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五章 釣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郭姐米線店的再次開業,動靜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所有人看上去表現都很正常——因為他們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白牧野很想知道,麻爺究竟會不會在這種時候出現。

  “大漂亮,提高警惕,比對的時候細心一點,有問題及時通知我。”白牧野嘴唇微動,輕聲說著。

  “小哥哥放心啦,你家大漂亮特別厲害!”

  正吹牛呢,大漂亮驚訝道:“他來了!穿灰色衛衣那個,頭上帶著個兜帽。”

  臥槽!

  真來了?

  白牧野甚至有點不敢相信,他按照大漂亮的提醒,看向樓下排隊的人群。

  那里果然出現一個穿著灰色衛衣,頭上帶著兜帽的身影。露出來的半邊臉,平凡普通,皮膚稍微有點黑。

  是他嗎?

  這就冒出來了?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看緊他!”

  那穿著灰色衛衣帶著兜帽的青年像其他那些顧客一樣,安靜的排著隊,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

  在那站了一會兒,似乎因為隊伍太長,等的有些不耐煩,轉身離去。

  臨走前,轉身一瞬間,很隨意的往米線店二樓白牧野位置看了一眼。

  目光很平常,一點都不銳利。

  但白牧野卻在這一瞬間,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他臉上露出笑容,嘴巴一張一合,看上去,似乎在跟人通話。

  穿著灰色衛衣的青年轉身離去。

  “我鎖定他了。”

  大漂亮說道。

  白牧野坐在那并沒動,聲音很低,但極為沉穩地道:“大漂亮,給瑞叔發一條消息過去,把咱們的定位,時刻傳遞給他……等下,先別發,我叫你發的時候再發。”

  “小哥哥,你……”大漂亮有些猶豫。

  她是智能生命,是會思考的!

  她很擔心小白出事。

  “放心,我不是那么魯莽的人,但這一次,應該是最好的機會了。”

  白牧野沉聲說道:“雖然不知道他來干什么,但他既然出現了,就說明他應該還是想搞事情!想從守衛森嚴的監牢救出他那個兄弟恐怕沒什么機會,但想要暗中出手對付我們這群孩子,卻要簡單得多。只要抓住我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希望把他哥哥換出來。成本這么低的事情,他不會放棄的。”

  “那你覺得,他會選擇在什么時候動手呢?”大漂亮有些緊張的問道。

  “他并不知道我們知道他的存在,按照常理推斷的話,他應該會在我回家的路上突然間出現,用最快的速度將我劫走或是擊殺。當然,他的目標也有可能是別人,但我寧愿是我。”

  白牧野輕聲說道。

  因為別人并不知道還有另一個麻爺!

  哪怕身上都有被動激活防御符,但那玩意兒在一個宗師面前能頂多久?

  “那不按照常理推斷呢?”大漂亮問道。

  “那就說不準了,也許他看完這一眼之后,會隱藏得更深!然后什么都不做,當一切沒發生過。反正沒人知道他的身份。”

  “也有可能會像一只盯著獵物的老虎一樣,先把自己藏得好好的,不斷在暗中盯著我們,最后出手那一刻,必然是雷霆萬鈞,一擊必殺。”

  白牧野說道:“你不是說他是個更偏執的人么?如果你的分析沒錯,那么他這次出現,就很有可能單純為了報復,只要有機會,他就會跳出來。”

  大漂亮警告道:“所以我建議小哥哥千萬不要做傻事,他現在并未走遠,應該是在尋找機會。”

  “始終被一條毒蛇在暗中盯著終究不是一件好事,我去把他引出來。”白牧野最終決定這么做,是因為他怕麻爺的目標并不是他而是其他人!

  那問題就太嚴重了。

  不管誰出事,他都沒辦法接受。

  “小哥哥……”大漂亮聲音有些顫抖:“這真的很危險!”

  她現在有點后悔了,不應該把這件事告訴給白牧野。

  可不告訴更危險!

  “放心吧,我清楚這件事的危險性。所以,我才叫你隨時準備通知瑞叔!”

  白牧野說著,起身下樓。

  這時候,已經有排在前面的客人開始進店。

  幾個小姑娘一臉歡喜的順著樓梯上到二樓,在跟白牧野錯身而過的時候,臉上全都露出驚訝表情。

  “哇,那個人……好帥!怎么那么眼熟?我想起來了,他是小白!”

  “哎呀,剛剛怎么沒攔住他合個影啊!”

  “真的是小白哎!他怎么走了?”

  “他和這家店什么關系?”

  白牧野走到下一樓的樓梯口,沖著那幾個嘰嘰喳喳的小姑娘微微一笑,揮了揮手:“歡迎常來這里。”

  “啊!”

  一陣尖叫,幾個小姑娘差點直接撲過來。

  好在小白動作夠快,迅速下樓,跟正招呼客人的姬彩衣等人擺擺手:“我有點事兒,出去一下!”

  說著也不管姬彩衣她們什么反應,直接走出門,發動車子徑自離去。

  其實他這么做也挺冒險。

  以麻爺狡猾多疑的性格,肯定會懷疑,為什么別人都沒走,偏偏你走了?

  是不是你發現了什么?

  但人性這東西非常復雜,虛虛實實,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常理推斷的。

  再說他還有一群神助攻的隊友——

  離開瞬間,米線店里跑出來七八個女人!

