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四十章 我不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下午放學,看著等在校門口的姚謙,白牧野愣了一下,沖他點點頭,往停車場走去。

  姚謙一聲不吭的跟在他身后。

  上了車。

  關好車門那一刻開始,姚謙便竹筒倒豆子似的跟白牧野說了自己老婆跟董開、夏侯武之間的同學關系。

  說了他心中的各種疑惑。

  “我覺得這里面有問題,雖然我看不懂它能有什么問題,但我怕吃虧,所以必須得跟你說一聲。”

  “你怕誰吃虧?”白牧野笑著問了一句。

  大漂亮之前就已經把這些信息給了白牧野。

  這也是為什么大漂亮說她手頭的證據確鑿的原因。

  這才哪到哪?還有太多姚謙不知道的。

  可以這么說,白牧野掌握的信息中,李楠楠不過是被利用的一個切入點而已。

  這女人除了蠢,還真沒什么其他問題。

  她對老姚非常忠誠。

  不然白牧野早就提醒姚謙小心她,甚至連老姚一塊兒防著了。

  “怕咱們吃虧啊!但我更怕你吃虧!”

  姚謙看了白牧野一眼,“我要吃點虧,還能從你身上賺回來,你吃虧了我咋辦?”

  “哈哈哈!”白牧野忍不住笑起來,看著姚謙問道“那你到底吃了多大的虧?別跟我扯什么幾百萬。”

  “嗨……你說這個?”姚謙重重嘆了口氣“那傻妞……被人騙去搞理財,一開始也挺謹慎的,小打小鬧。從幾萬塊錢開始,到十幾萬、幾十萬,再到幾百萬,都讓她賺到錢了。三倍回報率,我他媽聽了都心動,更別說這從畢業就嫁給我,一點閱歷都沒有的傻妞,不上當才怪。所以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她把家里面所有的錢都拿出來,又覺得不過癮,偷偷用房產抵押,貸了兩千萬的高利貸。然后一下子全部砸進去,然后……就沒然后了,對方消失得無影無蹤。”

  “算了算了,不他媽說這個,一說就上火!”姚謙搖頭撇嘴擺著手,說道“小白,我是想賺這筆錢,特別想。”

  “別說三十個億,就算十個億,我能拿到的傭金也足夠還清我老婆欠下的高利貸了。”

  “但我真覺得這里面存在著一些問題,可能你比我知道得多,心里是有數的,不過我依然一點都不希望你吃虧。我知道你雖然年輕,骨子里卻是一個特別有主見膽子也特別大的人,不管怎樣,聽我一句勸,別做冒險的事情。”

  “這筆數額太大了,我真的害怕。”

  姚謙說完,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那咱不接了?”白牧野看著姚謙。

  “嗯,不接了!”姚謙語氣中雖然難掩失落,但更多的,卻是松了一口氣之后的釋然。

  錢可以再賺,命只有一條!

  不是誰都能安安穩穩跪著賺錢的。

  這么多年,沉穩和不貪,不知救了他多少次。

  有多少同行倒在貪婪的血泊中?

  他已經記不過來,也不想去記。反正他不想成為下一個。

  “那你通知那邊吧,不接。”白牧野發動了車子,“去我家喝兩杯。”

  “你家有酒?”姚謙一臉疑惑地看著白牧野,“你還沒成年吧?”

  “我喝水,你喝酒。”白牧野道。

  “你確定家里有酒?”姚謙再次問。

  “有,我家老頭兒當年存了一堆好酒,反正他也不在,隨便喝,只要你能喝,管飽。”白牧野笑道。

  姚謙哈哈一笑,瞥了他一眼,拿起通訊器,都不帶猶豫的,直接撥給了董開。

  那邊秒接。

  “哈哈哈,姚哥啊!”

  態度非常親切,熱情得不得了。

  “董開,對不起啊,有件事得跟你說一下。”姚謙聲音平穩地說道“那邊那個活,我們不接了。”

  通訊器那邊沉默了一下。

  接著——

  一個拔高了八度的聲音驟然響起。

  “啥?”

  姚謙笑笑“我說,那邊那個活,我們不接了。”

  “不是,老姚……姚哥,我草我的姚大爺,什么情況啊?”

