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一章 真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精神識海中的這道意念瞬間怒不可遏,但同時它也被嚇屁了!

  它沒多強。

  只是夏侯紫月那個師父通過控魂術,留在她身體中的一道神念而已。

  要等著夏侯紫月被徹底控制以后,這道神念才能一點點成長,慢慢去壯大,變得越來越強。

  最終徹底占領夏侯紫月這具精神力天賦極高的身體。

  但在這之前,這道神念都是沒有多強的。

  可就算再弱,畢竟也是神通所凝聚出的東西,干掉一個小符篆師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白牧野身上并沒有多大的精神波動。

  他的符固然很厲害,但在這道神念看來,這就是一個螻蟻一般的小符篆師學徒罷了!

  這樣的螻蟻,它能輕易毀掉一百個!

  能輕而易舉的將這種小符篆師的精神識海攪得稀巴爛!

  可它做夢都想不到,本以為是一片池塘的精神識海,進來之后才發現,哪里是有池塘,那特么是一片汪洋大海!

  憑它這道意念這點力量,在這片大海中連特么一朵浪花都掀不起來。

  所以,在白牧野冷冷的給出那句回應之后,這道原本在夏侯紫月身上的神族意念,只剩下一個念頭——跑!

  不管跑到哪,哪怕跑出去就消散了,也不能讓這人吞噬了自己。

  一旦這道意念被吞噬,那么將會有很多秘密被這人知悉。

  可它想的挺好,但做起來,就太難了。

  還沒等這道意念有所行動呢,白牧野精神識海中便直接涌起一道滔天的精神力巨浪。

  直接將這道意念給拍進去。

  “等……”

  等你妹呀!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

  這一切,都只發生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

  從這道意念自夏侯紫月眉心沖出來,到它徹底被淹沒在白牧野精神識海中,前前后后,也就不到三秒鐘。

  白牧野打了個飽嗝。

  感覺特別撐得慌。

  這是?

  驚喜來的……好像有點突然呀。

  他的精神力居然漲了!

  不用儀器檢測,白牧野也能明顯感覺到。

  漲多少不知道,但一定是漲了!

  嘿……精神力這東西,還可以這樣增長嗎?

  在這一瞬間,仿佛有一扇大門,在白牧野面前被推開。

  他也一下子想到在黑域時,腦子里似乎曾經出現過這方面的知識,符篆師寶典上……好像是有相關記載。

  但內容他卻一點都想不起來。

  不過沒關系,想不起來是因為精神力被封印的緣故。

  等到現實中解開封印,再去學也不遲。

  這時候夏侯明已經沖到床邊,把女兒抱在懷里,一臉擔心的看著她的臉色。

  “嘿,別擔心,她沒事,但治療還沒完呢。”白牧野道。

  “她真的沒事嗎?”夏侯明看著白牧野的眼神中,充滿無助。

  “嗯,你先把她放下,我還得繼續。剛剛是發生了一點意外。”白牧野說道。

  夏侯明將女兒放下,看著女兒不舍的眼神,他安慰道:“別怕,爸爸在這。”

  夏侯紫月此刻已經虛弱得說不出話,但一雙眼卻始終看著自己父親。

  夏侯明這時才看向白牧野:“公子說的意外……”

  “沒什么,是一段寄生在她身體里的神族意念沖到了我腦子里,已經被干掉了,放心吧。”白牧野輕描淡寫的道。

  夏侯明:(°Д°)

  夏侯紫月:(Д)ノ

  爺倆表情差不多,夏侯明因為知道的東西比女兒多很多,只是單純的有點被震撼到了,特別驚訝。

  夏侯紫月卻是驚訝中帶著幾分不太相信。

  但回想起自己剛剛的狀態,她甚至有點懷疑她自己是不是有些精神分裂。

  那些話明明是她所想所說,可為什么卻跟現在的自己完全不一樣呢?

  所以,難道我的身體里,真的一直都住著另外一個人的思想?

