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六章 變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夏侯紫月臉色微紅地坐在那,輕輕抿著嘴,任由眼前這小騙子摸著她白生生的手腕給她把脈。

  他會把個屁的脈啊!

  就連她個不懂醫術的人都知道他手放錯地方了。

  到現在她父親還能忍著沒出聲,也真不容易。

  不過也快忍不住了。

  夏侯明是一個高級靈戰士。

  這么說好聽。

  其實就七級。

  早年努力過幾年,一口氣沖上去,然后這么多年根本再無寸進。

  他心思也不在這上。

  高級靈戰士的壽命就很長了。

  人這一生只要活得轟轟烈烈就夠了,像烏龜那樣一動不動的縮在那里活上千年他也不樂意。

  而且對夏侯明這種超級富豪來說,續命的方法多得是,何必把時間浪費在苦修這上?

  他現在在考慮一件事情,以他七級靈戰士的實力,打不打得過這個小符篆師學徒。

  不過想想之前他在視頻中看到的那些畫面,覺得沒什么把握。

  好吧,是完全沒把握。

  估計人家一張符拍過來,他就不能動了。

  所以還是動嘴吧。

  “咳咳,白公子,你摸……你看出什么問題沒有?”

  白牧野一臉嚴肅地看著夏侯明,老氣橫秋的道:“夏侯先生,令嬡……有點嚴重啊!”

  老子不知道她很嚴重?

  天知道這臭丫頭怎么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

  正如白牧野對夏侯紫月猜測的那樣,夏侯明這種老狐貍,怎么可能連自己女兒搞的一點小把戲都看不穿?

  看破不說破,那是維護小孩子的尊嚴。

  因為他愛她。

  但他的確不清楚夏侯紫月是如何做到的。

  他只想把女兒當成一朵溫室里的小花朵來養著。

  只要她漂亮,只要她健康,就比什么都好。

  人說溫室里面的花朵見不得風浪,經不起風雨。

  老子需要她見風浪嗎?

  老子需要他經風雨嗎?

  根!本!不!需!要!

  就算將來有一天她嫁人了,不管嫁的是什么人,敢對他女兒不好嗎?

  要是有一點怠慢,他敢殺他全家!

  說到做到!

  所以,溫室里面的小花怎么了?

  我喜歡!

  我就要這樣養著她。

  但問題是,這朵小花自己并不愿這樣。

  她經常想要出去見見風浪經經風雨。

  不行!

  不給這機會!

  夏侯明其實并不是很在意女兒嫌棄他們。

  在意也沒招啊。

  生在這種家庭,哪怕他再怎么小心,也明白不可能徹底封死所有消息。

  孩子們不可能不清楚他們是做什么的。

  但那又怎樣?

  那些事情總會有人去做,他們不做,別人也會做。

  那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產業,每天賺取的財富絕對可以讓人心驚肉跳,并且深深為之迷醉而無法自拔。

  好人壞人的,他也不在乎。

  小孩子才講對錯,成年人哪有那么多對錯可言?

  所以他并不在意女兒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一些叛經離道的事情。

  他的女兒,要真骨子里安分成一頭小綿羊,他反倒要懷疑那是不是自己的種了。

  可他有點想不通,女兒到底通過什么方式把自己詛咒了。

  他不是沒懷疑過是不是女兒自己弄的。

  可明里暗里,測試了無數次,每一次得到的結果都很正常。

  女兒靈力一般,精神力普通。

  他也不是多迷信那些高科技儀器的人,所以也曾找過一些強大的符篆師暗中觀察。

  結果無一例外的,那些人都告訴他:你女兒弱不禁風,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所以這件事是極少數夏侯明也弄不明白的事情。

  換做旁人,他早就用無數種辦法撬開對方的嘴,上至對方祖宗八代,下到八歲尿床十歲偷看女人洗澡這種事兒都能給問出來。

  可這人是他女兒,他最寵愛的女兒,他不能那么做!

