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一章 十億富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二天上午,白牧野找到班主任王良。

  “老師,我想請一段時間假。”

  “嗯?”王良有些奇怪的看著白牧野,盡管校長有過交代,這幾個孩子可以適當缺課,不要難為他們。

  王良也懂,天才有天才的教育方式,所以也沒什么阻撓地念頭。

  但他沒想到第一個跑來請假的人會是白牧野。

  小白一直以來都是上課最認真最積極的。

  雖然嚴格來說,董穎才是小白的班主任,但在王良眼中,小白才是一班最討人喜歡的學生!

  “發生什么事了嗎?有什么事可以跟老師說說。”王良一臉關切地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笑著搖搖頭:“沒有,老師,您放心吧,我的確是有點私事,但不是什么壞事。是對我成長有幫助的事情。”

  “哦,那你想請到什么時候?”王良稍微放心了一點。

  “放假。”白牧野道。

  王良:“……”

  從王良那里出來,白牧野還忍不住有些想笑,班主任當時的表情實在太可愛了。

  老王有點禿,腦瓜門錚亮,當時他瞪大眼睛看向自己時的那種表情,特別萌!

  王良最終還是同意了,因為白牧野跟他保證了,期末考試會回來參加,成績絕不會掉出年級前十名。

  如果做不到,以后就再也不請假了!

  白牧野隨后又去找了董穎。

  董老師那里就沒那么好說話了。

  她怕小白拿了百花杯冠軍之后就飄了。

  然后。

  白牧野無奈之下,只能給她畫了一張靈力補充符篆。

  畫符的過程中,特意讓董穎開啟了錄像。

  將他如何運筆、落筆,都記錄下來。

  董穎一開始還覺得小白不但飄,而且也太膨脹了!

  私底下那幾個家伙叫你小白老師也就罷了,我只當沒聽見。

  現在還當著姐姐我的面畫符?

  還要我錄下來!

  咋地?

  你想指導我嗎?

  結果,只看了幾眼,她眼睛便瞪得老大,一臉驚愕表情。

  小白這個家伙畫的靈力補充符,竟然已經達到了上品水準!

  準確的說,是接近大師級了!

  一點都不夸張地說,董穎畫了這么多年靈力補充符篆,也只是勉強達到上品,偶爾還會不達標。

  可小白的符,畫的太穩了!

  功底扎實到她想要罵人!

  因為慚愧。

  真的,她學習到了。

  但是,想要讓她現在就畫到小白這種地步,好像……還有點難!

  他明白了小白讓她錄像的用意,這是讓她按照這種方法練習啊!

  雖然這份視頻資料價值極高。

  但是——

  太過分了!

  怎么可以這樣?

  我才是老師啊?

  董穎有種再次回到校園,面對曾經教過她的那些教授時的被無情碾壓地感覺。

  所以當小白畫完之后,她長出了一口氣,深深地看了一眼小白,露出一個慈祥地微笑。

  “滾。”

  小白乖乖地滾了。

  然后他又去了一趟孫家。

  “嘿嘿,瑞叔,有點事兒求您幫忙。”

  “嗯,你說小白。”

  “您擅長易容嗎?”

  “嗯?”

  “就是,您擅長把自己變成另一個人然后還能讓別人看不出深淺……哦不不不,讓別人覺得你只是一個普通的宗師級強者,然后完全認不出你來,能嗎?”

  “我明白你說的,但你想干什么?”瑞叔一臉嚴肅地看著他。

  “想請您給我當幾天保鏢。”白牧野一臉羞澀地道。

  “你請不起!”瑞叔瞪他一眼。

  “別那么直接嘛,太傷人了。”白牧野嬉皮笑臉地道。

  “你到底要做什么?”瑞叔表情無比嚴肅。

  這小兔崽子長了一張欺騙性超強的臉,骨子里卻一點都不安分!

  想著自己跟頭兒很快就得離開,部隊那邊已經在催促了。回頭自己跟頭兒都走了,這以后可咋辦啊?

