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攤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白牧野從虛擬倉出來之后,來到客廳,便看見夏侯明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面前放著一杯綠茶。

  晶瑩剔透的水晶被子里,每一片茶葉都直立著,大多漂浮在上面,少數沉在下面。

  綠意盎然,給人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

  “茶不錯啊!”白牧野從樓梯走下來,大咧咧坐在夏侯明對面。

  夏侯明微微皺了皺眉,抬起頭看了白牧野一眼。

  “白公子,你提的要求,能滿足的我都已經滿足,是不是該給小女治病了?”

  “嗯,是該給她治病了。”白牧野點點頭,看著夏侯明:“但在這之前,我有個問題想問。”

  “你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夏侯明點點頭,一臉沉穩。

  “我想知道,你們非殺我不可嗎?”

  白牧野問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微笑,目光清澈的看著夏侯明。

  他很想知道夏侯明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因為這件事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應該知道的。

  可他偏偏知道了。

  “這叫什么話?”夏侯明的反應很是驚愕,他看著白牧野,“你怎么會這么問?你是我請來給女兒治病的,我殺你做什么?”

  “你這就有點沒意思了啊,夏侯先生,你好歹是個人物,別叫我瞧不起你。”白牧野目光依舊清澈的看著夏侯明,“行不?”

  “白公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夏侯明聲音低沉,身上氣場散發,一臉真誠。

  “擦,我干掉了倆王二麻子,他們是你們組織在百花城的實際管理者,另一個管理者是那位王副城主!”

  “瞧瞧你們干的那些好事兒!”

  白牧野收起笑容,靠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淡淡看著夏侯明說道。

  “騷擾我們幾個熱心學生為安置百花城城北區貧困人員就業難問題而開的店鋪;設局坑我合伙人老婆的錢;用自己女兒做誘餌把我釣到麗明城……夏侯先生,還要我繼續往下說嗎?”

  “我討厭抖機靈的人,但更討厭裝傻的!我既然問你,就說明我知道!”

  “紫月跟你說的?”夏侯明愣了半天,微微皺起眉,沒有再矢口否認,而是看著白牧野反問了一句。

  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自己女兒那里出了問題。

  因為除此之外,白牧野沒有任何渠道可以知道這些。但這些事情,女兒也不應該知道的如此詳細啊?

  傻丫頭到底怎么知道的?怎么什么都敢往外說?你就那么恨你爸爸嗎?

  這是一件很嚇人的事情!

  因為他的公開身份,是麗明城超級富商,也是麗明城城主的親弟弟!

  無論身份地位,還是社會名望,都相當高!

  而那個存在了數萬年之久的組織,則是神秘的,從不會放到陽光下面的。

  除了組織內部的人以外,沒人敢把夏侯明這樣一個大商人跟一個在陰暗中存在了數萬年之久的古老組織聯系在一起。

  這種事情,一旦泄露出去,且不說會給他和他的家族帶來怎樣影響,對他所在組織的打擊也將是無比巨大的,遠非百花城那點事所能比的。

  夏侯明輕輕嘆了口氣,心說自己那么寵她愛她,她對自己這個當爹的,就那么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不坑爹就不舒服嗎?

  這少年……無論如何都不能留了。

  但前提是,他必須給自己女兒治好病!

  很多人都說他是個梟雄,但夏侯明一直覺得自己不算,因為真正的梟雄,關鍵時刻別說老婆孩子,就連親爹都能如歷史上那位,要跟敵人分食自己老父親的大人物。

  人家才是真正的梟雄呢!

  他這種無法舍棄親情的女兒奴,算什么梟雄?

  差得遠呢!

  但不管怎樣,這個少年,他都不會放過!

  他沉默了一會兒,輕輕嘆了口氣,說道:“你還知道些什么?”

  “夏侯先生,我這個人呢,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睚眥之仇……倒是沒什么。”

  “呵呵,不至于因為別人看我一眼,就記恨在心。我最多問句你瞅啥,他要敢說瞅你咋地,我了不起揍他一頓,或者被人家揍一頓。”

  夏侯明:“……”

  你特么在跟我說笑話嗎?

  “可若是別人處心積慮想要害我的命,那對不起,這是生死大仇,我肯定是要拼命的!”

