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章 我是你爸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數日后,夏侯紫月醒來。

  首先映入她眼簾的人便是她的父親。

  “月兒,你醒了?”夏侯明沖她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在這一瞬間,夏侯紫月多少有些恍惚,她仿佛回到了小時候,父親帶著她到處去玩的場景。

  只是最近這些年,她愈發的討厭家里面的每一個人。

  任何人對她主動示好,都會被她當成是別有用心的算計。

  一群能在自己家里面瘋狂裝監聽設備的人,怎么可能是好人!

  她卻不知道,那些監聽設備,雖然是他父親下令安裝的,但那絕非他父親的本意。

  其掌控權,也并不在她父親手中。

  是那個神秘組織的一個單獨部門在負責!

  不裝?

  可以呀。

  你對組織不忠誠!

  你的心里面有別的念頭!

  你有背叛組織的可能。

  這種人,組織不但不會重用,反而會用各種手段清理掉。

  至于清理的過程,不說也罷。

  這些事情,夏侯明永遠都不會給自己女兒講。

  他寧愿夏侯紫月怪他怨他。

  因為他只希望女兒能一輩子都開心快樂地活著。

  在監控部門的人看來,夏侯紫月知道的事情非常少,最多也就知道一點自家人干的那些事兒沒那么光明正大。

  這根本沒什么大不了。

  當然,夏侯紫月在網絡上可以呼風喚雨這件事,他們是不知道的。

  夏侯明也不知道,但他也不在意這些。

  反正總有一天,他女兒會出嫁,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子,也不會有人在意她。

  那么她這一生,都是幸福的。

  哪怕有朝一日,夏侯家出問題了,也不會有人找到她那里,去追究她的責任。

  殺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對他們這個組織來說,是沒有意義的。

  “爸,你的白頭發,怎么好像又多了?”

  也許是沉睡了這么多天,也許之前跟白牧野的交流有些觸動了她,也或許是白牧野對她老師的質疑,讓她那顆純凈的、沒有任何閱歷的心有些松動。

  總之在這一刻,她忽然發現,不知不覺間,父親好像變老了。

  這讓她心里突然感覺很難過。

  夏侯明柔和的看著自己女兒,微笑著說道:“爸是少白頭,這玩意兒是基因導致的,呵呵,什么變老了,爸爸年輕著呢!”

  “爸,那些事兒,咱不干不行嗎?正正當當做些生意,不可以嗎?”夏侯紫月眼圈微紅的看著自己父親,聲音輕柔地道。

  “雖然爸爸很想答應你,但已經晚啦,咱家已經陷入得太深了!沒辦法抽身了。”夏侯明深深看著自己女兒,說道:“但爸可以答應你,不去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真的嗎?”夏侯紫月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父親。

  突然間她皺起眉頭,表情瞬間變得冷漠起來,冷笑道:“呵呵,成年人真是虛偽,說來說去,還不是無法舍棄那些利益?”

  夏侯明想到白牧野跟他說過的話,心中忍不住嘆息,人家的確是沒騙他。

  他女兒現在的這種狀態,明顯就是不對勁。

  可惜之前因為眼界不夠,加上根本沒往那方面去想,根本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情。

  “寶貝女兒,你心中若是有怨氣,想罵就罵吧,爸不生氣。”夏侯明一邊說著,一邊輕輕按了一下通訊器,打給了白牧野。

  夏侯紫月沒有注意到父親的動作,只是躺在床上冷笑道:“你還有臉生氣?想想你們這些年做的那些事情吧,我都替你們感到羞恥!太不要臉了……”

  白牧野接到夏侯明傳訊的時候,正在畫符。

  哪怕通訊器輕輕震動一下,都完全沒有打擾到他的思路。

  當最后一筆落下之后,他才看了一眼通訊器,然后坐在那,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終于差不多了!

  經過這么多天的努力,他在現實中掌握的這些符篆術,已經相當華麗了。

  輔助系——

  精神力補充(上品)

  靈力補充(上品)

  增強攻擊(中品)

  被動激活防御(上品)

  防御(中品)

  速度(上品)

  力量(上品)

  敏捷(上品)

  耐力(上品)

  凈化(上品)

  控制詛咒系——

  控制符(上品)

  劇毒(中品)

  遲緩(中品)

  衰弱(中品)

  衰老(中品)

  攻擊系——

  劍符(下品)

  醫術類——

  除厄(下品)

  這里面,攻擊型符篆術白牧野只修煉了劍符這一種。

  攻擊型符篆術中,真正威力強大的是那些元素類的符篆術。

  但在小白目前這種狀態下,他能修煉的最好的攻擊型符篆術,就只有劍符了。

  其實劍符也一點都不弱!