  姚謙看了一眼坐在駕駛位但卻選擇了自動駕駛的白牧野,說道“我家老板說他要上學,沒時間。”

  “哎,我草,這他媽是理由嗎?哥,姚哥,姚祖宗,你要整死我是吧?三十億!那是三十億啊!你家老板見過這么多錢嗎?”

  通訊器那邊的董開整個人都快瘋了。

  “見沒見過不知道,反正我家老板住在百花城郊外,獨棟別墅,這個你應該懂吧?”姚謙淡淡說道。

  “懂,我懂,但他媽那也不值三十個億啊?哥,你別玩我啊,你知道那邊是什么人,你這是想要坑死我啊!”

  姚謙嘆了口氣,一臉苦澀“哥們兒,你當我不想賺這筆錢嗎?不瞞你說,我家楠楠前陣子玩理財,被騙了一大筆錢,你老哥我這么多年攢下來的積蓄一把全砸進去了,已經傾家蕩產了!我他媽比誰都想賺錢好嗎?但這件事的決定權在我老板手里,我說了不算。所以,對不住了,我他媽也難過著呢。”

  通訊器那邊一個一臉精明的青年整個人都要崩潰了,他當然知道李楠楠被騙了,不但知道,而且知道得非常詳細!

  比姚謙知道的詳細多了!

  因為這主意都是他出的!

  當時查白牧野身邊的關系,意外查到當年夏侯武追過但沒追上的李楠楠身上。

  “這女人有點小聰明,實則很蠢,自以為是,很好騙!”

  董開當時還以為夏侯武不會答應呢,畢竟那么曾經那么瘋狂的喜歡過。

  結果沒想到武哥毫不猶豫就點頭了。

  不但點頭答應下來,而且還他媽跟著出了很多非常損的主意。

  可以說,整個局,有一多半是夏侯武完成的!

  當年在百花靈戰士大學里面那個淳樸青年早不知死哪兒去了。

  所以這件事董開當然知道!

  他是參與者!

  可姚謙不應該知道啊!

  那個小兔崽子小王八蛋小畜生更不應該知道啊!

  他們是神嗎?

  拿個王八殼子一推演就算出來有劫難所以說啥也不參與了?

  這不扯淡嗎?

  不行!

  得穩住!

  一定要穩住!

  不然這件事一旦搞砸了……我絕對會死的很慘!

  董開知道現在的夏侯武是什么人,更知道這件事他一旦參與,就完全沒有任何抽身的余地。

  深呼吸了一下,他對著通訊器道“老姚,你別跟我打馬虎眼,三十個億,我不信你這樣輕易就能放棄,你之前跟我說你傭金分成不高,但是再低也有百分之五吧?三十個億,百分之五……一點五個億啊!你真的要放棄?”

  姚謙聲音沉痛地道“你當我想?你覺得我愿意放棄?你腦子進水了吧?我他媽怎么知道我老板腦子里想的是什么?他才十七歲,還是個孩子!你十七歲的時候腦子里想的是什么你還記得嗎?”

  “我怎么會記得?但老姚,這件事你一定得給我促成了,我不能把你這番話轉告給夏侯家,那樣我會死的很慘你知道嗎?我去消遣一個麗明城的超級富豪?那是性命攸關的大事!天大的事情!如果是別的小事也就罷了,但這種事兒,你覺得我跟夏侯武的同學情分有意義嗎?這樣,我那份……我,我他媽不要了還不成嗎?姚哥,你也是掮客這一行的,你應該明白信譽的重要性……”

  姚謙此時反倒愈發輕松了,他坐在車里,通訊器開著外放,里面傳來董開哇啦哇啦地聲音。

  那叫一個情真意切,那叫一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真的,上過大學的人就是不一樣。

  說起話來都是一套一套的,顯得特有文化的樣子。

  白牧野也不做聲,開著車,往自家飛去。

  董開那邊一口氣說了十幾分鐘,就差管姚謙叫爸爸了。

  如果叫爸爸有用,他肯定毫不猶豫就是一聲爸爸。

  保證比親爹叫得還親!

  “唉。”老姚嘆了口氣。

  這一聲嘆息,情緒飽滿,要多真實有多真實。

  行走江湖,沒點演技傍身,不好混啊。

  “兄弟,不是老哥不想幫你……”

白牧野看了一眼老姚  ,心說可以啊!

