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五章 宋星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孫岳琳站起身,笑容迷人,兩條筆直修長的大白腿晃得人睜不開眼,沖白牧野勾了勾手指。

  “小白,我們走。”

  孫岳峰則從始至終保持著微笑,沉默地坐在那。

  見姐姐起身,他沖著在場眾人微微點點頭,然后站起身,很自然的摟著白牧野肩膀:“走了走了。”

  這態度……專門做給我們看的吧?

  幾家的長輩目瞪口呆的看著,都忍不住在心中苦笑。

  不過也必須承認,這個賬,他們得買!

  人家就是做給他們看的,也沒掩飾什么。就在光明正大告訴他們:小白是我們孫家護著的!

  “我們也走吧。”單谷一個叔叔嘆了口氣,站起身,帶走了單谷。

  單谷臨走前沖著那些長輩禮貌客氣的告別。

  敢說敢懟,是想直抒胸臆,不代表他沒禮貌。

  寵娃狂魔司文山拉著女兒的手,一臉苦澀的告別眾人,孩子們惹不惹禍他不是很在乎。

  他在乎的是,女兒好像就要脫離他的掌控了!

  為了隊友竟敢拎著錘子堵門?

  是誰允許她這么勇敢的?

  那群瘋子一樣的人傷到她怎么辦?

  萬一她發作起來……唉!

  劉志遠也跟著自家長輩離開。

  最后剩下姬彩衣,和一群姬家的長輩。

  她父母都不在百花,但眼前這些人,她也都熟悉的很。

  都是在姬家有著不低身份地位的人。

  “彩衣,你們今天……太沖動了!”姬彩衣的大伯父一臉苦澀的說道:“你們知不知道你們招惹的是什么人?”

  “城北小混混加上一個來自紫云的大人物么,”姬彩衣滿不在乎地看著大伯父,“紫云那個不是已經被嚇跑了?”

  “那是被孫恒嚇跑的!孫恒是大宗師!是第七軍團的將軍!他屬下孫瑞也是大宗師!兩個大宗師,能把他生吞活剝了你知道不?第七軍團他惹得起么?不跑等什么?等孫恒弄死他然后他主子去跟第七軍團死磕?但我們行嗎?”姬彩衣的伯父似乎有點憤怒,壓低了聲音吼道。

  “您跟我吼什么呀?我們不過是揭露了這場比賽有黑幕而已,只說了一個混混,又沒提他紫云大人物也參與其中。至于怎么處理,處理到什么地步,是推諉扯皮還是談判討好處……這不是你們這群大人們最擅長的事情嗎?關我們什么事兒呀。”姬彩衣撇撇嘴,不以為然的說道。

  “你……”

  “她怎么了?大哥……您來給我說個清楚。”從外面傳來一道冰冷女聲,隨后,外面堅硬的雕花大理石地面上響起一陣清脆的噠噠聲。

  外面走進來一個極具風韻的年輕少婦,頭發高高挽著,穿著一身職業女裝。

  黛眉杏眼,瓊鼻櫻唇,一張臉吹彈可破。

  那一身氣質,覆壓全場。

  姬彩衣看見這女人,頓時笑嘻嘻站起身:“媽,您怎么回來了?”

  年輕少婦模樣的漂亮女人走到姬彩衣面前,寵溺的刮了刮她鼻子,道:“我不回來行嗎?我不回來的話,我女兒豈不是要讓人給欺負慘了?”

  “不是……弟媳婦,你把話說清楚,誰欺負她了?在這家里,誰敢欺負她?”姬彩衣的伯父一臉委屈,環視著大家,希望得到支持。

  不過在場這些人,全都理智的保持著沉默。

  如果說司音爸是寵娃狂魔,那么姬媽媽就是慣女魔王!

  司音被她爹司文山連寵帶管,硬生生給養成了膽小怕事不敢出頭的性格;姬彩衣卻被她媽慣成一個氣場強大無法無天的小女魔頭。

  她平日在小伙伴們面前,其實一直是收斂著的。

  畢竟出身大族,從小耳濡目染之下,裝個淑女什么的,不難。

  “行了,一個個的,別哭喪個臉,也別有點什么事兒就找小孩兒麻煩。”姬彩衣的母親氣場全開,看了一眼在場眾人,淡淡說道:“不就一個奪嫡失敗的昔日皇子下面一群蝦兵蟹將打來的招呼么?我雖然不清楚那姓白的孩子身上有什么東西值得一個王爺大動干戈,不過沒什么了不起。這天下又不是他的。當年他沒能成功,現在還能上天不成?”

  “你可以不怕他,那是因為……”姬彩衣的大伯父說到這,便自己住了口。

“接著說啊!”姬彩衣的母親笑著道:“大哥您這種說話說半截然后讓人猜的習慣什么時候能改改?我嫁到姬家來,就是姬家的媳婦,我不怕他,姬家自然也不用怕!王爺怎么了?就在前幾天,他一座裝滿財富和大量秘密的島嶼剛剛被人給毀了,他不也連個屁都沒放?黑域都重啟了,他敢光明正大的做什么?你們這群人,偶爾需要改改你們的生  意人思維。看看孫家的姑娘,人多干脆?你們吶,連人家一個小姑娘都不如!甚至連一群小孩子都不如!這么說好像故意臊你們一樣,但真的,你們真不如這群孩子!”

