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夏侯紫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姚謙回到自己房間,躺在床上給老婆打起了電話。

  關于麗明城這邊的事情,李楠楠那邊毫不知情,在她看來,自家有救了!

  這件事成了,老姚可以拿到一點五億的傭金,他們家現在所面臨的問題,也就徹底解決了。

  雖然依舊會心疼之前的損失,依舊會覺得自己愚蠢,但至少之前那種絕望情緒已經沒有了,所以語氣也輕快的很。

  “老姚,你那邊順利嗎?”

  “挺好的,放心吧,咱們很快就可以翻身了……”

  姚謙嘴角帶著輕松的微笑。

  哪怕還有許多不確定的東西,但管它呢!

  人這一生不確定的事情多了,現實永遠比故事更離奇。

  白牧野來到書房,看見之前要求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出來了。

  各種符篆制作材料,精神藥劑等,整整齊齊碼放在那里。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堆普通物品,在白牧野眼中,這一堆,卻透著一股豪氣。

  “森悅星出產的高級符紙,綠野星的萬能墨水,古石星出產的符篆筆……嗯,都是名牌啊,有錢真好啊!”

  白牧野看著夏侯家準備好的這些材料,有些感慨的輕聲自語。

  一些特殊的符篆,需要用特殊的符紙、墨跟筆來制作,但大多數輔助類的符篆,都可以使用這些通用的材料來完成。

  但就算是通用材料,那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其中森悅星的符紙,綠野星的墨水和古石星的符篆筆,享譽整個祖龍帝國!

  品質絕對可以保證那種。

  而這些東西,都是白牧野之前用不起的。

  當然,現在有十幾個億存款的他還是用得起的。

  但既然有別人出錢買給他,為什么要自己買?

  如果明知夏侯家對他居心不良,還對他們客客氣氣,溫良恭儉讓,一副謙謙君子模樣……那就是個大傻逼。

  白牧野目前擅長的幾種輔助類符篆術當中,靈力補充和精神力補充都已經達到上品水準。

  在現實中,因為精神力的限制,他只能畫出初級符篆。但在黑域中,他卻可以輕松地畫出高級上品靈力補充和精神力補充符!

  但其他輔助類的符篆,例如增強攻擊、被動激活防御、防御、速度、力量、敏捷、耐力、凈化這些符篆術,目前都只在中品品質。

  至于其他五行元素種類中的輔助系符篆術,大多都還沒有真正制作過。

  因為那些只能在黑域里進行,現實中他的精神力不夠,無法完成。

  控制詛咒系當中,控制符早已經達到上品品質。但其他的,劇毒、遲緩、衰弱、衰老,都還停留在下品。

  至于重力、封印等控制系高階符篆和其他元素屬性的符篆術,同樣是目前在現實中無法完成的。

  攻擊型符篆術中,目前他在現實中可以畫出的劍符連下品水準都不到。

  在黑域中曾經制作過劍符,當時能展現出強大威力,不過仗著他的等級足夠高。

  高級劍符,哪怕不入品,威力也是相當巨大的!

  品質帶來的是質變,品質越高的攻擊符篆,傷害越大;等級帶來的是量變,等級越高的符篆,持續傷害的時間也就越長。但符篆師到了高級,制作出來的符篆也會由量變進化為質變。

  同樣一張攻擊符篆,高級符篆師制出來的上品劍符,威力巨大,同級別靈戰士幾乎難以招架。

  既然目前短時間內很難在現實中突破精神力的封印,所以白牧野想要利用這段時間,將自己目前能在現實中制作出的符篆術全部提升到上品品質!

  說實話,這個野心不小。

  對于尋常的符篆師來說,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縱然是天才,也沒那么容易。

  除非是超級天才!

  白牧野就是。

  超級天才就要做跟超級天才相匹配的事情。

  如果不能快速提升實力,那么無論是將來所要面臨的各種比賽,還是遠古遺跡、次元空間的歷練,還是在面對其他一些諸如跟麻爺那種遭遇戰……都很難做到真正有底氣。

  他現在可以請瑞叔做他一段時間保鏢,但身邊不可能永遠都有人守護。

  終究還是要靠自己的!

  這就像“兜里有錢心里不慌”是一個道理:誰有,都不如自己有!