  老姚雖然直到現在都不知道這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他直覺是真強,演技也是真高,人也真聰明啊!

  果然,能從一個普通人賺到億萬身家,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我比誰都想賺這筆錢,你這樣吧,我再去跟我那抽了瘋的小老板談談,問問他到底怎么回事。你也知道,小孩子都任性,得哄著來。”

  “哥,親哥,你好好哄啊!人命關天啊!我特么拍著胸脯跟人家保證,那孩子醫術極其高明,孫恒將軍就是他治好的。人家也動用自己的關系調查過,知道這件事是真的。所以他們才毫不猶豫答應了三十億這個價格。你們現在要是真反悔,我肯定是好不了,你們也別想好啊!”

  通訊器那頭的董開苦笑著道“哥您別覺得我在威脅,我可沒那本事,我小人物一個。是夏侯家有那個本事,你知道我不是在胡說八道。”

  姚謙“嗯,我懂。”

  “你說換你是那種超級大富豪,然后換你姑娘生病……咱不是詛咒誰,是吧?你懂吧?那丫頭如果再得不到救治,沒幾天好活了,你跟你那小老板說,那姑娘年齡跟他差不多,忍心看著一個花季少女就那樣凋零嗎?”

  “行,放心吧,話我一定帶到。”姚謙說著,沒等董開再說什么,掛斷了通訊器。

  這時候飛車都快開到家了。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操!”

  笑著笑著,姚謙忍不住罵了一聲,道“真他媽當老子是棒槌嗎?小崽子,還嫩的很!”

  白牧野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哎我說老姚,你平時可不怎么說臟話罵人的。”

  “這他媽不是氣的嗎?”姚謙惡狠狠罵了一句,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情緒平穩下來,緩緩說道“可我還是有點想不明白,為什么?”

  “這里面是有點事兒,嗯……事兒還不小,行吧,跟你說了也沒啥,先到我家喝酒去。”

  白牧野讓車子加快了一點速度,朝著自家快速駛去。

  夏侯武的辦公室里,董開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低著頭站在夏侯武那張巨大的辦公桌前。

  “你確定,他們不是因為察覺到什么才拒絕?”夏侯武沉聲問道。

  “武哥,您說他們能察覺什么?咱們布得這個局多高明啊,幾件事之間根本沒有關聯,而且每一顆棋子,都是落到實處。最重要的,你叔叔是享譽麗明城的超級富豪,伯伯是麗明城城主!在整個麗明城區域,口碑極好!他們是神嗎?能查到咱們組織?”董開多少有些激動。

  “慎言。”夏侯武微微皺眉看了他一眼。

  “武哥,是我太激動了。”董開深吸一口氣,“按照我的經驗來看,對方什么都沒發現,一開始要三十個億肯定也是隨口那么一要,估計在他們那群小人物看來,十個億都是扯淡的懸賞!所以他們從一開始就根本沒誠意!但他們沒想到咱們會答應!武哥,當時我就說,咱們應該還價……”

  “屁,你當時巴不得對方要五十個億呢吧?”夏侯武瞥了一眼董開,“你那點小心思,誰不知道?”

  “嘿嘿,武哥英明,是,我是想賺點傭金,不過咱組……咱們的事情,才是頭等大事啊!”

  “你說的有點道理,那邊那個小王八蛋,應該是從一開始就沒什么誠意,胡亂漫天要價,哎,也怪我……當時太心急了。忘了我叔叔愛女心切,別說三十個億,就算一百億他也會答應。我應該提醒他的。”

  夏侯武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感覺那里一跳一跳地疼。

  “不過武哥您也別心急,這件事,我心里有數了,我最后用小姐的名義壓了他們一下。我讓姚謙那個老混蛋去告訴他那小王八蛋老板,問他忍心看著一個花季少女凋零么?少年就得用少年的辦法對待。聽姚謙那意思,那小王八蛋根本不缺錢。只能拿別的來打動他了。”

  夏侯武點點頭“反正這件事,盡快,一定要盡快!咱們組織在百花城吃了那么大一個虧,很多敵人都在看笑話呢。要不能盡快解決這件事,整個組織的聲譽都會受到重創。”

  說著,夏侯武低著頭,拿起雪茄剪,一邊去剪雪茄尾部,一邊淡淡說道“這件事做好了,你在組織上的地位,是有希望往上提一提的。”

  董開眼睛里瞬間綻放出強烈地光芒,小雞啄米一般點頭“武哥,這件事交給我了,您放心便是。過去我小開是武哥的跟班,現在是,未來也是!永遠都是!”

