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九章 認慫的麻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早早起來,已經形成了習慣,就算這幾天都不用去學校上課,生物鐘到點也會提醒他睜開眼睛。

  后天就是百花杯決賽了,對這場比賽,要說白牧野等人不想獲勝,那是不可能的。

  但同樣,眾人對于要不要在這種時候暴露白牧野更多底牌有所爭論。

  隊長劉志遠的態度很堅決,能不暴露就不暴露,哪怕這一次沒能拿到冠軍。

  “且不說暴露與否的問題,我只說一件事,我也好,你們大家也好,都見過萬雄出手。我十分懷疑,現在的小白就算把這些底牌都暴露出來,也未必是萬雄的對手!不是小白不行,是我們綜合實力太弱。”

  “半決賽我們能贏,得益于單谷超強的觀察力和對危險的強大感知能力,也得益于那群人完全沒有做好在那張地圖里面戰斗的準備!”

  “他們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另一張地圖上,用在怎么陰我們上了。”

  “同時,他們隊伍中沒有單谷這種感知能力超強的人存在,以至于驚動了遠古遺跡里面的生物,最終被我們得手。”

  “換句話說,如果半決賽我們不是在復雜地形,而是在擂臺上,我們想要贏,絕對沒那么容易。可能在那個時候,小白就不得不底牌盡出了。”

  “所以我的建議是,一時得失不重要。等我們夯實現在的基礎,利用假期得到充分歷練,然后在明年飛仙高中生聯賽上,再一點點釋放小白的威力。”

  劉志遠最后說道:“小白是我們的秘密武器,也是我們的最大底牌,不能輕易使用。”

  單谷持反對意見:“哪有那么多里個啷,干就完了。”

  言簡意賅的劉志遠長篇大論闡述不能輕易使用小白的理由,話癆單谷就一句話,中心思想極為明確。

  姬彩衣雖然喜歡劉志遠,但對這件事,卻是站在單谷這邊的。

  “有什么可隱瞞的啊?我們真正厲害的地方在于就算他們知道小白是符篆師,依然躲不開小白的符!偶爾留一手沒問題,但要全部藏著掖著不用,我覺得那樣特別沒勁。再說了,我總覺得小白還有很多東西沒拿出來呢。喂,小白你吱個聲啊。”

  白牧野:╮(﹀_﹀”)╭

  “吱。”

  姬彩衣:“小白你膨脹了!”

  單谷:“哈哈哈,老劉,你看見了吧?讓你長篇大論一次不容易,但說真的,兄弟們都不想做什么低調的王者,有能力為什么非要藏著掖著?”

  劉志遠:“小白你自己的想法呢?”

  白牧野想了想,回了一句:“干就完了。”

  劉志遠:“……”

  單谷:“哈哈!”

  姬彩衣:“哈哈!”

  司音:“哈……”

  白牧野接著道:“我想,就算是萬雄學長,應該也希望能真正和我們打一場,我們全力以赴都未必能贏過他們,就別想著藏拙這件事了。我不是跟你們說過,我會的比你們想的還要多一點。底牌……還有很多呢。另外,你們忘了穆錫了嗎?”

  單谷:“白哥威武!就喜歡這樣的白哥!穆錫……呵呵,你不提他,我都快把他給忘了。”

  劉志遠沉默了一會兒,說了句:“行,依你們,其實我也想肆無忌憚的跟對手熱血一戰!”

  真是這樣么?

  坐在家里訓練室中的劉志遠,看著通訊器上隊友們的文字,喃喃道:“我也想熱血,我也想肆無忌憚,可我必須要用另一種思維去考慮……但是有你們,真好!”

  白牧野出門,正準備去吃早餐,看見穿著一身運動服的孫岳琳正繞著自家大草坪周圍的跑到在運動,正好向他這邊跑來,舉了個招呼。

  “姐,早上好!”

  “小白,想不想去看熱鬧?”孫岳琳額頭有些輕微的汗水,應該已經跑了很久。

  “看熱鬧?不去。”白牧野很干脆的搖頭拒絕。

  “小破孩,是那位麻爺在外面跪著呢。”孫岳琳渾不在意的說道。

  “啥?”白牧野愣住,看著孫岳琳從自己身邊跑過去,帶著一抹香風。

  白牧野想了想,也追了上去:“姐,你用的啥牌子的香水?”

  “香水?”孫岳琳好笑的瞥了一眼白牧野,“姐從來不用香水!”

  “那位麻爺真在外面跪著呢?不是替身?”白牧野問道。

  孫岳琳停下腳步,笑瞇瞇看著白牧野:“怎么不問我為什么這么香?”

  “姐,我還是個孩子。”白牧野強調道。

  “切!”孫岳琳翻了個白眼,“走,姐帶你去見見那位麻爺。”

  白牧野一邊走一邊說道:“我還想拿他練手呢。”

  “得了吧,那位可能真不是你現在能對付的,他怕的不是你。”孫岳琳毫不留情的道。

  “我知道他不怕我,但我也不怕他呀。”白牧野笑著道。

孫岳琳笑笑,說道:“那是,我家小白是  誰呀,嘴上饒過誰?”