  “人說匹夫一怒,血濺五步。我呢,不是匹夫,我是個天才,是個天才符篆師!這天才符篆師要是怒起來的話,可就不是血濺五步了。”

  夏侯明已經打定主意,無論如何都要在這里殺掉白牧野,心態不由放松起來,微笑道:“繼續。”

  “真正的強者之怒,可以血流成河,也可以尸橫遍野,我沒那么大本事,但掀翻你這夏侯家,問題還是不大的。”

  “哈哈,你怎么掀翻?用紫月來威脅我嗎?”夏侯明微笑著問道。

  “用她?好主意!這應該是最行之有效的簡單方法了。不過沒那必要。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還是挺有節操的。”白牧野道。

  “那你用什么方法?召喚孫家那兩位大宗師踏平我這莊園嗎?”夏侯明呵呵冷笑。

  “原本的確有這想法。你也不用扯你背后組織有多可怕,他們會忌憚之類的話,不用他們倆,一個就足夠踏平你家了。”

  “不過后來想想還是算了,畢竟他們身份不一般。打壞人沒什么問題,但打你們這種把自己身份弄得無比干凈的人,還是有點麻煩的。畢竟不明真相的人永遠占多數,我也不想給他們惹麻煩。”白牧野面色平靜的說道。

  “哦?那我倒是有點好奇了,莫非你背后還有什么了不得的能量不成?”夏侯明依然保持著微笑。

  他甚至一點都不擔心白牧野會暴起出手。

  到他這種身份地位的人,身邊哪能沒幾個心腹?

  身上哪能沒點壓箱底的寶貝?

  他敢保證,只要白牧野一動彈,立即就會被鎮壓!

  “別在那試探了,我的能量賊可怕,不是你能想象的。”

  白牧野笑了笑,“別說你們這群人,就算你們這組織的幕后大佬,那位齊王殿下……想要招惹我,都得好好尋思尋思,能不能承受住隨之而來的報復,而你們……你們算個什么東西?”

  夏侯明霍地怔住,眼里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如果說剛剛他因為白牧野知道了他們的計劃,也知道了他們背后的組織,有點被驚到。

  那么現在……他真被嚇到了!

  他怎么可能知道這個組織跟齊王殿下有關?

  我都是最近這幾年身份地位到了,才知道的這件事,整個麗明城組織里面,也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從未往外說過這件事,連我兄長都不知道!

  他一個小孩子又是從哪知道的?

  這種事情,絕不可能是紫月告訴他的。

  因為紫月根本就不知道這些!

  哪怕這些年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但夏侯明卻從未有過現在這種感覺。

  面前坐著的明明是一個極為英俊帥氣的少年,可說出來的話,卻讓他毛骨悚然,頭皮都快要炸開了!

  少年笑起來非常好看,但在夏侯明眼中,那帶著淡淡嘲諷的笑容,卻是這世間最恐怖的笑。

  他那七級靈戰士的心臟都有些難以承受,跳動得非常暴躁。

  渾身冰冷!

  看著夏侯明那一臉震撼的表情,白牧野道:“我說,你聽,反正這是你的地盤。要在這里的談話還能被別人監聽去,那就不怪我了,只能說你自己蠢,這點小事都搞不定。”

  夏侯明:“……”

  “我不拿我背后的力量嚇唬你,那沒意義,遠水也解不了近渴。你現在也只不過是震驚加恐懼,等回過神來肯定還是在心里想著怎么能把我給弄死。畢竟對你們這些人來說,死人永遠是最安全的。”

  “我跟你說,我既然敢跟你說這些,肯定是不怕你,你沒弄死我的本事,我的底牌并非源自我背后的力量,而是源自于……我自己的本事。”

  說到這,外面突然間傳來一聲輕微的爆響,房間隔音很好,所以聲音不大。

  接著傳來一陣慌亂聲音。

  夏侯明下意識的就要有所動作。

  白牧野看著他道:“別激動,那是法陣符,你應該也了解過,我的符篆就能持多鐘,時間有點短,只能做個爆裂法陣。剛剛只不過是激活了其中一個點,炸了你家外面一個雕像而已。太遠距離我也控制不到。但這屋子里,我可以保證,到處都是爆裂法陣符。別看只有一秒鐘,它可比炸彈快多了,威力特猛,一秒鐘足夠把這里夷為平地幾十次,我肯定沒事,你這種小級別肯定活不了,身上有寶貝護體也沒用,你信不?要不要試試?”

