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二章 很傻很好騙的姑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這回輪到白牧野尷尬了,心說真的個毛線呀!

  你是不是傻?

  你爹簡直比司文山那寵娃狂魔還恐怖!

  他能把你賣給我?

  他把自己賣嘍都不帶賣你的!

  夏侯紫月也覺得這種可能性非常小,于是她頓時變得有些失落,說道:“要不你把我領走吧。”

  “不要。”白牧野一臉嫌棄。

  我領走你干什么?

  不能洗衣不會做飯不懂伺候人,單純得別人說兩句話連塊糖都不用就能騙走的一個嬌生慣養地小姑娘,誰要啊?

  我還是個寶寶呢,家里不缺小祖宗!

  “我很好領,一領就能領走。”夏侯紫月一臉真誠。

  “不要。”白牧野再次搖頭。

  “你就試著要一下嘛……”夏侯紫月癟著嘴。

  她太想離開這個家了!

  這個家從上到下,都讓她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哪怕在這里幾乎見不到家里的那些人,但依然讓她時常感到窒息。

  現在雖然好點了,那種極端的情緒消失不見了。可在內心深處,她依然是想要逃離這個家的。

  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高跟鞋的聲音,一個年輕少婦快步走進來,看見夏侯紫月,眼圈瞬間就紅了。

  “小月,對不起,媽媽來晚了。”

  一身職業裝,挽著發髻的年輕漂亮少婦快步走到夏侯紫月面前,一把將夏侯紫月摟在懷里,眼淚噼里啪啦往下掉落。

  夏侯紫月的臉上卻沒有太多的表情,甚至還偷偷瞥了一眼白牧野。

  氣氛似乎有點尷尬。

  這時候年輕少婦也看見坐在對面的白牧野,眼中閃過一抹驚艷,好個年輕帥氣的男孩子。

  看那純凈明亮的眼睛,那臉型,那鼻梁……嘖嘖,一點死角都沒有,怎么長成這樣的?

  跟我家紫月簡直就是絕配!

  又是救命恩人!

  天作之合嘛!

  “白公子你好,我是張影,紫月的媽媽。對不起,情緒激動,讓你看笑話了。”年輕少婦沖著白牧野露出一個微笑,慢慢松開自己女兒。

  一邊接過隨后跟進來的杜朵兒遞上的紙巾輕輕擦拭眼角,一邊說道。

  “哦哦,阿姨您好。”白牧野沖張影點點頭。

  老夏昨晚跟他喝酒的時候說過,紫月的母親管理著家里的兩個公司,平日一直都是很忙。

  兩個公司跟組織經營那些黑色產業沒有半點關系,一家是服裝公司,另一家是廣告傳媒公司。

  這兩個公司都是年流水幾億的那種,對夏侯家這種家庭來說,不算什么大錢。

  但用老夏的話說就是,女人總得讓她有點事情做,不能在家待著,不然就會整天琢磨你,煩得很。

  你讓她有事做,她忙起來不但充實,做出成績還會有成就感。

  “而女人有了成就感之后,身上便會散發出另一種迷人的氣質!”

  老夏就很迷他老婆身上的這種氣質。

  所以這么多年,他只有老婆這一個女人。

  兩口子的感情一直很和諧。

  所以白牧野就很奇怪,兩口子都應該算是正常人,為什么女兒會變成這樣?

  還有啊,你對付老婆這一套,為什么不能用在對待女兒身上?

  你讓她出去上學啊!讓她接觸外面啊!讓她交朋友讓她談戀愛去啊!

  這樣一來,她怎么會把自己封鎖起來?怎么會自閉在家里?

  老夏這兩口子,看起來都不是不懂道理的人啊,怎么就把女兒給養成這樣一朵奇葩?

  不過這終究是別人的家事,跟他也沒什么關系。

  想想司音她爸,白牧野似乎也能找到一點原因,只不過老夏比司音她爸更加極端罷了。

  或許人家這么做,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

  寵娃狂魔,需要理由嗎?

