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章 你太無恥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斯文地精英男青年站起身來那一刻,不少圍觀的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一邊臉完好無損,白白凈凈,另一邊臉卻腫成了豬頭,本來挺大的眼睛只剩下一條縫,比剛剛的小智有過之而無不及。

  衣服沾了一身灰,屁股上還有一個四十三碼的大腳印。

  狼狽不堪,又怒不可遏。

  指著城衛軍咆哮道:“你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有人公然行兇嗎?你們還是這座城市的守衛者嗎?我們人民的納稅錢就養你們這群酒囊飯袋的東西?”

  城衛軍倒是一點都不怒,笑吟吟地道:“私人恩怨引起地民事糾紛,我建議你們調解。”

  斯文精英男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調解你妹啊!

  你特么說的這叫人話嗎?

  這特么是私人恩怨嗎?我跟她能有什么恩怨?在這之前都沒跟她說話好吧?

  倒是那兩個商販,臉上并沒有露出太多異色,尤其那身材魁梧的大胡子,這會兒眼睛里一點兇光都沒有了,一副良民模樣。

  小黑瘦倒是瞇著眼,一雙眼閃爍著光芒,不知在打著什么主意。

  姬彩衣緩步向著斯文精英男走去,臉上帶著一絲淡淡地笑意,十六歲的青春少女,看上去美艷無雙。

  斯文精英男頓時往后退了兩步,靠在垃圾桶上面,色厲內荏地道:“你還想怎地?”

  “你還污蔑我不?”姬彩衣問道。

  “我什么時候污蔑你了?”

  又一個大嘴巴子抽過去。

  還是那邊臉。

  斯文精英男頓時發出一聲尖利地嚎叫。

  也虧著姬彩衣沒有動用靈力,不然這幾巴掌早就把他給打死了。

  “他還有力氣號喪,說明你打輕了。”白牧野在那邊說道。

  說話間,白牧野瞥見小黑瘦眼里閃過一抹得意之色,當下抬起腿就是一腳。

  那小黑瘦身上猛然間爆發出一股雄渾的氣息,可就在這時——

  一張符篆直接在他臉上炸開。

  接著白牧野這一腳結結實實踹在小黑瘦臉上。

  哐當!

  小黑瘦當場被踹倒在地,將身后的大批貨物碰到。

  稀里嘩啦砸在他身上。

  那魁梧的大胡子瞬間也爆發出一股氣勢,就要對白牧野出手。

  另一張符也在他臉上炸開。

  白牧野一腳踹在魁梧大胡子肚子上,把他也踹倒在地。

  指著他怒道:“你敢罵我?”

  “小畜生你敢血口噴人?老子弄死你!”魁梧大胡子咆哮一聲,螳螂一聲,從身后抽搐一把長刀,那一身氣勢驟然爆發出來,無比驚人。

  小黑瘦也陰測測地抽出一把劍,望向白牧野的眼神充滿兇狠。

  這兩人身上爆發出的氣勢,完全超越了萬雄,但卻比之前那兩位麻爺差了不少。

  高級大戰士,還沒到宗師境界。

  白牧野心中計算著。

  姬彩衣瞬間出現在白牧野身邊,但卻并未拿出武器。

  幾個城衛軍瞬間沖過去,幾乎三下五除二,就將魁梧大胡子跟小黑瘦擒住。

  小黑瘦咆哮道:“城衛軍執法不公!憑什么抓我們?”

  魁梧大胡子也怒道:“這件事沒完,你們等著吧!”

  那名城衛軍冷冷道:“鬧市持械行兇,不抓你們抓誰?”

  一旁那斯文精英男尖叫道:“你們完了!這一切都已經被錄下來,你們這身皮別想要了!”

  他被姬彩衣給抽怕了,不敢對著姬彩衣跟白牧野說,把火氣都撒在城衛軍身上。

  “連他一塊帶走!”城衛軍冷冷說道。

  斯文精英男頓時愣在那里,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名年齡跟他差不多的城衛軍:“我剛剛是不是說過我是誰?”

  “擾亂執法,誰都沒用。有視頻沒關系,發就是,有什么責任我們城衛軍都接著。另外提醒你一句,視頻不但你有,我也有。要敢斷章取義,你就攤事了。”城衛軍不慌不忙,淡淡說道。

  冬日的陽光照在斯文精英男臉上,他卻感受不到一點點溫度。

  只覺得又疼又冷。

  這四季如春的百花城怎么也這么冷呢?

  他想著,被一名城衛軍推著上了城衛軍的車。

  回去的路上,姬彩衣坐在無人駕駛的出租車前排,回頭看著坐在后面的白牧野。

  “小白,謝謝你啊,陪著我一起胡鬧。”

  “怎么叫胡鬧?你不鬧我也要鬧。”白牧野擺擺手,示意姬彩衣聽自己說。

  “你不覺得整件事特別蹊蹺嗎?”

  “嗯,對方就是沖著我們來的。”

  “居然連副城主這個級別的大人物都卷進來了,嘿……”白牧野心說糟老頭子,這就是你說的沒事兒了?

  “那咱們這么鬧,沒事吧?”姬彩衣雖然聰明,但這些事情她根本不愿動腦筋。

  “沒事,我說你記。”白牧野道。

  “嗯?”

  “記。”

  “哦。”

  “五個小孩兒勤工儉學,同時為提升百花城就業率,解決城北貧困問題,開了家店,給城北貧民一個安身立命養家糊口之所。店員采購過程中無故被打,兩個孩子想去討個公道,卻被無良商販謾罵。另有無良商販同伙……冒充副城主府上常隨之人……”

  “他不是冒充的呀!”

  “記你的!”

  “哦。”

  “冒充副城主府上常隨之人,污蔑城衛軍為姬家私軍。未成年少年白牧野和未成年少女姬彩衣氣憤不過,教訓了冒充者一頓。其同伙……”

  “還有啊?”姬彩衣瞪大眼睛,目瞪口呆地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瞥了她一眼。

  “哦哦,好,我記我記。”姬彩衣繼續運指如飛。

  “其同伙兩名無良商販,見同伴被毆,竟公然持戒,意圖光天化日之下,鬧市行兇。被應勇無畏地百花城人民守護者……城衛軍擒拿,被擒之時,尚在叫囂,氣焰囂張,態度惡劣到令人發指。”

  白牧野說到這,看著姬彩衣道:“行了,發給你三叔,他知道該怎么做。”

  姬彩衣傻傻看著他。

  “你別這么看我,跟花癡似的,姬女俠,這不像你風格,看你家老劉去。”白牧野道。

  “小白?”

  “嗯。”

  “我突然發現,你太無恥了!你比老劉更適合走那條路啊!”

  “扯,我是個符篆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