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四十四章 生在壞人堆里的好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吃飯的時候,夏侯紫月話很少,安安靜靜坐在那里,吃相十分斯文,顯現出良好的教養。

  從她身上也看不出她是一個病入膏肓的人。

  對此,夏侯明給白牧野做出了解釋。

  “她這病,最初的時候,大概兩個月發作一次,每一次都只是沉睡,大概睡個兩三天。但到后來,這個時間越來越短,沉睡時間越來越長。”

  “最近這段時間,大概兩天發作一次,每次要沉睡六七天才能醒過來。今天是她醒來的第二天,如果沒有意外,明天她又會陷入到沉睡中。”

  夏侯明的語氣有些低沉,看向女兒的目光中充滿愛憐,嘆息道:“我請教過懂行的人,說如果什么時候她每次醒來之后不超過半天就再次陷入沉睡,那么……”

  夏侯明沒往下說,但白牧野明白了。

  真到了那時候,估計夏侯紫月也就徹底沒救了。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白牧野問道。

  “三年前,具體的時間,應該是三年零兩個月又三天。”

  夏侯明表情看似平靜,但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充滿蕭索味道。

  “知道施術的人是誰嗎?”白牧野看了一眼夏侯紫月,然后微微皺眉。

  他討厭這種殃及家人的做法。

  哪怕夏侯紫月從小到大花的每一分錢都是染血的都是充滿罪惡的,但那不是她能選擇的。

  有本事就沖著夏侯明去啊!

  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么本事呢?

  夏侯明苦笑著搖搖頭,眼神有些復雜:“不知道,我在商場上競爭對手多得很,只知道施術的應該是一名符篆師,但具體是誰……不瞞你說,別看我在這麗明城好像有點身份。但商人……其實沒什么地位的,想要調查這種事情,特別有心無力。”

  你是沒什么地位的商人?

  開玩笑呢?

  還有你怎么不提你那城主兄長?

  呵呵噠!

  一看就知道夏侯明沒說實話。

  但這也不是白牧野現在需要關心的事情。

  他來到這里的目的,就是賺錢拿資源的,至于其他那些事,看情況吧。

  “嗯,我了解了,從明天開始……”

  白牧野正說著,那邊一直安靜吃東西的夏侯紫月突然抬起頭,看著夏侯明,她聲音輕柔,但語氣中卻帶著不容反駁的堅決:“我想跟白公子談談。”

  夏侯明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女兒。

  夏侯紫月這時候卻低垂眼瞼,沒有跟父親對眼神。

  “行,你們都是年輕人,多溝通下也是好的。”夏侯明考慮了一下,便同意下來。

  接著他端起酒杯,跟陪著他喝酒的姚謙示意一下,然后一臉懇求的對白牧野說道:“白公子,小女……就交給公子了,希望公子無論如何,也要救她一命!”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白牧野微笑道:“所以您放心,我一定會盡力。”

  “那就好,我干了,你們隨意!”夏侯明將杯中酒喝掉。

  然后看似隨意地問白牧野道:“白公子年輕有為,顯然應該是個符篆師領域的天才才對,但為何精神力卻偏低呢?”

  白牧野看他一眼,說道:“我還年輕,未來還有很大成長空間。”

  “哈哈,也是哦!”夏侯明笑起來,心道果然是個膨脹的小愣頭青,經不起一點質疑。

  二十點精神力的起點,你有個屁未來。

  學習能力倒是真強,智商夠高,學了那么多駁雜的東西。

  不知道到時候有沒有機會從他身上把那些古符篆術也弄過來。

  那些東西可是值錢的很。

  至此,他已經徹底放下心來。

  心中只剩下一個牽掛,便是女兒的病,到底能不能治好。

  白牧野喝著白水,心中毫無波動。

  這時夏侯紫月放下碗筷:“我吃完了,白公子你吃好了嗎?吃好了咱們找地方聊聊好嗎?”

  “這孩子,怎么能催促客人呢?”夏侯明看了一眼自己女兒。

  夏侯紫月沒理他,一雙純凈如水的眸子依然盯著白牧野眼睛在看。

  “哈哈,早就吃好了,讓他們兩個老……兩個大人在這喝吧,咱們走,去哪聊?”

