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四章 少年熱血正當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原來先他們一步從比賽室走出來的孫壯志四人竟然氣勢洶洶的來到這里,試圖沖進來!

  結果被司音拎著大錘子擋在門口,白牧野一眼看見孫壯志手里持弓,弓上搭箭!

  這不是在虛擬世界,這是在現實中!

  白牧野幾步走過來,一把將司音拉到身后,拉開司音的一瞬間,他能感覺到司音的緊張。

  “沒事了。”

  白牧野微笑著安慰司音,十幾張符卻突然間瘋了一樣的飛出去!

  啪啪啪啪……!

  宛若煙花般,剎那間在對方四個人身上爆開!

  說個毛!

  “主辦方的人都死光了嗎?”

  白牧野一聲暴喝!

  原本此時的直播間里面,小鵬還在和董栗探討著這場比賽的內容——

  他們也想探究比賽事故是如何造成的,但沒辦法,這種時候,他們必須要為主辦方爭取一些時間。

  可就在這時,導播卻突然將鏡頭切到比賽室這邊。

  直播間的兩個主持人還沒回過神來,就聽見一聲暴喝——主辦方的人都死光了嗎?

  握草!

  是小白?

  董栗跟小鵬都是經驗豐富的主持人,但在這一刻,他們倆全都有點不會了。

  今天這場比賽,意外實在是太多了!

  還是董栗反應更快一點,哈哈笑道:“我發現咱們小白最近終于變得更霸氣一些了!”

  小鵬在一旁苦笑,心說這是霸氣一些?這簡直是吊炸天了好吧?

  但此時也只能點頭應是:“嗯,看來這種比賽對年輕人的歷練是有著極大好處的!”

  瞪著眼睛說瞎話吧,不然還能怎么辦?

  十幾張控制符,連控對方四個人。

  孫壯志眼珠子都紅了,他們四個人感覺自己蒙受了不白之冤!

  被人在比賽中肆意污蔑。

  他們的心態很簡單:就算我們作弊了,可你們有證據嗎?沒證據就把嘴閉上!

  “許你們污蔑我們,就不許我們討個公道?”

  孫壯志咆哮道:“我們身上哪來的資料?哪來的電子地圖?來搜啊!搜啊!踏馬的……老子要弄死你們這群血口噴人的小畜生!”

  白牧野一揚手,又是十幾張符飛出去,再次連控!

  單谷當場彎弓搭箭,卻被平日里最沖動的姬彩衣給壓下去。

  接著,姬彩衣猛的沖上去。

  一腳踹在孫壯志臉上。

  “畜生!”

  “這一腳,是替郭姐賞你的!”

  咔嚓!

  不等孫壯志倒下,又一腳踹在孫壯志腿上,一聲脆響,大腿骨當場骨折。

  “這一腳,替我自己踹的,你個不要臉的東西。”

  劉志遠走過去,剩下三人,干脆利落的一人一拳,直接打倒在地,失去了反抗能力。

  這一幕,完完整整被播了出去。

  線上比賽,線下PK?

  無數的觀眾都瘋了!

  這種時候,誰還有心思追究內情是什么?

  他們只看見了三七一六的半決賽團隊被兩六一五以及一個精神力二十多的符篆師學徒打的跟孫子似的。

  連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別說什么沒準備!

  沒準備的話氣勢洶洶去找人干嘛?

  箭都在弦上了,是去找人家談人生談理想嗎?

  也別說小白偷襲,人家是光明正大祭出符篆的!

  只是你們躲不開而已!

  所以,被人家暴打,只能說是活該。

  原本關注白牧野他們這支團隊的觀眾數量就極多,加上這場比賽出現的種種意外,收視率在瞬間暴漲到一個無比可怕的數字。

  無論到底有沒有黑幕,百花杯的主辦方至少在目前是穩賺不虧的。

  這時候有大量的人從外面沖進來,一些人甚至將武器對準了白牧野等人。

  白牧野手里面捻著幾張符,冷冷注視著這些人。

  不過隨后就有人趕緊呵斥那些人不要將武器對準白牧野這邊。

  “對不起,是我們的失誤,你們都沒事吧?”一個微胖的中年人,一邊擦著汗,一邊跑過來。

  劉志遠迎上來,看了一眼這些人,隱隱將其他幾人護在身后。

  至于白牧野,手里的符更多了,一點都沒有收回去的意思,一雙眼在人群中仔細打量著。

  單谷彎弓搭箭,也完全沒有放下的意思。

  姬彩衣兩把匕首在指尖滴溜溜轉著,一下一下踮著腳尖。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這種狀態的土豪小姐姐隨時可能會爆發。

  司音半個身子藏在姬彩衣身后,一只手緊緊握著錘柄,一雙萌萌的眼睛里充滿緊張,但也帶著幾分堅決。

  他們要打,她也絕不會看著!

