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八章 蛇吞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是個講究人兒,公私分明!”白牧野強調了一句。

  夏侯明抬起頭,目光復雜地看著白牧野。

  此時此刻,他的心已經徹底亂了,只是多年居移氣養移體,那種底蘊猶在,強撐著呢。

  我們的家族……怎么可能跟神族扯上關系?

  媽的神族不是都特別厲害嗎?

  你們去干皇族子弟去啊!

  他們是不是吃飽了撐的?

  我女兒很優秀嗎?

  一個弱不禁風單純可愛的善良小姑娘,你們得多畜生才會欺負到她頭上?

  而且——

  為什么要被這小畜生給發現了?

  為什么呀?

  夏侯明憋悶到想吐血。

  他也已經做好了被白牧野獅子大開口敲詐勒索的準備。

  剛剛他的幾個心腹手下接連給他發來消息,他連看都沒看。

  這該死的小王八蛋,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他到底是誰?

  這是個妖孽!

  是個魔鬼!

  長的特別帥?

  好吧這個不重要。

  智商極高!

  瘋狂!

  又極為冷靜理智。

  他膽大包天,臉皮厚……媽的其實就是不要臉!

  他絕對是個瘋子!

  心里什么都明白,并且提前拿話把他想說的都堵死了!

  張口便敲詐一位實權親王一千個億,這不是瘋子是什么?

  那錢就算真給你了,你有命花嗎?

  但這些念頭,都只是在夏侯明腦海中一閃而過。

  此刻他心里面,已經完全被兩個字所占據——神族!

  自己的女兒,怎么可能跟一個神族扯上了關系?

  這小子是不是在騙我?

  網上亂七八糟的消息也很多,那些消息說不定不是真的呢。

  哪怕到現在,夏侯明的內心深處,依然存在著那么一絲僥幸的念頭。

  白牧野看著目光陰晴不定的夏侯明,忽然笑笑“其實像你這種壞人,完全想得到解決辦法嘛,是吧?”

  夏侯明微微一怔,隨即勃然大怒“你放屁!”

  “放松點,別緊張,我都什么也沒說呢,干嘛罵人呀?”白牧野撇撇嘴,有點不高興。

  夏侯明特想罵娘,這特么能放松得起來嗎?

  還有你這小王八蛋想說的不就是我只要殺了我女兒就一了百了嗎?放你娘的屁!老子殺光所有知情者也不會殺自己的女兒!那他媽就不是人干的事兒!混賬東西,該死!

  看著夏侯明的反應,白牧野終于放心了,不用召喚大宗師立即現身了!

  這果然不是一個畜生,自己沒看錯。

  不然真的會有點麻煩,因為這是唯一的漏洞!

  很好,夏侯先生這個有節操的壞人自己幫著堵上了。

  “你說吧,要什么我都給。”夏侯明看著白牧野,沉聲道。

  白牧野笑得非常溫和“之前談診金的時候,知道為什么我把價格提了三倍嗎?”

  夏侯明有些遲緩地抬起頭,微微皺眉,然后像是想到什么。

  這小子既然連他們老底都給掀起來了,還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你是說,你那合伙人老婆的那筆理財金?”

  “夏侯先生果然很聰明。”

  白牧野夸獎了一句,“那筆錢,被你那好侄子洗的干干凈凈,流進了你們身邊某個人的賬戶里,最后進了你那英明神武的城主兄長口袋,是這樣吧?”

  夏侯明嘆了口氣,輕輕點點頭。

  事已至此,否認這個真的沒必要。

  “吐出來,三倍。”白牧野道。

  “好!”夏侯明當即點頭。

  那不是一筆小錢,但對整個夏侯家生死存亡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我當時要了三倍的診金,就是這個原因。只是那會兒我還真不知道,你們家居然這么厲害,跟神族都扯得上關系。”白牧野嘖嘖贊嘆。

  “我們家跟神族沒關系!”

  夏侯明低吼了一聲,他抬起頭,一臉認真看著白牧野“我們家族,也曾無比榮耀!從銀河系的古老時代開始,出過很多名動天下的大人物!八千年前那場戰爭中,也有很多先祖流血犧牲。不要以為只有你們痛恨神族,那同樣是我們的仇敵!”

