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二章 呵,女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跟姚謙之間的關系談不上多深,也不能說多好,終究認識的時間還短,在一起交流的也不算多。

  但不管怎么說,他都是在小白剛剛獨立生活那會兒幫過大忙的人,有恩于小白。

  如果沒有姚謙,以小白的身份想要接觸到孫恒一家可沒那么容易。

  就算他也能認識孫岳琳和孫岳峰,但那并沒有什么意義。

  如果沒有姚謙的引薦,別說那會兒了,就算現在,哪怕他獲得了百花杯冠軍,琳姐他們也絕不會相信他可以治好孫恒。

  談不上主觀臆斷,這種事情除了小白自己之外,在誰看來都屬于是奇跡。

  所以白牧野嘴上不說,但心里面卻都記得呢。

  如今百花杯也打完了,眼看著學校就要放假,他還準備跟伙伴們一起出去浪呢,姚謙卻一直沒有動靜,白牧野禁不住有些為他擔心。

  通訊器很快被接通,但說話的人,卻是一個女聲。

  白牧野聽出這聲音是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姚嫂,一個表面看上去挺乖巧的少婦。

  當然背地里什么樣小白就不知道了,估計在老姚面前可能挺任性的,從老姚平時的言談中能感覺出來。

  “你是……小白吧?”那邊的聲音很輕,像是怕吵醒睡覺的人一樣,帶著幾分不確定。

  “對,您是姚嫂吧?我是小白,我想問下,姚哥最近在忙什么?怎么一直都沒動靜?”白牧野問道。

  “哦,是你啊,謝謝你關心他,他沒什么大事,就是……”那邊一邊說,一邊往外走,白牧野還聽見通訊器那邊傳來老姚迷迷糊糊的聲音——

  “誰呀?”

  “廣告推銷的,正好我有點興趣,你接著睡吧?我出去接。”

  這讓白牧野更加擔心起來,忍不住皺起眉。

  很快,通訊器那邊傳來姚嫂稍微提高了一些的聲音,聲音中還帶著一股強烈的疲憊,似乎還帶著幾分自責。

  “小白,咱們見過面的,嫂子能不能求你件事?”

  “嫂子您說,只要我能幫得上的,一定義不容辭。”白牧野說道。

  “那個……能不能……借我們點錢?”通訊器那頭傳來姚嫂吞吞吐吐地聲音,似乎很猶豫。

  “你們發生什么事了?”

  白牧野心想不應該啊,老姚私下里跟白牧野說過一些關于他過去的事情——

  這些年,委屈沒少受,錢呢……也沒少賺。就是大部分錢都是跪著賺來的,現在不想跪了……

  這是老姚當時的原話。

  再說他剛剛給了老姚五百萬的分紅啊!

  五百萬不是一個小數目,就算姚嫂再怎么敗家,也不至于連家底兒帶這五百萬一起敗光了吧?

  別看他們打一次百花杯的冠軍獎金那么高,分下來一個人也有幾百萬,但這筆錢可不是那么容易賺的。

  沒點本事連十六強都進不去,更別說冠軍了。

  街頭賣畫一下午賺四十幾萬這種事兒也是不可復制的,如果不是當時巧遇秦冉冉,她又被人給認出來,將視頻發到網上去。那天他能不能賺到一千塊都是兩說。

  百花城的消費雖然并不低,但說起來,五百萬也足夠一個家庭比較奢侈地生活十幾年了。

  “就是……哎,有點難以啟齒。”那邊姚嫂的聲音顯得很猶豫。

  “嫂子,這事兒您要不說清楚,錢我沒法給您拿呀,要不,您讓姚哥醒了給我回個消息?”白牧野皺著一雙非常好看的眉毛說道。

  “啊?那……那算了吧,沒事了,不麻煩你了小白,謝謝你啊。”

  那邊聲音中難掩失望,還沒等白牧野說話,便飛快地把通訊器給掛斷了。

  什么鬼???

  白牧野將好看的眉毛皺得更緊了。

  他順著車窗看了一眼外面的暗下來的天空,下面百花城燈火通明。

  夜生活……還沒有開始呢。

  這個點老姚就睡覺?果然人到中年就不行了嗎?