  夏侯明深吸了一口氣,他甚至沒問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也沒說信不信。

  選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沙發上,冷眼看著白牧野,沉聲道:“說吧,你到底想怎樣?”

  “你看,這才像個人物嘛!”

  白牧野沖夏侯明豎起一根大拇指,笑嘻嘻地道:“現在我已經展現出我的能力來了,我不但有本事自保,還能弄死你們,所以大家開誠布公一點,都別玩什么心眼。”

  夏侯明沉默著,在心里盤算著,沒出聲。

  白牧野知道他在想著怎么弄死自己,但沒關系,他底牌又不止這一張。

  “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中多得多,說句不夸張的話……您的女兒,曾經求我跟她一起,大義滅親,掀翻你們的組織。”

  夏侯明抬頭冷眼看著他。

  白牧野笑道:“雖然我很想嘲笑你兩句,當爹當的真失敗。但你女兒這人還可以,她也不是不在意你這個父親,她這樣是因為有別的原因,這個說出來會嚇死你,所以待會兒再說,咱們一件事一件事的算。”

  夏侯明一臉黑線,他已經有點失去耐心,想翻臉了。

  白牧野看著夏侯明:“你有點耐心好吧?畢竟是你們想弄死我,我雖然沒受到什么實質性傷害,但心靈受到了很大創傷,需要好好發泄一下。”

  夏侯明漠然的看著白牧野,依然沒做聲。

  “第一,我沒有答應您女兒的請求,因為現在確實不適合,盡管我也想干掉你們這些敗類。”

  “但我想的跟你想的是兩回事,我本來是想連齊王一塊給掀了!”

  “把你們這群黑暗里的驅蟲,陰影中的敗類都扔在陽光底下,好好暴曬一番!”

  夏侯明眉頭緊鎖,低頭看著手里的雪茄。

  “呵呵,別怕,更嚇人的還在后面,所以先別忙著嚇自己,淡定一點,你聽著就行。”

  夏侯明繼續看著手里面的雪茄,頭都沒抬,手卻有點哆嗦。

  是氣的。

  “可如果我現在掀了齊王老底兒,他十有八九會造反,還會瘋狂報復我,這結果可不是我一個小孩能承擔的。而且就連我們的皇帝陛下,估計也絕不會希望一個昔日戰神造反。”

  “所以這蓋子,我暫時不會去掀開它,但不要質疑我有沒有掀開它的能力和勇氣。就像你到現在都想不通,我是怎么知道這么多秘密一樣。”

  夏侯明抬頭看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始終平靜地看著他:“第二,你們這個組織本身,既然已經存在這么多年了,自然有你們存在的道理。我雖然不想承認,但這是事實。我特別不喜歡你們這組織的理念,更討厭你們做的那些事情。但我一個人,又能阻止多少這樣事情的發生?”

  “沒有了你們,也會有別人。就像王二麻子死了,你們立即尋找新的代理人一樣,我總不能殺光所有這些人渣。”

  “所以,有朝一日就算我真的掀開這蓋子,那也是因為我跟齊王對上了,不是因為你們這些嘍啰。你們不配。”

  “第三,關于我們之間的恩怨。”

  白牧野看著沉默的夏侯明,“說實話,那倆王二麻子他們是自己找死。堂堂一個百花城地下大佬,看上一個女人居然需要用強,你說丟人不?小混混出身的人,格局就是差勁。你們以后選代理人,麻煩選聰明點的,別找這種白癡。否則最終丟的是你們的臉面,損失的也是你們的錢。”

  “如果不是那件事情的發生,我跟你們這群人基本不會生出什么交集來。”

  “你說我一高中生,現在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學習,爭取在各種比賽中拿到好成績,爭取讓自己迅速成長起來,然后做一個對帝國、對這世界有用的人才,對吧?”

  對個屁!

  夏侯明嘴角抽了抽,看著白牧野,你豈止是人才啊?

  你特么簡直是個妖孽!

  幸虧你還年輕,以為留下一點所謂的后手,我就不敢現在弄死你!

