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三章 好吧,就是我說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調閱了最近兩百年的百花城全部信息!”

  大漂亮語出驚人,兇兇地道:“他竟敢耍我,我一定要找到他!”

  “我去……你還真記仇啊!”

  “我記不記仇,小哥哥不是最清楚?”

  “根據我的調查,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徹底改頭換面,擁有了一個新的合法身份,目前他人就在百花城!”

  大漂亮相當肯定的說著,隨后將一組照片投到光幕上。

  寸頭,雙眼無神,皮膚有些微黑。

  一個相貌特別普通的青年,屬于那種典型的扔進人堆立馬找不見的類型。

  白牧野看著大漂亮,心說你在逗我?

  “就是他!”大漂亮道:“我有足夠的證據鏈。”

  “關鍵是,這個人……現在還是麻爺嗎?”白牧野想起孫岳琳之前說過的話,看著大漂亮道:“我的意思是,這些年來,那個叱咤百花城地下勢力,攪動風云的麻爺,跟你查出來這人,有很多關聯嗎?”

  “有!”大漂亮依然特別肯定:“他一直都是幕后主使者,他和之前在孫家大門口被抓到那個麻爺,是親兄弟!兩人是雙胞胎!”

  “雙胞胎?”白牧野感到難以置信。

  大漂亮一臉傲嬌,道:“小哥哥請不要懷疑我的業務能力,只要他們通過網絡傳遞信息,只要他們有過聯系,那么不管他們清除得多么干凈,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這種,我都能找到。”

  白牧野認真起來,問道:“你的意思是說,真正的麻爺有兩個,其中一個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把自己徹底洗白,但在私下里依然通過遙控的方式,指揮著他的勢力?”

  “對。”

  白牧野皺著眉頭思索,腦海中出現一個念頭:如果兩個麻爺,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布好了這個局,那么孫岳琳他們得到的所有關于麻爺的信息,自然就都是被抓的這個人的。

  這樣一來,他們當然會認定這人就是麻爺。

  事實上也的確就是。

  而另一個麻爺,則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徹底洗白了自己,擁有另一個身份,可以隨便行走在任何人面前。

  也只有大漂亮這種變態的人工智能,不,應該說是智能生命,才有能力在網絡上找到那些痕跡。抽絲剝繭,推斷出這些信息。

  所以被抓的這個麻爺,并不是替身!

  所以他身上才沒有半點破綻露出。

  否則找一個宗師級的替身……哪那么容易?

  還要讓這替身心甘情愿接受這一切,哪怕面臨死亡都不肯透露半點口風出來。

  也只有親兄弟啊!

  上陣父子兵,打虎親兄弟!

  兄弟鬩墻這種事雖然也不少,但兄弟情深才是絕大多數。

  “曾經知道麻爺是兩個人的那些人,早都已經死光了。”大漂亮像是知道白牧野心中的疑問,不等他問,便幽幽說道:“如今這世上知曉這秘密的人,除了他們兄弟兩個之外,就只有我,和小哥哥你。”

  大漂亮說著,將大量信息佐證信息放到光幕上。

  白牧野看得目瞪口呆,他終于有些明白,為什么老頭子說大漂亮是特殊的存在,可以掀起驚濤駭浪。

  她這能力不是厲害,是恐怖!

  試問如今這世界,誰能一點都不接觸網絡?

  只要留下一丁點痕跡,就有可能被大漂亮給扒出來。

  她一個人的能力可能比億萬網友的人肉搜索還強大!

  這樣的能力,誰不想擁有?又有誰不怕?

  看來之前還是有些輕視了大漂亮的能力啊!

  “雙胞胎兄弟……”白牧野看完那些資料,喃喃說道:“所以說,兩個麻爺,咱們只抓住了其中一個,那么剩下那個,會做些什么,我們現在根本無法得知?”

  “根據資料分析得出的結論,剩下這個其實更偏執……”大漂亮說道:“他未必去救他兄弟,但一定不會放棄對我們的報復。”

  “先密切關注他的動態,這一次,咱們千萬不能再打草驚蛇了。”白牧野說道。

  大漂亮答應一聲,消失在白牧野面前。

  白牧野揉了揉腦袋,依然感覺有些難以置信。

  這位麻爺……不,應該說這兩位麻爺,如果給他們合適的土壤,比如三仙島那種地方,這兩人絕對能成長為令人聞風喪當的恐怖存在。

  好在有大漂亮。

  如今看似麻爺在暗,他們這些人在明,但實際上,大漂亮既然已經掌握了他的動態,那么形勢就已經是反過來了。

  不管他有什么動作,白牧野都可以根據他的動作,進行相應布置,從而尋找應對之策!

  這要是不知道他的存在,真的太危險了!