  看得出,夏侯紫月跟自己這個女強人媽媽并不怎么親。

  嚴格來說,她是跟誰都不親。

  哪怕經歷了這樣一場變故,讓她明白父親是真的很愛她。

  但這么多年下來養成的一些習慣,依然很難在短時間做出改變。

  “聽明明說……咳咳,聽她爸說,白公子已經把她給治好了,真的是太感謝了。以后白公子如果有什么需要,隨時可以來找我。這是我的身份識別碼。”張影看著白牧野,報出了自己的身份識別碼。

  “哦,好的好的。”白牧野隨口答應道,心里卻在想:明明?

  見白牧野似乎沒有交換身份識別碼的意思,張影有點尷尬,但也沒有繼續追問這件事。以她的身份地位,能這樣主動,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已是一種榮耀。

  若是主動相交,別人還沒理會,那也沒必要厚著臉皮繼續。

  哪怕這人是自己女兒的救命恩人,哪怕她很喜歡。

  夏侯紫月在一旁看著白牧野道:“我媽想跟你交換身份識別碼呢。”

  得,一點閱歷都沒有的單純耿直少女啊!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很認真的給她解釋了一句:“我不是很喜歡跟不熟悉的人交換身份識別碼。”

  耿直嘛,誰不會?

  我比你還小兩歲呢。

  張影微笑道:“抱歉,是我唐突了……”

  這時候,老夏從外面走進來,臉上帶著開心的微笑。

  估計一夜時間,他也想明白了。反正此刻從他臉上看不出任何異常。

  “都在呢?哈哈,白公子,昨晚睡得如何呀?”夏侯明一臉熱情的打招呼。

  白牧野點點頭:“還不錯。”

  他看向夏侯明道:“令嬡現在已經沒什么大礙了,再修養一段時間就會徹底恢復正常。我的任務呢,也算完成了。”

  “白公子大恩,我夏侯明沒齒難忘!”

  肯定是忘不了啊!

  這要是都能忘,得多沒心沒肺?

  一晃的功夫,小白已經出來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這一個多月,也是他這些年來,收獲最大的一段日子!

  一水兒的高級符篆材料,隨便用!

  對小白來說,沒有什么是比這更幸福的了。

  他目前現實中,所有符篆術的品質,全都得到了提升。

  關鍵錢也沒少賺!

  最重要的是,他賺了一個偌大的家族!

  一只會生金蛋的雞!

  這種事情,怕是千百年都難以遇到一次。

  同時這一次麗明城之行,也讓他警惕起來。

  夏侯紫月遭遇神族這種事兒雖然不可能是什么大概率事件,但黑域重啟,低級聯賽引入復雜地圖……這些事情綜合到一起之后,還是能感覺到這世界的氣氛開始有些變得緊張起來了。

  看來自己這邊,也要盡快提升了!

  一晃這么長時間沒去黑域,也不知道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

  說不定小籠包那些人都已經進入青銅階段了呢。

  不能再耽擱了!

  “嗯,感激什么的,其實沒多大必要。”

  白牧野心說您別太恨我就行。

  他微笑著道:“您看看是不是把診金結了,然后我這邊還有學業,抓緊時間回去,還能參加一個期末考試呢。”

  夏侯明微笑著點點頭:“行,白公子如同神醫再世,以后我一定會多多替白公子宣傳。”

  “哈哈,那就多謝了!”白牧野微笑著點頭。

  夏侯紫月心里面是明白一些事情的,他父親跟白牧野之間,好像是有什么交易!

  至于一旁的張影,一看就是什么都不知道那種,見白牧野跟自己丈夫溝通的很順暢,心里面更多的就是開心。

  雖然小白這孩子她一見就很喜歡,但她倒也沒有多在意白牧野是否能跟女兒之間發生點什么,到她家這種層級,兒女婚姻多半很難自己做主了。

  她心里面想的更多的,是擔心女兒的病再反復發作!

  畢竟再牛的大人物,也是需要有幾個厲害醫生朋友的。誰敢保證自己這輩子都不生病呢?