  雖說原本就沒打算讓你活著離開麗明城,但現在,你可能連明天的太陽都見不到了!

  紫月那里,回頭好好跟她交流一下。

  相信是可以說服她解開自己身上詛咒的。

  弄個詛咒術詛咒自己,這孩子也真是太傻了。

  這小王八蛋雖然說話特別難聽,但有一點還真沒說錯,自己這當爹的,當得真失敗!

  不過只要弄死了你,你那些所謂的證據,都可以變成污蔑!

  你說得對,皇帝當然不敢在這種時候逼反齊王。

  把你弄死之后,再把一部分消息抖摟給你背后的孫家那兩位,他倆同樣也得嚇尿!

  瘋了才敢摻和進這種事情當中。

  饒是如此,白牧野還是讓夏侯明嘆為觀止。

  有生以來,別說看見,就連聽都沒聽說過這種妖孽。

  今天真的算是開了眼界了。

  “有你這樣的高中生嗎?”他忍不住咕噥了一句,心道他要是活到我這種年齡,得可怕到什么地步?

  “有啊,你面前不就有一個嗎?再說,我這樣的高中生多了,你沒見過,那是你眼界不夠,你接觸不到。”白牧野毫不留情地打擊道。

  “你接著說吧。”夏侯明淡淡的笑了笑。

  他忽然有點明白,為什么這小子明知道他們要殺他,還敢一個人前來了。

  這哪里是知道一些他們秘密這么簡單?

  這他媽根本就是有恃無恐啊!

  但還是太年輕了!

  以為這世界的運行方式,是靠邏輯和道理來推動的。

  其實從來都不是這樣!

  驅動這世界的能量源……是利益!

  在利益面前,所有一切都是狗屁!

  都得乖乖讓道!

  不然就會被無情碾壓!

  你的存在,已經影響到無數人的利益了。

  所以你不可能活太久的。

  簡直天真到爆炸!

  還有朝一日跟齊王對上,就憑你?

  就算你再如何妖孽,你都不配!

  開玩笑都沒人敢這么開!

  待會兒……還是要好好審一審,這小子到底是怎么知道這些的?

  不說別的,這能力真有點太嚇人了!

  “所以你看,我是讓你們在百花城損失了上百億,但那是你們活該,你們自己撞上來的。明明是你們的錯,你們完全沒道理跟一個小孩子計較起來沒完,忒沒心胸了。還非要殺我,憑什么呀?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我覺得自己心靈受到了重創。關于賠償這事兒,待會再說。”

  夏侯明:沒完了是吧?

  老子也要掀兩張桌子才夠!

  “第四,重點來了哦。這里真的是重點哦!您可聽好了。”

  白牧野一臉微笑,顯得特別開心:“關于您女兒,夏侯紫月,您不好奇她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嗎?”

  “為什么?”夏侯明雖然已經在強行控制立即翻臉的沖動,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說出來嚇死你!”白牧野看著他:“因為您女兒,跟神族勾結了,哈哈哈。”

  “噗!”夏侯明直接笑噴了,幸虧嘴里沒喝水,不然都得噴出去,這對他這種身份的人太有失體面。

  他如同看著白癡一樣看著白牧野。

  “你不信是吧?我也不信吶,怎么可能這么好玩?可一會等我跟你說完,希望你還能笑得像我這么帥……不對,你永遠笑不到我這么帥。”白牧野樂不可支地道。

  夏侯明笑容瞬間收斂,冷冷看著白牧野:“你還想胡說八道到幾時?”

  白牧野絲毫不懼,冷笑著聳聳肩,“少跟我來這一套,我連齊王是你們幕后大佬都知道,你當我會在這事兒上騙你?”

  夏侯明冷笑,一臉不屑:“證據。”

  白牧野搖搖頭:“沒有。”

  “你……”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估計他馬上就要繃不住了,要爆發了,伸出雙手,往下壓了壓:“坐好,你淡定點,證據都在你女兒那了。”

  夏侯明怒極而笑:“我很好騙是吧?”

  白牧野看著他道:“你女兒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子,你要負首要責任。她大概是十三四歲那會開始發生變化的吧?”