  “過分了奧姐。”

  兩人一路談笑著,溜溜達達,走了半天才到大門口。

  大門外果然跪著一個人。

  跪在那里,身體筆直。

  看著很普通的一個人,臉上也沒有麻子,不知道為什么會有王二麻子這樣的外號。

  見兩人走過來,跪著那人臉上出現一絲淡淡的波動,尤其是看向白牧野的時候,眼神很復雜。

  就是這個少年,差點把他逼到絕路。

  不,準確的說,是已經把他給逼到絕路上了。

  上一次這樣跪在別人面前,已經忘記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反正那個時候,他肯定不是麻爺。

  “孫小姐,白少爺,王二麻子做錯了事,來這里給你們道歉了!”

  “你走吧。”孫岳琳笑瞇瞇地道:“我弟弟說他要拿你練手呢,你可以回去好好武裝武裝,準備準備,指不定哪天我弟弟一個人就去把你們都突突了。”

  王二麻子表情一僵,想擠出一絲笑,但笑不出來。

  “孫小姐您玩笑了,我做錯了事,認打認罰,要殺要剮,你們一句話,我眉頭不皺一下。”王二麻子終究是江湖上的老油條,本能的感覺到這位孫家大小姐并沒有開玩笑,所以硬著頭皮,改變了來這里時打好的腹稿。

  那會兒,雖然決定跪了,但心里面還是奢望能得到一絲體面對待的。

  他知道他見不到孫先生,那位管家孫瑞都未必會見他。

  但他沒想到,孫家這位大小姐也這么厲害,人家根本就沒把他這位百花城地下大佬放在眼里。

  果然啊,自己師父當年說得沒錯,混江湖的人,永遠擺不上臺面,沒出息的。

  “別總把自己當個人物,在真正的人物眼里,你連個人都算不上,就是個物!夜壺懂嗎?用的時候提起來,撒完尿就嫌棄得要死,要不是圖方便,晚上說啥也不會把它放在床底下。但一到了白天,肯定會被扔出去的……”

  “而且用了一段時間的夜壺,就會變得特別味兒,這時候它的所有利用價值都沒了,只能被換掉!”

  “如果可以,好好做個人吧!”

  他當年沒聽,現在……現在也談不上后悔。

  因為他沒那個本事把自己放在臺面。

  想想幾天前還蔓延心間的野心,現在覺得尤為可笑。

  “姐我餓了。”白牧野道。

  “那咱回去吃早餐,我發現你挺喜歡肉包的,盡早特地讓廚師給你做了不放蔥的。”孫岳琳溫柔地道。

  “姐,你是個好人。”

  兩人一邊說,一邊往回走,沒人看跪在那的麻爺一眼。

  只是孫岳琳瞥向白牧野的眼神中,愈發的滿意。

  這小子不但帥得人發不起脾氣,而且其他方面,也優秀到讓人忍不住心生歡喜。

  越來越喜歡這個弟弟了!

  可得看好了,將來不知道便宜哪家小妖精。

  “白少!”王二麻子跪在那里,沖著白牧野背影大聲道:“怎么才能放我一馬?”

  白牧野停下腳步,沒回頭,問道:“為什么要砸我們的店?”

  “狂妄無知!”麻爺大聲道:“我與白少,沒有刻骨仇恨,一切源于誤會!”

  “我們殺了你的人呢。”白牧野道。

  “他們戕害百姓,魚肉鄉里,多年來惡貫滿盈,罪行罄竹難書,早就死有余辜!”

  握草!

  麻爺是個文化人兒啊!

  白牧野轉回身,看著跪在那里的麻爺:“那你呢?”

  “我……”麻爺被小白一句話堵在那里,跪在那發起呆來。

  是啊,他的手下罪行都罄竹難書了,那他呢?

  “姐,人還沒到啊?”白牧野問道。

  “什么人?”孫岳琳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嘆了口氣:“姐,我雖然還是個孩子,但我也有腦子的好不好?這樣一個人,跪在咱家大門口,然后屁事沒有,這要傳出去,咱家在人眼里成啥了?我不信你們想不到這些。一個惡貫滿盈兩手血腥的混混,也配跑到這來求情?求什么?我們有什么資格替那些枉死冤魂原諒這種人渣?”

  白牧野這話完全沒掩飾,跪在那里的王二麻子臉色大變!

  有那么一瞬間,他真的想突然間暴起發難,挾持這兩人!

  但看一看兩人身后那安靜的莊園,他終究還是沒敢這么做。內心深處,還殘存著一線希望。

  “小白,好樣的!”孫岳琳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中,異彩連連,那是一種喜歡得不得了的眼神。她看著白牧野:“你知道王二麻子這個外號的由來嗎?”

  跪在大門外的麻爺臉色再次一變,終于變得陰沉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