  符篆師寶典里面就沒有弱的符篆術。

  小白的劍符跟穆錫的三劍符也有著根本上的區別。

  這種劍符可以跟隨白牧野的境界,一路往上提升。哪怕有朝一日白牧野成了神符師,那他的劍符自然也就成了神級劍符!

  而穆錫修煉的三劍符就差得太遠了,那不過是一種中級符篆術。

  也就現在這時候,面對境界不高的對手有奇效。真遇到宗師級強者,三劍符根本就傷不著人家。

  因為它的品質,哪怕提升到最高,也不過是中品。

  將來穆錫就算成了高級符篆師,三劍符的威力,也永遠達不到高級。

  財法侶地。

  這就是“法”的厲害之處!

  所以就算白牧野以后也不學其他攻擊型符篆術了,就只修煉劍符這一種。

  只要他封印解開,他的劍符也足以成為令人頭皮發麻的大殺器!

  沒人敢輕視。

  只是想要提升劍符的品質,也想當困難。

  用千錘百煉來形容不為過。

  哪怕是白牧野,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就將它提升到更高品質。

  能夠達到下品,已經讓他心滿意足。

  除了劍符之外,最大的一個收獲,就是醫術類的符篆術“除厄”了。

  如今這世上絕大多數疾病都已經被消滅掉,剩下那些疾病,也大多可以通過人工智能醫生來解決。

  所以醫院和醫生,在這個時代已經非常稀少。

  只有一些特殊的病癥,才可能會到醫院,通過經驗豐富的醫生來診治。

  當下這種文明程度,疾病種類雖然依舊有很多,但基本上不會成為困擾人類發展的桎梏。

  符醫的存在,主要針對的是更加離奇的那些病癥。

  比如孫恒身上的烈火之毒,比如夏侯紫月中的控魂術。

  這些病癥,是現代醫學根本沒有辦法解決的。

  如果夏侯紫月中的是詛咒,那么白牧野的凈化術就可以將其解決。

  可她中的是控魂術!

  那就只能通過除厄這種符篆術來解決。

  醫術類的符篆數量并不算多,而且大部分都需要有極高精神力才能制作。

  “除厄”基本上是白牧野目前能夠解決夏侯紫月問題的最佳選擇。

  他站起身,從桌子上拿起一沓“除厄”符篆,溜溜達達走向夏侯紫月居住的那棟小樓。

  這邊的莊園整個都是夏侯紫月的,除了夏侯明偶爾會住在這里之外,沒有其他夏侯家的人會踏足這里。

  白牧野跟姚謙是唯二進入這莊園的外人。

  來到夏侯紫月這里,白牧野剛到樓下的客廳,便聽見樓上傳來夏侯紫月冷厲的咒罵聲。

  上樓。

  推開夏侯紫月的房門。

  看見滿頭花白頭發的夏侯明坐在房間的單人沙發上。

  見白牧野來了,夏侯明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緊張,站起身道:“白公子,我先出去吧。”

  “不用。”白牧野搖搖頭,目光轉向夏侯紫月,突然揚了揚手里的除厄符。

  微微一笑,道:“紫月姐,我來給你治病了。”

  “你滾!”夏侯紫月在看見白牧野手中符篆那一瞬間,整個人身上的氣質瞬間大變。

  之前那種空靈、安靜……渾身充滿生命氣息的少女全然消失不見。

  此刻的她,反倒像是一個中了邪術被人控制的妖物。

  甚至從床上直接坐起來,雙臂一揚,整個房間里面的所有東西都在瘋狂顫動。

  夏侯明悚然一驚,當場就站起身來,他有點被嚇到了!

  自己女兒……怎么可能擁有這種能力?

  他倒是沒往別處去想,只當夏侯紫月此刻已經被神族所控制。

  在一旁急的直跳腳,大聲道:“公子,你救救我女兒,救救我女兒!”