  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

  且看那位麻爺,如何選擇吧。大漂亮說他更偏執,這種人會做些什么,很難用常理邏輯去推斷的。

  白牧野驅車來到了姬家那個幽靜的會所,發現幾個小伙伴的車都停在外面。

  剛到門口,就有人引導著他進去。

  整個會所靜悄悄的,一個多余的人都沒有。

  來到包間,一打開門,就聽見里面人正談笑著什么。

  “我來啦!”白牧野隨口招呼一聲,走了進去。

  劉志遠、姬彩衣、單谷和司音都在,見白牧野進來,四個人一起看過來。

  眼神多少有些怪異和復雜。

  “我又變帥了?”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幾個人。

  “切!”姬彩衣翻了個白眼。

  其他幾個人也都一臉嫌棄。

  再帥的人,天天看,也早都習慣了。

  也只有那些沒見過世面的人,看見小白才會露出花癡臉,他們完全不會,他們最多在心里羨慕。

  白牧野坐在單谷身旁,然后看向姬彩衣:“是不是咱們這次的禍惹的比較大,讓你們家里為難了?”

  單谷笑嘻嘻地道:“你看我們的樣子,像是為難嗎?”

  “不太像……”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不過你是個沒心沒肺的人,所以也說不準。”

  單谷肯定不是沒心沒肺的,但白牧野覺得這么說能讓他開心點。

  “白哥,你變了!”單谷一臉委屈,“你說你沒事跟彩衣學什么?”

  姬彩衣怒視單谷,劉志遠看了她一眼。

  姬彩衣道:“你看,小白沒變吧?我們也沒變!還有必要說嗎?”

  劉志遠想了想:“既然都把小白叫來了,我覺得,還是說說吧。”

  白牧野:(⊙ˍ⊙)

  姬彩衣點點頭,轉頭看向白牧野:“小白,我們知道了很多關于你的秘密!”

  白牧野先是一怔,隨即一臉驚喜的看著姬彩衣:“知道多少?快給我說說!”

  姬彩衣頓時愣了,這是什么情況?

  她看著白牧野,認真地道:“小白,我沒開玩笑,我們是真的知道了一些……關于你的事情。”

  “我也沒開玩笑啊!你們知道多少關于我的事兒,趕緊告訴我,讓我開心開心。”白牧野看著她,“我是不是特別牛逼?”

  一群小伙伴:“……”

  劉志遠說道:“小白,我們的家人都希望我們能跟你把關系搞好,然后我們都覺得,有必要讓你知道這件事……”

  “什么亂七八糟的?隊長,你們家人不交代,你們就不跟我好了?”白牧野問道。

  “當然不是這樣。”劉志遠回答得斬釘截鐵。

  “那不就結了嘛!趕緊,說正事兒說正事兒……”白牧野用手敲著茶幾:“你們到底知道了多少關于我的事情?趕緊給我講講。”

  “可是……”劉志遠無語的看著白牧野,心說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想表達什么呀?

  以他對小白的了解,這是一個極聰明的人,不可能聽不懂他話里的意思嘛。

  那就是說,小白并不在乎這些?

  說實話,無論是劉志遠,還是其他人,都在瞬間放下了一個沉重的包袱,心里暖暖的。

  這種事兒,怎么說呢?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主要還是看彼此的友情深厚與否。

  這就好比身邊的一個好朋友,突然有一天你發現他的真實身份比想象中高得多。然后這時候呢,家長也知道了,或者說,家長比你知道的更早!

  跑過來在你耳邊說:好好跟人家相處,他以后可了不得,跟他處好了,省去你人生十年拼搏,要能跟他談戀愛嫁給他就更好了……

  家長的叮囑有錯嗎?其實沒有錯。認為有錯的,都還是孩子。

  可孩子冤不冤?也挺冤的!

  原本純粹的感情,硬是被摻進去一些成人世界的東西,很容易就會變了味道。

  這個尺度,當真不是一個孩子能夠精準把握的。

  所以包括劉志遠在內的幾個小伙伴,想了一個晚上之后,不約而同地做出了這個決定。

  要找小白好好談談,開誠布公的談。

  不能裝作不知道這件事。

  否則接下來和小白的相處過程中,一定會覺得別扭。

  然后到最后,原本特別好的朋友卻漸行漸遠。

  他們喜歡小白,不是因為他有什么身份,而是因為大家是朋友。

  “看來你們知道的,可能還沒我自己知道的多。”白牧野撇撇嘴,嘆了口氣,有些憂傷的道:“聽說我家里賊厲害,可究竟有多厲害我就不知道了。本以為你們知道呢,現在看來……唉,算了算了!”

  幾個人全都哭笑不得的看著白牧野,總覺得他這反應跟正常孩子不大一樣。

  “小白哥,你真的一點都不介意嗎?”司音在一旁紅著臉問道。

  “這沒什么可介意的吧?你們想太多了,這些事兒又不是咱們能控制的。”白牧野渾不在意的道。

  姬彩衣有些無語的看著白牧野道:“原本呢,我們是想開誠布公的跟你坦承,我們家里可能因為知道一些你的情況,希望我們跟你走的近一點。但我們卻不希望因為這件事影響到我們的友誼……現在看來,劉志遠的建議很多余!”

  劉志遠一臉無語,這是我的建議嗎?明明是大家一起提的好吧?

  不過這種時候,隊長不背鍋,誰來背?

  “好吧,就是我說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