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章 決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夜無話,白天也無話。

  第二天傍晚時分,決賽來了!

  百花城幾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光幕,全都播放著同樣的內容。

  百花杯決賽!

  比賽中心大量的門票早已被搶購一空。

  雖說收看比賽的渠道很多,可以在家里看,可以在外面看,也可以在虛擬世界中看。

  但很多人還是喜歡那種現場的氛圍。

  哪怕現場依然是虛擬世界的投影,但那種熱烈到令人血脈噴張的氛圍,卻只有現場才有。

  就像秦冉冉的粉絲都愿意到現場支持自己的偶像一樣。

  現場的氣氛,是最好的!

  這屆百花杯話題性遠超往屆,中間雖然經歷了一些風波,但最終都得到了妥善解決。

  然后引起了更多人對百花杯本身的關注。

  這讓百花杯的主辦方無比開心。

  甚至將決賽獎金都提升了二十個百分點!

  雖然不是多大的數字,但也誠意十足。

  白牧野一行人早早的來到比賽中心進行候場。

  萬雄一行人也全部到來。

  兩支隊伍的上場名單并沒有引起太大的意外。

  萬雄團隊是除了司空菲云之外的四個人,小白團隊是除了司音之外的四個人。

  賽前暖場過程略過,賽前兩隊采訪略過。

  倒計時結束,比賽正式開始。

  整個比賽中心瞬間就沸騰起來!

  比賽場地被光幕全景投放,占地面積足有十幾公頃大。

  但比起真實地圖,依然被縮小了十幾倍。

  真正的比賽地圖,足有一百多公頃!

  這是一個橢圓形的狹長地圖,長三千多米,寬三百多米。

  沼澤是富養沼澤。

  各種苔草、蒿草、蘆葦、松樹、柳樹、樺樹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花草樹木等植物遍布整個沼澤的每一處。

  當全景清晰映入每個人眼中的一瞬間,觀眾席上響起一陣驚呼聲。

  “好美啊!”

  “這地方真漂亮!”

  “要是能到這種地方度假就好了!”

  “小白真帥!”

  不小心混進去一個花癡。

  至于那些贊美沼澤景色漂亮的,也都是一些毫無野外經驗的人。

  他們只看到了美,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些美景背后隱藏著的那些危險。

  觀眾席上,只有極少數人才真正明白,這漂亮的自然景觀下隱藏了多少恐怖的東西。

  白牧野四人,出現在東南部的角落。

  萬雄四人,則出現在西北部的角落。

  雙方在地圖上,斜線相對,距離超過三千米。

  說起來挺遠,其實不過三公里而已。

  這點距離別說對靈戰士,就算對一個普通人來說,也算不上什么。

  溜溜達達的走,最多也就。

  因此在雙方出現的一瞬間,很多觀眾全都下意識的覺得,用不了多久,雙方就會在沼澤正中的區域相遇。

  然后展開一場精彩而又激烈的較量。

  但在這個時候,解說小鵬和董栗,直接潑了很多不懂行的觀眾一頭冷水。

  “嘶……這個距離,有點遠啊!”小鵬嘬著牙花子,有些感嘆地說道“系統這一次真是惡意滿滿。”

  “是啊,如果他們距離稍微近一點,哪怕隔著三五百米,彼此能夠探知到對方的存在,那么這場比賽他們還是有可能會相遇上,并且斗智斗勇的較量一番。但現在嘛……”董栗推了一下眼鏡,苦笑道“有點難說嘍。”

  什么情況?

  大量收看比賽的觀眾全都一臉茫然,表示不解。

  有些看過昨天抽簽直播的人多少還能明白一點,沒看過的人,真的不明白就那么三公里的距離,有什么難以跨越的?

  就算沼澤可以把人吞噬,但這些比賽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啊!

  區區沼澤而已,有那么難嗎?

  很快他們就知道了。

  首先出場的,是一大群蚊子!

  如同戰斗機群一般,發出恐怖的嗡鳴,在沼澤西部低空略過,向北飛去。

  無數人當場看直了眼,隨后心都跟著懸起來。

  眨眼間就飛到萬雄他們那群人附近,隔著一百多米,快速掠過。

  當蚊子群飛過來的一瞬間,萬雄這邊四個人毫無例外的同時做出一個統一動作。

  臥倒!

  有些杠精還想嘲諷一番,但看著那一只只拳頭大的蚊子,以及官方給出的文字說明之后,全都理智的閉上了嘴巴。

  這個不好噴。

  面對這樣的蚊子群,高級戰士也得退避三舍啊!