  所以才需要跟小白交好,但有明明呢,這個也不需要她跟著惦記。

  吃過早餐之后,張影便先行離去了。她的公司那邊事情很多,雖然她這老總不需要事必躬親,但她喜歡那種氛圍。

  夏侯明很快讓人把剩下的十五個億轉到了白牧野的賬戶里。

  這都是應有之意。

  但意料之外的是,夏侯紫月直接跟夏侯明提出,想跟白牧野一起去百花城。

  “我想去上學。”她態度很堅決的說。

  夏侯明想起白牧野之前跟他說過的,說自己女兒精神力極高!

  經歷這場差點讓整兒夏侯家萬劫不復的劫難之后,夏侯明也忍不住反思起來。

  自己這樣把女兒養在家里,從網絡上找各種頂級教程讓她自學,從不讓她接觸外面的行為,是不是做錯了?

  其實在內心深處,他依然還堅持著自己的觀點。

  但他也明白,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恐怕就算夏侯紫月的病徹底好了,但心……卻依然會是封閉著的。

  “上學可以,但要留在麗明城上。”待會還有一場硬仗要打,你跟著白牧野那算怎么回事兒?

  再說了,就算沒有這場硬仗要打,你也不能跟在他身邊啊!

  那不全都暴露了嗎?

  “我不!”夏侯紫月一雙眼特別純凈,倔強的看著自己父親:“我要跟他一起去!”

  “不行。”白牧野搖搖頭,看著夏侯紫月:“我沒空管你。”

  “我不需要你管,我去了之后,會自己照顧自己!你們都太小看我了,其實我自己什么都可以做!我能把自己照顧好!”夏侯紫月一臉認真地說道。

  拉倒吧,你太能吹了!

  白牧野再次搖頭,看著夏侯紫月道:“你想跟著我去百花城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跟你長見識。”夏侯紫月說道。

  “你真想長見識?”白牧野眉梢一挑,看著夏侯紫月問道。

  “對,我已經長大了,我不想繼續這樣留在家里了。”夏侯紫月沒有看自己父親,但這話,其實就是說給老夏聽的。

  夏侯明一臉郁悶,女兒想要離家的態度,實在太堅決了!

  好容易才改善的一點父女關系,他不想給毀了。于是將求助的目光看向白牧野。

  這小狐貍,奸滑的很!

  讓他來想辦法,肯定沒有錯。

  白牧野腦子飛快的轉動著,然后對夏侯紫月說道:“三級城市,小地方,去那能見識到什么?而且我就算回到百花,但更多時間也是在外面。如果你真想長見識,那我建議你去更大的城市。以你的天賦,只要你愿意,任何一所學校都會求之不得。”

  夏侯紫月猶豫著,她不是喜歡白牧野,她只是單純的覺得這個人懂的東西真多!

  雖然不如她師父……

  想到師父,夏侯紫月的心就有些刺痛。

  她沒有閱歷不諳世事,但不代表她是個傻子。

  從小到大,該學的東西她一點都沒少學。

  琴棋書畫她無一不精,她這個年齡的人該學的文化課她也沒落下。

  如果夏侯明之前肯放她去外面正常成長,那么這個十九歲高精神力少女,肯定早已名動八方了。

  畢竟這個年紀的年輕人,就有接近兩百點的精神力……還是在從來沒有修煉過的情況下。

  已經算是超級天才了!

  如果給她修煉的機會,成就肯定比現在高多了。

  “小月,你……真的有很高的精神力?”夏侯明在一旁,忍不住問了一句。

  夏侯紫月想了想。

  這時候,廚房里面的各種活動東西,瞬間全部都飄了起來!

  包括那沉重的名貴餐桌!

  全都離地而起,漂浮在半空當中。

  始終站在一旁充當透明人的杜朵兒被這詭異一幕嚇得發出一聲驚呼。

  隨后立即捂上自己的嘴,但看向夏侯紫月的眼神中卻充滿了不可思議和駭然。

  怎么會這樣?

  太驚人了!

  小姐她……她居然真的是個精神力強者?