  一個生活困頓的窮人,再怎么樂觀,也不可能對所有事情都底氣十足。

  作為一名符篆師,如果不能讓自己真正強大起來,那么不管面對誰,都只能通過吹牛逼來嚇唬對方。

  嚇唬住就嚇唬住了,嚇唬不住,自己就傻逼了。

  這年頭能被嚇唬住的人不多。

  所以為了讓自己不變成別人眼中的傻逼,小白同學只能勤學苦練。

  “學習使我快樂。”

  白牧野眼睛亮亮的看著這些制符材料,一臉滿意。

  坐在那里,心無旁騖地開始畫起符來。

  他首先畫的,是敏捷符。

  這東西真好用啊!

  兼具速度跟靈敏,雖然沒有單純的速度符篆那么快,但勝在靈活啊!

  雖說品質的提升并不能帶來時效上的突破,但卻可以讓符篆的威力倍增!

  一張下品敏捷符,可以讓姬彩衣速度增加大約百分之五十左右,但一張中品的敏捷符,卻可以讓她增速百分之百!

  而一張上品敏捷符,恐怕姬彩衣目前都無法駕馭,會讓她的速度驟然增加百分之三百!

  而這,還只是初級符篆。

  若是到了中級、高級,甚至是宗師級的符篆師境界,畫出來的符篆,那種效果,可以讓沒見識過的人懷疑人生!

  當然,這里說的是符篆,是指師寶典上面的符篆術。

  它跟其他那些符篆術很不一樣。

  就像其他符篆術中,凈化符是絕不可能治好孫恒的烈火之毒一樣。

  敏捷符,也絕對沒有這么強大的增幅效應。

  他首先選擇敏捷符進行提升,是為了跑的時候可以更快一點。

  雖說在真正的強者面前,這個更快似乎沒什么意義,但有沒有,跟能不能,終究不是一回事。

  白牧野一口氣畫到很晚,然后看了一眼時間,默默的將這些符篆全部收起來。

  品質并沒有提升,依然都還停留在中品水準,但卻已經非常穩定了!

  相信再畫一些敏捷符,便可以實現突破了。

  畫符很枯燥,需要心絕對安靜。

  這東西哪怕是白牧野這種超級天才,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想要提升品質,沒什么捷徑可走。

  隨后,他隨意的畫了一些靈力補充符和精神力補充符,故意將品質控制在中品和下品,然后把它們丟在桌子上。

  做完這一切之后,站起身,抻了個懶腰,看了一眼窗外。

  天色已經暗下來,柔和的燈光照在平整的草坪上,一些小蟲子圍著路燈群蟲亂舞。

  麗明城的溫度比百花城還要高一些,哪怕是冬天也一點都不冷。

  不像那些北方城市,這個季節早已經冰天雪地。

  說到北方,白牧野還真的有些向往,希望有機會可以去轉轉。

  那邊很多開放的次元空間中,可以產出水系冰雪分支的高級符篆材料。

  雖說現在用不到,但以后一定可以用得上。

  如果這些東西都要自己花錢去買,現在身上這十四個億,估計連一年都頂不住。

  就像眼下,他要求夏侯家給自己準備的這些符篆材料,價值至少在五億以上。

  而這些材料,全都是白牧野為了提升符篆品質用來練手的!

  還不一定夠。

  奢侈吧?

  這還只是一個初級符篆師,回頭到了中級、高級、宗師級……對材料的消耗只會以一個恐怖的天文數字往上漲。

  所以說,能夠踏入高級符篆師領域,擅長一兩種符篆術,然后再會個那么五六七八種符篆術的符篆師,在這個世界上,就已經很了不起,也很有地位了!

  全系?

  玩呢吧?

  首先符篆術的種類無比繁多,一個普通的符篆師學徒,不用過腦子也能說出幾百種。

  但上哪整那么多符篆術去?

  符篆術又不是大街上的白菜,隨處都能買到。

  越是高級的符篆術,越是稀有。

  更多時候你有錢也買不到!

  十四億……很大一筆巨款是吧?

  去拍賣行買一買符篆術,絕對會瞬間懷疑人生,感覺自己就是個窮鬼。

  其次每一種符篆術,都需要真正領悟之后才能學會。

  這個說來簡單,可當那些符篆術擺在面前的時候,這世上絕大多數天生就比別人聰明的符篆師,一定會有一種共通的感覺——

  多么痛的領悟!

  這玩意兒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哎呦老子領悟了……

  學起來就知道了。

  超級難!

  就跟學渣面對高數似的——相看兩相厭。

  第三,就算領悟了,也得需要大量制作才能精通……

  這個過程的確沒那么考驗智商了,反正已經會了,但卻開始考驗金錢!

