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小白太能吹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單谷的感知能力超強,觀察能力超強,但彩衣這方面的能力,也并不弱!

  她是一個刺客!

  依靠的也不僅僅是速度。

  雖然不如單谷在這方面天賦那么高,但也要比小白和劉志遠強很多。

  站在岸邊的萬雄低聲道:“小心了,那些水中生物已經開始出現,他們必然會靠岸。小白的控制符是一個大問題,除此之外,他應該還有其他底牌沒有亮出來。待會兒他們一旦進入到攻擊距離,你就出手,我來擋住小白的符!”

  草筏上,劉志遠沉聲道:“我們必須靠岸登陸!”

  姬彩衣的聲音微微顫抖:“是的,我已經看見兩個了……”

  兩人順著姬彩衣的視線看過去,那邊草筏邊緣,兩只大鱷魚,露著腦瓜蓋,瞪著一雙鼓鼓的大眼睛,看上去特別萌。

  但你能不能把嘴巴閉上?再把口水擦一擦?

  “隊長,該出盾了。”白牧野低聲道。

  劉志遠點點頭,從身上取出一件裝備戴在手腕,輕輕一按——

  一連串輕微的金屬聲響過后,一面一人多高的合金盾牌,出現在劉志遠手中。

  高科技產品,雖然輕薄,但極為堅固!

  岸上的萬雄眼睛頓時微微瞇起來。

  身邊潘相文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居然有盾?

  直播間里的小鵬忍不住驚呼出聲:“哎呀,劉志遠有盾?他是盾戰嗎?導播快點幫忙給一下劉志遠資料……”

  他這邊正說著,那邊就已經給出了劉志遠的文字資料,投放在光幕上——

  劉志遠,高一一班團隊隊長,職業:狂戰士、盾戰士……嘿!

  小鵬忍不住輕輕拍了下桌子,“現在的小孩兒……”

  “真賊啊!”董栗在一旁給出了補充。

  “太狡猾了!之前他申報的職業,一直是狂戰士來著……”鳥哥有點無語的連連搖頭感嘆。

  真正的大賽上面,這種虛虛實實的手段很常見。

  而這就要考量教練和分析師們的能力了,不但得收集大量對手的資料,還得能夠分得清虛實真假。

  但在此之前,很少有人想到,百花杯這種三級城市的杯賽上,居然也出現了這種手段。

  也算是打了萬雄這邊一個措手不及。

  因為之前沒人想到,劉志遠居然會使用盾牌。

  這東西可不是說拿出來做做樣子的,不會用的話,反倒會成為累贅。

  這時候,鳥哥像是突然想起點什么,突然道:“導播,麻煩您把小白的信息投放一下。”

  “不是控制系么?”董栗在一旁跟了一句。

  這時候,導播已將白牧野信息投放在光幕上。

  董栗頓時啞口無言。

  鳥哥也懵了,他咕噥道:“這……這……我就隨口那么一說啊!”

  正在收看比賽的所有觀眾也都懵了。

  就連白牧野那些死忠粉當中的一部分,都忍不住吐槽:“白啊,長點心、要點臉吧,全系……真敢吹啊!”

  當然,更多粉絲……主要是妹子們,則拼命維護——

  我家小白就是如此優秀!我們喜歡!你們不喜歡?滾!

  光幕上投放著的資料上寫著:白牧野,高一一班團隊成員,職業……全系符篆師、符武雙修。

  也難怪人吐槽,簡直太無恥了!

  全系符篆師?

  我的天……別說飛仙,整個祖龍帝國才有多少?

  全系還不算,還得加個符武雙修?

  好吧,你那身材是不錯,一看就常年健身的。

  可一個身材健美的健身教練和一個強大的靈戰士那是一回事嗎?

  為了迷惑對手,牛皮已經吹破天際!

  這么寫當然沒毛病,不犯規。

  我就全系,我就符武雙修。

  我明明不是盾戰,我非要寫我是盾戰,然后比賽中我可能壓根就沒有盾,但也說不定真的就拿出了一面盾牌……

  無論對手信還是不信,都得去做相應的準備。這樣一來,騷擾對手心理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迷惑對手自然沒毛病,場外因素也是決定勝負的一環,可這這吹的……是不是有點兒大呀?

  鳥哥輕輕皺眉,在那想著措辭,在想應該如何評價小白這種牛皮吹爆了的行為。

  長得帥就可以這樣過分嗎?

  就不怕被人嘲笑?

  董栗倒是若有所思地道:“還記得那次城際聯賽變異副本吧?”

  他看著身旁的小鵬,“那次小白他們團隊成功拿到寶箱,事后也沒有任何錄像流傳出來。很多人其實就已經認定,這件事跟小白有關系,那么,我們能不能大膽的做出一個猜測呢?”