  “東南方小白那邊有動靜!”小鵬突然大聲說道。

  這時候,所有人全都看向那邊。

  一條巨大的水蟒,腦袋和半截身子露出水面,正在水中高速的向白牧野他們游過來。

  下一刻,一條十幾米長的巨鱷,鱗甲崢嶸,驟然躍出水面,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向水蟒的身子!

  剎那間濺起巨大浪花。

  這一幕把不少人嚇了一跳。

  就連小鵬都忍不住脫口而出一句“我靠……”

  沒人在意他的失言,因為現場不知有多少人同時喊出這兩個字。

  巨蟒的身子無比堅硬,并沒有被巨鱷一口咬斷,反倒狠狠纏繞過去,迅速將巨鱷纏住,拖著它在水中瘋狂翻滾起來。

  死亡翻滾!

  這原本屬于鱷魚的技能,被這條水蟒用出來,也溜得很。

  同時水蟒和巨鱷似乎都很擅長水屬性的法則,雙方竟然互相用寒冰技能想要凍結對方。

  水面迅速結成厚厚的冰,但又很快被這兩個龐然大物給擠碎。

  這一幕顛覆了無數人對沼澤的認知。

  尤其那些剛剛說沼澤好美,好想去旅游的人們,這會兒都是臉色蒼白目光呆滯,都有點被嚇壞了。

  白牧野他們一動不動的隱藏在草叢中,很多眼尖的觀眾一眼看見一只墨綠色、磨盤大小,幾乎跟草叢融為一體的大蜘蛛眼睛里正閃爍著邪惡的光芒,暗戳戳地往白牧野他們那里靠近著。

  “天吶,小白快跑啊!”

  “大蜘蛛好恐怖!”

  “怎么還不跑啊,急死個人了!”

  這時,單谷突然對幾個人打了個手勢,幾人頓時往綠色大蜘蛛方向看過去。

  無數人在這一刻同時松了口氣。

  但緊接著他們又都忍不住緊張起來。

  想知道那只大蜘蛛到底會不會給他們帶來麻煩。

  這時候,收音設備里傳來白牧野輕笑的聲音“這玩意兒要是在現實中可就值錢了。”

  值錢?

  這畫風有點不太對吧?

  你們不是應該一臉緊張的準備對付一個勁敵嗎?

  單谷問道“毒液值錢?”

白牧野點點頭“嗯,毒液、蜘蛛線,還有它腹部幾根特殊的絨毛,可以制作符篆筆,毒液和線可以制作控制、詛咒、劇毒一類  的符篆,有顯著加成。”

  “那咱們以后多弄點。”單谷說著,彎弓搭箭,一箭射向那只距離他們已經不足三十米的綠色大蜘蛛的眼睛。

  那只大蜘蛛的眼睛那里竟然傳來一聲清脆的金屬聲響。

  “靠!”

  單谷罵了一句。

  這些自然界的生靈,真特么強大!

  本該脆弱的眼睛,他這五級巔峰靈戰士竟然一箭射不穿。

  綠色大蜘蛛也不再隱藏,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叫聲,騰空而起,撲向這邊幾個人。

  同時一道墨綠色的絲線,也瞬間射向單谷。

  如同一道綠色的光!

  絲線出來的瞬間,幾個人全都聞到一股香甜味道。

  有毒!

  白牧野在那絲線出來的一瞬間,直接拍出五張符。

  其中四張為凈化符,打向包括他自己的四個人,另外一張,是控制符,拍向綠色大蜘蛛。

  控制符在已經撲到半空中的大蜘蛛身上炸開。

  大蜘蛛從半空中翻滾著掉落到地上,四個人身上的凈化符也起了作用,那種負面狀態瞬間解除。

  可惜效果只有一秒鐘,如果時間能更長一點,還能起到預防作用。

  大蜘蛛摔在地上,此時一秒鐘已經過去,它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八根長長的爪子上面長著鋒利的倒刺,看一眼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白牧野又一張控制符拍過去。

  姬彩衣身形一閃,剎那間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出現在大蜘蛛面前。

  高高躍起,竟然跳到大蜘蛛身上,手中兩把匕首,狠狠刺向大蜘蛛后背和腦袋之間的連接處。

  那里,是它脆弱的地方。

  兩把匕首狠狠刺進去。

  綠色大蜘蛛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叫聲。

  但被白牧野的控制符死死控住,根本動彈不了。

  綠色的汁液崩了姬彩衣一身。

  哪怕明知是假的,但還是讓姬彩衣陣陣作嘔。

  不僅僅是惡心,還因為有毒。

  劉志遠動作稍微慢一點,此時剛好趕到,手起劍落,一記風雷斬,把綠色大蜘蛛腦袋砍下來。

  白牧野兩張凈化符再次打在兩人身上。

  單谷彎弓搭箭,十分警覺的看向四面八方。

  他在負責警戒。

  如果這種時候被偷襲,沒人警戒的話,下場會很慘。

  不遠處巨大的水蟒和巨鱷之間的對決依然在進行中。

  這時候,從天空中飛出來一只大鳥,一個俯沖便向下沖過來。

  單谷弓都已經拉開,劉志遠卻大喊一聲“別攻擊!”