  “那是全人類的仇敵。”白牧野淡淡說道。

  夏侯明發泄了幾句,情緒漸漸穩定下來,看著白牧野“白公子有什么要求,就繼續說吧。只要能給小女的病治好,只要能保守這個秘密,什么條件都可以提。”

  “沒了。”白牧野微笑。

  “反正只要不是……”夏侯明下意識地說著,然后猛地抬起頭,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白牧野“你說什么?”

  “我說,沒了。”白牧野聳聳肩“我要求你們給我準備的符篆材料,你們準備了;我要求預付一半,你們付了;我要求三十個億,你們也答應了。你們做得很好嘛,我這人特別有節操,從不會厚著臉皮強人所難,所以,沒了。”

  夏侯明整個人都有些懵了,坐在那,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拿著那根一直沒抽的雪茄,無意識的在手里面摩挲著。

  半晌,他抬起頭,慘笑道“白公子,您還是提點要求吧。”

  “怎么?怕我胃口太大?”白牧野笑著問道。

  夏侯明沉默著,沒回答。

  事實如此,他不是一個普通人,更不是一個小孩子。

  沒那么天真!

  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家族生死存亡的命脈都握在對方手里,對方卻什么要求都不提,這合理嗎?

  “那我就繼續說兩句啊……你看,正常情況下,你捂不住這個蓋子,所以回頭必須由你匯報上去。”

  白牧野看著夏侯明,表情誠懇到夏侯明真想一刀捅死他。

  “不管我究竟是怎么知道這些秘密的,但對齊王來說,這一定是你們夏侯家辦事不利!”

  “你們掌管著麗明城以及麗明城下面的三級城市,結果就在你們的勢力范圍內,出了這么大的事情。”

  白牧野笑了笑“等這件事暫告一個段落的時候,你覺得齊王會放過你們嗎?”

  看著一臉輕松的白牧野,夏侯明心情無比復雜。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毫不猶豫殺了這個少年,如果那樣能夠一了百了,他一定會這么干。

  哪怕同歸于盡,他夏侯明都不帶皺一下眉頭的!

  可是不行啊!

  這就是一個恐怖的年輕妖孽,簡直太嚇人了!

  白牧野現在說的這些,他當然早就想到。

  但這根本不算什么事兒!

  一千億……他自己就解決了!

  這筆巨額資金的確會讓現在的夏侯家族傾家蕩產。

  但最多也不過就是破產罷了。

  只要人在,總有機會東山再起!

  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這件事現在就傳到王爺耳朵里的。

  不就是要一千億嗎?

  沒關系啊,我夏侯家來出!

  他甚至不會讓這件事出了麗明城,決不能給上面那些人溜須拍馬地機會!

  到時候,他家族出了這么大的事兒,受了這么大的委屈。

  上面會一點補償都沒有嗎?

  肯定是不會的!

  到時候他只需要往上面透露出一點消息,比如說——

  我們夏侯家之所以拿一千億來擺平這件事,是因為白牧野不知從哪聽說我們組織跟王爺有關,為了王爺的清譽……

  你看,這就夠了啊!

  到時候有無數人會爭著搶著去殺白牧野滅口!

  也會有無數人爭著搶著給他夏侯家補償!

  因為將來這件事,早晚還是要傳到王爺耳朵里的。

  到那時,他夏侯家在王爺心目中,又是什么地位?

  為了王爺,寧可自己受委屈,寧可傾家蕩產,也要保守秘密!

  什么是功勞?

  這才是!

  而且這是天大的功勞!

  如果事情真的這么簡單就好了。

  一個小屁孩,怎么能斗得過他這種老家伙?

  可為什么偏偏……我那寶貝姑娘……會跟神族扯上關系?

  剛剛他看到的那些資料,跟他女兒這些年的反應一一對照,特么完全一致!

  他不是一個容易輕信別人的人,可他自己的女兒,還有誰比他更了解的?

  所以他知道,白牧野說的是真的!

  什么叫功虧一簣?

  什么叫雪山崩塌?

  夏侯明現在算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白牧野說得特別清楚,他心中也無比明白。

  一旦這件事傳到網上去,不用全網公布,哪怕只在麗明城傳出去,他們整個家族……也徹底廢了!

  那些痕跡,抹都抹不掉!

  說他女兒也是受害者?

  誰信?

  控魂術這東西若非自愿,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嘿,麗明城夏侯家小姐自愿獻身神族……這簡直可以轟動天下啊!

  都不用上面的人動手,麗明城數億憤怒的人,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他夏侯家所有人!

