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六章 我隨便說說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多年來堅持健身的好處在這一刻終于體現出來。

  直接一個魚躍,從已經打開的車門里面沖出來,在地上接連翻滾。

  這么快的速度,這種強大的沖擊力,換做一個普通人恐怕當場就得廢掉。

  一般的符篆師在沒有防御的情況下也無法承受,而這種沖擊對白牧野來說,卻并不算什么。

  他的身體素質遠勝過絕大多數符篆師!

  只是身上的被動激活防御符……卻也在這一刻自行激活!

  或許是符覺得小白有危險,于是就自爆了。

  咔嚓!

  白牧野撲出去的瞬間,飛車便被麻爺一刀劈成兩半。

  在發現白牧野居然跳了出去,麻爺一雙眼愈發冰冷。

  手一揮,第二刀……瞬間斬來。

  一股龐大力量,洶涌浩瀚,帶著毀滅氣息,撲面而來。

  白牧野咆哮一聲,三張符篆瞬間飛出!

  控制!

  劇毒!

  衰老!

  麻爺第二刀狠狠斬在白牧野的防御之上。

  如果沒有防御,他會人頭落地!

  白牧野借著這股力量,就地接連翻滾,逃開了這一擊。

  這一刀……終究沒能切開他的防御!

  果然如此!

  白牧野驚魂未定,但心中大喜。

  他在黑域中曾再次測評過被動激活防御符的強度,按照那種數據,應該是可以擋住宗師一擊的。

  但那只是理論上!

  如今終于得到實踐了,卻是如此危險。

  所以說,超級天才的想法,從來都和普通人不一樣。

  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都是瘋子!

  小白雖然帥,但也一樣。

  麻爺的動作超級快,在這道攻擊被白牧野身上防御擋住瞬間,沒有絲毫猶豫,瞬間抽刀回手!

  舞動手中長刀,刀光宛若匹練!

  要將那三張符擊碎!

  區區小符篆師學徒,也想拿符來攻擊我?

  簡直天真!

  他當然知道白牧野擅長控制符篆,所以哪怕心里面再怎么看不起白牧野,也不想被控制符打在身上。

  他這種人,是不會容許自己被人控制的。

  哪怕一秒也不行!

  但對方的符篆控制水準卻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關鍵是他完全沒料到白牧野身上有被動激活防御符!

  根本沒看見出符啊!

  不能說他孤陋寡聞,他只是一個長在小城的宗師。

  這玩意兒不到一定層次,根本連聽都沒聽過!

  到現在他都沒弄清楚白牧野身上那防御究竟是怎么來的!

  所以剛剛斬向白牧野的那一刀無比凌厲,盡管回撤得夠快,但對比白牧野出符的速度,依然是有些慢了!

  那張控制符率先靈巧繞過他的攻擊,率先在他身上炸開。

  成了!

  白牧野在這一刻,整個頭皮都是麻的!

  不知是不是錯覺,他感覺自己精神力在這一瞬間是有提升的!

  激動得想要大叫!

  但忍住了。

  要淡定。

  要低調。

  嗖嗖嗖嗖!

  又是四張控制符,排成一隊飛出去。

  這個時候——

  劇毒符在不能動彈的麻爺身上炸開。

  衰老符也在不能動彈的麻爺身上炸開。

  炸天了!

  白牧野心中無比興奮,但整個人卻愈發冷靜!

  麻爺咬著牙,拼命想要掙開這種法則的控制。

  他是一個宗師級的高手!

  他是靈力值接近九百,即將踏入中級宗師領域的超級強者!

  怎么能在這樣一個小屁孩兒身上栽了?

  啪……啪……啪……啪!

  四張控制符,超級有節奏的在麻爺身上炸開。

  每一張符篆激活的時間,間隔不到一秒鐘。

  白牧野順手掏出一瓶精神藥劑一口灌下去。

  與此同時,又是四張控制符從白牧野身上飛出。

  然后又是一瓶精神藥劑。

  這種時候,還管什么浪費不浪費的?

  有藥!

  有符!

  干就完了!

  麻爺就這樣被控了。

  白牧野天時地利人和。

  少年戰宗師!

  這一戰如果可以公開,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沒人敢相信,一個區區符篆師學徒,面對一個宗師竟然能打到這種程度。

  “你……你不止擅長控制符!”

  “嗯哼。”

  “你在算計我!”