  “我房間。”

  夏侯紫月說著,便站起身,不理會坐在那臉有點黑的夏侯明,沖著白牧野微微點頭示意,直接走了。

  白牧野沖兩人微笑道:“你們慢慢喝吧,老姚,陪夏侯總裁多喝點,我跟紫月姑娘去聊天了。”

  說完也跟著走了。

  同坐一桌的杜朵兒心中忍不住暗自咋舌,敢在總裁面前如此放肆的人,她還從來沒見過呢。

  眼看著白牧野跟在紫月小姐身后就要離開餐廳,她忍不住輕聲道:“總裁,我要不要……”

  夏侯明擺擺手:“算了,他們年輕人之間有話題,你就別參與了。”

  他們年輕人?

  杜朵兒心里有點小情緒,我不是嗎?

  姚謙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愈發有了底氣,心說難道小白是想從夏侯明女兒這里尋找突破口?

  看起來他這女兒,跟她爹好像不是一路人啊。

  夏侯紫月的房間里。

  白牧野坐在沙發上,沒有到處打量。

  畢竟是人家閨房,四處亂看有點不禮貌。

  不過這房間倒是很普通,并不像很多少女那樣,將房間布置得一片粉嫩,充滿少女心。

  如果不知道的話,還以為進了一間酒店呢。

  東西收拾得非常整齊,沒有到處亂扔的衣物之類。

  床頭柜上除了一盞臺燈之外,就只有一本書。

  夏侯紫月把門關好,看了一眼這房間,然后從身上取出一個小型儀器,小心翼翼放在床頭柜的書旁。

  白牧野看著她在那鼓搗。

  夏侯紫月輕輕打開儀器。

  這儀器很小,跟成年人的一節手指差不多。

  開啟之后,過了兩秒鐘,上面亮起了一個紅燈。

  夏侯紫月皺了皺眉,然后輕輕按了一下這儀器上的某個按鈕。

  又過了兩秒,紅燈變成了綠燈。

  她這才滿意地點點頭,看著白牧野道:“有人監聽,被我屏蔽掉了。”

  白牧野:“……”

  這一波操作真是秀,父親監聽女兒,女兒反監聽?

  下一刻,夏侯紫月便對白牧野開門見山說起來。

  “我很清楚自己得的是什么病,首先你治不好,其次,我也不想治。”

  “為什么?白牧野有些意外地看著夏侯紫月。

  “我爸爸想殺你,你知道嗎?”夏侯紫月沒有回答,反倒拋出了一個讓白牧野有點意外的問題。

  白牧野一臉愕然:“殺我?為什么?”

  “因為你影響了他們的生意,讓他們的組織受到巨大損失,同時也損失了很大的顏面。不殺你,他們怕別人有樣學樣。”夏侯紫月表情平靜,聲音也不大。

  那神態仿佛是在跟白牧野陳訴一件特別普通的小事。

  她抬起頭,看著白牧野,那雙眼特別干凈,道:“其實我有種直覺,你是知道這件事的。”

  白牧野瞠目結舌地看著她:“你當我是神嗎?”

  “抱歉,這只是我的直覺。”夏侯紫月輕聲道。

  “你剛剛說的話,我完全聽不明白。你爸在麗明城,我在百花城,況且我只是一個學生,怎么可能影響到他的生意?”

  “我爸要殺你是真的。他們總是喜歡監聽我,于是我順勢在他們做出來的監聽器里面裝了一個反追蹤裝置,聽到了他們很多秘密。”

  夏侯紫月看著白牧野:“所以你別給我治病了,就算能治,你也別給我治,找個機會逃走吧……嗯,你就說,就說知道我的實際病情之后,發現有些東西必須得親自去買,或者親自去拿。然后你就走,離開麗明城,以后再也別來這里。”

  “你就這樣把你爸爸出賣了?”白牧野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兒。

  看夏侯明的模樣,分明寵愛極了這個小女兒。

  可看夏侯紫月的樣子,感覺都不像是夏侯明親生的。

  “他們作惡多端。”夏侯紫月低垂眼瞼:“我不希望他們繼續這樣害人,但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阻止不了。我只能盡我最大努力,去提醒靠近他們的人,讓他們離他遠點。”

  “你不怕我離開之后,就把你說的這些事情公之于眾?”白牧野問道。

  “你不會的,我能感覺到你是個特別聰明的人。”夏侯紫月道。

  “那你有沒有感覺到,我是個特別有正義感的人?”白牧野笑著問。

  夏侯紫月疑惑地看了白牧野半天,搖搖頭:“沒有。”

