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二章 你是魔鬼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于秀秀怎么會知道我在這比賽?

  這念頭一閃而過,白牧野隨即想到應該是她關注了自己。

  居然偷偷關注我!

  變成小黑胖子也無法阻擋這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光芒嗎?

  想做個低調的人怎么這么難?

  就是有點可憐,幾十個觀眾,就一個站自己這邊的,還是幼時伙伴如今沒事兒斗嘴的鄰居。

  不過甭管怎么說,咱也是有一個粉絲的。

  這時候,白牧野聽見于秀秀接著大聲喊道“爭取堅持到第二招哦!”

  你是來砸場子的黑粉吧?

  當心給你發律師函!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隨后認真打量面前對手。

  一身鎧甲,劍眉星目,看著英武不凡。

  看著像是一個靈戰士,但卻看不出他細化的職業分支是什么。

  手里連個武器都沒有,難道他擅長拳腳功夫?

  這種靈戰士可不多。

  這時候,對面這位身材高大的青年開口說道“周博,符篆師。”

  符篆師?

  穿鎧甲的符篆師?戰斗型的?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說道“我,!”

  周博???

  就在這時,比賽開始的提示音響起。

  周博的動作特別快!

  一張符篆瞬間祭出,直奔白牧野而來。

  我讓你!

  那符篆瞬間化成一把飛劍,速度太快了,雷霆萬鈞一般,劈向白牧野。

  白牧野在比賽開始的剎那間,在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御符。

  被動激活的防御符他不想輕易使用。

  充沛磅礴的精神力戰斗起來簡直太過癮了,跟被封印之下的狀態簡直有著天壤之別!

  只需要一個念頭,符篆便會瞬間做出反應。

  這也是白牧野敢不用被動激活防御符的底氣所在。

  防御符瞬間在自身炸開。

  剎那激活!

  純粹的法則力量所形成的防御直接展開。

  白牧野感覺到一股難以想象的巨力,如同驚濤駭浪一樣拍擊過來。

  他的身體就像是被炮彈擊中一樣,瞬間飛出。

  嘿,中品的防御符,蘊含的法則力量還是不夠啊!

  這股能量太過磅礴,一點都不像正常的劍符那樣講究單純的速度和銳利。

  劍符分很多種,但萬變不離其中,講的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可周博的劍符,卻加了一條一力降十會!

  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加了這一條,直接讓周博的符篆產生了質的飛躍。

  這種劍符,簡直就是大殺器!

  這不是白牧野在黑域的第一場戰斗了,這已經是第七場。

  超級天才的成長軌跡,果然都是非常規的。

  百花杯上遇見的那些對手,跟黑域中遇到的這些比起來,完全不像是一個世界的。

  黑域里面的天才,太特么狠了!

  如果不是第一時間往自己身上刷了一張中品高級防御符,白牧野甚至懷疑他可能會被對方這一飛劍直接擊碎!

  不是劈成兩半,是直接打成碎片!

  在空中連續翻滾了很多圈,白牧野踉蹌著落地,感覺五臟六腑一陣翻騰。

  但他卻在這時候直接祭出去兩張符。

  控制、衰老!

  再看周博,在一張符擊中白牧野之后,迅速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精神力補充符。

  拼命回藍!

  很顯然,祭出這樣一張劍符之后,他的精神力消耗也是非常巨大的。

  面對白牧野祭出的兩張符,周博身上也瞬間飛出一張符篆。

  那符篆在他身前爆開,形成一面灰色大盾!

  如同蛛網一般,形成巨大的弧形防御。

  攻防兼備啊!

  白牧野有些驚訝。

  他駕馭著兩張速度極快的符,瞬間繞過那面灰色大盾,劃出兩道優美弧線,繼續往周博身上拍去。

  看臺上稀稀拉拉幾十道身影在這一刻幾乎全都下意識地站起身來。

  周一招的符……竟然被擋下來了?

  還被反攻了?

  這個小黑胖子是什么人?怎么會這么生猛?

  除了于秀秀之外,在場這些人,都不認識這個小黑胖子,排行榜上雖然寫著名字,但肯定不會寫小黑胖子。

  誰能想到這小黑胖子居然這么風騷,給自己取名叫大魔王啊?

  剛剛面對周博的自我介紹,還特么不報名,直接來了句我,。

  簡直不要臉!

  于秀秀站在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下面擂臺上的場景,心中震撼不已。

  現場觀戰,那種感受太直觀了!

  小黑胖子竟然這么強?

  剛剛周博攻向白牧野那張又狠又快又凌厲的劍符,她在心里快速推演一下,感覺換做她的話,未必能接下來。

  那面灰色大盾像是自行生長,不斷向著周圍快速延伸,似乎要變成一個蛋殼!

  看得出,周博已經用盡全力了。

  灰色大盾終于擋住其中一張控制符。

  但也只是擋住!

  因為讓周博駭然的是,那張控制符距離他的灰色大盾恐怕連001毫米都沒有!

  用眼睛根本觀察不到有距離,看起來完全貼在一起了!

  卻特么沒爆!

  這小黑胖子的控符能力怎么會這么強?