  沒錢拿什么買符紙?拿什么買墨水?拿什么買符篆筆?

  修行界,講財法侶地。

  但凡修行,財都是擺在第一位的實際問題。

  沒有財,有法也沒用!

  符篆師更是如此!

  這還只是符篆術,符篆師本身更費錢!

  符篆師都有各自的精神力修行功法,但若是想要通過精神力修行功法踏入宗師、大宗師級別,簡直就是個笑話!

  只依靠功法,高級都難入!

  沒有提升精神力的寶物,除非能像白牧野這種,精神天賦高到爆表。

  被封印了也沒耽誤快速增長。

  你讓趙夢寧那種天才被封印一個試試?

  所以小白能成長到今天這地步,還真不是齊王那群人傻逼,只能說那群人以為自己很高估了小白的天賦,實際上依舊大大低估了!

  有句老話叫窮文富武,到了這里,就是窮靈戰士富符篆師!

  很多不懂符篆師的靈戰士肯定不服氣,覺得他們想要修煉到高級也特別費錢。

  但真正接觸過符篆師這個職業,并有所了解的靈戰士,肯定毫不猶豫地點頭。然后心服口服地說一句:跟符篆師的消耗比起來,我們這仨瓜倆棗的……算什么呀?

  真的就是這樣,沒點家底,又沒有人在背后支援,就算有不錯的精神力天賦,這輩子估計也就混個中級符篆師。

  到老能成為高級符篆師,那也是運氣足夠好!

  不然想都別想。

  所以。

  感謝夏侯家這種為祖龍帝國符篆師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家族!

  以后我一定會記得你們的!

  如果到了寫回憶錄的年齡,肯定濃墨重彩的送你們一筆!

  白牧野神清氣爽地出門,順著樓梯下樓,來到外面。

  發現姚謙正百無聊賴地站在外面抽著煙。

  “忙完了?”姚謙回頭問了一句,臉上帶著輕松笑意。

  “嗯,忙完了。”白牧野點點頭。

  老姚現在的狀態他很滿意,這才對嘛!

  深入敵人老巢又能怎么樣?

  你們還不是乖乖送高級材料給我練手?

  還不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一絲怠慢?

  在治好病人之前,誰敢招惹我?

  不高興就罵你們一頓!

  還得點頭哈腰客客氣氣的給道歉。

  這特么多好的待遇啊!

  為什么要惶恐?惶恐個毛?

  真要惶恐,也等著治好那姑娘病以后再惶恐也不遲。

  再說,沒點準備,我會傻乎乎的沖進敵人老巢里面送死?

  要說真的百分之百萬無一失,倒也沒有。

  如果那位夏侯明真是一個鐵血梟雄,冷酷到可以用自己女兒做誘餌來騙白牧野上鉤,那他沒話說。

  但那位夏侯總,應該還做不到這種程度。

  原因有三。

  第一,他是公開懸賞的符醫,小白是公開來的,不但孫家知道,百花城主也知道,所以這件事想要隱瞞,根本不可能;第二,大漂亮給出的資料當中,那位夏侯明總裁是真的很愛自己的小女兒!

  大漂亮竊取到的那些絕密資料當中,有大量夏侯明陪著孩子玩的照片,而且其他信息也都顯示,夏侯明對這個小女兒簡直寵上天那種!

  第三,夏侯明就算再怎么心系組織,也犯不著讓白牧野在他家里面出事。

  在他看來,在他們組織當中的任何人看來,小白就是一個典型的小白啊……能知道個屁啊?

  別說小白,就算他背后的孫家,也是典型的軍人世家,骨子里哪有那么多彎彎繞?

  和他們比玩心眼兒?

  那是元帥跟大頭兵的差距!

  人家前面已經布了那么大的一個局,小白也乖乖跳坑了,那么后面自然有更高級的坑等著他自己往里跳呢。

  暴起殺人,那是王二麻子那種小人物和其他街頭混混才會干的事兒。

  匹夫一怒才會血濺五步。

  大人物都喜歡玩陰的,潔白地羽毛哪能那么輕易沾染泥巴?

  所以,在治好那位夏侯小姐的病之前,他跟老姚,都是絕對安全的!

  而且他很快就會把老姚送回去。

  那么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呀?

  還好,老姚調整的足夠快,人也足夠聰明。

  “來一根不?”姚謙覺得白牧野站那跟一尊漂亮精致的雕像似的,忍不住想做點什么破壞這種美感。

  白牧野瞥了他一眼:“想要帶壞小孩子是吧?”