  “誤會,都是誤會,大家千萬別激動,我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微胖的中年人苦笑著解釋道:“是,地圖是換過,但我們賽前也確實沒證據能證明他們作弊,就算現在……唉,算了,趕緊把他們都帶走,上靈力鎖,銬起來帶走!”

  白牧野等人依然冷冷看著這群人,沒說話,也沒動作。

  而此時鏡頭已經從這里切了出去。

  負責鏡頭切換的導播正一臉冷笑對著現場導演:“不是您要求我們第一時間抓住最大熱點的嗎?你看看咱們這一會兒功夫收視率上漲了多少?”

  “這特么是收視率上漲的問題嗎?你是想要坑死我們嗎?他們說的那些話,包括我們的人說的那些話,是能公開的內容嗎?這是播出事故!播出事故你懂不懂?”現場導演勃然大怒,呵斥著這名原本見他都哆嗦的下屬。

  這名下屬淡淡一笑:“少來這套,老子姓司!主辦方明知道這群人有問題,不取消他們比賽資格,還放他們進來比賽,打輸了不認賬還想線下PK……一群不要臉的東西,老子看不慣,怎么了?你炒了我吧!”

  現場導演有種想死的感覺,心說怎么忘記了這茬?

  剛剛要不是白牧野他們迅速出來化解危局,這家伙可是差一點就直接沖出導播室。

  他姓司,來自司家!

  “這件事到底什么原因,現在咱們誰也不知道,你跟我吵沒用,我也不是沖著你。”現場導演先服軟了,嘆了口氣道:“行了,趕緊想著怎么善后吧。”

  直播間里,小鵬和董栗還在努力分析著這場比賽。

  可彈幕上的無數留言早就瘋狂了!

  “喂喂喂,你倆別廢話了,我們要知道原因!”

  “我家小白為什么突然爆發?是誰激怒了他?”

  “這支民間團隊到底什么來歷?”

  “我來爆料,王二麻子人稱麻爺,來自城北……”

  高手從來都出自民間,網友的力量最強大。

  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有人把王二麻子的信息扒出來一大堆了。

  更恐怖的還在后面!

  孫壯志、蔣樂樂、李石頭和冷大偉這四個人的信息,竟然也相繼被人扒了出來!

  大量信息綜合起來,形成一個完美證據鏈——

  王二麻子……確實是這支民間團隊的背后資助人。

  一支參加百花杯的隊伍,背會竟然隱藏著一個百花城地下勢力大佬?

  這件事透露出來的信息,實在太耐人尋味了。

  與此同時,大量城衛軍分別從不同方向,前往百花城比賽中心,很快將這里團團圍住。

  姬家、單家、司家、劉家……這一次,全都來人了。

  比他們來的更早的,是孫岳琳和孫岳峰姐弟。

  一場半決賽,硬是被這群小家伙給捅了個大窟窿。

  眾人一起離開了比賽中心。

  至于這場風波究竟會波及到多少人,又會波及到什么程度。

  沒人關心,也沒人在乎。

  包括成功擊敗百花靈戰士大學團隊,拿到決賽入場券的萬雄團隊,也沒能引起絲毫波瀾。

  面對這邊的種種變化,就連事前給白牧野傳遞過材料并提醒他小心的萬雄都有點懵了。

  他根本沒想到自己會一語成讖,更不清楚這一切是什么原因所導致。

  反正現在就算他想問也沒機會,因為白牧野那群人全都走了。

  回頭看看依然被城衛軍圍著的比賽中心,萬雄忽然隱隱有種感覺:這一屆的百花杯……最精彩的部分,已經過去了。

  姬家,寬敞的會議室里面,一群人圍坐一堂。

  面對自家人的埋怨,單谷振振有詞:“我為什么不能說?什么來自帝都的大人物!我們招他惹他了?還是你們招惹他了?你們招惹他,他找你們去啊?坑我們幾個小孩兒算什么本事?”