  夏侯明一臉憤怒:“她果然沒少跟你說。”

  白牧野自顧說道:“那會你們一定認為那只不過是青春期少女的叛逆表現而已。實際上,那個時候,她就已經跟那位神族聯系上了。當然,她自己到現在都不知道。”

  “呵呵。”夏侯明怒極而笑。

  之前只覺得這小東西很妖孽,嘴巴很毒,人很操蛋,沒想到這小子講故事的本事也這么高。

  他冷冷看著白牧野,心說你編,接著編,編得越圓越好!

  太敢胡說八道了!

  我女兒自己不知道,你卻知道?

  你是神嗎?

  這世上沒人敢跟神族扯上關系,就連齊王都不敢擔這個責任!

  這種事情一旦傳出去,別說是他,連同他的兄長,他的整個家族,保證會在一夜之間消失得干干凈凈徹徹底底!

  神特么我女兒跟神族有聯系!

  白牧野并不在意夏侯明的態度,十分平靜的說道:“我來這里之前,查到的那些消息表明,您女兒的病,十有八九是她自己弄的,這是你總知道吧?”

  夏侯明嘲弄地看著白牧野:“這我知道,但這跟神族有什么關系?”

  白牧野目光平靜,淡淡說道:“我到這里之后,跟她談了兩次,她太單純了,可能我是她真正意義上,單獨接觸的第一個外人。”

  夏侯明依然一臉嘲弄:“不錯,她之前是沒接觸過任何外面的人。”

  “在她心里,你們這個家里面沒有一個好人。而我……一個不跟你們同流合污的大好少年,自然就是好人。”白牧野理直氣壯地道。

  夏侯明氣得不輕,又有些尷尬,冷笑道:“嗯,您接著說。”

  他已經偷偷發消息給自己幾個強大的心腹手下,他們隨時可以沖進來!

  現在他倒要看看,這小王八蛋還能說出個什么花來?

  “她從未接觸過外面,所以她對我完全是不設防的,包括她在網絡上學到詛咒術這種事兒,也都跟我說了。而我當時只有一個感覺,如此強大的術法,哪個白癡會在網上直接傳授給別人?”

  這個夏侯明倒是非常認同的。

  白牧野接著道:“所以我就要求看看那詛咒術,我那會兒就已經懷疑這件事跟神族有關了!”

  其實當時是大漂亮提醒白牧野,說夏侯紫月的癥狀不太像是詛咒術導致,倒跟中了控魂術的反應很相似。

  但白牧野沒法說這是他隨身攜帶的智能生命小姐姐查出來的,只能把功勞算到自己頭上。

  還有點怪不好意思的。

  大漂亮查詢信息也不能肆無忌憚,加上她本來就膽小,很多地方她不是不能進入,而是不敢輕易進入。

  所以之前才會漏掉夏侯紫月跟她那個所謂的師父之間那條線。

  “在我看了那個詛咒術之后,終于可以百分百確定,您女兒這些年來,一直心心念念喜歡著,甚至為了他不惜假死也要逃出家族的人……就是一個神族生靈,準確地說,是一個隱藏在我們人類世界中的神族人!”

  夏侯明撇撇嘴,一臉不屑。

  就差拍著巴掌稱贊一聲:孩子,如果你能活下去,以后去寫劇本吧,自編自導自演。你這么好看,又這么有才,肯定大紅大紫!

  白牧野沒理他的嘲諷,一直保持平靜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冷笑來,淡淡說道:“因為那根本不是什么詛咒術,而是一種控魂術!”

  “聽說過嗎?沒聽說過的話,就找個時間去查查。”

  “你自己沒文化沒見識,沒關系的。”

  “關于神族的資料,網絡上多得是,你可以好好了解一下,控魂術到底是什么。”

  夏侯明冷笑著,心說我信你個鬼!

  小王八蛋分明就是在騙他,在嚇唬他!

  狗屁跟神族勾結?

  雞毛的控魂術?

  聽都沒聽過!

  “我現在就查!”他沉聲道。

  “請便。”白牧野笑著點頭。

  夏侯明直接用個人智腦打開網絡,飛快查詢起來。

  表情從一開始的不屑,到神色凝重眉頭皺起,再到繃緊的臉上布滿寒霜,最后則是滿眼駭然。

  整個過程,只用了不到三分鐘。

  “這,這不可能。”他抬起頭,突然間怒視著白牧野:“你騙我的!”