  大鳥俯沖下來,伸爪抓走了那只綠色大蜘蛛的尸體,振翅飛走。

  翅膀扇動帶起的風無比強烈,沖擊得劉志遠和姬彩衣兩人都有些站不穩。

  比賽中心的現場觀眾,鴉雀無聲!

  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這特么還是比賽?

  這是荒野求生吧?

  習慣了擂臺上刀光劍影你來我往的觀眾,面對眼下這種情形完全不知道該用什么態度去面對。

  精彩不?

  當然很精彩!

  如同在看一場魔幻大片。

  可問題是,有點不爽啊!

  一張沼澤地圖,直接暴露了人類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

  哪怕比賽的雙方,嚴格來說都是孩子。不應該對他們有太高的要求。

  可不爽就是不爽,總不能硬著頭皮說爽。

  為什么就不能是那種一刀下去,水蟒被砍成兩截?

  為什么不能是一箭射出,狡猾的大蜘蛛眼睛被射個對穿?

  為什么不能是一張符拍過去,巨大的鱷魚一動不能動,只能張著大嘴賣它的蠢萌?

  還有,我們要看的是兩支隊伍之間的對決呀!

  我們要看精彩紛呈的比賽啊!

  我們并不想看兩支隊伍誰更適合在這里生存……

  萬雄那邊也遇到了狀況,大量手臂粗的水蛇從四面八方游出來,包圍了他們那里。

  顯然,他們那里,是一個水蛇窩。

  所以哪怕是那些恐怖的蚊子,也都選擇繞開那里。

  萬雄一馬當先,直接施展屬性武技炎月斬,一刀下去,便有七八條水蛇被斬成兩截。

  傳來一股股肉香。

  潘相文手中飛刀不斷射出,李秋風手中一桿長槍上下翻飛。

  不得不說,看他們這邊,觀眾們的心情要稍微放松一點。

  畢竟沒有白牧野他們那邊那么險惡。

  穆錫兩只手捻著劍符,并沒有出手,他的劍符威力巨大,要在關鍵時刻才能用。

  萬雄一邊殺蛇,一邊說道“按照系統的慣性,應該會把他們刷新在東南方,是聽見那邊似乎也傳來一些打斗聲音,咱們一點點往那邊靠近。但千萬要注意腳下,這種地方,不僅僅只有生物會坑人,沼澤本身,花草樹木……都有可能把咱們坑死。”

  殺了一只大蜘蛛,又被那只猛禽驚了一下,白牧野等人變得更加謹慎起來。

  他們試圖小心翼翼的繞過那兩個正在戰斗的大佬,然后朝西北方摸過去。

  劉志遠則提醒道“一定要小心腳下,單谷,你帶隊,彩衣協防,我斷后,小白居中!”

  很多觀眾看到這里,不由暗自點頭。

  還行,處變不驚,臨危不亂。

  的確具備優秀團隊的潛質。

  “前面行不通。”單谷只走了七八步,便迅速退回來,對著另外三人打了個手勢,低聲說道。

  “繞。”劉志遠言簡意賅。

  單谷搖搖頭“都是水,除非咱們跳過去。”

  不考慮。

  “前面是什么?”劉志遠問道。

  單谷伸著兩只胳膊用力往后拉“那么老大一只水牛,特別特別大!露出個超級大的腦袋在水面上,兩支角跟柱子似的,如果它很乖的話,咱們踩著它的腦袋,正好可以跳過去。”

  姬彩衣“它會很乖嗎?”

  單谷“大概不會……”

  姬彩衣瞪他一眼“一點都不好笑。”

  這當然不好笑,而且很恐怖!

  能在這種地方生存下來的水牛,用膝蓋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溫順的生物。

  白牧野打量著四周,就在這時,突然傳來一陣巨響。

  巨蟒跟巨鱷這兩個大佬居然又打到這邊來了。

  真是惹不起。

  聽見動靜的水牛直接從前方水里面站起來。

  四個人仰起頭,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龐然大物。

  貓了個咪的,這是水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