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九章 百花城不是他家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一臉乖巧的點頭答應下來。

  其他幾個人都有點被嚇到。

  小白居然跟孫家的關系這么好?

  尤其是了解孫家的姬彩衣,對此更是感到十分震驚。

  之前白牧野說要來孫家,就已經有點震撼到她了。

  她知道白牧野不是一個喜歡炫耀喜歡高調的人,平日里說話也從不無的放矢。

  所以她沒有質疑白牧野帶他們來孫家的目的,可卻萬萬沒想到,看著沒什么背景的小白同學和百花城頂級家族孫家居然有這這么深厚的關系。

  如果不是那次秦冉冉演唱會,她也不太了解孫家是個怎樣的家族,更不會想到孫家家主,人們口中的孫先生,竟然是第七軍團中的一個將軍!

  “小白,好容易來一次,你帶著你們這群同學到處轉一轉,盡盡地主之誼嘛。別在這陪著我這老頭子,拘謹又枯燥。”

  孫恒笑瞇瞇說道。

  好吧,姬彩衣和劉志遠等人再次被震撼了一下。

  地主之誼?

  都到這程度了?

  孫家有小白這么大的女孩兒?小白是孫家的未來孫女婿?

  白牧野帶著眾人出來之后,單谷就是這么直接問的。

  “是這樣嗎?”姬彩衣笑吟吟跟著湊趣兒。

  白牧野瞪她一眼:“單谷不知道孫家都有什么人,你也不知道?”

  “本來是知道的,但現在真不知道了。”姬彩衣笑嘻嘻地道。

  “其實也沒什么,也不是要故意瞞著你們,我跟孫家,沒有你們想的那么復雜。”白牧野帶著大家走在孫家后院的湖邊,湖心島四周的那些垂柳枝條妖嬈依舊,伴著微風輕輕起舞。

  司音在一旁小聲問道:“是你幫過孫先生吧?”

  沒等白牧野說話,其他幾人倒是一起望向司音。

  司音臉色微紅,說道:“我有一次不小心聽到爸媽聊天,說孫先生很可惜,明明是天縱之才,卻因病不得不離開部隊……那時候我都不知道孫先生是誰,但今天來到這,我想,應該就是這位孫先生吧?”

  “行啊司小音,看不出,你是越來越優秀了呢!”姬彩衣試圖用手去捏司音粉嫩的小臉。

  被司音一臉嫌棄地躲開:“你再這樣,我就用丹藥突破了……”

  “別別別,您慢慢修煉。”姬彩衣笑著舉起手。

  “司音說的對,我呢,幫過孫叔叔一個小忙……”白牧野看著大家的眼神兒,“好吧好吧,我特別厲害,治好了孫叔叔多年的傷病,然后孫叔叔為了感謝我,一直待我如上賓。”

  說完之后,大家并沒有像往日一樣笑嘻嘻調侃他,而是全都怔怔看著他。

  “你們……咋地了?”白牧野小心問道。

  “咋地了?你說咋地了?你嚇到我了!”過了半晌,單谷才深吸一口氣,看著白牧野:“你這家伙,真的,你今天必須交代一下,還有什么是你不會的?你說你一個精神力二十多的符篆師學徒,從我們認識到現在,你一共畫出過多少種符篆了?”

  姬彩衣在一旁掰著手指頭數著:“力量、敏捷、遲緩、控制、精神力補充、靈力補充……哦,還有被動激活的防御符,未來一定還有主動激活的防御符,現在,你居然還會醫術類型的符篆?”

  “小意思,小意思。”白牧野笑著道。

  “少打馬虎眼,我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姬彩衣翻了個白眼,“孫先生的病情嚴重到從第七軍團退出來的地步,第七軍團會沒有利害的符篆師?會找不到利害的符篆師?這么多年那些人都不行,你卻給治好了,這叫幫了點小忙?”

  她這一說,眾人也全都反應過來。

劉志遠看著白牧野,忍不住搖頭苦笑:“小白,現在就連我都特別好奇了,你都還會些什么,給大家  交個底吧。”

  白牧野撓撓頭,看著眼前這群至少還要一起走兩年,甚至更久的同伴:“你們還是問問我有什么不會的吧?”

  劉志遠:“……”

  姬彩衣:“……”

  單谷:“……”

  司音:“小白哥,那你有什么不會的呀?”

  看司小音多好?萌萌噠,知道捧哏,你們除了會目瞪口呆還會什么?

  白牧野微笑道:“沒有,我都會。”

  司音眼睛瞪大,小嘴微張,樣子萌到就連白牧野都想上去揉她的腦袋。

  其他幾個人反應更是有意思——

  繼續呆滯。

  “不是,你們還真信啊?”白牧野看著眾人。

  單谷:“信。”

  劉志遠:“信。”

  姬彩衣:“信。”

  司音:“那,那我也信吧。”

  “行吧,那就當這事兒是真的吧。”白牧野笑笑。

  這時候,白牧野耳中傳來孫恒溫和的聲音:“小白,事情辦完了,回來吧。”

  白牧野帶著幾個人,原路返回,回到會客廳。

  見孫瑞已經回來,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眾人多少有點忐忑的在孫恒示意下坐下來。

  孫恒率先開口道:“小白,我記得和你說過,有什么事情,要及時跟我們說。這世界繁華表象下,隱藏著很多不堪的東西,你們年齡還小,看不到那些東西。但一定要記住,你們還是孩子,不管遇到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都要第一時間通知家里的長輩。他們經驗更豐富,比你們更有見識,知道什么事情應該怎么處理。”

  白牧野點點頭:“這不就來找您了嘛?”

  孫恒瞪了他一眼,道:“滑頭!”

  其他人都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哪怕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姬彩衣,在孫恒面前都像個乖寶寶似的。

  第七軍團的將軍,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

  哪一個身份,都足以壓得一群少年人喘不過氣來。

  這還是孫恒根本就沒有釋放出他的氣場,不然這群孩子會更難受。

  孫瑞這時候才開口說道:“那個王二麻子跑了。”

  眾人微微一怔。

  “那只是個小人物。”孫瑞看著白牧野:“被人利用的小人物。”

  “果然是有問題的嗎?”白牧野反問道。

  “閱歷雖然不多,智慧卻一點不少。”孫瑞看著白牧野,很滿意的贊許一句,然后道:“王二麻子的人被你們一群小孩給收拾了,他氣不過,但查明你們當中幾個人身份之后,他就有點害怕了,根本不敢去報復。”

  “這時有人找上了他,讓他放心大膽報復你們,然后給他允諾了一大堆好處。包括眼前就看得見的巨大利益!”孫瑞冷笑道:“比如,這次城際杯賽的盤口。”

  “操控比賽?”白牧野瞪大眼睛。

  盡管之前胡亂猜測過,但當這種事真正發生在眼前,依然令人難以置信。

  “王二麻子利欲熏心,本身也是個混混出身,覺得富貴險中求。呵……”孫瑞冷笑一聲:“格局太差,終究是不懂,不是什么富貴,他都有命享的。”

  “不是跑了么?”白牧野小聲嘀咕。

  “這百花城又不是他家的!他還能跑到哪去?”孫瑞一臉霸氣的說道:“明天你們比賽打完,就能看見他!”

  “那個暗中操控一切的,又是何許人?”白牧野問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

  秦冉冉演唱會上是第一次,這……是第二次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