  “還有那個王二麻子,狗屁的城北大佬!在你們面前稱大佬的人我見過,但絕不是他那種!你們在顧忌什么?”

  “我辛辛苦苦拿著壓歲錢開的店,被那老王八說砸就給砸了,我們還得自認倒霉把店關了!”

  “他算個什么東西?這是他的百花城么?”

  “是,我是小,很多事情都沒有你們看的那么透徹,考慮的也沒你們那么周全,但那又怎樣?”

  “這禍我闖了,你們不給擦屁股,我也不在乎啊!”

  “我才不閉嘴!嘿嘿,我們現在的隊友,是頂級的,是最優秀的!家里不是一直想讓我上名校,成名人嗎?看,我現在就成名人了啊!至于上名校,那根本不是問題,對我來說沒難度。”

  單谷這些年被家族束縛得很厲害,他的家人對他的要求也極高。他跟司音簡直就是兩個完全不同方向的極端。

  劉志遠依然很沉穩,哪怕面對自家和其他各家的長輩,他臉上也不見絲毫慌亂之色。

  見單谷發泄夠了,劉志遠笑著說道:“各位長輩,我斗膽說兩句……”

  姬彩衣目光柔柔的看著劉志遠,眼睛里仿佛有光。

  姬家來的人看見這一幕,臉色都不大好看,但也只能假裝什么都沒看見。

  劉志遠道:“其實沒什么了不得,你們也真沒必要這么勞師動眾。賽前我們就已經知道了一些內情,說實話,這件事,我們可以選擇閉嘴不說,用你們成年人的方式去解決。”

  他看著眾人:“但這樣我們特別不開心!我,小白,彩衣,單谷,甚至包括小妹……大家都不開心!”

  “我們沒做過壞事,只不過在阻止那位麻爺手下惡行的時候,殺了幾個惡棍。”

  “所以那位麻爺來報復,我們也沒什么可說的。作為我們背后的力量,你們應該可以把這件事扛下來。但如果你們不想扛,其實也沒關系。”

  “因為我們也不怕。”劉志遠微笑道:“你們顧慮多,可以理解,但我們……真的沒什么顧慮!”

  在場一眾來自各家的大人面面相覷,還能說什么?說這群孩子錯了嗎?

  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也只能說他們處理不當,但卻不能說他們錯了。

  他們沒錯!

  孩子們面對邪惡仗義出手,面對不公直抒胸臆,這有錯嗎?

  至于沖動……這更沒什么好說的。

  成年人真正被激怒的時候,會比這更沖動!

  所以真的沒法過多去苛責這些孩子們。

  更別說他們沒辦法去跟孩子們解釋:之前他們各自接到了一些來自不同渠道但層級很高的“警告”;也沒辦法去跟自家的孩子說:人家不是沖著你們來的,是沖著小白去的!

  這話怎么說出口?教孩子“死道友不死貧道”嗎?真那樣說,他們在孩子眼里成什么了?

  冷漠自私,為了自己誰都可以犧牲?

  不行的,至少他們這種家族,不能這樣教育孩子。

  這個世界,不團結,沒好下場。

  就連王二麻子都知道給自己手下報仇,不然會寒了兄弟們的心!

  他們這些家族怎么可能不懂這道理?

  孫岳琳突然開口道:“行了,都別在這閑扯了,大家都挺忙的。少年熱血正當時,說就說了,干就干了,又能怎樣?這是百花城,還輪不到外面的阿貓阿狗放肆。你們要擔心,就把所有事情推到我們孫家身上好了,我們接著。”

  那感情好啊!

  在場各家大人眼睛一亮。

  不過隨即,全都苦笑起來。

  這特么用推嗎?

  孩子們可能不清楚,但在場這些人誰不知道這件事本身就是小白引起的!

  還有上一次,秦冉冉演唱會。

  當時他們還不清楚,可加上這件事,加上那些警告他們的人或明或暗的提點,誰還能不清楚?

  不過嚴格說起來,人孫家跟小白之間也沒什么直接關系。

  對了,孫家為什么要這樣死護著小白?

  在場這幾家的大人,像是相互對視一眼。

  隨后,都將目光放在自家孩子身上。

  這事兒……得好好問問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