  這讓夏侯紫月感覺到了無比的恐懼。

  她的眼神也瞬間映射出了她的心理活動。

  白牧野道:“別擔心,你會好起來。”

  說著,又是一張控制符拍過去。

  夏侯紫月又不能動也不能說了……雖然本來她也不能動也不能說。

  但還是有種特別無語的感覺。

  夏侯明也很無語,心說用這么小心么?

  但對白牧野來說,不小心也不行啊!

  天知道剛剛那種意念還有沒有?

  要是再冒出來一個……要是再冒出來一個那就太好了!

  冒出來十個八個的,是不是自己就成宗師了?

  白牧野一臉幻想。

  控制符、凈化符、除厄符繼續交替著使用。

  同時白牧野還打出了一些精神力補充符。

  一旁的夏侯明看得眼花繚亂。

  說實話,這些符篆,他一個都不認識。

  就算白牧野一張張排開,擺在他面前,他也一個都叫不出名字。

  知識就是力量啊!

  夏侯明心中充滿感慨。

  而此時的夏侯紫月臉上也沒有了之前那種強烈的痛苦神色。

  很顯然,那份痛苦,是剛剛那道神念帶給她的。

  白牧野開始喝藥了。

  沒辦法,精神力太低了點。

  只能通過精神藥劑不斷進行補充。這玩意兒在非戰斗時刻還是很有效的。

  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一直到深夜。

  五個小時過去。

  白牧野整個人都已經疲憊不堪。

  再怎么有精神藥劑補充,這樣連續作戰也是會累的。

  夏侯明始終沒動地方,但眼神中的擔憂卻漸漸消失了。

  因為夏侯紫月的狀態明顯在不斷回升當中。

  隨著白牧野最后一張除厄符打在她身上,夏侯紫月居然直接睡著了。

  小臉紅撲撲的,睡得十分安穩。

  白牧野終于長出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看著夏侯明笑道:“現在是我最虛弱的時候,你可要保護好我啊!”

  夏侯明目光閃爍了一下,然后苦笑道:“公子就別拿我尋開心了,我已經讓人準備了吃的,咱們邊吃邊聊吧。”

  “呵呵,好的。”白牧野笑著點點頭。

  夏侯明已經認命了。

  如果之前他就知道女兒是這種情況的話,估計未必能做出女兒病好就干掉白牧野的決定。

  他一直覺得女兒的病是她自己弄出來的,只要她自己愿意,肯定可以隨時搞得定。

  花三十個億請白牧野過來,就是為了要干掉他!

  現在他終于明白自己錯的有多離譜了,且不說他請了一尊送不走的神回來,他女兒的問題,也遠比他想象中可怕太多。

  夏侯明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看向白牧野的時候,白牧野很自覺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精神力高的人,酒量不行?”他有點奇怪。

  “你這是在罵人。”白牧野白了他一眼:“我就不信你之前沒調查過我精神力是多少。”

  “嘿……”夏侯明搖搖頭:“你要不說,我都忘了。一個精神力只有二十多的少年,居然能表現得如此神奇,真讓人有些難以置信啊。”

  “因為我是個天才。”白牧野認真且自然的說道。

  夏侯明一臉黑線,現在的孩子都這么不要臉嗎?

  夸自己都不帶臉紅的,如此自然。

  真是……羨慕啊!

  夏侯明端起酒杯,沖著白牧野道:“不管怎樣,今天都要感謝公子!這是大恩,夏侯將終生銘記于心。”

  “嗯,我以德報怨,的確值得你銘記。畢竟我這樣寬宏大量的人不多。”白牧野點點頭。

  夏侯明嘴角抽了抽,很想一杯酒潑他臉上。不過想想自己也是活該。

  如果不是你想弄死人家,人家會做出如此凌厲的反擊么?

  要怪就怪他這些年來對女兒的培養太失敗了,一心想著讓女兒永遠活在一個虛幻的單純世界里,最終釀成大禍。

  “小女這病,不會留下什么隱患吧?”夏侯明抿了一口酒,問道。

  “你放心,她不會有什么隱患的,我也犯不著用她這個人來威脅你。”白牧野說道。

  你沒拿我女兒威脅我?

