狀也沒那么明顯,不然早就被發現了。”

  白牧野說道:“當我發現真相之后……”

  “你等等……”孫瑞一臉嚴肅的看著白牧野,“孩子,這事兒不能亂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

  “你給解決了?”

  “昂!”

  “真給解決了?”

  “真的呀!”

  “好,沒事了,你接著說吧。”

  白牧野看見孫瑞那張易容過后平平無奇的臉上,竟然露出一抹強烈的喜色。

  老頭兒似乎有種無法控制的開心。

  這什么情況?

  隨后他想到什么,提醒老頭道:“瑞叔,如果這控魂術徹底成了,想要救回來,可就沒那么容易了啊!”

  “嗯?”孫瑞瞥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有點不好意思的解釋:“診金會有點貴昂。”

  “滾。”孫瑞瞪他一眼:“說正事兒!”

  “被您這一打岔,都快給忘了!”白牧野撇撇嘴,說道:“我威脅了夏侯明。”

  “他女兒是受害者啊!”孫瑞下意識的嘀咕了一句:“怎么威脅?”

  “呵呵,您再好好想想?”白牧野笑了笑。

  孫瑞隨即恍然大悟,首先控魂術的被施術者,一定是心甘情愿接受的!

  這一句心甘情愿,問題就太大了!

  你說你不知道那是神族,那你心甘情愿個鬼呀?

  這世上,只要跟神族扯上關系,后果都是無比嚴重的。

  比叛國都嚴重,這屬于是反人類!

  叛國說不定還能在另外兩大帝國找到容身之地。

  可反人類……誰還能容得下你?

  尤其是控魂術這種,根本就扯不清的事情!

  所以孫瑞很快就想明白了,看著白牧野,一臉無語,道:“既然這樣,那為什么你還叫我來?他們誰還敢動你?”

  白牧野道:“夏侯明在這組織里,地位也不算低了,既然已經吞了他們的家族,自然還是先不要暴露他們的好,以后還有用呢。”

  白牧野看著孫瑞:“再加上還有一些人,這些年對夏侯明有異心,他也想利用這機會,清理一下。”

  “合著我這過來當打手來了?”孫瑞又瞪了白牧野一眼。

  “嘿嘿,人家這不花了錢的?三十個億呢。”白牧野嘿嘿笑道。

  “你都拿到手了?”孫瑞看著白牧野。

  “拿到手了,回頭分您一點。”白牧野一臉大方地道。

  “自己留著吧!我要錢做什么?以后可別胡亂搞事情,這種錢……哪有那么好拿?”孫瑞語重心長地道。

  “嘿嘿,瑞叔最好了!”白牧野再次拍馬屁。

  孫瑞在腦子里快速過了一遍事情經過,也不由為白牧野感到幾分后怕。

  同時還有一種另一種感受。

  這臭小子……膽子太大了!

  他才十七歲啊!

  這要長大了,那還得了?

  不過,這樣的小白,他喜歡!

  他這一生沒有后人,當年未婚妻的死,對他打擊太大。

  這人吧,年輕時候不覺得有什么,但越是上了年紀,越是容易喜歡小孩子,對孩子的態度也越寬容。

  所以連白牧野都不知道的是,在孫家,最喜歡他的人,其實是瑞叔這個老頭子。

  孫恒也喜歡,但那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孫恒對小白,更多是一種長輩見到超級優秀晚輩的感覺,加上又是救命恩人。所以內心深處特別重視小白,一心想把這孩子將來拉到他的第七軍團去。

  想將他培養成一個真正的超級強者,一個真正的人才!

  但孫瑞喜歡小白,則非常純粹。他是把小白當成自己子侄去喜歡的。

  自家子侄后代,只要平平安安的,那就是福!

  這種感情,白牧野是能感受到的。

  所以他一開始就明知道瑞叔不會完全相信,但還是敢嬉皮笑臉地給他講故事,把他騙過來。

  “行吧,拿了人家那么一大一筆錢,甚至連人家族都給吞了,不做點什么,也是說不過去。咱們什么時候走?”瑞叔是個急性子,不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他不會輕易動手。

  但如今已經知道真相,便有些等不及了。

  說起來,什么神秘組織也好,麗明城超級富商也罷,在瑞叔這種大宗師眼里,也都不過爾爾,一群小辣雞罷了。

  誰不服,放馬過來就是!

  “現在就走。”白牧野面色平靜地道:“不然那些人恐怕也要等不及了。”

  “他們等不及?”孫瑞嗤笑一聲,看了白牧野一眼,“今天你不許動手。”

  “為啥呀?我也想多點實戰經驗啊!”白牧野身上的符篆多到連自己都怕,也想大展身手一番。

  “那,要不待會兒你來?我掠陣?”瑞叔似笑非笑地看著小白。

  白牧野癟癟嘴:“那還是算了,您來吧……”

  孫瑞跟在白牧野身邊出門的一瞬間,很多早已經埋伏在暗中的人當即就是一愣。

  這小子身邊,什么時候多了一個人?從哪冒出來的?