  夏侯明也被驚呆了。

  之前在接受治療的時候,她因為情緒激動,曾經表現出過一些異常來。

  但夏侯明始終認為那是神族生靈搞的鬼。

  自己的女兒,自己還能不了解么?

  哪有那個本事?

  現在他卻突然發現,他是真不了解。

  他也終于明白了,白牧野沒騙他。

  夏侯紫月輕輕將這些東西全部放下,回歸原位,幾乎絲毫不差!

  展現出了一名高精神力者御物的能力。

  白牧野看得有些羨慕,心說自己什么時候才可以在現實中這樣呢?

  要是自己現在就有兩百多點精神力可以用,那該有多好?

  那么多的屬性符篆,全都可以使用出來!

  那才是真正的符篆術啊!

  夏侯明心中既激動自豪,又有些復雜。

  他的女兒,遠比他想象中優秀太多倍!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他問道。

  “超過十年了。”夏侯紫月回答道。

  “你想上什么學校?”夏侯明沉默了一會兒,開口問道。

  “他的學校。”夏侯紫月看了看白牧野。

  小白有點頭疼。

  夏侯明看了一眼杜朵兒,杜朵兒連忙說道:“總裁,您先忙,我先出去一下。”

  懂事兒。

  偌大的餐廳里,就只剩下三個人。

  夏侯明道:“爸爸跟白公子之間有約定。”

  夏侯紫月抬起頭,心里有點小得意,哼,我早看出來了!

  “以后我們跟白公子,在表面上會是敵對關系。你不能出現在他身邊,那樣會影響到我們全局的計劃。”

  夏侯紫月愣住,一臉愕然。這和她想的,怎么有點不一樣呢?

  夏侯明也豁出去了,他心中實際上煩躁的要死。

  事情能鬧到現在這地步,他這寶貝女兒才是真正的根源。

  沒有神族這件事,就算白牧野掌握了組織的秘密又能如何?就算涉及到齊王又怎樣?

  他有的是辦法對付這個少年!

  可偏偏他跟誰都能發脾氣,甚至包括他最愛的老婆,但只有這個女兒,他不忍心發半點脾氣。

  哪怕家族都要崩潰的時候,他最惦記的還是他女兒的病能不能治好。

  他不是就只有這一個女兒,但他最疼愛的,永遠是這個小女兒!

  夏侯紫月有些發呆,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父親,又看看白牧野,那雙特別干凈的眼睛里,寫滿了困惑。

  她聽不明白,也搞不懂。

  “你相信爸爸嗎?”夏侯明看著夏侯紫月的眼睛問道。

  “我,信的。”夏侯紫月低著頭,輕聲回應了一句。

  雖然這些年一直都不喜歡他們做的事情,但夏侯明卻從不騙她。

  “那你只需要記住,一旦你跟白公子走的太近,咱們整個家族都會倒霉,會被滅掉的。”夏侯明輕輕嘆息一聲。

  “怎么會這樣?我,我不明白。”夏侯紫月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父親。

  “你知道爸爸那個組織吧?”夏侯明看著女兒,一臉沉重的道:“對錯爸爸不跟你解釋那么多,爸爸只想告訴你一句,一旦進入那個組織,就沒有退路了。就連他們在咱們家里到處裝監控設備,我都沒辦法阻攔。不但不能阻攔,還得主動幫他們安裝……”

  “那些東西……不是你自己想裝的嗎?”夏侯紫月輕聲問道。

  “我腦子有病嗎?我可以監控任何人,但我監控你做什么?”夏侯明苦笑著看著自己女兒:“這件事就不多說了。這次爸爸所在的組織,決定要殺白公子,但他治好了你,有恩于我們家。爸爸不能那么做了。”

  白牧野在一旁道:“對,恩將仇報,那就不是人干的事兒,你爸爸不是那種人。”

  夏侯明:“……”

  小王八蛋!

  什么時候都不忘損我兩句。

  不理白牧野的嘲諷,夏侯明只是看著自己女兒:“所以,爸爸要跟白公子配合著,演一場戲。要看上去他是自己突圍出去的!但在暗中,他依然是我們家的恩人,你跟所有人一樣,都要尊重白公子。爸爸的話,你能理解嗎?”