  “事情是這樣的……”

  白牧野給瑞叔講了個故事。

  故事很簡單。

  麗明城城主的弟弟,超級富豪夏侯明的小女兒被人下了詛咒,已經三年多,尋醫無數,卻無法醫治。

  眼看著就要挺不住了,繼續拖下去,可能活不了太久。

  夏侯家開價十個億求醫,他讓姚謙還價三十個億。

  結果對方答應了。

  “我當時就那么隨口一說啊,誰知道他們就答應了,我就有點怕了,讓姚謙拒絕……”

  “你這不胡鬧嗎?”瑞叔一臉無奈的瞪了他一眼。

  “是啊,有點胡鬧,可我還小嘛,哪里會想那么多?”白牧野理直氣壯地道:“我以為……”

  “你以為個屁,男子漢大丈夫做人要講信用,你答應了就得去啊!”瑞叔說道。

  “是,您說得對,我也明白,答應了就得去。所以這不就跑來找您了嗎?”白牧野把話題繞了回來。

  “不是,這跟我有什么關系?”瑞叔瞪著他看了半天,才恍然道:“你是怕這錢好賺不好拿?”

  “嗯嗯嗯,不是我小人之心,您想啊瑞叔,那夏侯家現在救女心切,多少錢都肯答應。可萬一回過頭來我把他們家女兒治好了,這錢……我能那么容易拿到手嗎?萬一回家的路上有人劫我,劫財劫色……我怎么辦?”

  “呸!”

  瑞叔瞪了他一眼:“不過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一個二級主城的城主和超級富豪,肯定不是容易招惹的。嗯,謹慎點也對。”

  “所以,叔,您會易容嗎?”

  “需要易容嗎?我就這張臉,跟在你身邊,更有用吧?”孫瑞皺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叔叔,您這是部隊那一套,您說您一個大宗師,往那一戳,誰不害怕啊?知道的是我去給治病去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去砸場子的。再說了,您已經是將軍了!得注意自己身份啊!堂堂一個將軍,給我一個小屁孩當保鏢,傳出去像話嗎?”白牧野道。

  孫瑞瞪著白牧野:“你也知道不像話?”

  “我這不沒辦法嗎?我要是個宗師級符篆師,我還怕什么?我不去算計別人就不錯了!”白牧野撇撇嘴,最近也沒查精神力,前陣子決賽之后,感覺漲了不少,現在應該挺高了吧?

  “這件事,我得跟你恒叔商量一下。”孫瑞最終還是松口了。

  讓他一個新晉的少將將軍去給個孩子當保鏢的確有點不像話,可如果不跟著去,心里面也真的是有點擔心小白會出事。

  三十個億啊!

  這個小財迷簡直是財迷心竅了!

  那錢有那么好拿嗎?

  不過三十億……符篆師賺錢也太恐怖了吧?

  當然,這錢整個祖龍也沒幾個人能賺到。

  不然頭兒何必等到現在才治好?

  真是個小妖孽!

  孫恒知道之后,也氣得大罵了白牧野一頓。

  但沒辦法,事情已經發生了。

  而且的的確確是人命關天,他們清楚小白有這個能力,硬讓他見死不救也不是那么回事。

  再說一個二級主城的超級富豪,又是城主弟弟,也不是那么好消遣的。

  孫恒把小白叫到面前,語重心長地道:“叔叔之前跟你說過,沒錢了,找你琳姐要,這錢有那么好賺嗎?”

  “您之前不是不讓我賣符嘛,我這不是治病救人么?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叔。”

  孫恒無奈地看著他:“行了,也別在我這賣乖,這件事我答應了,但以后……哎,他奶奶的,你干完這一票,保證出大名了,行吧行吧,以后記得別那么黑。三十個億,你咋不上天呢?”

  白牧野笑嘻嘻地從孫家告別,上了車之后,給姚謙發了個消息過去:“我剛從孫家回來,我被你說服了。”

  那邊的姚謙已經快被董開給煩死了。

  幾乎是一會兒一個電話,各種哀求,講道理,威脅……到最后利誘都出來了。

  “姚大爺,回頭您來麗明城,您說怎么玩,小弟就帶著您怎么玩,您想玩什么,小弟就帶著您玩什么!行吧?實在不行,我給您錢,您是大爺,救小弟一命吧!”

  所謂跪著賺錢,就是這樣的。

  姚謙從前就是這么賺錢的。

  很多時候甚至比這嚴重多了!

  這才哪到哪啊?

  接到白牧野的信息,姚謙手都一哆嗦。

  他媽的該死的小白,你說你沒事兒跟我說這個做什么?

  我要什么都不知道,還好一點。

  可現在我什么都知道了,你讓我怎么放心讓你去?