  不過到了這種時候,已是箭在弦上。

  白牧野大搖大擺走在前面,孫瑞面色平靜地走在他的身邊。

  就在這時,一陣熱武器地轟鳴聲,驟然響起!

  臥槽?

  對方用的居然是槍?

  這也太小看人了吧?

  在槍聲響起的那一瞬間,白牧野整個人都是有點懵的。

  心說怎么會這樣?

  他們都是白癡嗎?

  暗中埋伏的這些人當然不是白癡!

  這不是普通的槍。

  至少,孫瑞在槍聲響起那一刻,就聽出來了。

  甚至沒人看見孫瑞有什么動作,一道可怕的場域,瞬間出現在他們身體周圍。

  有場域的宗師!

  絕非王二麻子那種純粹靠靈力多踏入這個領域的宗師能比的!

  所有子彈打在場域的域壁之上,全都詭異地懸停在那里!

  那些子彈頭上,顏色各異,全都是各種高燃高爆的子彈,還有一些涂著黑色涂層。

  孫瑞冷冷道:“還有劇毒彈?花樣還不少?”

  神念微微一動,所有懸停在那里的子彈,瞬間倒飛回去。

  轟隆!

  一連串轟鳴巨響,驟然響起。

  同時還有一陣凄厲的慘叫聲,在這片平靜的莊園中響起。

  夏侯紫月已走,夏侯明根本不在乎這座莊園會變成什么樣子。

  他都不在乎,白牧野跟孫瑞更不在乎。

  做戲要做全套不是?

  演員也是要有職業道德的。

  那些埋伏在暗中的槍手幾乎瞬間就被團滅了。

  一群槍手,圍攻一個大宗師,簡直是在搞笑。

  隨后,一群人怒吼著殺出來。

  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夏侯家家族內部人,還有一少部分麗明城組織里的精英——

  這些都是暗中投靠了趙璐長老的人!

  不得不說,那個身在白岳城的趙長老的確很有一套。

  這些人當中,很多都是夏侯明這些年培養出的精英。

  這當中固然有一部分是原本就對夏侯明有所不滿的,但更多肯定是被利益所俘獲的!

  也不知道那位趙長老到底給他們承諾了什么,或許在他們看來,殺掉破壞百花城生意的罪魁禍首,對他們來說也是大功一件吧。

  這種事兒不但可以討好趙璐長老,甚至在夏侯明面前,也是有功勞的!

  所以說,眼界拓寬胸襟,胸襟生出格局。

  這些人無論胸襟眼界還是格局都不夠,自然無法知道夏侯明的真正厲害之處。

  他們只知道,趙璐長老來了之后,想要換上一批“自己人”。

  趙璐長老降臨白岳城的時候,就帶了幾個隨從過來,如果想要真正掌控白岳城下面那些二級主城和三級主城,就必須要收攏一批人!

  大家都想做這個人。

  管理者不是打手,沒必要非得修煉到什么境界才行。

  人一旦有了欲望,太容易被利用了。

  有些是不知不覺被利用,而有些……則是主動送上門被利用。

  一群被欲望迷了眼的人,瘋狂的向著一位大宗師沖擊過來。

  真的,在這一刻,就連小白都替他們感到不值。

  沖上來的這群人,修為最差的,也在七級以上!

  一群高級靈戰士,最高級的已經無限接近宗師,打出來的攻擊賞心悅目,竟然還夾雜著不少屬性攻擊。

  說實話,如果沒有孫瑞在身邊,這些人……小白還真應付不來。

  畢竟他在現實中的精神力沒有那么高,真打起來,人家可不會給他一邊喝藥水一邊打架的機會。

  精神力補充符沒問題,但總有用光的時候啊!

  一旦符篆用光了,還沒能闖出去,那就真的傻眼了。

  所以哪怕他控符手段再強,但精神力有限的情況下,對方這么多強大靈戰士一哄而上,他也是頂不住的。

  不過現在有瑞叔在,這些……都不是問題。

  這是殺雞用牛刀!

  關鍵是咱有啊!

  “大城市就是不一樣啊,人才濟濟!”

  “看看人家修煉這功法,呦,火屬性的,那刀紅的,用來烤肉一下子就熟了吧?”

  “看看人這攻擊手段,這經驗,這步伐……哇,魔鬼的步伐,還會走位!”

  白牧野站在孫瑞身邊大呼小叫,一臉贊嘆。

  兩人信步閑庭,四周那些沖上來的高級靈戰士……人仰馬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