  夏侯紫月想了半天,還是微微搖搖頭:“為什么要那么麻煩?爸爸退出那個組織不就行了嗎?”

  “爸爸說過,沒有退路。就像爸爸現在也很后悔,沒有讓你從小就像其他孩子那樣去接觸外面的世界,但后悔也晚了。”夏侯明沉聲道。

  這才是他最后悔的事情!

  不然哪有今天?

  “那,我有些懂了,我不去了。”夏侯紫月雖然依然有些不明白為什么要這樣,但卻被說動了。

  就像白牧野對她的判斷那樣,都不用糖,給幾句好話就能把這姑娘給騙走。

  “你有這么高的精神力,爸爸想送你去紫云的好學校讀書,你愿意嗎?”女兒才是他的命根子,如今的夏侯家,簡直就像巨浪中的一葉小舟,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

  這個女兒,也真的不能再像過去那般養著了。

  需要讓她有獨立自主生存的能力。

  既然如此,還不如干脆一點,讓她離這些是非之地更遠一點。

  去紫云!

  那里是帝都,是皇城!

  以她的天賦,想要找一個什么樣的學校都不難。

  在那種地方,她應該也能盡快成熟起來。

  為這女兒,夏侯明也真的算是操碎了心。

  夏侯紫月想了想,點點頭道:“好呀!”

  反正對她來說,只要能離開家,去哪都可以。

  隨后她將目光轉向白牧野:“那我們能交換一下身份識別碼嗎?我想請你,做我的第一個朋友。”

  白牧野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拒絕。

  這樣的女孩子,帶在身邊肯定是不行的,他可不想給人當保姆。

  但如果多一個這種精神力超高的朋友,那他還是愿意的。

  尤其還是這么傻的這么好騙的,咳咳,這是玩笑,絕不是心里話。

  交換了身份識別碼之后,夏侯明一臉不舍的看著女兒:“爸爸這就送你離開!”

  “啊?這么急?”哪怕再怎么想要離開,但這也太突然了一點,讓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是啊,特別急,等不得了。”夏侯明嘆息著。

  再等下去,就會有人懷疑他跟白牧野私下是不是有什么交易了!

  就像他說的,如今這麗明城,想要取他而代之的人……有點多。急需清理一番了。

  當天下午,夏侯紫月便被夏侯明送走。

  分開之后,她給白牧野發了兩人加好友之后的第一條消息。

  “我知道,我的命是你救的,我會牢牢記住這件事;我也知道,我好像給家里帶來了一場意想不到的巨大災難。我偷偷查了一下跟那些東西扯上關系之后的下場……謝謝你能為我們家保密;但也請你不要太為難他們,好嗎?他們雖然是壞人,但還算是有原則的壞人,過去我不懂,現在我有點明白了;等我以后強大起來,一定會幫你!我這條命是你給的,我家族的命也是你給的,相信我,我一定會成為一個有用的人,然后回到你身邊幫你處理任何事情。謝謝你,小白,這兩天看了你全部比賽視頻,真棒,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我也要像你一樣。以前的我真傻。等我變強。”

  白牧野看見夏侯紫月的信息,整個人也是愣了半天。

  這姑娘,只是單純,只是沒閱歷,但卻真的一點也不傻呀!

  甚至有點,有點聰明。

  笨點多好!

  唉,惆悵。

  夏侯明親自送女兒去一級主城,同時跟著一起離開的,還有他的妻子張影。

  兩口子決定陪著孩子一起到紫云!

  張影雖然不明白是什么讓丈夫改變了主意,居然肯把女兒送出去上學。

  但這么多年,她早已習慣性的選擇相信和順從自己的丈夫。

  什么女強人,哪有我家明明好?

  老夏一家三口走了,離開了麗明城。

  這座擁有億萬人口的大城表面看上去沒有任何變化,依然繁華而又文明。

  但私底下,卻是暗流涌動!

  無數心思各異的人,都在做著最后的準備。

  這第一件事,就是……干掉白牧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