  甚至誰敢動她女兒一根寒毛,他都會跟對方拼命。

  白牧野看著臉色陰晴不定的夏侯明:“夏侯先生,她這病吧,應該能治,但我手頭沒有那么多材料,而且還有一些東西,我需要回家去準備。您看這樣行不行?我在百花也有學業,請假太多天也不大好。紫月姐姐這病呢,也不是一天兩天能治好的。要不,讓她跟我回百花?當然,您也可以派一些隨從照顧和保護她……”

  “不行。”夏侯明想都不想的便拒絕了。

  開什么玩笑,好容易才把你弄到這邊來,你還想回去?

  哪有那好事兒啊!

  還真干脆。

  白牧野又道:“那這樣的話,您女兒的康復期,就得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了。而且我不能一直留在這里。”

  夏侯明看著白牧野:“需要多久?”

  “至少也要兩三個月吧。”白牧野說道:“我已經跟同學約好,寒假的時候,我們是要外出歷練的。”

  “外出歷練?”夏侯明眼睛微微一瞇,隨后說道:“你讓我考慮考慮。”

  說著站起身,轉身走了。

  “走,到我屋說話。”夏侯紫月見父親一走,立即把白牧野往自己房間里拖。

  “有什么話就在這說唄,要不待會你父親回來,見我又跑你房間里,解釋不清啊!”白牧野道。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夏侯紫月瞪了白牧野一眼:“你還怕我吃了你不成?”

  “嗯,有點。”白牧野點點頭。

  “別廢話了,趕緊的!”夏侯紫月拖起白牧野胳膊就往自己房間里拉。

  她那點小力氣,白牧野要是坐著不動她根本就拉不動。

  夏侯紫月有點生氣了:“小白,不拿姐姐當朋友是吧?”

  “不是,紫月姐姐,這整個房間都在您掌控之下,有什么話不能在這說?”白牧野苦笑道。

  他才不信夏侯紫月會只屏蔽自己房間里的監聽。

  她敢在這里對他拉拉扯扯的,就說明這地方也沒事。

  “我那不是……不習慣嘛!”夏侯紫月有些臉紅,低聲道:“我是想讓你幫我看一個東西……快點的,求你了!”

  白牧野被拖進夏侯紫月房間。

  接著,夏侯紫月開啟網絡,一道光幕投影在房間里。

  她指著光幕上的那些信息問白牧野道:“你來幫我分析一下,我師父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這個……是教你詛咒術的那個老師?”白牧野眉頭微微皺起。

  “是的呀!”夏侯紫月點點頭:“小白,你幫姐姐從這里逃出去,姐姐呢……幫你完成你的心愿,然后會給你更多錢,好不好?跟你說,姐這些年每年的紅包都是一筆天文數字,我一分錢都沒花過,你幫我逃出去,我把這些錢全都給你!”

  “那個可以,但紫月姐,你……能讓我看一眼他傳給你的符篆術嗎?”白牧野聽著耳機里面大漂亮的一些分析,臉色漸漸變得嚴肅起來。

  “什么意思?”夏侯紫月看著白牧野,表情也變得有些緊張起來:“有什么問題嗎?”

  “有問題,問題大了去了!”白牧野看著光幕上那人跟夏侯紫月的那些聊天記錄,神情愈發凝重起來,“但我得看到那符篆術之后才能下定論。”

  “嘿,你別忽悠我呀,姐姐雖然涉世未深,但也不是那么好騙的!”夏侯紫月瞥著白牧野說道。

  “你涉過世嗎?”白牧野看了她一眼:“我問你,你以前……也這么憤世嫉俗?”

  “什么叫憤世嫉俗?你說討厭我爸爸他們做的事情?”夏侯紫月想了想:“以前小,不懂事嘛,長大了自然……”

  “你正面回答我。”白牧野表情很嚴肅。

  “你干嘛這么嚴肅呀,我有點怕怕的,你笑起來更好看。”夏侯紫月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在白牧野面前晃了晃。

  “回答我。”白牧野皺眉。

  “好啦好啦,我說還不成嘛,”夏侯紫月白了他一眼,“兇什么兇嘛……真是的。”

  “以前呢,我雖然很反感他們做的那些事情……但還是很愛他們的。嗯,大概從我發現自己被監聽那時候起,就開始特別煩,那時候,我大概十三四歲吧?”