  鳥哥聞弦歌而知雅意,頓時瞪大眼睛驚訝道:“您的意思是說,小白真有可能是個深藏不露的人?”

  p;董栗道:“是不是深藏不露這個不好說,但剛剛單谷突然間爆發,秒掉穆錫的那一箭也能說明一些問題!”

  鳥哥道:“對呀,萬雄剛剛也在說,小白還有其他手段……”

  好吧,不用懷疑,這倆人就是在洗地。

  畢竟全系和輔助系它不是一個概念。

  全系指的是,小白什么都擅長。

  但就算是國寶級天才,比如趙夢寧……好吧,還是他。

  就算是趙夢寧這種天才,他資料上也不敢標注全系啊!

  所以大家對小白資料上寫著全系、符武雙修這件事……講真,沒人信的。

  但沒辦法,哪怕鳥哥因為小白輸掉打賭穿了女裝,但依舊擋不住他對小白的喜愛。

  董栗更不用說,小白可是他的幸運星。

  所以哪怕這種手段很正常,但他們也怕小白會因為牛皮吹得太大,被人惡意吐槽,從而影響到他的形象。

  網絡上那些小白的擁護者們,倒是不在乎這些,他們才不管這是不是真的。

  反正小白這么寫,肯定沒問題!

  黑粉肯定也是有的。

  哪怕帥到小白這種程度,照樣有人就是不喜歡他。

  在看見小白信息之后,這群人忍不住彈冠相慶起來。

  “雖然大賽上用些場外手段沒什么大不了,但白牧野這種做法,已經不是手段,而是人品問題了!說明他撒謊成性,人品低劣!令人反感,叫人作嘔!”

  這是高級黑。

  “真是腦殘了,牛皮吹得如此大,他全系?老子還特么符帝呢!以為張一張說得過去的臉,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人品真的太差!哈哈哈,笑死爹了!”

  這是普通黑。

  “白牧野這人人品向來低劣,干這種事兒早就不是一回兩回了,靠著長得帥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小姑娘,以后見他一次打他一次!”

  這是無腦造謠外加吹牛皮的黑。

  見一次打一次?

  真見了面,敢動手的話不出一分鐘,不跪下叫爸爸就算是好漢。

  劉志遠和小白資料的突然變更,只能算作這場比賽的一個插曲。

  給大家在觀看比賽的同時增添一點樂子。

  反正這會兒雙方還在僵持當中。

  為了應對比賽中隨時可能出現的各種意外情況,劉志遠在這段時間私下里加大了盾戰方面的訓練。

  雖說還達不到訓練多年的專業盾戰水準,但應付一般場面,已經夠了。

  比如躲避潘相文的飛刀。

  潘相文的飛刀雖然也跟單谷的箭一樣,在攻擊范圍內能玩出花來,什么弧線、斜線、s線……各種風騷走位令人眼花繚亂。

  但歸根結底,最有威脅的,還是直線!

  兩點之間,直線最短。

  距離短,自然更快。

  剛剛白牧野自責的時候,劉志遠心里面其實也是很難受的。

  因為他也有點自責為什么沒早把盾亮出來。

  以至于讓萬雄的拋刀術秒殺了單谷。

  但那時候他還在跟彩衣在拼命劃水后退,根本無暇分身。

  誰能想到萬雄這么兇殘啊?

  那么遠的距離!

  那原本是屬于單谷這種弓箭手的攻擊領域,誰能想到萬雄隔著那么遠就敢把刀扔出來?

  那是他的武器啊!

  他把武器扔了,要怎么打?

  用拳頭嗎?

  所以說,所謂比賽經驗,基本上全都是吃虧吃出來的。

  萬雄將大盾往身前一橫,一只手持盾,一只手劃水。

  那邊姬彩衣也在劃水。

  身后不遠處,七八條體長超過七米的大鱷魚含情脈脈的盯著他們,見他們有動作,頓時緩緩跟了上來。

  其中幾條大鱷魚身子還徹底沉入水中,也不知是想干啥。

  “快點!”白牧野低聲道:“一旦到攻擊范圍,我就開始控,先集火潘相文!”

  直播間里,鳥哥問董栗:“為什么不是先集火萬雄?”

  董栗盯著現場,道:“萬雄八級了。”

  鳥哥:???

  “他可能又有新技能,集火他,成功率太低。”

  劉志遠一手豎起大盾,一手拼命劃水。

  強大的靈戰士用盡全力之下,草筏速度瞬間加快起來。

  這種時候,也不在乎是否會驚擾水中的生物了。

  因為它們都在身后留著口水跟著呢。

  距離越來越近了!

  因為劉志遠那面大盾,幾乎徹底封死了潘相文全部的攻擊線路。

  所以潘相文并沒有出手,但兩只手上,五六把飛刀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在指尖靈動飛舞。

  萬雄赤手空拳,但目光沉穩。

  草筏距離岸邊越來越近。

  現場氣氛,緊張到近乎凝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