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一章 半決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孫瑞有些惱。

  這種感覺已經很多年都沒有過了。

  記得當年將軍出事的時候,他內心曾被無盡的自責和憤怒塞滿。

  那是一種特別強烈的無力感。

  像一頭強大而又暴躁的雄獅被困在籠子里。

  哪怕突破到大宗師境界,依然感覺自己是個廢物。

  這種感覺持續了很久,直到多年以后的今天,他的心境才漸漸平和下來。

  尤其回到百花城的這些年,愈發平和。

  這種對別人來說危機四伏,但對他來說卻跟養老院沒多大區別。

  修身養性,淡定得一塌糊涂。

  幸虧將軍終于恢復了,不然他真怕再過一些年,他的一身銳氣都被徹底磨沒了。

  那時候他可能真的會成為每天養花弄草釣魚的退休老頭兒。

  所以百花城這種地兒,能有什么讓他為難的事情?

  真沒有。

  這座城市在他眼中太小了!

  小到以他的格局,看百花城如同看一碗清水,一眼就看到底了。

  但現在,他知道他錯了。

  錯的有些離譜。

  他小看了這座城,也小看了這座城里的人。

  果然是貓有貓道鼠有鼠道。

  區區一個城北小混混,守著這么一座小城,竟然給他玩了這么多的花樣出來!

  用的那些手段談不上有多新鮮,但被王二麻子這種人用出來,就讓人有些驚艷了。

  真是個人才啊!

  在跟將軍匯報之后,孫恒也有點意外。

  這就像成年人的眼睛里,不會特別去關注孩子們的世界一樣。

  有一天突然發現:咦?小家伙居然脫離我視線了!咦?他竟然在做這種事兒……好出人意料啊!

  王二麻子的社會關系早被孫瑞給厘清。

  在城衛軍中有一些內線,其中不乏一些中層,都是這些年腐蝕收買的;城主府也有一些人跟他稱兄道弟,私下來往甚密;市政廳也有不少他的門客,平日里都是他豪宅的座上賓。

  這些其實都沒什么,絕大多數都是那種危難臨頭各自飛類型的。

  只有少部分跟他捆綁的太死,成了一根繩上的螞蚱。

  這些人都逃不出孫瑞手掌心,他跟關城主早就暗中商量好,收網之時,一網打盡。

  關城主也苦這群蛀蟲很多年,有孫家主動幫忙,自然是求之不得。

  一切準備就緒,網收了,王二麻子卻沒抓到。

  這讓孫瑞不但有些沮喪和氣惱,甚至覺得有些詭異。

  那家伙……區區一個小混混,是怎么生出這種他和將軍才有的警覺的?

  太機警了!

  這種人要是從軍,成就恐怕未必比他差啊!

  他已經在小白面前說了大話,如今看來,只能暫時加強對小白那邊的保護了。

  不然真出點什么事兒,他都沒辦法原諒自己。

  白牧野經過一晚上的調整,整個人終于徹底恢復過來,又成了那個元氣滿滿的英俊少年。

  不主動惹事,攤上事也絕不怕事!

  自己一口袋各種符,又有被動激活防御符在身,只要不遇到宗師級的可怕存在,就沒什么可擔心的。

  第二天下午,驅車來到比賽中心,跟其他幾個同伴見面之后,大家似乎也都把之前那些不快暫時忘在腦后。

  孫壯志所在的那支隊伍,依然很低調的坐在角落里。從他們身上很難找出那種屬于半決賽隊伍的神采飛揚。

  就連直播間里的小鵬和董栗都有些感嘆,成年人的隊伍就是不一樣,真穩啊!

  “我們來猜一下今晚這場比賽的結果吧?”小鵬習慣性的挑起話題。

  “我依然看好小白他們的隊伍。”董栗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框,一臉淡定地說道。

  “董哥,您這是盲目信任啊過于樂觀啊!”

  小鵬調侃了一句,然后說道:“我們來比對一下雙方擺在臺面上的實力……一中主要上場隊員一直都很穩定,劉志遠、小白、姬彩衣、單谷,其中除了小白之外,其他三個都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了實力。”

  “對的,劉志遠、姬彩衣提升到六級,單谷提升到五級,小白……看不出太大變化,他的符有效期似乎依舊是一秒左右。”董栗在一旁補充道:“但符篆師之所以可怕,正因為哪怕只給他一秒鐘,也能送你一個巨大驚喜!”