  真的,一張桌子不夠掀。

  夏侯紫月忽然掩嘴輕笑起來,眼神靈動地看著白牧野:“跟你開玩笑的,但你就算去檢舉揭發,也沒什么用,他們那個組織非常嚴密。不但隱藏得極深,而且勢力范圍特別大。你能想象嗎?他們勢力遍布了整個飛仙星!就算那些超級大的一級主城里面……都有他們勢力的影子。而且那個組織里面,都是大人物。你一個少年,想要抵抗這種組織,根本不可能的。”

  “你的病,其實是可以治的。”白牧野看著夏侯紫月說道。

  “我不想治,我想死。”夏侯紫月低著頭,有些難過的說道:“你沒生長在我這種家庭,你不會明白我的感受。”

  “身邊都是壞人?”白牧野問道。

  “嗯。”夏侯紫月絲毫沒有在意白牧野的話,輕輕點了點頭。

  “這么多年,我連一個可以肆無忌憚談心的朋友都沒有。甚至我上網都要受到他們監控……”

  夏侯紫月輕輕一笑:“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很生氣,就努力學習這些知識,終于可以避開他們耳目,做一些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現在我跟你說的這些話,他們是完全不知道的。那些監控我的人現在聽見的,是我們兩個說的其他對話。比如我問你我的病有沒有救,比如問你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子的……”

  白牧野目瞪口呆:“這是怎么做到的?”

  “簡單,事先編好程序,然后咱倆開始談話,它會采集你的音軌,自動生成我事前想要讓他們聽見的話語……”

  握草!

  這個本事有點嚇人啊!

  看來以后只聽聲音的話,堅決不能輕信對方身份。

  不知道大漂亮有沒有這種能力,應該問題不大。她咋從來沒跟我說過?

  “你放心,我絕不會用這種能力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夏侯紫月說道。

  “我覺得吧,出生在什么地方,不是你的錯,因為你無法選擇。但以后怎么活著,卻是可以選擇的。”白牧野說道。

  “你自己都難保,還有心思管我呢?”

  夏侯紫月一雙純凈的眸子凝視著白牧野:“再說我能怎么選擇?我連這個家門都出不去!自從學會網絡上的一些能力之后,我的世界稍微自由了那么一點,但沒用的……我依然什么都做不了。”

  “我的事兒先不說。”白牧野看著夏侯紫月:“要是我能治好你的病,你愿意活下去嗎?”

  “不愿意,剛才我就和你說了。”

  真倔啊!

  而且看得出這姑娘是認真的。

  人家根本就沒把死亡當成一回事。

  既沒有對生的渴求,也沒有對死的急迫。

  仿佛就像現在這個樣子,讓自己一天天衰弱下去,直至死亡,就是她最想要的結果。

  白牧野想了想,突然道:“那詛咒術,該不會是你自己弄出來的吧?”

  “嗯?”

  第一次,夏侯紫月臉上有了明顯的情緒波動。

  她似乎想要掩飾,但她明顯是個不擅長掩飾自己情緒的人。

  而且她又很聰明。

  在發現自己暴露了一些東西之后,干脆也就懶得掩飾了。

  看著白牧野一臉驚訝地問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牧野笑笑,搖搖頭:“猜的,而且我還猜,這件事不僅我知道,你爹也知道。”

  “不可能的!”

  夏侯紫月情緒似乎有些激動起來,站起身在房間里有些煩躁地走來走去,邊走邊道:“我做得天衣無縫,他怎么可能發現?”

  “你爹不但知道這件事是你自己做的,應該還知道你的其他一些想法。”白牧野繼續打擊道。

  “比如呢?”夏侯紫月平靜下來,淡淡看了白牧野一眼。

  “比如,通過假死這種方式,離開這個家。”

  “比如,嘗試著偷偷在網絡上尋找突破口,試圖檢舉揭發他們那個組織……”

  白牧野笑著道:“除了你自己給自己下了詛咒術這件事本身目前看似成功之外,其他那些,都早就已經失敗了不是嗎?”

  “你,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夏侯紫月這時候徹底冷靜下來,看著白牧野道:“那你愿意跟我一起,掀翻他們這個罪惡組織嗎?”

  白牧野:“……”

  什么鬼?