  “當時也沒人能跟我傾述,于是我就在網上整天瞎轉悠。后來呢,我破解掉了一些秘密網站,包括一些暗網之類的地方。總算找到了幾個特別有意思的人。其中一個,就是我師父。”

  “從他那里,我學到了太多東西,明白了善惡,再后來……大概三年前,我說我想離家出走。他還批評我說父母養育之恩大過天,不讓我這么做。但經不起我再三哀求,于是他就傳給了我這套詛咒術。通過這種詛咒術,可以讓自己進入假死狀態。”

  “等到它徹底爆發那天,我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個已經死去的人。我父親一定會把我埋葬起來,過一段時間,我會活過來。我這么強大的精神力,肯定不會死的,對吧?”

  “然后那時候我就真正自由啦!我就可以去找他了!”

  “找到他之后呢?”白牧野淡淡問道。

  “跟他一起去紫云,檢舉揭發我父親他們這個黑暗組織,為無數枉死之人伸張正義啊!”夏侯紫月看著白牧野:“你明白我的理想的,你也說過……你會尊重我的理想。”

  “嗯,給我看看那詛咒術吧。”白牧野道。

  “你也想學嗎?”夏侯紫月看著白牧野,有些為難地道:“這不太好吧?他當時特意交代過我,不允許給任何人看這種功法,說這世上,除了他就只有我一個人會這個!”

  “我就看看。”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夏侯紫月:“我不學。”

  “我,我問問他的意見吧……”夏侯紫月遲疑地道。

  “那算了。”白牧野聳聳肩。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他和大漂亮的預料之外。

  佛不度無緣人,神醫也沒辦法挽救一心求死的。

  “別,別生氣嘛。”夏侯紫月看著白牧野小聲道。

  她的確是一點閱歷都沒有,但那種骨子里的聰慧卻還是有的。

  她能感覺得到,似乎是自己學的這種詛咒術有點什么問題。

  但她完全不相信師父會害她。

  怎么可能嘛!

  師父害她的理由是什么?

  他們是那么的志同道合,他們是那樣的默契,他們有著相同的三觀,有著無數相同的愛好。

  師父嫉惡如仇,看不得世間任何丑陋黑暗的一面。

  發誓要改變這一狀態。

  這才是她最喜歡師父的地方。

  所以,師父怎么會害她?

  “最后問你一次,給不給看。”白牧野問道。

  “我,我給你看還不成嘛,你別生氣。”夏侯紫月大概是從小到大都沒見過敢這種態度對她的人,一時間手足無措,眼圈微紅,都快被嚇哭了。

  就這還發誓除盡世間黑暗?

  趕緊收了您的神通吧!

  簡直笑死個人。

  你比我們姬女俠差遠了!

  夏侯紫月操作兩下,一大段功法便出現在光幕之上。

  “喏,就這個……但你,你千萬不能學啊,不然我真的對不起我師父……”

  白牧野沒搭理她,一臉認真的看著。

  大概一分鐘之后,他皺著眉頭道:“好了。”

  “這么快?”

  夏侯紫月瞪大眼睛:“我當初學還用了小半天呢,你,你真是個天才!”

  “學個屁!我說我要學了嗎?”白牧野瞪他一眼:“行了,我還有事,先回去一趟,晚點再說吧。”

  白牧野說著,轉身就走,到門口的時候,回頭看著夏侯紫月:“這件事,不許跟你師父說,明白嗎?”

  夏侯紫月剛剛正在心里糾結,要怎么跟師父說起詛咒術被人看過了這件事呢。

  結果白牧野卻不讓她說,忍不住道:“不能說謊。”

  “沒讓你說謊,你不說就行了。你要敢說,我就告訴你師父,你強行拉我到你房間。我剛剛記住他的身份識別碼了。”白牧野說道。

  “呀,我拉你進房間是說事兒啊!”

  “嗯,到時候我就實話實說,說你拉我進來真的是說事兒,你師父那么疼愛你,一定會相信的。”

  “你,你怎么能這樣?你這人……”

  一聲門響。

  白牧野走了。

  夏侯紫月一臉氣悶地坐在沙發上,嘴里還咕噥著:“怎么能這樣?長那么好看,怎么能這么無恥?”