  “你閉嘴!”夏侯紫月尖叫著。

  然后怒視著白牧野,一雙眼中露出濃濃的怨念之色。

  “滾啊!不滾我就殺了你!”

  一張符,在她身上炸開。

  夏侯紫月當場失去平衡到下午,靠坐在床頭動彈不得。

  初級上品控制符!

  這東西簡直太好用了。

  小姐姐當場就不能說話了,想叫破喉嚨都不行。

  上品控制符,沉默技能激活!

  尖叫啊,咆哮啊!

  說不出話來了吧?

  白牧野心中恨極了夏侯紫月背后那個“師父”。

  該死的神族!

  控魂術這種手段,也只有精通各種神通的神族才會擁有。

  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

  那便是人神混血。

  這種人一旦覺醒了血脈中關于神族那部分的力量,同樣可以擁有各種神通。

  白牧野其實并不能百分之百確定試圖控制夏侯紫月的那位“師父”,到底是神族還是人神混血。

  大漂亮只能鎖定對方的身份識別碼,并不敢貿然去攻擊對方的個人智腦。

  怕打草驚蛇。

  換做任何人,對這種事情都會很敏感的。

  尤其在那人心里面存著不可告人目的的情況下。

  更是不能輕舉妄動。

  不過白牧野就是一口咬定對方是神族,夏侯明完全不敢爭辯。

  哪怕他也能想到人神混血這塊,他也不敢去賭啊!

  萬一就是個真正的神族呢?

  就算是人神混血,那也不行啊!

  你見過幾個光明正大行走世間的人神混血?

  那種人哪怕心向人類這一邊,但只要被公開身份,又會有多少人愿意相信呢?

  此時此刻夏侯紫月的種種表現,完全坐實了跟她聯系那人,就是神族的事實。

  也從根本上徹底斷送了夏侯明心中的最后一絲念想。

  從今以后,自己和整個夏侯家,就綁在這少年的身上了。

  夏侯紫月雖然不能動也不能說話,但她的身體卻在不斷顫動著。

  她的精神力有點高得可怕!

  如果不是她沒有系統的學習過符篆師領域的知識,如果不是小白的控制符達到了上品,想要控她怕是沒有那么容易。

  控制符的時效性并沒有增強,依然是一秒多。

  但架不住多啊!

  白牧野一張一張控制符拍在夏侯紫月身上。

  他并沒有第一時間拍出除厄符,還是要等到夏侯紫月的狀態穩定下來再說。

  但他利用間歇,拍了幾張凈化符出來。

  初級上品凈化符,威力要比當日在孫家給孫恒治病時候更大很多。

  幾張凈化符一出,夏侯紫月的狀態頓時大大好轉。

  她的一雙眼中,開始出現茫然之色。

  這個轉變,一旁的夏侯明是看在眼中的。

  他終于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吐沫。

  嗓子太干了!

  沒人知道剛剛那一瞬間他有多緊張。

  心都快要從嗓子眼里跳出去了。

  還好還好,女兒終于平靜下來了。

  不過白牧野絲毫沒有放松對夏侯紫月的控制。

  她中控魂術已經太深了!

  盡管資料上有所記載,說什么時候她一睡不醒,才是真正被徹底控制。

  但萬一呢?

  萬一那神族有所察覺,不惜毀了夏侯紫月這個傀儡也要跟他們來個魚死網破呢?

  所以小白特別謹慎,管你是不是恢復正常了呢。

  反正不能動的人才是最安全的。

  終于,夏侯紫月完全平靜下來,她此刻是靠坐在床頭的,面對著白牧野。

  一雙純凈的眸子里,露出疑惑的眼神。

  大概是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而且眼神里多少帶著幾分委屈。

  白牧野不為所動,你又不是我小媳婦,干嘛跟你解釋那么多?

  一張除厄符,終于被白牧野祭出。

  高級材料制成的除厄符,本身就有加成的功效,所以哪怕是初級下品,但這種符篆一出,夏侯紫月還是第一時間給出了強烈的反應。

  她的身體猛的一顫!