  他滿頭黑線地看著夏侯紫月,心說這丫頭是瘋了吧?

  剛才還說我這樣一個少年根本不可能跟那個組織抗衡。

  咋地,加上你一個少女就能了?

  你咋那么厲害?

  “你肯定不是我爹派來試探我的,但你又知道了這么多,說明你跟我是一類人。”

  夏侯紫月有些興奮的看著白牧野:“我們一起吧!”

  “別,我有女朋友的。”白牧野拒絕。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看不上你的。”夏侯紫月一臉認真,“你雖然長得特別好看,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白牧野:“……”

  嘖,話題跑偏得很嚴重啊!

  這位夏侯紫月身上的一些問題,大漂亮之前就有過很嚴謹的推斷。

  按照大漂亮給出的證據中,夏侯紫月中的詛咒是她自己弄出來的可能性大概在百分之九十七以上!

  因為她從小的成長環境決定了她根本接觸不到外界的人,以夏侯家的防御級別,外人幾乎不可能偷偷潛入進來。

  若是有神不知鬼不覺潛入到夏侯家做這件事的能力,何必將目標放在夏侯紫月身上?

  直接沖著夏侯明去不就完了么?

  只是白牧野一開始有點不太敢相信大漂亮給出的那些證據。

  一個連家門都沒出過的小姑娘,就算天賦再好,但如果沒有那些條件的話,上哪學那種強大的詛咒術去?

  材料?

  所以哪怕是吃飯那會兒,白牧野依然覺得夏侯紫月中詛咒術的原因,是那剩下的百分之三。

  直到進入夏侯紫月房間之后,他很快就明白了。

  大漂亮給出的消息,還是精準的!

  這少女,是一個正義感強大到爆棚,對自家人所作所為厭惡到極點的人。

  她的心干凈到有些扭曲的地步!

  根本容不下一點點黑暗丑陋的東西。

  和光同塵在她這不存在的。

  可偏偏,她生長在一個充斥著各種罪惡的家族。

  然后她還是最受寵的那個!

  寵著她的每一個人,都是很多人眼里的壞人。甚至包括她的母親!

  他覺得整個家里只有她一個好人,四面八方都是壞人。

  這種感覺,真的太痛苦了!

  夏侯紫月這個人......也是白牧野敢來到這里的原因之一。

  她不但心靈干凈,而且還特別純粹。

  純粹到別人不愿說,她就不多問。

  只用一雙特別純凈的眼睛看著你,問你愿不愿意跟她一起消除罪惡。

  只是她的這些想法,太理想化了!

  夏侯明甚至不需要證據!

  對他那種格局的人來說,很多事只要看結果就能推斷出過程來。

  所以,任你百般掩飾,在他眼中,卻如同一碗清水。

  一眼見底。

  “你有想過,你要打擊的這些人,都是你的家人么?”

  白牧野看著她:“我當然是無所謂的,因為我跟他們沒有什么關系。而且你也說了,他們想害我。我好心好意過來給你看病,他們卻利用這個機會想殺我,這讓我很生氣。”

  “對,我也很生氣,我不喜歡被人利用的感覺。”夏侯紫月說道:“至于你說他們是我的家人,我不否認,我有點矛盾。但我更不想看到他們的罪惡繼續延續下去。”

  “那你覺得,只憑借我們兩個人,能阻止這一切嗎?”白牧野問道。

  “只要能出去,就一定有辦法的。”夏侯紫月道。

  “你真天真。”白牧野笑著搖搖頭:“你告訴我,出去之后,你想去哪里?”

  “我可以制作完美的真實身份識別碼,然后離開麗明城,去一級主城,再從一級主城乘坐星際航班離開這里。”

  夏侯紫月這個想法應該由來已久,毫不猶豫便說出她的計劃:“我打算去紫云,我要去皇室揭發他們!這世上,總有人可以阻止他們的罪行。”

  “那你要怎么逃出去呢?”白牧野問道。

  “原本假死是一種辦法,但你既然說我爸爸可能早就知道了,好像你說的也有那么點道理。那么現在看來,這個辦法就不能用了。還得另外想個辦法才行,但你會幫我的,對嗎?”夏侯紫月看著白牧野,清澈的眼眸里,帶著強烈的期盼。

  “對不起,我想,我很難幫到你。”白牧野攤開雙手:“我沒辦法把你從這里神不知鬼不覺的帶出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