  “小白……”

  “嗯?”

  “以后能不能別說自己是個孩子了?”

  “為啥?”

  “因為你一強調自己是孩子,我就有種想撞墻自殺的沖動。”

  “你能跟我比?”

  天被聊死了,已經沒有繼續水下去的價值,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

  正好這時候夏侯明趕來了,不然老姚很是有種轉頭回屋繼續睡覺的沖動。

  “哈哈哈……”

  人沒到,爽朗的笑聲就先傳來了。

  夏侯明大步流星,往這邊快步走來。

  身旁杜朵兒得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他。

  遠遠的,夏侯明直接沖著白牧野伸出一只手:“天才少年,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哈哈,天才也就罷了,竟然還這么英俊。難怪我們朵兒姑娘見你一次就念念不忘的。”

  身后的杜朵兒瞬間臉紅,心說我不是呀!我沒有!別冤枉我!

  好吧,有一點吧,但我沒說過啊!

  白牧野也伸出一只手,跟夏侯明握了握,在握手瞬間,夏侯明另一只手也覆蓋上來,無比熱情的用力搖晃一番。

  摸我!

  白牧野不著痕跡地抽回手,然后打量著眼前這個傳說中的超級富豪。

  中年,很儒雅英俊,身材筆挺,頭發斑白,一雙眼透著和善的光芒。

  麗明城的大佬級人物,給人一種如沐春風般的感覺。

  這就是新型的壞人嗎?

  如果不是了解到大漂亮給他的那些信息,真的很難相信這樣的人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梟雄。

  是那個神秘組織在麗明城這里的負責人,掌管著麗明城以及麗明城下面三級城市的所有事宜。

  白牧野在打量著對方的同時,夏侯明也在打量著他。

  這就是把組織在百花城的終端力量給徹底干掉的少年?

  本人是真英俊啊!

  年少多金,瀟灑聰明。

  要沒有這件事,他真的很愿意跟這樣的年輕人交個朋友。

  投資未來,是大佬們最喜歡干的事情。

  可惜呀……

  夏侯明心中微微一嘆,然后露出儒雅笑容:“真對不起,怠慢了貴客,下午發生了一些緊急事情,必須得我去處理。”

  白牧野一臉大方,露出一個標準微笑:“夏侯總貴人多事,正常的很,我怎么會怪呢?這么晚了您親自登門,讓我這做晚輩的慚愧的很呢,按理應該我主動去拜訪您的。”

  杜朵兒躲在夏侯明身后的陰影里,有點目瞪口呆地看著白牧野,心說你是魔鬼嗎?

  下午那個瘋狂吐槽夏侯總的年輕帥哥是你雙胞胎兄弟對吧?

  “哈哈,沒關系,是我做得不到位,一會兒罰酒。”夏侯明爽朗笑著,“走,我讓人在這里準備了一桌宴席,就我們幾個人。知道白公子喜歡清靜,一個外人都沒有!”

  夏侯明說到這,才沖著姚謙點了點頭,熱情微笑道:“這位就是姚謙先生了吧?”

  “不敢當,在下姚謙。”老姚關鍵時刻也沒含糊,態度不卑不亢。

  “嗯,感謝你呀,給我女兒帶來了生的希望!回頭在下必有謝意!”夏侯明說道。

  “夏侯先生言重了,在下只是小白的合伙人,替他打理一點雜務。當不起這種贊譽,做這些事情,也都是應該的。”老姚這時候突然感覺到合伙人這三個字的重要性!

  跟經紀人……真不一樣啊!

  合伙人?

  夏侯明眉梢微微一挑,隨后笑著伸出手,跟姚謙握了握,然后道:“走,我們邊吃邊談。”

  來到餐廳,白牧野一眼看見一個坐在餐桌角落的少女。

  腦子里瞬間閃過一個詞——精靈!

  她不是特別漂亮那種,單獨講五官拆開來看,只能說是清秀。但將五官組合在一張臉上,卻給人一種氣質特別超然的感覺。

  她的皮膚特別白,渾身散發著一股強烈的生命氣息。

  在白牧野進來那一瞬間,她也抬起頭,柔柔弱弱地看了白牧野一眼,突然微笑著,輕聲細語地道:“你長得可真好看!”

  夏侯明看向自己女兒的眼神帶著一股強烈的寵溺,在一旁給白牧野介紹道:“白公子,這便是小女,夏侯紫月。”

  白牧野沖少女露出一個微笑:“紫月姑娘,你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