  那神族是怎么回事兒?

  不過這種話他不可能說出口,那太白癡了。

  換他有這種機會,也絕不會放過!

  “對了公子,紫月她徹底恢復,需要幾個月?”夏侯明問道。

  “幾個月?”白牧野微微一怔,隨口說道:“今天就結束了啊!她現在已經沒問題了。只需要休息個幾天,她就會變得特別健康。”

  夏侯明目瞪口呆地看著白牧野:“可公子之前不是說……”

  “嗨,我說過的話多了,那時候不是想多讓你們家出點血嘛,幾個月的時間,沒有十幾二十個億,你們女兒的病是好不了的。”白牧野隨口說道。

  夏侯明再穩的人,此時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孫子太特么黑了!

  已經給了你三十個億的診金,你還要再黑我們十幾二十個億的符篆材料。

  “那如果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公子到時候是不是用我們家提供的材料制作出的符篆,一路打著我們的人,然后高高興興地回家?”夏侯明吐槽似的問道。

  “嘿,你看,我就說你老奸巨猾吧,這你都想到了,聰明!”白牧野豎起一根大拇指。

  媽的我就不該問!

  夏侯明端起酒杯,一仰脖,直接把這杯酒給喝了。

  啥都別說了,都在酒里了。

  再說下去,他怕他忍不住當場哭出來。

  “對了老夏……”

  老夏?

  夏侯明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是在叫他。

  從小到大,就沒人這么喊過他。

  但眼前這位就這么喊了……喊就喊吧,你高興就好。

  “嗯。”老夏點點頭。

  “你知不知道,你女兒她是個精神力天才?準確的說,應該算是頂級天才了,雖然沒到國寶級那個程度,但在麗明城,絕對是最頂級的。就算放眼整個飛仙,她這種天才也不會很多。”白牧野喝了口水,淡淡說道。

  “哈?”夏侯明筷子夾著一根青菜,吧嗒一聲掉在桌上,他卻渾然未覺。

  “開玩笑的吧?”他看了一眼掉在桌上那根青菜,把它夾起來,放到鋪好的餐巾紙上。又扯出一張餐巾紙,一邊在那認真擦桌子,一邊問道。

  “沒開玩笑,你還記得她最開始情緒激動的時候,整個房間的所有家具都在顫動那場景嗎?”白牧野看著夏侯明:“那不是神族搞出來的事情,而是你女兒強大的精神力影響的。”

  “不可能啊!她從小到大,不知測試過多少回,而且之前我懷疑她自己弄的詛咒在身上,也找過不少厲害的符篆師暗中觀察。無論是各種儀器,還是那些符篆師,都給了我相同的答案。說紫月是個普通人,完全沒什么精神天賦。”

  “那是你找的那些人不行。”白牧野淡淡說道:“什么叫厲害的符篆師?宗師?大宗師?還是神符師?”

  夏侯明:“……”

  我特么上哪找宗師級符篆師去?

  高級符篆師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好嗎?

  貌似公子您,也只是一個初級符篆師吧?

  “總之我告訴你了,你女兒的精神力很強大,遠超同齡人。要不要讓她學習符篆術,你自己看著辦。但我覺得,您這樣培養她肯定是有問題的。”白牧野邊吃邊道。

  超級富豪家的晚宴也沒有什么特殊的,只不過食材很好,由人類大廚親自下廚做出來的。味道挺不錯,比較對白牧野的口味。

  “她怎么可能精神力天賦超高?”夏侯明依然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你們家里面,祖上沒有精神力特別高的符篆師嗎?”白牧野看著他問道。

  夏侯明搖搖頭:“遠古時代的祖上闊過,到了近代,早成了小門小戶。到我太爺爺那輩還都很普通。我爺爺的靈力天賦不錯,小時候也算是遇到貴人……其實就是組織上的一個小頭目。當初看好我爺爺,對他加以培養,慢慢有了一點地位。后來在一次戰斗中,我爺爺不幸被殺。因為積累了不少功勞,我父親就被吸入進了組織。”

  夏侯明的父親比他爺爺更優秀,進入組織之后,很快便晉升為麗明城一個大區首領。

  他們家族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了真正的發跡之路。

  “其實黑色產業也沒有外面人想的那么可怕,怎么說呢,無非就是那些產業,青樓是消息最靈通的地方,賭場是來錢最快的,坑人的是高利貸,但最坑人的則是賭場里面放高利貸!”

