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只想讓你明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從樓梯走下來,看見客廳里面坐著的兩人情緒似乎已經恢復平靜,老姚的眼睛也有些紅紅的,見白牧野下來,臉上露出一絲不好意思。

  白牧野道:“沒事了吧?沒事就好,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坎。”

  姚謙看著白牧野:“小白,謝謝你!”

  “別客氣,你是我合伙人嘛。”白牧野擺擺手,坐在姚謙對面。

  李楠楠微微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對白牧野說道:“內個……對不起啊小白,我之前可能走火入魔了,感覺腦子跟進水了似的,胡說八道,你別跟我一般見識。”

  “嫂子您言重了,我這人吧,只要不是跟我借錢,我通常是不會跟人翻臉的。”白牧野微笑著說道。

  對這女人他沒什么太多感覺,談不上喜歡或是憎惡,只是真心覺得她蠢。

  李楠楠頓時一臉尷尬,坐在那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白牧野哈哈笑道:“哈哈,嫂子,跟你開玩笑呢,別當真啊!”

  說著轉向姚謙:“你們到底被騙了多少錢?”

  姚謙笑著搖搖頭:“錢不多,也就幾百萬,別擔心,很快就賺回來了。”

  那邊李楠楠似乎有些愕然,抬頭看了姚謙一眼,但卻明智地什么也沒說。

  白牧野看著姚謙,心里面對他的評價又高了一層。

  能把一個多億的損失說成幾百萬,老姚可以。

  就像剛剛白牧野對大漂亮說的那番話一樣,他骨子里,其實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他也不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好。

  但他怕被騙,怕被坑,更怕傷心。

  在三仙島那時候起,他就明白,永遠不要嘗試著去考驗人性,因為注定會失望。

  如果姚謙開口跟他借錢,四千萬,他拿得出,姚謙也知道他拿得出。

  但為什么給他們拿?理由是什么呢?

  憑什么你們愚蠢犯下的錯誤,要我來給你們買單?

  哪怕老姚有賺錢跟還錢的能力,哪怕對方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真實目的是沖著小白來的。

  但李楠楠之所以被騙,是因為貪婪,不是因為小白!

  所以這件事跟小白有一毛錢關系么?

  并沒有!

  因為她自己貪婪!

  因為她被利益蒙蔽了雙眼也蒙住了心。

  那么如果不給拿,姚謙會不開心嗎?

  會的!

  一定會!

  誰被拒絕都不會舒服。

  哪怕姚謙再如何心大如何看得開事兒,恐怕也會在所難免的生出一個念頭來——

  如果沒有我,你能賺那一個億?

  這樣一來,兩人會不會心生嫌隙?

  或許會,或許不會。

  所以,除非他們真的到了山窮水盡,要被人逼死的地步之外,白牧野肯定不會直接拿出錢來借給他們。

  感謝成年人老姚,他很成熟,沒有嘗試著去考驗人性。

  而且白牧野猜測老姚應該也是有另外一層考量的:想讓李楠楠好好記住這個教訓!

  當然了,以他愛老婆的勁兒,肯定不會直說的。

  而且很顯然,坐在一旁,覺得自己已經幡然悔悟的李楠楠,是絕對沒有這個覺悟的。

  至少在這一刻,她肯定是沒有的!

  估計心里面還在奇怪,為什么老姚不跟小白直接開口借錢?畢竟小白那么有錢!畢竟那錢都是老姚幫著賺的……

  嗯,還是老姚更懂事。

  “說吧,需要我怎么幫你?”白牧野問道。

  “嘿嘿,還真有事兒求你。”老姚嘿嘿一笑,看著白牧野道:“前陣子,我去了一趟麗明城。我有一個朋友在那邊,職業跟我差不多,是個掮客。前段時間他跟我聊天,無意中說出那邊一個超級富豪的家里面,有個中了詛咒的孩子。說是已經中詛咒三年多,花費無數金錢,請了無數的名醫,根本就治不好。符醫他們也請了一些,但都沒用。我當時聽了之后,就去打聽了一下。”

  姚謙看著白牧野:“您才怎么著?這件事是真的!我那朋友沒騙我!你知道他們家公開懸賞多少錢?”

  姚謙說著,伸出一根手指:“十億!”

  “怎么樣?有沒有被嚇到?”

