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九章 換一面打行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邊。

  白牧野四人來到小智和土豹面前,見兩人傷得如此凄慘,姬彩衣當場就怒了。

  一雙漂亮的眉毛緊緊蹙起。雖然她答應了劉志遠一定不會胡鬧,可眼看著自己的人被打成這樣,心里面那股火氣壓了又壓,還是很難壓住。

  “那兩個王八蛋打的?”姬彩衣寒聲問道。

  “對不起,是我們不好……”小智一邊說,一邊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眼睛里滾落出來。

  想忍,沒忍住,覺得有點丟人,又嘿嘿笑起來:“我倆沒事,真的,休息一下就能行,還能干活的……”

  單谷一腳踹在那金屬垃圾桶上面,發出一聲巨響。

  引得四面八方一群人往他們這邊看過來。

  “咦?我沒看錯吧?那個不是小白嗎?”

  “那個是姬彩衣吧?本人比在光幕上看更漂亮呢!”

  “他們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城西大市場這里基本都是成年人,倒不會像少年那么狂熱的一下子圍過來,但終歸是有些好奇的。

  單谷這一腳把小智跟土豹也嚇得不輕,倆人都忍不住一哆嗦,話都不敢說了。

  姬彩衣瞪了單谷一眼,然后對劉志遠說道:“志遠,你跟單谷,把他們倆先送回去吧,我跟小白留下處理一下。”

  劉志遠皺了皺眉:“一起走,你們留下能做什么?城衛軍不是都來了?”

  姬彩衣看著劉志遠,又說了一遍:“志遠,你跟單谷,把他們倆先送回去……”

  “你這樣我怎么走?不就是想打架么?大家一起。”劉志遠再穩,也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這場景他見了肚子里怎么可能一點火氣都沒有?只不過他習慣了凡事先想后果。

  “不,你回去,現在,立刻,馬上。”姬彩衣道。

  單谷死死的握著拳頭,深吸了一口氣:“隊長,我們送他們回去!”

  劉志遠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單谷,最終點點頭,看著姬彩衣道:“別鬧出事。”

  姬彩衣沖他一笑,沒說話。

  劉志遠搖搖頭,扶起一臉惶恐的土豹,單谷架起同樣一臉惶恐的小智,說了一句:“別怕,你們沒錯。”

  小智腫成一條縫的眼睛里再次流淌出淚水。

  “別哭。”單谷笑嘻嘻地道:“影響你光輝形象。”

  剛剛單谷一腳踹在垃圾桶上,也驚到了不遠處的城衛軍跟那兩個商販。

  不過那倆商販只是瞥了一眼,便轉回頭來,看著城衛軍道:“軍爺,咱可是合法商人,有手續的。在這城西大市場您打聽打聽,我們哥倆從來不惹事!”

  “那他們倆是怎么回事?”城衛軍指著被單谷跟劉志遠架走的土豹和小智。

  “誰知道呢?”小黑瘦咂咂嘴,嘖嘖有聲地道:“那倆家伙一看就不像好人,賊眉鼠眼地,興許是得罪了什么人吧?反正被一群突然冒出來的人給揍了一頓。這可跟我們沒關系呀……”

  “是啊是啊,軍爺,這到處都是監控設備,您權限大,隨便調看一下就知道了,我們倆,可是連手都沒伸一下呢!”身材魁梧的大胡子一臉憨厚地道。

  這真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啊!

  除了那種新嫩,不然任何一個城衛軍,對這種事情都不陌生。

  知道這是遇到對手了。

  那兩個人,必然是眼前這倆人找人打的,而且他們來之前,上面就有交代,說這件事很可能跟麻爺余孽有關系。要他們慎重點處理。

  來了見到姬彩衣,幾個城衛軍頓時明白了,這件事弄不好,還真跟麻爺余孽有點關系。

  “別說廢話,你們倆,跟我們回去調查一下吧。”面對這種情況,在這里是說不清的。

  回頭進了城衛軍的地盤,再想擺出這一副無賴嘴臉胡說八道,可就由不得他們了。

  “城衛軍……好大的官威啊。”人群中走出一個三十多歲,西裝革履的青年。

  青年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青色西裝里面的白襯衫沒有一絲褶皺,配著一條水藍色的領帶。要再加一副金絲邊眼鏡的話,妥妥一精英男形象。

  “城衛軍辦事,不需要別人指點。”能被彩衣三叔姬燚派過來處理這種事情的人,肯定不會被輕易唬住。

  淡淡看了一眼這精英男模樣的青年,心中愈發清楚,這件事恐怕牽涉的不僅僅是麻爺余孽了。

  作為姬燚心腹,他知道的事情比別人要多。很清楚如今那兩位麻爺都還在百花城關著呢!

  據說已經驚動了百花城上面二級主城里的大人物,想要處死兩個惡貫滿盈的地下大佬并不難,但這種事,一旦有上面的人插手,哪怕是關城主,也不能視而不見。

  “你是誰?”姬彩衣面色清冷地走過來,看著青年問道。

  “哦呵呵,有點意思,城衛軍什么時候成了姬家軍呢?這是在給私人辦私事呢吧?”青年聲音雖然不大,但卻保證能讓周圍人聽見,顯然用心險惡。

  姬彩衣什么身手?

  六級靈戰士!

  還是個刺客,她出手的速度有多快?

  別說這精英男,就算一旁的城衛軍都沒反應過來,她這一巴掌就已經抽上去了。

  聲音又脆又響亮,當場就把這精英男給打懵逼了,完全沒回過神來。

  但就在這一瞬間,姬彩衣第二巴掌就已經抽過去了。

  還是同一面!

  那張干凈得看不見一根胡茬的臉瞬間紅腫起來。

  又一巴掌!

  還是這邊。

  白牧野在一旁看得直皺眉頭,沖著姬彩衣建議道:“姬女俠,咱換一面打行嗎?我看著別扭!”

  “就不!”

  姬彩衣第四記耳光抽出去。

  還是同一面!

  青年的嘴角已經流淌出鮮血,整個人如同瘋了一樣,再也不見剛剛的陰柔和風度,聲音尖利地道:“你瘋了嗎?我是副城主身邊常隨,你敢打我?”

  一腳被人踹在屁股上,整個人直接撲了出去,嘭地一聲,撞在寫著有害垃圾的垃圾桶上,然后摔倒在地。

  白牧野有些遺憾的癟癟嘴,對姬彩衣說道:“回頭你教我點拳腳功夫。”

  “好。”姬彩衣笑靨如花。

  還是跟著小白混痛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