  一雙眼中露出痛苦神色。

  這……

  原本已經坐下的夏侯明忍不住站起身,搓著手,想說什么又不敢說的樣子,更不敢打擾到白牧野。

  只能在原地不斷的深呼吸。

  在夏侯紫月的角度,是可以看見父親臉上表情和動作的。

  她有些微微愣住。

  接著,第二張除厄符在她身上炸開。

  夏侯紫月的身體再次像是痙攣一樣顫抖了幾下,眼里的痛苦之色更重了。

  但她的眼睛,卻始終盯著自己的父親。

  夏侯明也看著自己女兒。

  淚水一下子沒忍住,順著眼角流淌下來。

  太心疼了!

  他不知道也沒辦法想象女兒在這一瞬間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哪怕只有一絲絲,他也是心疼的。

  正常情況下,疼還能喊兩聲減輕一點痛苦,可紫月現在是一點聲音都發不出。

  夏侯紫月呆呆的看著自己父親眼里流淌出來的淚水。

  換做之前,她也會難過,但更多的,可能會去想:這是鱷魚的眼淚!

  他喜歡我,更多是因為他喜歡自己的女兒,而不是因為我!

  這些東西,都是這些年來,她那位好師父一點點灌輸給她的。

  她之前也全盤接受了,也徹底被洗腦了。

  可當她因為白牧野的除厄符而出現強烈疼痛反應時,再看他父親控制不住的淚水,她的心……仿佛被什么東西狠狠撞擊了一下!

  特別疼!

  特別難過!

  遠比除厄符給她帶來的疼痛更加強烈!

  以至于在這一刻,當接下來的除厄符打在她身上的時候,她甚至感覺不到疼了。

  她的心完全被一種已經遺忘很久的莫名情緒所取代。

  控制符,能控住人的行動,上品控制符,還能控制住聲音。

  但它控不住淚水的滑落。

  夏侯紫月哭了。

  不是疼哭的,而是因為她父親落淚了。

  她也特別特別難過。

  如果她現在能動,能說話,一定會站起身,去給父親擦擦眼淚,然后輕輕抱抱他,告訴他:爸爸,我錯了,你別哭,我不疼。

  可是她不能動,不能說話,說以她只能不斷的流淚。

  不斷的流。

  白牧野看著這一幕,心中怎能不動容?

  盡管他依然面色平靜的不斷出符。

  控制符、凈化符和除厄符交替。

  但他心里面,卻有種特別特別羨慕的感覺。

  有爸爸疼愛的孩子真幸福。

  哪怕身體承受那么大的痛苦,都能輕易的忘記。

  所以這世上,最強大的武器,其實是感情,是愛吧?

  當第十九張除厄符在夏侯紫月身上炸開的一瞬間,夏侯紫月驟然雙目赤紅。

  如同瓷娃娃般白皙的皮膚上,瞬間一片血紅。

  一道道灰色紋路遍布在那血色當中!

  看上去觸目驚心!

  給人的感覺,仿佛她隨時可能爆掉一般!

  夏侯明大驚失色,緊張到極致,又不敢發出聲音。

  雙手死死攥著,身體都有些微微顫抖。

  在這一刻,他身上完全沒有半點麗明城超級富豪的氣質。

  只是一個擔心女兒安危卻又什么都做不了的可憐父親。

  一道光!

  霍地順著夏侯紫月眉心射出。

  接著,一道冰冷至極的神念,剎那間刺入白牧野精神識海。

  這一切來得太快,以至于白牧野根本就來不及做出半點反應。

  凄厲的聲音尖叫著,咆哮著,在白牧野精神識海中瘋狂回蕩。

  “你是什么東西?竟敢破壞我的娃娃?我要弄死你!”

  白牧野的身體,出現了剎那間的僵直。

  他的符篆……也暫時中斷了。

  但夏侯紫月身上的血紅色,也在飛速消退,眨眼間便恢復了正常顏色。

  她的一雙眼,也漸漸恢復了清明,只是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的虛弱,哪怕靠在墻頭都坐不住,軟軟的倒在床上。

  卻堅持著,努力用微弱的聲音喊了一聲:“爸……”

  白牧野在自己精神識海中,用意念好奇問道:“你是神族?”

  “我要弄死你!”

  那聲音尖銳刺耳,然后開始瘋狂在白牧野精神識海中施虐。

  但下一刻,那充滿怨念的聲音變得無比驚恐起來。

  “你你你……你特么是什么玩意兒?”

  這時候正好夏侯紫月費盡全身力氣叫了一聲爸,于是白牧野在精神識海中溫和回應了一句。

  “我是你爸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