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八章 齊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夜已深,在孫家的小白沒睡,在腦子里不斷復盤思考著這些天發生的事情。

  與此同時,還有很多人,同樣沒睡。

  比如遠在綠野星那位齊王殿下。

  他坐在自己寬大的書房里,在幾個人的陪同下,看完了白勝發給他的那段視頻。

  視頻不算長,最后在一句充滿調侃的聲音中結束。

  “祝王爺吉祥!”

  齊王看起來四十多歲,兩邊鬢角有些斑白,人十分英俊儒雅,只是坐在那里,腰稍微有些佝僂。

  “呵呵,白勝這個家伙,還是那么幽默啊哈哈哈。”

  安靜的書房里,只有齊王一個人的笑聲。

  書桌對面木質沙發上坐著的幾個人臉上保持著死了親人的肅穆,一點笑容都不敢有。

  因為這事兒也特么不好笑啊!

  “為什么?孤當年對他不好嗎?孤不夠禮賢下士嗎?聽聞他到來,孤鞋都來不及穿便出門相迎。他要什么,孤給什么,他沒要的,孤也給了!但凡他能想到的,但凡孤有的都給他!為什么?為什么還是這樣對待孤?”

  書房里,齊王流著淚,在那念叨著。

  木質沙發上坐著的幾個人,全都低著頭,假裝不存在。

  反正王爺喜歡這調調,他開心就好。

  “孤是喜歡林采薇,可孤從沒有強迫過她吧?這么多年,任她逍遙,哪怕內心再怎么遭受煎熬,孤去找過她嗎?”

木質沙發上一個面容溫婉的女子忍不住心里面吐槽:沒少找吧?真沒強迫過嗎?沒有的話人家怎么會跟白勝分開那么多年?王爺這人禮賢下士是真的,心胸狹窄也是真的!可偏偏他認為自己是個完美的人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一次,她和身邊這幾個齊王心腹,怕是都不會選擇齊王。

  只可惜,上了船,下不去。

  “你們說,那個小子未來有沒有可能成為孤的心頭大患?”齊王拿起頂級的絲質手絹,輕輕擦拭著眼角淚水,擦完之后,手絹被十分嫌棄地隨手扔進垃圾桶。

  齊王表情迅速平靜下來,像是之前的事情不是他干的,看著幾人淡淡問道。

  “一個被封印了六年的人,還能有多大作為?難道他被封印著還能漲精神力不成?他這輩子應該都沒有什么機會重回第一梯隊了。”一個面頰消瘦的中年人淡淡說道。

  “嗯,蘇桐你是大宗師級的符篆師,你的判斷,孤相信。”齊王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轉念又道:“但是孤還是不想讓他繼續活著!”

  “王爺,他只是個孩子,影響不到我們大局,若是連個孩子都能影響到我們,那我們也談不上什么未來了。”面容溫婉的女子開口說道。

  “梁露,你覺得一個超天才符篆師影響不到我們?”齊王瞇著眼,看著面容溫婉的女人,“我知道你跟他媽媽關系不錯”

  “是,當年是不錯,不過后來我跟了王爺,不就絕交了嘛。”梁露淡淡的看了一眼齊王,“那孩子當年是超天才,被封印六年之后,怎么可能還在第一梯隊?我是相信蘇桐判斷的。另外,他父母雖然在天河鎮守,易進難出,但并不代表真就出不來。我們最好不要再節外生枝了!”

  最后這句,梁露說得非常感慨。愁腸百結。

  齊王認真的聽著,臉上表情也很平靜,聽到這,微微一笑:“出來又能如何?兩個大宗師,能威脅到孤不成?孤堂堂一個親王,會害怕兩個大宗師?”

  “王爺自然不會害怕,但我們怕啊。”梁露嘆了口氣:“而且說不定他們出來那天,就不是大宗師了。”

  這話,讓書房里面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蘇桐和另外兩人看了一眼梁露,蘇桐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閉上了嘴巴,什么都沒說。

  因為他知道,梁露說的是實話!

  盡管王爺可能非常不喜歡聽,但不得不承認,那兩個人,都有神級的天賦!

  “踏入神級領域么?”齊王微微瞇著眼,喃喃道:“那豈不是說,咱們更沒機會了?”

  “王爺,話不能這么說。”蘇桐沉聲道:“那些人歷來中立,他們不會輕易選擇站隊,更別說,那位當年也不是沒得罪過他們,雖然后期做了一些補救,但想要他們站隊到那邊,恐怕沒那么容易。”

  另一個也很消瘦,胡子拉碴的中年人開口說道:“不錯,屬下也覺得王爺沒必要在這件事上糾纏,咱們要做的是大事,何必在意那些小節?且讓那些人暫時猖狂一段時間好了。真等到神族再次入侵,戰爭打響,戰時條例一開,我們有大把機會!”

  梁露道:“三仙島,終究還是在我們手上的;白林兩家當中,也終究有大部分是站在我們這邊的;皇族內部,同情王爺者甚多。”

  齊王終于把身子向后靠去,靠在椅背上,長出了一口氣,微笑道:“所以,我們的底牌也是很多的嘛?”

  “當然了!”

  “肯定多啊!”

  “王爺可能自己都記不清全部吧?”