  不過白牧野那句我剛從孫家回來,多少給了姚謙一些心里安慰。

  他以為白牧野跟孫家交代了實情,孫家還支持他這么做。

  不管怎么說,孫恒目前已經成了第七軍團的最高指揮官,有這層身份在,相信對方一定會忌憚一些吧?

  可能原本不殺白牧野誓不罷休,而現在,估計可能想著教訓他一頓就好了。

  能屈能伸才是這世界的永恒主題,一剛到底的基本都死在半道兒了。

  那么大的一個組織,只要找到新的代理人,這件事也就過去了,是這樣吧?

  看著再次亮起來的通訊器,姚謙嘆了口氣,接通。

  “姚大爺……”

  “行了,他被我說服了。”姚謙的聲音中,充滿疲憊。

  這個不用演,是真的感覺到疲憊。

  沒有夸大自己的功勞,也沒有太多興高采烈。

  語氣很平淡。

  姚謙感覺自己就像掉進一個大漩渦,明知道會被吞噬進去,但卻無力掙脫,只能眼睜睜看自己越陷越深。

  過去從不會質疑自己做出過的決定,但他現在十分懷疑,他當初選擇跟這個少年捆在一起,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兒?

  “哈哈哈,哥,您是我親哥!以后小弟就跟您混了啊!小弟說到做到,這次的傭金,小弟一分不抽。等你來麗明,來了之后,小弟保證叫你再也不想回百花!趕緊,我發一份電子合同給你,寫上你那位小老板的身份碼,讓他簽好他的大名!小弟就在麗明恭候你們大駕了!”

  通訊器上,瞬間發過來一份電子合同。

  正式的,有法律效應的帝國合約。

  姚謙掛斷通訊器,大致看了一眼,合約一點問題都沒有。

  十五個億的預付款,成功之后再付另一半。

  若失敗,十五個億退回十三億!

  該死的狗大戶!

  哪怕明知道對方沒安好心,姚謙還是忍不住罵了一句。

  真特么有錢啊!

  不成功都給兩個億……這就是有錢人的做事風格嗎?

  還是覺得無論如何,都有辦法從小白這里把錢給拿回去?

  反正這合同本身,是一點坑都沒有的,相反對他們來說,這合同有些優厚得過分了。

  把合同發給小白,姚謙靠在座椅上,點了根煙,靜靜抽了起來。

  大約一分鐘,合約被傳遞回來。

  白牧野的大名,身份識別碼全都填好了。

  姚謙狠狠抽了一口煙,然后把煙按滅在煙灰缸里,拿著通訊器的手,微微有些抖。

  他知道,這份合同一旦發過去,那么,就徹底沒了后路了。

  當然現在拒絕的話,他也沒后路了。

  所以,進則亡,退亦死!

  根本沒后路!

  “小白不是那種心里沒數的人,他都不怕,我怕個卵?”

  “媽的!”

  “老子也是個有蛋的爺們!”

  “干了!”

  最終,他心一橫,將這份合約給對方發了過去。

  不到三分鐘,姚謙的通訊器再次傳來一聲提示音——叮!

  這種聲音他很熟悉。

  是有錢進入到他賬戶的提示。

  他有些懵,他知道是什么,但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那條消息。

  您的賬戶入賬150000000元。

  十五,后面跟了七個零。

  沒有錯,一點五個億!

  對方的動作也太快了吧?

  小白的動作也太快了吧?

  自己血虧的那一億三千萬,就這樣又回來了?

  還多了兩千萬?

  盡管他需要拿出去四千萬付給高利貸那邊——人家不會要他提前還款的。

  你當初貸了一年,那么就是一年。

  哪怕你一天之后就還錢,還的……也是一年的!

  因為貸一天有貸一天的利息。

  規矩就在那擺著,不喜歡你可以不貸啊。

  但沒什么!

  提前還了,心里也就踏實了。

  就算拿出去四千萬,他還剩下一億一千萬!

  算下來,他不過損失兩千多萬。

  雖然也會肉疼,但跟一億三千萬加上四千萬的高利貸比起來。

  這點錢……算他媽什么呀?