  “呵呵。”

  一問一答間,麻爺同樣頭皮發炸。

  因為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上當了!

  被這小畜生給坑了!

  從一開始,人家應該就知道他的存在,然后用最簡單的引蛇出洞之計,就把他給騙了!

  而且這小畜生精神力好像很弱,扔了這么幾張符居然就開始給自己補充精神力了?

  這種感覺,讓麻爺有種想要吐血的沖動。

  劇毒符中的毒素開始在他身體中蔓延,特么的時效只有一秒鐘。

  可問題,這是毒啊!

  毒這玩意兒一旦進入體內,不解除掉是不會消失的!

  還有那張衰老符,也是一秒鐘。

  一秒鐘的衰老體驗跟沒有差不多。

  這張符是小白在做實驗,看會不會讓麻爺瞬間變成老頭。

  可惜并沒有,估計得大師級甚至是完美級才有這個可能。

  但這已經足夠讓麻爺恐懼到魂飛魄散。

  因為他發現這小畜生精神力雖然很差,但身上不僅準備了很多補充藥劑,還有幾乎用不完的符!

  一張符的時效好像就一秒鐘左右,簡直弱爆了,但架不住多啊!

  源源不斷的排著隊飛向他。

  每張符都顯得很有禮貌,絕不插隊。

  他媽的這小王八蛋一手拿著精神藥劑不斷往嘴里灌,另一只手叉腰。

  御符?

  意念就行了。

  麻爺崩潰了!

  明明只能持鐘的東西,可他就是動不了!

  活了這么多年,他從未像現在這樣,希望老天能給他一秒鐘的時間。

  一秒就好!

  下一刻,他看見白牧野身邊突然多了個人。

  孫瑞!

百花城兩位大宗  師之一!

  他絕望了。

  徹底絕望。

  果然是人家早就算計好的!

  只是他依然難以理解,心中充滿困惑。

  這小子到底怎么發現他的?

  他這身份干凈而且完美,所有知情者早就被他干掉,骨頭渣子可能都爛掉了!

  一個小屁孩怎么可能知道他是誰?

  另外他一個少年,又哪來的膽子敢一個人引他上鉤的?

  在任何人看來,白牧野這行為都跟與虎謀皮沒區別!

  這不是膽子大,這是在花樣作死啊!

  麻爺感覺自己運氣從來沒有這么背過。

  哪怕之前有半點風吹草動,他都絕不會上當!

  還有,這小子精神力那么低,怎么可能擅長那么多的符篆術?

  百花城怎么可能出現這種怪胎?

  難怪上面的大人物要對付他!

  后悔啊!

  悔不當初!

  麻爺一雙眼中,露出陰冷的目光,死死盯著白牧野。

  白牧野一邊喝精神藥劑,一邊繼續控他。

  見他盯著自己,呵斥道“你瞅啥?”

  隨后還有閑心對身邊的孫瑞問道“叔,我能去打他一拳嗎?”

  同樣被這景象震撼得有些目瞪口呆的孫瑞差點噴了。

  “啥?”他問道。

  “他瞅我,我看他不順眼,能去打他一拳不?”白牧野認真問道。

  “那就去啊!”孫瑞說道。

  “那你幫我看好啊,我怕他不小心掙脫了會揍我。”白牧野道。

  老子不會揍你!

  老子想弄死你啊!

  要能掙脫,拼了命也要弄死你啊啊啊啊!

  麻爺目眥欲裂的看著一步步走向他的白牧野,這期間還在不斷放符控他。

  麻爺徹底崩潰。

  白牧野來到麻爺面前,毫不猶豫地一拳轟過去,打在麻爺鼻子上。

  下一刻,白牧野瘋狂甩手跳腳。

  感覺自己這一拳就像是打在銅墻鐵壁上凸出來的銅疙瘩上一樣。

  手指差點骨折,疼得不行。

  他本以為自己這一記重拳下去,就算不能把麻爺打成重傷,但至少也要讓他涕淚齊出鼻血橫流吧?

  宗師級強者的防御,果然太特么變態了!

  “交給我吧。”孫瑞在一旁搖搖頭,笑著說道。

  “叔您不講究。”白牧野齜牙咧嘴看著自己的手,有點紅,還有點腫,都破皮兒了!

