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三十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開價三十個億不說,還有一攬子要求?”

  麗明城,城中心最高的麗明大廈頂層,一間巨大的辦公室里面。一個頭發花白的男人筆直地站在落地窗邊,手里夾著一根雪茄,神情淡漠地看著窗外腳下飄過的白云。

  在他身后,站著一個三十幾歲,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青年。從面相上看,似乎跟頭發花白的男人長得還挺像。

  青年微微低著頭,一臉恭敬地道:“是的。”

  頭發花白的男人長出了一口氣,突然笑了笑。

  “有點意思啊,這小家伙。”

  青年沒敢接茬,只是靜靜站在那里。

  “百花城那邊,咱們一共損失了多少錢?”頭發花白的男人忽然問道。

  “截止至目前,直接損失是十六個億,到年底還有兩個月,在我們找到新的代理人之前,大概還要繼續損失四十個億左右。如果算上其他那些諸如重建渠道、恢復信譽和一些無形損失的話,總損失大概在一百億左右。”青年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嗯,一百億,除去咱們自己的,還有七十億,是要從咱們的口袋里掏出來,交上去,嘿,這損失……”

  頭發花白的中年人抬起手,抽了一口雪茄,把煙霧吐出去,一股頂級煙草獨有的香味飄散出來。

  “損失很大。”青年回答道。

  “讓咱們損失了一百個億,現在還敢開出這樣一個價格來。嘿,我真的挺想見見這個小家伙,看看他是不是生了三頭六臂。”頭發花白的中年人轉過身來,微笑著道:“答應他。”

  “啊?”青年第一次有了比較強烈的情緒波動,一臉吃驚的抬頭看著面前這位大佬:“總裁,對方要求先付百分之五十預付款的啊!而且,其他那些要求……總裁您還沒聽呢。”

  “預付款嘛,給他。”中年男人笑了笑,“至于其他要求,呵呵,比這三十億多嗎?”

  “沒有。”青年回答。

  “那不就完了?”中年男人看著他道:“如果他真能治好我女兒的病,別說三十億,就算三百億,我也敢給!只不過給了之后,他有沒有命去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筆錢……會留下痕跡。”青年有些遲疑地道。

  “我公開懸賞,他若真治好我女兒的病,給他三十億,從我的私人賬戶打給他,有什么問題嗎?”

  “不是,我的意思是,到時候把錢往外轉……”

  “你怎么變笨了?這種事情用我教你?”中年人微微皺了下眉頭。

  “對不起總裁,我明白怎么做了。”

  青年本意是想提醒一下總裁,那少年背后靠著孫家,孫家也已經放話出來說要護著那少年。

  一旦將來那少年在麗明城出了事,怕是孫家不會善罷甘休。

  就算自家總裁上面同樣有人可以保著他,可轉給那少年的十五個億,真的能輕而易舉地從人家賬戶上轉出來?

  他們擅長洗錢不假,但他們畢竟不是強盜啊!

  還有,到時候那少年如果真治好了小姐的病,轉頭就出事了,很難不讓人懷疑到總裁頭上。

  孫家那邊再追究起來,搞不好會生出一連串無法預估的連鎖反應!

  到時候損失的,可就不是上百億那么簡單了。

  “你是我侄子,”中年人看了他一眼,“這些年一直跟在我身邊,也沒少學東西,但也正因為一直跟在我身邊,使得你的眼界,看似很高,但其實局限性很大。”

  “您說的是。”青年依然一臉恭敬。

  “過來坐下,我給你講講這里面的道道,你聽好了。”

  中年人回到沙發上坐下,將手中抽了一半的雪茄放在水晶煙灰缸上面。

  青年眼中閃過一絲喜色,總裁雖然是他親叔叔,對他也很好,小時候倒是經常會給他講各種道理。

  但這些年,已經很少這樣跟他溝通了。

  他規規矩矩地坐下,身姿筆直,雙手放在膝蓋上。

“不用那么拘謹,隨便點  就好。”中年人淡淡道。

  “哎。”青年答應一聲,依然坐得筆直。

  中年人滿意地點點頭,然后說道:“那雖然是個少年,但他開了個壞頭,如果不能把他處理掉,那么我們這個組織必然會遭受沉重打擊。這不是錢的問題,這是一個組織的尊嚴問題。要是以后我們的敵人都學他,那還了得?所以,無論他多大,無論他在做這件事情之前知不知情,無論他有什么背景。他都必須死。”

  “這件事,跟他給我女兒看病,完全是兩碼事!”