  “行了行了,弟媳婦你既然回來了,那這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姬彩衣的大伯父擺擺手,也沒有多生氣,走的時候臉上反倒充滿釋然。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偌大會議室里面就剩下姬彩衣母女二人,姬彩衣才忍不住問道:“媽,您怎么突然回來了?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姬彩衣的母親揉了揉女兒的頭發,一臉寵溺的道:“沒什么了不得,來,讓媽看看,我寶貝姑娘是不是又漂亮了?”

  姬彩衣一邊躲閃著母親的魔爪,一邊咕噥道:“喂喂喂,宋女士,注意您的舉止,您是姬氏財團的高級副總裁……”

  如果司音在這兒,一定會找到姬彩衣喜歡揉她頭發的根源——遺傳呀!

  宋星雨,姬彩衣的母親,姬氏財團總裁姬梓海的妻子,同時,也是祖龍帝國鍛造第一家宋家的女兒!

  鍛造第一家,說白了就是個打鐵的家族。

  一直以來,宋家也都是這么自稱的。

  可在整個祖龍帝國,上至王公貴族,下到那些強大的靈戰士強者,只要提到宋家,都會豎起一根大拇指,發自內心贊一聲厲害!

  宋家自先祖開始,便以鍛造武器著稱,一直跟整個祖龍帝國所有頂級世家保持著密切的關系。

  就算皇族子弟,想求宋家一件兵器,也會親自登門。

  這種家族,看似沒什么權力,可實際上,隱形的人脈足以讓任何一個政客流口水。

  關鍵宋家從來不參與到任何政治當中去,無數年一直保持著中立。

  用宋家當代掌門人的話說就是:我們就是一群打鐵的,只管打鐵。

  這是一個厲害而又純粹的家族!

  身為宋家的女兒,敢半公開地嘲諷那位曾經奪嫡失敗的齊王,當真不算什么大事。

  “來,坐下,媽好容易回來一趟,今天就跟我的寶貝兒好好談談心!”

  宋星雨拉著女兒的手,坐在椅子上,先是打量著水靈靈的女兒,然后輕輕嘆了口氣,有點哀怨地道:“可惜,有緣無分啊!”

  “什么有緣無分啊?莫名其妙的您!”姬彩衣白了母親一眼,這些成年人怎么都這么幼稚?

  他們在外面的成熟穩重莫非都是裝出來的?

  “知不知道媽為什么沒把你帶去紫云上學?”宋星雨突然問道。

  “您不是說,有本事在哪上學都一樣?”姬彩衣微微蹙眉。

  “傻孩子,怎么會一樣?紫云什么教學質量,飛仙什么教學質量?更別說百花這種可憐的三線小城了,虧著我女兒足夠優秀。”

  姬彩衣:“……”

  宋星雨搖頭苦笑,說道:“沒辦法,這件事當年媽跟誰都不能說,包括你爸……或許他知道一點什么,所以才沒有反對把你留在這。但可惜,最終你只成了他的朋友,卻喜歡上了一個不起眼的窮小子……”

  “媽您啥意思呀?什么叫‘不起眼’的窮小子?您說我有緣無分的人是小白?您把我留在百花,是為了讓我和小白在一塊兒?您沒發燒吧?”姬彩衣說著,忍不住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想去摸宋星雨光潔白皙的額頭。

  “去去去,你這小破孩兒,你懂個什么?算了,這種惡俗的成年人話題就不跟你說了,沒什么意思。反正也都這樣了。”宋星雨一臉嫌棄打開女兒的手。

  “您是我親媽嗎?”姬彩衣嗔道:“哪有您這樣的,您看您那一臉嫌棄……”

  “媽的寶貝女兒,你是真不知道,你錯過的是什么呀。”宋星雨再次搖頭嘆了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看著姬彩衣道:“現在這樣也不錯,挺好的!這次發生的這件事,你不用擔心什么,很快就會過去。你們的生活,也很快就會恢復平靜……哦不,是變得更精彩!”

  “宋女士,請把話說的完整一些,通俗易懂一些。”姬彩衣道。

  “完整一些就是,從今后,你們的生活中,不會再有來自那些上層的影響。但你們的生活節奏,很快就會發生改變,想要像這座小城的氣質一樣,輕松寫意充滿悠閑,是不可能了。”宋星雨道。

  “真的嗎?”姬彩衣站起身,一臉興奮:“什么時候可以開始我的精彩人生?”

  宋星雨看著自己女兒,心里面默念:我懷胎十月親自生的!

  姬彩衣心中想道:到底還是被我套出來這么多的有用信息,小白原來真的不簡單啊!

  居然連我媽都想讓我跟他談戀愛。不行的,長那么帥,跟他在一起,一丁點安全感都沒有!做個朋友就夠了,沒事兒還能拿出去顯擺一下,挺好的!

  隨后又想到:臭小白,藏的那么深!回頭見面是不是拷問他一下?好像不太好哎,這種事兒……事關了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