  夏侯明說著,看了一眼白牧野:“我已經叫人把李楠楠那筆錢還了回去,并且給了她三倍收益。”

  “什么時候的事兒?”白牧野微微一怔。

  “下午,你給紫月治療的時候,我讓人去辦的。”夏侯明說道。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你們的產業當中,沒有另一塊嗎?”

  “你是說……致幻劑那些東西?”夏侯明搖搖頭:“那個東西我們從來不碰,而且遇到別人在我們地盤上做,也會被我們驅逐出去。”

  “公子既然掌握著比我還多的資料,就應該很清楚,這是一個存世很久的古老組織。其實最早期組織只經營兩種產業,一種是青樓,一種是賭場。高利貸這個……還是齊王殿下上來之后才有的。”

  “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白牧野搖搖頭說道。

  夏侯明點點頭:“公子這話倒是沒說錯,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經營的這些產業,從來不會主動去找人,都是人找我們。”

  “是啊,所以我才說,你們做的這些事情,就算你們不做,也會有別人來做。”白牧野點點頭。

  說著,白牧野看著夏侯明問道:“關于未來,你有什么打算?我想聽聽。”

  兩人在餐廳這里,聊到很晚。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起來吃早餐的時候,看見夏侯紫月已經出來,正坐在餐桌前等著。

  “你起來啦?”夏侯紫月沖他甜甜一笑。

  “感覺怎么樣?”白牧野笑著問道。

  一旁的杜朵兒微笑著道:“她呀,都夸了你一早晨了!”

  “朵兒姐!”夏侯紫月有些害羞的嗔了一句,然后臉色微紅:“我說的那些是事實,不叫夸。”

  杜朵兒雖然被白牧野指定為跟班,但其實這些天來她都很少能見到白牧野的影子。

  他基本上就是躲在書房里畫符畫符畫符,還不允許人打擾。

  原以為這是個不錯的差事,沒事可以看看大帥哥,還能賞心悅目。

  結果卻是她一個人獨守空房……呸呸呸,是她一個人呆在客廳里,一天天見不到白牧野人影。

  至于夏侯明跟白牧野之間的交鋒,夏侯明之前對白牧野的那些算計,她是完全不知道的。

  在杜朵兒眼中,夏侯總裁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超級商人,霸道總裁。

  儒雅英俊,沉穩大氣。

  關鍵是超有錢。

  這種中年大叔對杜朵兒這年紀的年輕女性來說,殺傷力簡直是滿值的。

  只可惜夏侯明大總裁眼睛里除了老婆就是女兒,根本容不下別人。

  哪怕是夏侯明的隨身助理,杜朵兒也是半點機會都不曾有過的。

  所以杜朵兒也早早的熄了那種心思。

  這樣其實也挺好。

  靠能力吃飯,總好過靠臉。

  吃過早餐之后,杜朵兒看出夏侯紫月有話想跟白牧野說,很識相的離開了餐廳。

  夏侯紫月看著白牧野,輕聲道:“是不是我好了,你就要走了?”

  白牧野點點頭。

  “我能感覺到我爸爸對你的態度跟之前不一樣。”夏侯紫月看著白牧野:“你們是不是暗中達成了什么交易?”

  是暗中達成了一個交易,但那交易你永遠都想象不到!

  看著一臉單純的夏侯紫月,白牧野嘿嘿笑道:“你爹把你賣給我了。”

  夏侯紫月抬起頭,一臉驚喜地看著白牧野:“真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