  “他給我女兒看病,哪怕獅子大開口,敢要出三十億這種好笑的價格,我也會毫不猶豫地答應他。”

  “因為我女兒,你那妹妹的命,是無價的!”

  青年點點頭。

  “他如果真能治好你妹妹,那么他就是你妹妹的恩人,按說我們不應該這樣對他。但他要了三十個億。呵呵,你知道嗎?對某些普通人來說,五百萬……只要五百萬,就可以讓他把親爹都賣了!”

  “三十個億,足夠買斷任何他對咱們的恩情了!”

  “所以錢我一定一分不少的給他,只要他能治好,我就給!”

  “但在他死之前,我也一定要把這些錢都拿回來。人都死了,還留著那些錢做什么?”

  “至于他背后的孫家,孫家的確不好惹,但也沒想的那么恐怖。”

  “第一,第七軍團是戍邊軍團,他們鎮守的地方,并不是我們這里。孫恒既然已經恢復了,那么他必然是要回歸第七軍團的。這個日子,一定很近。他這一走,就很難再回來。到那時,他對這邊又能有多大影響力?”

  “再說帝國向來軍政分開,他一個軍人,手伸得太長,也不是沒人能管他。”

  “第二,雖然沒有絕對的證據,但很多知道孫恒恢復的人都在懷疑,他的身體恢復,跟那個姓白的少年有極大關系。那小子背后,應該有高人在。但不愿露面,才把一個少年推到前面來。你想想看,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擁有治療孫恒的能力?這不是開玩笑嗎?”

  中年人說著,忍不住搖頭笑起來,拿起水晶煙灰缸上的雪茄。

  青年趕忙探過身子,幫著把火點著。

  “所以這件事說到底,孫家不過是賣那少年背后的人一個面子罷了。”中年人一邊抽著煙,一邊說道。

  “那,他背后既然有高人,咱們這么做……”青年看著中年人:“會不會引起對方震怒?”

  “呵呵,所以說呀,你這孩子,我沒讓你去做別的是對的,你膽子太小了,而且,你太善良。當然,這對我來說,是件好事。但你要明白,我們的組織是做什么的?我們才是壞人啊!我們不去招惹別人,就已經是別人天大的幸運,別人誰敢來招惹我們?咱們飛仙這里,有能跟組織抗衡的人嗎?沒有!無數年,摸排過無數次。真的沒有!”

  中年人嘆息著,微微搖頭。

  既感到有些欣慰,又有點無奈。

  這個親侄子,父母沒的早,一直養在他身邊,跟他兒子也差不多。脾性他了解的很,心善,做事風格軟。

  所以,這輩子就跟在他身邊,吃個安穩飯就好了。指望他獨當一面,難。

  “叔……”青年猶豫著,還是叫了一聲叔,他看著中年人:“我現在,也學著心狠呢。”

  “就你那點手段?不就讓人坑了你曾經喜歡過的女孩子一個多億嗎?再說你確定那是你的主意?”中年人瞥了一天青年,淡淡說著。

  “我……”

  “行了,別再惦記了,她自己送上門來的,她不貪婪,誰還能主動去針對她不成?那么蠢的一個女人,你那會兒居然會喜歡得要死要活,還想留在百花那種小地方。更神奇的是,你還輸給了一個跪著賺錢的掮客,丟人啊!不過你放心,沒人會再去找她們的麻煩……”

  “那她欠的高利貸……”

  “那點錢……嘖,你呀,還真是……”

  中年人搖搖頭,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回頭我讓人跟百花城的小王打個招呼,那筆錢,就算了吧,不跟她要了。但從今以后,你不許再跟那女人有半點往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