  所以想要解決這件事,根源就在這少年身上。只要他不說,這件事,就還有一線生機。

  整個夏侯家的命運,就在人家手中掌控!

  他為何什么都不要?

  要用得著要嗎?

  這明擺的,就是要蛇吞象。

  大象還得自己把自己剁吧剁吧,得小心翼翼地喂,生怕蛇脹死了……

  夏侯明的腦子飛速轉動著,他什么都明白。

  只是不甘心吶!

  這么多年的努力,一夜之間,付諸東流。

  誰比夏侯紫月更坑爹?

  “白公子,求您,救我夏侯家一命,我代表麗明城夏侯家,愿歸附公子,從此鞍前馬后,為公子效犬馬之勞。”

  夏侯明心里面重重嘆息一聲,從沙發上站起身,作勢要跪。

  白牧野坐在那,平靜看著他,沒攔著。

  夏侯明“……”

  到現在這一刻,他徹底明白了人家這盤棋下得有多大!

  反制的有多狠。

  什么敲詐齊王一千個億?

  狗屁!

  他特么這是要敲詐他麗明城夏侯家全族!

  他一個小屁孩瘋了敢去招惹齊王?

  虧自己之前還不斷嘲笑人家。

  他媽的,我夏侯明才是那個真正的大白癡啊!

  不甘心?

  不服氣?

  甘心才怪,服氣個鬼啊!

  可命根子在人手上,不甘心又能怎樣?不服氣又能如何?

  夏侯明在這一刻,萬念俱灰。

  什么悔不當初啊,什么有眼不識泰山啊……什么念頭都沒了。

  雙膝一軟,就要跪在白牧野面前。

  “行了,你好歹也是一方霸主,那么大歲數人了。這種流于表面的惺惺作態,就免了了。當然,如果你特別佩服我,特別想跪,那我也攔不住,畢竟我沒你力氣大。”

  夏侯明“……”

  他站在那里,看著白牧野,捉摸著要是自己不顧一切,直接打死他行不行?

  “哎,行了行了,就這么著吧。我這么年輕,你真跪我還怕折壽呢,最怕你們大人玩這一套。而且說實話,你們這個家族,我事前是了解過的。你們雖然沒有一個是好人,但你們做事,一直以來還算是馬馬虎虎吧。至少比起王二麻子之流,你們要強太多!”

  夏侯明嘴角抽搐兩下“這算是夸獎嗎?”

  白牧野看著夏侯明“還是先想想……先怎么利用好這件事,給你們的老大齊王來個狠的。”

  夏侯明嘆了口氣,悶悶地道“您跟齊王有仇?”

  “仇?”白牧野笑笑“我能信你嗎?”

  夏侯明“那您還是別說了。”

  “不,還是說說吧,免得以后你被嚇到。”白牧野一臉微笑的點點頭“對,有仇!深仇大恨呢。不死不休那種。”

  夏侯明“……”

  我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嗎?

  跟齊王對抗?

  這跟夏侯家和神族有關聯有很大區別嗎?

  或許有點,但真的不大啊!

  他腦子里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這是對夏侯家這些年所作所為的報應嗎?

  這少年他是徹底看不透了!

  他本以為人家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看似沖著齊王去的,實則劍指他夏侯家。

  結果人家吞他夏侯家是真的,沖著齊王去……也他媽是真的!

  就是這么莽!

  就是如此狂野!

  我這到底攤上一個什么樣的主子?

  我這什么命啊?

  我還能反悔嗎?

  真他媽后悔啊!

  早知道這是個妖孽,是個禍根,我為什么要去招惹他?

  雖然現在想什么后悔之類的事情,已經晚了,沒有意義。

  后悔這種情緒也是一直以來他最唾棄的,但是還是要說!

  真他媽后悔!

  悔死老子了!

  “你們之前是怎么安排的?我治好你女兒之后,你們的人會在返程路上截殺我,對吧?”白牧野突然轉移了話題。

  夏侯明有些呆滯的搖搖頭,然后深吸一口氣“就在這里。”

  “嗯?”白牧野微微皺眉。

  “您說的那個,是明面上的第一方案,這種通常是第一選擇,而且會通過我們內部網絡進行傳遞。想必公子得到的,也正是這個消息。”夏侯明嘆息著說道。

  想想之前設局坑人家時候的談笑風生,那種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淡然。現在想想,自己就跟個笑話似的。

  夏侯明看著白牧野“但我們真正實施的,幾乎從來都不會是第一方案。而是第二甚至第三方案,這種我們會用最古老的方式去傳遞。因為內網固然安全,但網絡天才太多了,誰知道會不會出現意外?比如這一次。”

  夏侯明說著,臉上表情更加苦澀。

  “最古老的方式?”白牧野有些疑惑。

  “書信。”夏侯明說道。

  看吧,這個世界沒有傻瓜!