  “哈哈哈,我當時看了都不敢相信!”

  “我從事這行業這么多年,高懸賞的也見過,但高到這種地步的,還真是頭一次見!”

  “果然不愧是二級主城里才有的富豪啊!”

  “有沒有興趣去做這一單?”

  姚謙一臉輕松地笑著,但看向白牧野的目光中,多少還是帶了幾分緊張和期待的情緒在里面。

  心情也有點復雜。

  在小白面前,他還是挺放松的,不用跪,也不用彎腰。

  但現在他缺錢,小白可不缺啊!

  尤其最近這段時間,小白一直都在打百花杯的比賽,根本沒時間花錢。再說看他買車的習慣也能看出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奢侈的孩子。

  之前賺的那些錢,恐怕都還老老實實躺在賬戶里呢。

  所以人家沒有必須要賺錢的理由。

  尤其這次的任務,不在百花城。

  出城……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件充滿恐懼的事情。

  如無必要,沒有多少人樂意出城。

  如果他身上沒發生這件事,他也不愿意出城。

  他之前曾說過,不想再跪著賺錢,這話不是開玩笑。

  但眼下現實卻逼迫著他,正在按著他的腦袋……

  如果小白不答應,他肯定不會強求,他寧可出去跪曾經羞辱過他的那些人,也不想跪小白。

  因為這是他的合伙人,他認真了。

  “這么多錢?”大漂亮剛剛可是沒說這件事,估摸著是怕他聽了動心要去吧?

  見小白有些動心的樣子,姚謙心里暗自松了口氣,道:“對方的家世、人品什么的,我都了解過了。家主是個特別講信用的人,在商場上的口碑非常好。一切都沒什么問題!”

  白牧野心說:沒問題?問題大了去了!

  要不是我家大漂亮,咱倆都得死!

  “老姚,這件事兒,你這么辦。”白牧野想到大漂亮剛剛給他那些資料,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回去路上,李楠楠沉默著。

  難得沒有像以往那樣嘰嘰喳喳問東問西。

  “楠楠,今天怎么那么安靜?”

  老姚一邊開車,一邊笑著問。

  他不喜歡自動駕駛,他喜歡自己開車,喜歡在空無一車地公路上飛馳的感覺。

  要是再放著音樂,吹著晚風,迎著夕陽,那種感覺會更好。

  不過現在是晚上,哪怕在這種只要不出現次元空間就沒什么危險的城市近郊,姚謙也不敢那么浪。

  坐在副駕上的李楠楠猶豫了一下,聲音低沉地道:“老姚,你說,我是不是特別招人煩啊?”

  “哈,你怎么會這么想?”姚謙不以為然地道,“我家楠楠最討人喜歡……”

  “得了吧,小白就不喜歡我,我感覺得到。”李楠楠道。

  姚謙想了想,把車停在路旁,然后把車窗打開一條縫。

  外面夜色如水,鳥語蟬鳴蛙叫,令人心頭寧靜。

  “別人喜歡與否,很重要嗎?”姚謙看著老婆問。

  “不重要嗎?”李楠楠看著他。

  “我在你那么大的時候覺得重要,甚至會因為別人對自己的一些看法和觀點覺得天都要塌了。但現在,我覺得不重要。所以哪怕我明知道帶你去小白家里,可能會出一些丑,但我還是帶你去了。我是你的丈夫,是你男人,寵著你慣著你那是我天經地義的責任。”

  “你可以永遠不成熟,可以永遠不懂事,可以永遠任性,但只能是在我面前。因為外面的人不會寵你,也不會慣著你,他們和你沒有任何關系,你不能要求他們為你做任何事情,哪怕是討要人情,都不可以。”

  “我帶你來,只想讓你明白這些,雖然我很心疼你,但為了我們的將來……”

  李楠楠淚流滿面地看著姚謙:“咱們……還有將來嗎?”

  “必須有啊!咱們還沒有孩子呢!我想以后有一個跟你一樣漂亮的乖女兒呢!”姚謙笑嘻嘻地道。

  “你討厭!”李楠楠帶著哭腔捶了姚謙一下,然后道:“那你說,小白那么獅子大開口,對方能答應嗎?”

  姚謙沉思了一下,道:“能不能答應,我不知道,但我發消息過去了,他們……沒有一口拒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