  小鵬接過話:“小白這場會不會依舊延續他的傳說我們拭目以待,現在來看另外這支隊伍。說實話,他們的實力暴漲的有些夸張了,令人驚訝!弓箭手孫壯志,七級;盾戰士冷大偉,七級;盾戰士李石頭,七級;弓箭手蔣樂樂,六級。這是三個高級靈戰士的配置啊!從紙面實力上來看,他們甚至已經超越了之前萬雄他們那支隊伍!單看紙面實力,他們完全可以碾壓小白那支隊伍。下面,我們從雙方的經驗來分析一下……”

  休息室中,萬雄團隊和百花靈戰士大學團隊也已經到了。

  一群人都在看著光幕上小鵬和董栗的分析。

  分析中,小鵬對白牧野團隊的贏面表示了擔憂——

  除了有一個符篆師算是優勢,其他的,真不如人家。

  無論紙面實力還是戰斗經驗,都沒有優勢。

  小鵬還真不是瞎說,身為一個資深解說,見過的比賽太多了。

  很多時候,符篆師的確可以掌控比賽,擁有決定勝負的能力。可如果雙方實力差距過大,那么符篆師所能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

  孫壯志安靜的坐在那,從他臉上看不出任何異常表情。

  但他內心深處卻并不平靜。

  他知道這群少年是誰。

  這個知道,并不僅僅指在比賽中對他們的認知。

  他知道這群少年跟他的前女友,那個到今天都很難忘的女人郭紅月……關系非常好。

  也知道這群少年因為郭紅月還跟麻爺起了沖突!

  還知道他們甚至給她在百花城中心開了一家超級大的店鋪,但卻被麻爺派人給砸了……還是麻爺厲害!

  這些事情,他都知道。

  他更知道,哪怕這群少年都有著特別硬的背景,但他們背后的家族,一定不愿意把麻爺往絕路上逼。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真把麻爺逼急了,魚死網破,最終吃虧的肯定是那幾家。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有哪個大家族愿意跟一個混混頭子同歸于盡?

  所以麻爺依然是那個無所不能的麻爺!

  孫壯志心中暗道:過了今天晚上,我們就可以把這支神奇的隊伍徹底踩在腳下。到時候,我和大偉、石頭、樂樂……就算是真正揚名了!小白算個什么東西?長得好看?呵呵,等你變成一個傻子,你就帥呆了!可憐而又可悲的小屁孩,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你招惹了一個多么恐怖的人吧?

  孫壯志嘴角不由微微往上翹了翹,眼角余光,下意識瞥向那邊的白牧野。

  卻見白牧野正看向他,微微一笑。

  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那該死的笑容的確很迷人!

  長得真特么好看!

  孫壯志心里面再怎么提醒自己這個人很討厭,可卻依然不自覺的,在剎那間對他生出一絲淡淡的好感來。

  不過這一絲好感,下一刻就沒有了。

  因為那邊的白牧野,動作十分隱秘的抬起右手,在自己喉嚨那,輕輕一劃。

  那一絲特別帥的笑容再看起來,卻是無比的邪魅!

  孫壯志突然深吸了一口氣,眉頭鎖緊。

  他有些被激怒了!

  他不是一個容易被激怒的人,但現在必須承認,他很生氣,不,是非常憤怒!

  很好,很好,原本我就沒有什么負疚感。

  現在,更沒了。

  白牧野動作隱蔽,瞬間過去,就連身邊幾個同伴都沒注意。

  倒是被另一個人看在眼里,是穆錫。

  看見一直很低調謙和的白牧野居然對著即將成為場上對手的人做了一個割喉動作,穆錫心里特別吃驚。

  在他印象中,白牧野可不是一個喜歡挑釁的人啊!

  看來……時間真的會改變一個人。

  穆錫心下搖搖頭:他居然也膨脹了。

  比賽即將開始的提示音響起。

  “請眾選手進入虛擬倉,準備比賽。”

  白牧野站起身,沒有再看對面那四個人,挺拔的身姿叫人羨慕,昂首挺胸朝著比賽室走去。

  半決賽,我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