  有年輕漂亮的小姑娘,也有成熟迷人的大姑娘,還有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和覺得自己年輕的老阿姨。

  全都一臉驚訝的看著白牧野離去的方向,有人還露出遺憾表情,頓足捶胸。

  “哎呀,看見我老公了,跑太快了!”

  “我就說,其他幾個人都在,小白肯定也在!”

  “太遺憾了,小白跑的太快,好想上去親他一口!”

  “多好的合影機會啊……”

  同樣追出來的姬彩衣幾個人面面相覷。

  單谷一臉無語的道:“擦,在一起太久,已經習慣了他那張臉,都忘了他不戴口罩出門會引起騷亂……”

  姬彩衣用手捂臉,搖頭道:“跑就跑了吧,要不然,咱這店會給擠爆了!”

  不遠處。

  穿著灰色衛衣的青年瞇著眼冷冷看著那輛已經升空飛走的普通飛車。

  一雙冰冷的眼眸里,沒有任何情感可言。

  隨后,他來到路邊,上了一輛同樣普通的飛車,車子升空,毫不猶豫的向著白牧野的車子離去的方向追過去。

  當然,在飛車川流不息的百花城內,一點都不顯眼。

  “小哥哥,他,他追上來了!”大漂亮說話都變得有些結巴起來。

  “聯系瑞叔,就說……說有人跟蹤我,可能是王二麻子余孽!”白牧野一臉沉穩地道。

  “不告訴他這人就是王二麻子嗎?”大漂亮問。

  “按我說的做。”白牧野道。

  “我聯系,現在就聯系……他說他知道了,馬上就到。”大漂亮變得很緊張。

  “叫他先別急著出現,總要人贓并獲。”白牧野道。

  “小哥哥,我害怕!”大漂亮已經帶著點哭腔了,越是了解那位麻爺的信息,她越是沒信心。

  要是白牧野精神力沒被封印,那么作為一個接近宗師的高級符篆師,面對一個宗師級靈戰士,應該是毫無畏懼的。

  但也不敢保證百分之百能拿下對方。

  但一只精神力被封印的小白,在宗師眼里,簡直就如同一只螻蟻!

  一腳就能踩死的貨色!

  大漂亮能不怕嗎?

  “別怕,他什么都不知道,再怎么多疑狡詐,也一定會忍不住輕視我,這就是我的機會。”白牧野這番話說得也極為堅決。

  他的表情非常凝重,整個人精力高度集中。

  哪怕明知道孫瑞可以在第一時間趕來,明知道被動激活防御符可以撐過最恐怖的一擊。

  但在內心深處,還是有些忐忑的。

  就像剛剛黑域里跟周博那一戰。

  周博精神力肯定不如他,雖然同為高級,但彼此的差距卻很大。

  可盡管如此,周博那一記劍符依然讓白牧野記憶猶新,到現在都有點后怕!

  周博尚且如此,那么一個心中滿是仇恨的宗師級靈戰士,他的一擊……又會恐怖到什么地步?

  白牧野一點都不指望對方會跟他啰嗦幾句廢話再出手。

  尤其麻爺這種人,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

  所以就像他跟大漂亮說的那樣,他現在唯一的牌,就是麻爺以為他什么都不知道!

  之前跟另一個麻爺沒打成,白牧野就一直心里癢癢的。

  哪怕他可以進入黑域對陣各路天才,但那種戰斗跟眼下這種,終究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那種再真實,再百分之百痛感,也不會真的死!

  但眼下會。

  因為這是在現實!

  這才是真正的,用‘生死之間大恐怖’,來磨礪自己。

  車子出城了!

  白牧野的心在這一刻,充滿緊張,但同時,還有種強烈的興奮。

  他怕,也緊張,也忐忑,但這同樣是他一直想要面對的戰斗!

  有些人,天生就是為大場面而生的。

  他沒有將速度設定的太快,時速保持在一百多公里,對飛車來說這種速度就是慢悠悠的閑逛。曾經的時速六十公里,那是老牛拉車。

  出城的車輛很少,所以白牧野一出城,后面那輛車遠遠跟上來,這一前一后兩輛車,頓時明顯起來。

  大漂亮比白牧野緊張多了,不斷跟白牧野匯報后面那輛車的距離。

  “他加速了!”

  “他好像想要撞我們!”

  大漂亮突然間大聲提醒。

  宗師,是可以短暫浮空的!

  白牧野瞬間將車子轉成手動控制,這輛飛車一頭向著下面扎去。

  “挺警覺。”

  后面那輛車子里,穿著灰色衛衣的青年聲音低沉的咕噥了一句,那張平凡普通的臉上,露出一抹冰冷的譏笑。

  他干脆放棄了飛車,打開車門跳了出來,虛空踏步,朝著白牧野的飛車高速沖來!

  速度快到極致!

  雙方的距離應該在一千五百多米,當白牧野車子落地的一瞬間,穿著灰色衛衣的青年距離他的車已經不足一百米。

  一股森寒的氣息,猛然間自他身上爆發出來。

  手中長刀一揮,那把長刀之上,一道長長刀氣席卷而出。

  斜著劈向白牧野的那輛車。

  這一刀,就是沖著殺人來的!

  大魚終于咬鉤了,但卻想把釣魚的人直接拉下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