  好歹也是個中級靈戰士啊,四十多歲還年輕著呢!

他愈發感覺有些不對勁,對大漂亮道:“你查一下老姚近期的  活動。”

  “好的!”大漂亮對這種事兒興致高昂,從不會在乎違規不違規的。

  片刻之后,大漂亮將一些信息用光幕形式投放在車里。

  車子懸停在百花城城西上空,白牧野靜靜看著。

  “他最近去過麗明城?”

  麗明,管轄著百花的二級城市。

  “嗯,我也剛想提醒你呢,你讓我查的那位王副城主,最近往來麗明城十分頻繁。”大漂亮說道。

  白牧野伸出手,用力揉了揉眉心。

  這里面……該不會有什么關系吧?

  他腦海中,再次回想起老姚當時一臉唏噓跟他說那番話的場景。

  “我再也不想跪著賺錢了……”

  白牧野不愿相信姚謙會出賣他。

  “能不能查到,姚謙去麗明城都取了哪些地方?”白牧野問道。

  “這個有點困難,二級城市的主機防御有點強,你給我點時間。”大漂亮道。

  “你慢慢查。”白牧野說著,隨手按了一下車上的繼續巡航按鈕,車子飛快駛出城,朝著家的方向而去。

  姚謙的妻子回到房間的時候,看見姚謙一臉疲憊地靠在床頭,手里面一根點著的煙,卻沒怎么抽,煙灰留在上面老長一段。

  她輕手輕腳走過去,把煙從姚謙手里拿下來,在煙灰缸里面按滅。

  “怎么不再多睡一會?”姚謙妻子聲音溫柔地問道。

  “睡太多了,不想睡了。”姚謙一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前方,嘴里卻問道:“剛才來電話的人,是小白吧?”

  “不是跟你說了,廣告推銷的嘛。”姚謙妻子不自然地笑笑。

  “楠楠,你知道當年我追你的時候,最喜歡你什么嗎?我最喜歡的就是你撒謊時候不自然的樣子。”姚謙微笑地道。

  于楠楠白了他一眼:“老不正經的,還好意思說這事兒,當年你追我的時候,我還沒成年!要去告你一下,管保叫你傾……咳咳。”

  “咳什么?不就傾家蕩產么。沒什么,你男人當年能把這些錢賺來,現在自然也沒問題。而且,以后我們可以賺得更多。”姚謙聲音平靜地道。

  于楠楠哇地一聲,趴在床上大哭起來:“老姚,都是我不好,都怪我,不該鬼迷心竅,去信那些騙子的話,什么見鬼的高回報理財,都是一群無恥地騙子,嗚嗚……咱們離婚吧,我不拖累你。”

  姚謙伸出手,摸了摸于楠楠柔順的頭發,笑著道:“哪有那么嚴重,你想太多。”

  “嗚……你要賺錢,是不是還得去找小白?”

  “怎么?你不會還是不相信我吧?再說,剛剛你不也找他借錢來著?”

  “啊?”于楠楠從床上抬起頭,一雙哭得有些輕微紅腫的眼睛怔怔看著姚謙,“你都聽見了?”

  “廢話,我好歹也是個中級靈戰士,耳朵會那么差嗎?”

  “我,我剛剛也是被逼得沒了辦法,當時腦子一熱,就……就沒忍住……”于楠楠小心翼翼看著姚謙,“你不會生我氣吧?”

  “不生氣,不過,我得去見他一次,”不等自己老婆說什么,姚謙便道,“我帶你一起。”

  “那好嗎?”于楠楠猶豫著。

  “沒事,他現在估計也納悶著呢,這么多天沒聯系他,估計也有點擔心我……咳咳,不是你想的那種擔心啊!”姚謙有些無奈的看了自己妻子一眼,都有些被她搞怕了。

  都怪那些該死地小說!沒事賣什么腐啊?都快把于楠楠給弄魔怔了!

  看誰都特么像搞基的。

  “算了,你要是不愿意去我就……”

  “去去去!你等我收拾一下啊,一會,就一會,我得化個妝,現在的樣子太難看了……”

  姚謙看著風一樣沖進衛生間的妻子,愣了半天。

  女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