  當你認為自己已經掌控了全局的時候,依然會有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所以誰都別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聰明的人!

  百密一疏,永遠會有你預想不到的狀況發生。

  “厲害!”白牧野由衷贊了一句,隨即問道“不過為什么是在你家?”

  “原因很簡單。”

  夏侯明似乎緩過來一點了,語速也變得稍微正常一些“最近這些年,麗明城這邊的組織里,以及我們家族內部,出現了一大批心思各異的人,我之前就打算利用這個機會,清理掉他們……”

  白牧野倒吸了一口涼氣,沖自家人下手?感情您就對自己姑娘好啊!

  真狠啊!

  這樣一來,會給人一種夏侯家傷亡慘重的感覺——

  在付出巨大代價之后,終于干掉了給組織帶來巨大損失的人。

  不得不說,這種手段,很多人就算能想到,也絕不會輕易使用。

  太狠辣了!

  這能算是狗咬狗一嘴毛嗎?

  好像可以哎。

  白牧野點點頭“那行,那就繼續按照這個劇本來……”

  夏侯明微微皺眉“繼續這么來?”

  “對,繼續這么來,這樣可以把你們摘出去。”白牧野道。

  “謝公子體諒。”夏侯明心下嘆息,心服口服,無話可說。

  “對了,你們組織要對付我,沒有太高層次的人知道吧?”

  夏侯明搖搖頭“本來是沒有的,我知道就足夠了,我那時候的想法,就是干掉公子。”

  白牧野笑容滿面(^^)

  笑個屁啊!

  夏侯明瞥了白牧野一眼,咽了兩口吐沫,不然他怕不小心吐到白牧野臉上去。

  緩了半天,才道“這次下決定要殺公子的人,是一級主城白岳城那邊的組織首領。”

  白岳,飛仙三十六座一級主城之一。

  白岳城的組織首領,地位已經相當高。

  是他們這個組織在飛仙星的三十六個長老之一。

  百花城出事,首當其沖的責任人自然在麗明城這邊。但真正要擔負領導責任的,卻是白岳城那位長老。

  這種事情,趙璐是不可能讓它上飛仙議會的。

  大家都一樣,如果不是沒捂住,夏侯明也不會讓這件事傳到白岳城那邊去!

  上百億的損失雖然很大,但他們還是能拿得出來的。

  一旦傳出去,固然會有更大的人物出手干預,但一頂辦事不利的帽子,卻是無論如何都摘不掉的。

  一想到這個,夏侯明終于又緩過來一些,心里滾動著濃郁的怒氣。

  是誰管百花城來著?

  王副城主……

  又是誰把這件事捅到了趙璐長老那里的?

  我的好侄子,你裝了這么多年弱小無能,也一定很累是吧?

  你們很好,都很好!

  刀子捅得漂亮啊!

  “那么現在也就是說,白岳城的長老已經知道這件事,然后責成你們來處理。讓你們盡快干掉我……對吧?”白牧野問道。

  “對。”夏侯明點點頭。

  白牧野想了想,說道“你跟白岳城那位長老關系如何?”

  夏侯明道“談不上好,也說不上壞,她是組織新派過來的長老,我們對她都不怎么熟悉。但這人很貪婪,只要有機會,就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撈錢的機會。”

  “他叫什么名字?”白牧野問道。

  “趙璐。”夏侯明道。

  “是個女人?”

  “嗯,女人,但別小看她,心狠手辣的很,也很有手段。她來沒多久,白岳城那邊已經被她收拾掉一大批人了。很多對她有二心的人,全都被她給處理了。”

  夏侯明嘆了口氣“這邊發生的事情,也是我們內部人捅出去的,想要投靠她。她目前沒有懲罰我,只是還沒來得及騰出手來。”

  白牧野沉吟道“有沒有什么辦法把她干掉,然后取而代之呢?”

  “干掉她?”夏侯明被嚇了一跳,看著白牧野“那是實力無比接近大宗師的超級強者啊!除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