  齊王瞇著眼,喃喃道:“我知道,你們這幫跟了我很多年的家伙,都覺得我小心眼兒。名義上,咱們是主仆,可實際上,我拿你們當兄弟姐妹。不錯,我是有點記仇。但很多事情,我也有我的考量,可能跟你們的角度不同,但絕不僅僅是因為記仇。罷了,這件事,暫時到此為止吧。但要記得時刻監控那小子,一旦發現他封印解開,我要第一時間知道他的準確數據!他父母只是有可能進入神級領域,但他如果孤沒有封印他,他必然會進神域!孤不想未來出現這樣一個敵人。”

  “另外,白勝這次竟敢如此囂張放肆,公開殺本王的人嘿,他真當本王奈何他不得么?

  他不是要結婚嗎?行啊,梁露,回頭你去給我要一張請帖!孤,要親自去參加他的婚禮!”

  “王爺!”梁露蹙眉,看著齊王。

  “算了算了,孤開玩笑的。”齊王抿了抿嘴,無奈的看了一眼窗外。

  “王爺圣明!”幾個人其聲說道。

  書桌對面的木質沙發上,幾人相互對視一眼,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

  這些人倒不是不忠心,更不是喜歡白牧野那孩子。

  帥不帥的,對他們這個層級的人來說,沒什么意義。

  哪怕梁露,也不會因為當年的情誼而因私廢公。

  他們是真的不希望王爺因為當年那些恩怨,再度跟那些人對上,影響大計。

  當年白家人送白牧野上三仙島的時候,白牧野父母都是剛剛踏入宗師領域沒多久的新晉宗師。

  一方面還沒發現三仙島的太多異常;另一方面,也無力阻攔。

  結果幾年后,那倆孩子逃走的時候,齊王大動干戈!

  如果當時能悄無聲息的低調處理,那么白牧野父母也就不會發現那座島跟齊王有關,繼而狂怒殺上三仙島,給三仙島造成難以挽回的巨大損失。

  后果一直延續到今天!

  因為直到今天,島上那批年輕人依然視白牧野為英雄,骨子里那叛逆的血液就是特么那時候滋生出來的!

  除非把他們都變成白癡,不然只通過不斷洗腦,根本沒多大作用,不聽話的很!

  島上那些管理者都為這件事頭痛不已。

  天才變得不聽話、激怒了兩個未來可能踏入神級領域的強者、還暴露了自己對島嶼的實際控制、同樣暴露了跟白林兩家中很多人的暗中聯系這一套拙劣的組合拳,都是這位齊王殿下的騷操作。

  難怪當年號稱青年一代第一戰神的齊王會最終奪嫡失敗,腦子真是個好東西呀!

  非得參與到奪嫡這種大恐怖的事情上來,敗了還不肯認輸,始終認為自己比別人都聰明好好當個戰神不好嗎?

  這件事導致的結果呢,除了上述那些之外:超級天才白牧野被雙重封印,他父母被罰去鎮守天河。

  加上昔年白勝、林采薇和王爺之間的恩怨,雙方的仇恨已經很深了。

  可以說經過齊王一連串沒腦子的騷操作,一點好處都沒得到,卻弄得后患無窮!

  但這件事依然不是沒有化解的余地。

  對勢力陣營來說,從來就沒什么真正的友誼,只有永恒的利益。

  白勝、林采薇跟王爺之間的昔年恩怨就不說了。

  三仙島那件事說到底,還是他們白林兩家內部的問題,是他們自己把孩子送上島的!

  雖然后來跟李氏皇族有一定牽連,但關系也沒多大。那兩口子的怒火,首先要朝著自家人去撒。

  結果呢?

  王爺硬是橫插一杠,把這件事給鬧大了,以至于一發不可收拾。

  看上去是毀掉了一個超級天才,可島上其他那些超級天才心里也隨之種下了一顆名為“自由”的種子!

  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還是自損一萬真的很難說。

  如果整件事到此為止,找個適當的機會跟那些人見見面,相互交換一些利益,其實也就過去了。

  可不知道王爺怎么想的,居然在發現白勝離開之后,讓林越那個蠢貨去刺殺白牧野。

  特么你刺殺就刺殺啊,找個沒人的地方下手殺一個精神力被封印的小孩兒很難嗎?

  偏偏還想著要示威!

  示雞毛啊!

  白勝人是不在,但人家怎么可能不留人保護白牧野?

  示威性的刺殺失敗,被人找上門來。

  林越那蠢貨重傷,差點就死了,死了倒也干凈了,接著又特么被人家報復性的毀了一座島,損失慘重到欲哭無淚。

  結果這位王爺呢,一次不成再來一次,有這韌勁把心思都放在正事兒上啊!

  這次更慘,損失的可不是林越那種腦殘,而是一個在虛擬領域里的奇才!

  表面上還有著極高的身份第一學院的副教授啊!

  就這么被人干脆利落的給燒死了。

  這回終于慫了。

  終于松口了,不再執著那個小破孩兒了。

  但這幾個人都很清楚,指不定哪天王爺一腦抽,又會背著他們做出點匪夷所思又喪心病狂的事情。

  看都看不住!

  他們時常懷疑,這種高高在上的豪門子弟某些時候腦子里是不是裝著的都是屎?

  歸根結底就是從小被慣壞了!

  以主宰眾生的俯瞰視角看問題看慣了,總想玩自認為高端那一套。

  還特么特自以為是,每當干這種傻缺都不見得會干的事情時,是絕不會找他們這些心腹商量的。

  估計也知道他們肯定不會同意。

  然后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玩成傻逼,再找他們哭訴,再讓他們去擦屁股。

  攤上這樣一個主子,心都操碎了。

  婚特么都不敢結!

  生怕哪天一不小心,就被人給滅了全族。

  心累的很。

  經常會想死。

  能活下來的,全他媽是精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