  姚謙又抽出一根煙,叼在嘴里,卻沒點著。

  然后他忽然笑起來,搖著頭,把煙從嘴里又拿在手上。

  靠在座椅上,瘋狂的大笑起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白牧野看著賬戶上十三點伍億元的入賬信息也很開心。

  之前一個億,給了姚謙五百萬,還剩下九千五。讓大漂亮買了一些東西,又訂購了一些符篆用品,當時還剩下八千出頭。

  打百花杯賺的三百萬獎金也已經到賬,所以他的賬戶上,現在一共有十四億三千三百多萬的存款。

  從一無所有,房租都交不起的小可憐,只能淪落街頭去賣畫才能混點生活費這樣子。

  到身懷十億巨款,談笑間流露著有錢人的樸實無華氣質……他只用了短短幾個月。

  什么叫奇跡?

  什么叫牛逼?

  當明星有什么好的?

  還不是管金主叫爸爸?

  當個,金主得管我叫爸爸!

  小白又有點膨脹。

  不過這筆錢,現在看起來還有點燙手,嗯,應該是非常燙手。

  不僅燙手,還燙命呢!

  人家打算在他拿了全額的錢以后,就弄死他呢。

  但他很快就會讓這筆錢一點都不燙手的。

  他跟幾個小伙伴約好,到彩衣家那個會所聚一下。

  畢竟這一走可能就是很多天,跟這群伙伴總要有個交代才行。

  這個會所現在都快成他們的根據地了,哪怕來的次數并沒有那么頻繁,姬彩衣也想把這里徹底改造成幾個小伙伴的秘密花園。

  “你們覺得這個建議怎么樣?”

  “幼稚,這地方平時還得營業賺錢呢,你就是個敗家丫頭。”

  白牧野知道她這想法之后第一時間批評了她,讓她打消這種狗大戶的念頭。

  “真不知道以后你家要是沒錢了,老劉得怎么養你?他以后一政客,不貪污都養不起你啊!你這是逼著老劉犯錯。”單谷在一旁吐槽。

  “呸呸呸,你滾開,你家以后才沒錢了呢!你才貪污!”姬彩衣瞪著單谷。

  “嘿嘿嘿。”單谷被罵得很開心。

  老劉和司音在一旁滿頭黑線。

  “我要出門一段時間。”白牧野對大家說道。

  “嗯?”其他四人一起看向他。

  “去哪?”單谷問道。

  “干嘛去?”姬彩衣問。

  “要很久嗎?”這是司音。

  “不會有危險吧?”這個一定是劉志遠。

  “沒事沒事,就是一點私事兒,出門一段時間就辦完了。”白牧野微笑著解釋。

  “真的么?”姬彩衣有些不太相信地看著白牧野,她覺得小白有事瞞著大家。不過隨著上了高中,她也漸漸變得成熟起來了。

  雖然還不是特別成熟,但很多以前不經大腦就會問出來的話,也已經學會在心里尋思尋思再問出口了。

  雖然結果還是一樣,但至少有過程了。

  “嗯,這次真的是私事兒,如果順利的話,假期再見的時候,我應該會比現在更加強大!”白牧野說道。

  “假期?你的意思是,你要一直請假到假期?”姬彩衣瞪大眼睛看著白牧野,“那么久?”

  “提升實力嘛,當然要久一點。”白牧野笑著道。

  “那以后晚上下副本……”單谷表情有些郁悶,“是不是就……”

  “我會盡量參加的,放心吧!我只是去辦事,又不是玩兒消失。”白牧野道。

  “好吧,我們也需要努力提升自己了!”劉志遠點點頭,看著白牧野,“但如果你有什么困難,也一定要及時的告訴我們,好吧?”

  “好!”白牧野點頭答應下來。

  一天后,白牧野跟姚謙一起,登上了城際航班,準備前往麗明城。

  頭等艙里面,挨著白牧野的姚謙笑著道:“還真是借了你的光,頭等艙呢,第一次坐。”

  白牧野看他一眼:“你以前那么有錢,從來沒坐過頭等艙?”

  姚謙苦笑道:“我很少離開百花城的,而且……頭等艙太貴了啊!沒人給報銷的話,自己買,很心疼的!”

  “沒關系,以后咱們出門,就坐頭等艙。”白牧野一臉大氣。

  姚謙露出微笑。

  “到時候你負責買票,肯定不心疼,因為你那會兒應該更想罵我。”

  姚謙:“……”

  我現在就想罵你!

  還想揍你呢!

  你特么是個十億富豪啊!要不要這么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