  白牧野回去之后,拿出一張符紙,在上面寫寫畫畫。

  勾勒半天,那上出現一幅特別詭異的圖案。

  白牧野看著那圖案,用力揉了揉有些發麻的頭皮,深吸了一口氣。

  然后,將這張符紙直接撕得粉碎,然后扔進了馬桶里,沖走了。

  接下來的幾天,夏侯紫月再次陷入了沉睡。

  他并不是很在意夏侯紫月會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想來應該不會。

  就算說了,那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他已經讓大漂亮鎖定了對方那個身份識別碼的來源,一旦對方有異動,他會在第一時間知道。

  那個人,距離這里遠著呢!

  根本就不在這顆星球上。

  所以他并不在乎。

  這幾天的時間,他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拼命畫符。

  期間夏侯明來過一次,白牧野直接推說在做準備工作,然后交給他一大堆各種材料的清單。

  同時再次提出,要夏侯紫月跟他回百花去治病。

  再次被夏侯明拒絕。

  用夏侯明的話說就是:她哪都不去,就在這!你缺什么就告訴我,缺什么我給你準備什么!

  媽個蛋的,你女兒都要被人坑死了,你還敢在這跟我玩這些手段。

  軟禁我是吧?

  我本來也沒想走!

  白牧野心安理得的在這里住下。

  每天好吃好喝好招待。

  吃飽喝足就只有一件事——畫符!

  平均三天左右,他會上一次虛擬世界,跟小伙伴們下副本進行歷練。

  如今他們下的副本,也從之前的簡單地圖,換成了各種復雜地形。

  有之前沼澤地形的經驗,他們再進入其他復雜地形的時候,感覺要更加得心應手一些。

  彩衣他們幾個也都有種錯覺,感覺小白每隔幾天,似乎就會有一些新的變化。

  具體還說不出,畢竟符篆的時效性沒有多大變化,也就一秒多不到兩秒的樣子。但符篆的威力……卻仿佛比之前要增強了!

  而且越來越強!

  “你到底在哪?到底在干嘛?”白牧野請假離開的半個月后,一次虛擬副本結束,姬彩衣叫住了準備離開的白牧野。

  “你咋提升的那么快?”單谷也追上來。

  “天才的修行速度你們理解不了。”白牧野笑道:“等我給你們帶禮物回來啊,先閃了!”

  說完直接下線。

  姬彩衣翻了個老大的白眼,咕噥道:“你們有沒有覺得,小白這家伙神神秘秘的……”

  “早就發現了好吧?”單谷撓撓頭:“他提升的好快啊,他的符篆品質應該提升了!”

  “不是提升了一點。”劉志遠在一旁說道。

  “咱們也得加油啊。”司音說道。

  “不可原諒,哼!”姬彩衣有點小怨念:“自己吃獨食!”

  “哈哈,咱又不會畫符,天天跟咱們泡在一起,他咋提升?”單谷說道。

  “對,這個你不能責怪他。”司音說道。

  “嘿……司小音,你長本事了是吧?”姬彩衣深出魔爪。

  司音唰地一下就下線了。

  “算你跑地塊!”姬彩衣咕噥道。

  “咱們也得抓緊時間了,不能掉隊。”單谷認真說道。

  姬彩衣點點頭:“當然!”

  白牧野也并非是故意不跟小伙伴們交流。

  他的確是有事兒。

  這些天他已經把該練的東西都練得差不多了。

  對夏侯紫月的治療,卻一直被他拖著。

  看得出,夏侯明開始有小情緒了。

  因為這半個月,夏侯紫月已經昏睡了兩次,現在還在昏睡中呢。

  如果繼續這樣拖下去,難保夏侯明這種梟雄不會生出其他的念頭來。

  而就在剛剛,大漂亮突然告訴他一個剛剛得到的消息。

  “剛查出來,你一定會特別吃驚的。”

  大漂亮語氣少見的嚴肅,白牧野聽了之后,極為少見的露出震撼之色。

  坐在書房沉思了很久,才最終作出決定。

  有些事兒,到現在也應該攤牌了。

  看著還剩下一多半的符篆材料。

  喃喃地道:“別著急,我很快就帶你們回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