  這時候麻爺終于找到一絲間隙,感覺自己好像能動了,忍不住瘋狂咆哮一聲,就要對白牧野出手。

  又一張控制符,在他臉上炸開。

  “別動。”白牧野認真說道“我還沒玩夠呢。”

  麻爺一口鮮血噴出來。

  人都快被氣瘋了。

  “小畜生……”

  這一次,不是符。

  是孫瑞的巴掌。

  狠狠抽在麻爺臉上,將他整個人打飛出去。

  麻爺身中劇毒,又被孫瑞這種大宗師一巴掌抽在臉上,當場就被抽得昏了過去。

  要不是孫瑞留力,這一掌就能抽碎他腦袋!

  “看見了吧?這才叫力量。”孫瑞回頭看了一眼白牧野,表情很嚴肅,一副教育的口吻。

  可是您眼睛里的得意洋洋是怎么回事?

  白牧野心里面吐槽。

  孫瑞突然板起臉“你下次要是還敢干這么危險的事兒,我絕對不管你!”

  “嘿嘿,叔,我知道錯了。”白牧野笑嘻嘻的認錯。

  “上次就看出你在躍躍欲試,沒打成最后很遺憾吧?沒想到終究還是然跟你小子找了個空子。”

  孫瑞一邊把麻爺用靈力鎖銬起來,一邊有些感慨“還別說,你這臭小子,不但膽大包天,也真夠厲害!將軍還真是沒看錯你……”

  “對了,他是王二麻子手下?”

  孫瑞看著白牧野,這畢竟是個宗師。但麻爺手下,應該是沒有這種高手的!

  “我覺得他是麻爺本人?”白牧野說道。

  “啥?他是王二麻子?”孫瑞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根本就不信。

  “不信您把他叫醒問問,我覺得他就是。”

  白牧野很難解釋清楚他這信息的來源,大漂亮的存在,他不想任何人知道。

  孫瑞根本不信,毫不憐憫的一腳踹過去。

  麻爺痛呼一聲,醒了過來。

  一身靈力被封印,那劇毒讓他五臟六腑被瘋狂的腐蝕。

  如果不是宗師,哪怕是個高級靈戰士,這會也已經被毒死了!

  “你是王二麻子?”孫瑞冷冷問道。

  “不是!”麻爺矢口否認。

  “瑞叔,回去可以跟牢里面那位做個基因比對嘛,說不定麻爺有兩個呢。”白牧野在一旁提醒。

  “小畜生!”麻爺恨極了白牧野。

  “所以你真是?”孫瑞冷冷看著麻爺。

  “是老子……怎么地?要殺就殺,何必廢話?”麻爺勉強睜開眼,一雙眼依然怨毒的看著白牧野。

  這種時候就算否認也沒什么意義。

  基因比對,連他們八輩祖宗都能給翻出來,想要確認他身份,真的不要太簡單。

  “你還瞅我!”白牧野很生氣。

  被這種充滿仇恨的眼神看著,頭皮都直發麻。

  哪怕知道這人已經形不成什么威脅,可被一個宗師這樣看著,任誰都會有種不安的感覺。

  “老子認栽。”麻爺瞇著眼,盯著白牧野看,說道“你究竟怎么發現我的?”

  孫瑞也在看著白牧野,他也想知道。

  “我什么時候發現你了?不是你一路追上來要殺我?”白牧野一臉無辜地道。

  “你胡說!你明明是設好了圈套等著我往里鉆!”麻爺嘴角淌血,一臉瘋狂的看著白牧野。

  “我在百花城除了你之外,就沒什么仇人,我一出城你就在后面跟著我。我當時哪知道你是誰?還以為是你那群手下想對我下手呢,這種時候我當然得找幫手了啊。”白牧野聳聳肩,兩手攤開,一臉坦誠。

  孫瑞站在一旁,仔細回憶著,同時在計算著時間,感覺好像……時間上也真的差不多。

  這讓他有種特別強烈的怪異感覺,心說真的是這樣嗎?

  這小子只是感覺到有危險,然后通知了他?

  然后面對一個宗師級靈戰士的瘋狂攻擊,臨危不亂從容應對,最后把隱藏得如此之深的麻爺給坑了?

  不對!

  這小家伙為什么一口咬定他是麻爺?

  這時候,麻爺也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

  “你怎么確定是我?”

  “你傻呀?我就隨口詐了下你,隨便說說的,誰知道你就承認了啊!”

  白牧野理直氣壯地看著麻爺。

  麻爺又噴了一口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