  在這一瞬間,周博不知道為什么,腦子里突然想起這個家伙剛剛的自我介紹——

  我,!

  衰老符直接在他身上炸開。

  周博在剎那間有種身體被掏空……不,是身體被徹底掏空的感覺。

  那種蒼老的感覺太過真實,以至于他甚至有些恍惚。

  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經垂垂老矣行將就木?

  周博須臾間變得脆弱無比。

  他心中無比震驚,因為他明知道這只是符篆帶來的假象,只要過了這個時候,就會沒事。

  但這感覺太真實了!

  以至于讓他控制不住的精神恍惚,神情沮喪,強烈地影響著他的判斷!

  這就像關鍵時刻不舉,哪怕醫生告訴這是因為緊張激動疲勞等綜合原因所導致,被抽煙被喝酒,休息休息就好了。

  可絕大多數人肯定還是會感覺不踏實,還是會反反復復拼命琢磨——媽的怎么就不硬呢?老子是不是有病?

  周博現在就是這樣的感覺。

  他拼命提醒自己,這是衰老符篆!

  竟然是特么衰老符篆!

  這該死的小黑胖子,居然是一個詛咒系的符篆師?

  無比罕見的符篆師分支職業啊!

  媽蛋!

  日了狗了!

  怎么會這么倒霉?

  我為什么不會畫凈化符?

  他現在的狀態比不舉還悲催,甚至有點懷疑人生。

  這張衰老符篆的威力遠超他的想象。

  時效怎么這么長?

  已經過去幾秒鐘了,恐怖的衰老力量在他身上不但沒有絲毫減弱,反倒還在不斷增強!

  這時候,他看見那小黑胖子溜溜達達,來到他面前。

  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百分之百的痛感讓周博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身子頓時弓成蝦米。

  眼看著面前該死的小黑胖子疑惑地看著自己拳頭,似乎在納悶怎么沒一拳打死他,還在那反復比量著,然后換了個姿勢,似乎準備再試試。

  你是魔鬼嗎?

  我都這樣了你還在那研究出拳的方式?

  周博終于崩潰了,果斷選擇認輸。

  然后他看見小黑胖子臉上似乎帶著幾分遺憾表情,像是埋怨他為什么要選擇認輸,有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

  看你妹啊!

  周博毫不猶豫的選擇退出。

  連勝場次七場,獎金五十萬。

  看著眼前光幕上的提示信息,白牧野滿意的點點頭。

  只是心里面還在惦記著有機會得去學一套厲害點的拳法,四級靈戰士的肉身,狠狠一拳……居然只讓一個中了衰老符的人彎了彎腰。

  這太弱了!

  也不理會看臺上那目瞪口呆的幾十個人,直接選擇傳送回家,離開了擂臺。

  反正也不是我的粉絲。

  白牧野心想。

  至于小籠包……黑粉,無視。

  這次消耗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一張防御符,一張衰老符。

  那張控制符被他給收了回來。

  窮人家的孩子,仔細日子過慣了,能省則省。

  剛傳送到家,那邊門鈴再次響起。

  白牧野接通,于秀秀那張臉出現在光幕中。

  “小黑……哥哥,咱們聊聊唄?”

  “不。”

  “聊聊嘛!”

  白牧野面無表情看了她一眼,一本正經地認真說道“牙膏姑娘,現在的你有點太弱了,還不配成為我的隊友,等什么時候你打進鉆石級,哥帶你上王者!現在我還有事,再見。”

  白牧野說著,直接掛斷門鈴,然后迅速下線。

  那神經有點大條的姑娘反應過來估計得瘋。

  那邊于秀秀滿頭黑線,皺著眉,嘴里碎碎念的咕噥著“牙膏姑娘?什么牙膏姑娘?是在說我瘦嗎?不對不對,小黑胖子嘴巴那么毒,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牙膏……擠牙膏,擠……”

  于秀秀的臉色一點點從茫然到憤怒再到暴怒,猛然間發出一聲尖叫“啊啊啊啊啊!小黑胖子,我要和你拼命!”

  白牧野下線之后,突然發現有幾個未接的來電,是劉志遠和單谷他們。

  登入小群,發起語音。

  “剛剛在忙,白天不是沒安排嗎?”

  白牧野問道。

  隨后姬彩衣先接通了語音,也沒問他剛剛干嘛去了,只是說道“小白你現在有空沒?”

  “有空。”白牧野點點頭。

  跟周博這一戰,需要一些時間來好好感悟總結一下。

  雖說最后贏了,但白牧野知道,他是贏在精神力比對方更高,贏在對符篆的操控能力更強這上。

  單純講戰斗意識和戰斗經驗,他是不如周博的。

  而且差距……可能還有點大。

  盡管沒人愿意承認自己身上的缺點,但在面對自己內心時,總不能欺騙自己啊。

  “上次咱們聚會的會所還記得吧?我們在那等你。”姬彩衣在那邊說道。

  “現在嗎?”

  “現在。”

  “行,我馬上就去。”白牧野答應一聲,起身準備。

  這時候,大漂亮突然冒出來提醒他道“小哥哥,我發現有關王二麻子新的線索了。”

  “你說啥?”

  白牧野當場愣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