  白牧野聳聳肩,挑了挑眉梢:“你就當我騙你吧。”

  夏侯明頃刻間一臉頹然,呆呆的坐在沙發上。

  他沒辦法接受這件事是真的!

  白牧野可以騙他,但網絡上鋪天蓋地的資料不會騙他。

  他過去只是沒去了解過,實際上很多小學生都能說出一些神族的神通和特點來。

  說穿了,控魂術作為神族人無數術法當中一種可以遠程施法的神通,根本就不算什么秘密。

  在這一刻,夏侯明整個人像是蒼老了幾十歲一樣,就連挺直的腰板都變得有些佝僂起來。

  他已經沒有心情去看中了控魂術會怎樣了。

  而是看著白牧野,聲音嘶啞的道:“我女兒……還能救嗎?”

  這人有點意思,這種時候了,第一個問題居然還是自己的女兒。

  “能。”白牧野點點頭。

  夏侯明輕輕松了口氣,又問道:“如果不救……她會怎樣?”

  “你說會怎樣?等到你女兒一睡不起那一刻起,她的神魂就徹底被控制了!她將成為那個神族的傀儡!不再有自己的思維,所言所行,皆是那神族的意志。簡單來說,就是被奪舍了,明白了嗎?”白牧野道。

  “另外,我已經把關于你女兒跟神族之間往來的一切證據全都交給我的人工智能啦,所以請你放心,如果我超過一天沒跟她聯系的話,她會自動全網發布這條消息的。”

  神特么請你放心……

  你說的這叫人話嗎?

  你怎么不去死?

  我女兒……她是個受害者啊!

  夏侯明手都有些哆嗦。

  白牧野淡淡說道:“你覺得齊王那件事不是事兒,只要我死了,有人發布證據也可以說成是污蔑。是,他的確應該有這本事。”

  “但你們家呢?你們家也有齊王那種身份背景嗎?你自己想想,如果那消息全網散播,你們家是不是一下子就火了?大紅大紫那種!你背后那強大的神秘組織,恐怕會在第一時間過來滅了你們!”

  “是這樣吧?我沒說錯吧?所以,誰也別和誰抖機靈,我最煩有人跟我抖機靈。”

  “當然了,我可以抖。”

  夏侯明:???

  他呆呆看著白牧野,你他媽是魔鬼嗎?

  “喂,振作點,你是個大人物呢!”白牧野鼓勵道。

  “你想要什么?”夏侯明努力讓自己維持著體面,但不斷抽動的臉頰,還是出賣了他。

  “首先呢,我被你們無緣無故定為必殺目標,心靈受到巨大驚嚇和創傷,你們得賠錢!我也不坑你,這筆錢不用你來出,讓你們那位齊王殿下出,他不是幕后大佬嘛?有的是錢,就讓他來出。”

  “你,能不能救救我女兒,你要什么我都答應!”夏侯明看著白牧野,聲音嘶啞地沉聲說道。

  “你女兒那事兒先放放,先說賠償的事情。”

  白牧野擺擺手,不以為然的道:“你讓你上面的人聯系齊王,直接跟他說,讓他轉一千億干凈的錢給我,記住,是干凈的錢。但我不會給他做任何保證。如果不答應,我就掀桌子,把他老底兒全掀開!還有你的,一起掀!”

  “啊?”哪怕夏侯明本身是個超級富豪,哪怕他夏侯家的資產也不止千億,依然有點被嚇傻了。

  “做好!別‘啊’!我要的又不是一萬億,啊什么啊,大驚小怪的……”

  白牧野看他一眼:“給不給是他的事情,怎么花、是否有命花那是我的事情,你不用跟著操心的。”

  夏侯明感覺自己三觀都已經崩潰了,一個十七歲少年,坐在他面前侃侃而談。

  直接威脅他背后最大的大佬……一位帝國親王,討要……哦不,是勒索一千億!

  這特么是瘋了嗎?

  真的是瘋了吧?

  他在這一刻,差點連女兒跟神族有關都給忘了。

  白牧野沖他微笑:“剛才說的呢,是對公索賠,然后接下來,再來算算咱們之間的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