  “行了,趕緊去吧,別在那表忠心了,特么聽著怪怪的,特假你知道嗎?你這種奸滑的人,誰敢信你的忠心?記住辦好事有獎賞,辦不好有懲罰就夠了。滾蛋吧。”

  夏侯武點燃雪茄,抽了一口,吐出一口濃煙。

  “好嘞!”董開屁顛屁顛地走了。

  等到門被關好,估摸著董開也走遠了,夏侯武才突然間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

  “媽的!”

  “所以,咱們是惹上了一個恐怖的敵人……哦不,是一個龐大而又恐怖的組織?”

  姚謙呆呆看著手里面的酒杯,里面的酒是好酒,陳年佳釀。

  香濃醇厚。

  可他就喝了一口,然后就喝不下去了。

  白牧野跟他說的這件事,簡直太恐怖了!

  還不如不知道呢!

  相比起來,自己老婆被騙了一個多億算什么呀?

  小意思呀!

  “你不覺得是我連累了你們?”白牧野笑著問。

  姚謙放下手里的酒杯,搖搖頭“我還沒那么白癡。”

  “嗯,其實你也不用擔心什么,繼續當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相信你的演技,沒問題的。”白牧野道。

  “什么叫我的演技沒問題的?我從來不演好吧?我不是那種人!”姚謙義正辭嚴。

  白牧野_

  “既然是這樣,這筆生意,咱們更不能接了。就在這百花城,有孫家護著你,王副城主也不是老大,有什么事情還有關城主在那照應著呢,咱哪都不去,他們能把咱咋的?”姚謙說道。

  “干嘛不接?”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你不在乎你那一點五個億,我還在乎我的二十八點五億呢。”

  “不是,這種擺明去送死的事兒不能做啊!哪怕你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布局,但你拿什么跟他們斗?一秒多鐘的控制符嗎?”姚謙這會兒也顧不上這么說會不會得罪白牧野了。

  因為就像他說的那樣,他吃虧,可以從白牧野這里找補回來,可白牧野吃虧找誰找補去啊?

  再說這也不是吃虧那么簡單,這特么是要命啊!

  而且姚謙心里面還有一個巨大的謎團,那就是白牧野到底怎么知道的?

  白牧野剛剛透露給他的那些信息,簡直太詳實了!

  讓人根本沒辦法懷疑那是假消息。

  有很多東西,在姚謙看來,就算夏侯武那個夏侯明的親侄子,都未必夠資格知道。

  小白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孫家通過第七軍團獲取的?不可能!

  姚謙第一時間否定了自己的這個猜想。

  公器私用,且不說孫恒有沒有那個膽子,就算有,這件事也絕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

  用第七軍團的資源去調查一個星球二級主城里面的超級富豪信息?

  這種事情要傳出去,第七軍團的名聲就廢了!

  想來想去,這應該就是小白自己的本事了,要沒這份本事,恐怕他也治不好孫恒。

  別人懷疑治好孫恒的人不是小白,姚謙可是什么都知道的。

  小白那些日子就特么住在孫家,當場畫符的!

  畫好之后,第一時間用那些符篆治好了孫恒。

  要不然孫家是傻子嗎?

  會對一個代理人這么好?

  白牧野喝了一口水,笑著說道“你放心吧,回頭他們打過來十五個億,我先把你那一點五個億的傭金付給你。吃了多少虧,咱就得拿回來多少,沒跟他們要十倍補償就不錯了。然后呢,第一次去麗明的時候,你跟著我一起,以后你就別出現了。”

  “不是,小白,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怎么想的?”姚謙一臉嚴肅的看著白牧野“我跟你說,這件事不是你能掌控的,就算孫先生……都未必能行你明白嗎?”

  “孫先生是軍人,雖然身份地位極高,但帝國向來軍政分開,非常忌憚軍人插手政務這種事兒,所以你千萬別覺得這件事情里面有孫先生就萬無一失。你可千萬別坑他!地方上的豪強,能量也遠不是你能想象的!”

  看著一臉嚴肅的姚謙,白牧野笑著點點頭“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不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