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八章 誰在帷幄中運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見他不喝茶,白玲瓏問他還有什么需要。

  林淵稍擺手,沒什么需要,走到大玻璃窗前背對她,面對地平線盡頭的夕陽余暉。

  白玲瓏走到一旁坐下,安靜著,不時回頭看看他的背影。

  盡管沒交流幾句,但她當年多少算是了解一些他的,如今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變化,那個曾經調皮歡快的年輕人,如今給人一種波瀾不驚的感覺。

  外貌上成熟了不少,但穿著打扮依舊寒酸,也許用隨意簡單來形容更合適。

  她記得以前的他,想極力掩飾自己身上的寒酸,如今的他似乎不在乎了,坦然處之。

  夕陽余暉映襯的背影,來到這種地方,沒有絲毫的輕浮,紋絲不動,靜若處子,透著一股莫名的深沉感。

  樓上傳來下樓的腳步聲,白玲瓏立刻站了起來,辦公室后面的書架兩邊分開了,窗前的林淵回頭看去。

  穿著寬松裙裳的秦儀素顏朝天,別有一番風情,吹過的頭發未全干,半截白皙小腿露在外面,腳上一雙拖鞋。

  林淵上下眼瞅了瞅,又回頭看向了窗外。

  秦儀目光在他身上略凝,尤其注意了一下他的馬尾,發現這樣更顯他棱角分明的面部輪廓,比之前的披頭散發看著舒服多了,轉而對白玲瓏道:“你先下班回家吧。”

  白玲瓏愣了愣,她跟她是一起長大的,都住在秦府,向來是同出同歸,很少有一人單獨回去的情況,看了看窗前的林淵,最終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腿好了?”秦儀走到他邊上問了聲。

  林淵無動于衷的“嗯”了聲。

  秦儀帶著沐浴后的清香,與他并肩而立,雙臂抱在了胸前,問:“看什么?”

  “沒看什么。”林淵回了句,又補了句,算是給了個交代,“還從未站在這個高度看過不闕城。”

  秦儀:“情理之中的事情,你在不闕城也就呆了三十年,在外面卻呆了三百年,恐怕對仙都比對不闕城更熟悉。”

  林淵:“也許吧。”

  秦儀:“聽辰叔說,你離開不闕城后考入了靈山。”

  林淵:“重要嗎?”

  秦儀:“沒什么重要不重要,只是有些意外,難道是進入靈山的門檻低的嚇人?想來也不至于,畢竟是仙界首屈一指的學院,想不到你這個卑鄙小人還有這資質,倒是我小看了你。”

  林淵不想跟她扯那些有的沒的,言歸正傳,“我這次來,是想告訴你,給秦氏打工就算了。錢,我會想辦法盡快還你,請你寬容一些時間,今年內我一定還給你。”

  秦儀:“在靈山混了三百年還未畢業,就你這條件,只怕連工作都找不到,一百萬珠,你拿什么還?我可不要那些來路不明的錢,免得到時候扯不清楚。”

  林淵:“多慮了,我在仙都多年,多少認識幾個熟人,湊一湊還是有的。”

  秦儀眼中閃過慍怒神色,扭頭就走,走到另一邊窗前的沙發上坐下了,順手點了根煙,吞云吐霧著靠在了靠背上,翹起了二郎腿,兩根纖指夾煙,“你覺得對我來說,你的話可信嗎?我若再信你的鬼話,秦氏的臉都沒地方放了,吃過一次虧就夠了。”

  林淵依然盯著窗外,貌似自言自語,“我們還是保持距離的好,我不想連累你。”

  夾著煙的秦儀扭頭看來,面露譏諷,“笑話,你以為你是誰,你有連累我的資格嗎?”

  林淵轉身了,步履沉穩,靜靜走到她的跟前,居高臨下看著她,巋然不動,目光無意間變得深邃。

  秦儀身子略僵,不知是不是錯覺,竟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

  林淵卻開口重新定義了剛才的話,“過去的都過去了,不想壞你清譽。”

  秦儀:“清譽?打住!我跟你已經沒什么關系,我沒其他意思,你別想歪了。想出口當年的惡氣是一回事,另外我是生意人,賺錢是首位的,我在乎的是利益,其它的都是扯淡。我給你兩個選擇,要么打工還錢,要么在不闕城把牢底坐穿,我有的是辦法讓辰叔出來作證我保證在不闕城坐牢的滋味讓你生不如死,我說到做到,你自己選吧。”

  林淵:“秦儀,犯得著這樣咄咄逼人嗎?”

  秦儀:“沒人逼你。借走了我一百萬,三百年的利息,算你一百五十萬,不過分吧?你現在若能拿出一百五十萬,我可以當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否則,自己釀下的苦酒自己嘗。不要以為你是靈山的學員,我就不敢把你怎樣,這里是不闕城,不是你們靈山,你有本事不還錢走出這扇大門試試看,我倒要看看你們靈山有沒有膽子公然沖撞仙庭律法!”

  林淵冷冷盯著她,“你變了。”

  “承蒙夸獎。”秦儀掐掉了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忽回頭問:“晚飯吃過了嗎?”

  沒吃,但林淵沒吭聲。

秦儀沒有多問,伸  手摁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摁鈕。

  很快,有幾人端著托盤進來了,進了書架后面的房間,里面有餐桌。

  幾人擺放好了酒菜后,又靜悄悄撤離了,極守規矩。

  秦儀入內,在餐桌前坐下了,對外面看著自己的林淵抬了抬下巴,“進來吧。一碼歸一碼,我還不至于讓自己員工餓肚子,反正我一個人也吃不完。”

  這話說的,搞的自己已經答應了似的,林淵嘴角抖了下,“不用。”

  秦儀不勉強,無所謂的樣子,自己給自己倒酒,“也是,靈山學員,你如今是修士,十天半個月不吃都沒關系。”

  放下酒瓶,拿起筷子,又朝一角指了指。

  林淵不知她指什么,入內看去,發現角落里的桌子上擺著一臺留聲機。

  秦儀挑動筷子示意了一下,之后提了筷子夾菜,吃自己的。

  林淵大概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這女人講究,吃東西要聽音樂,走到留聲機前一看,發現已經擺放好了黑膠唱片,遂擺弄著撥放下了唱針,可見他對這東西并不陌生。

  外面的大地已陷入黑暗,已見星辰,只有在這高處還能見到落日余暉,留聲機婉轉的前奏聲響起,的確給此間平添了幾許溫情和別樣情調。

緊接著,一個女人的歌聲飄揚:夜闌人靜處,響起了一闕  林淵一聽這唱腔和唱詞,眉頭略挑,猛回頭看向吃東西的秦儀,提醒道:“你這是人間的東西!”

  留聲機可以說是仙界制造的,譬如現在風行的車輛,都可以這樣說。仙界制造的種種東西其動力內核和人間的不一樣,制造的動力也很干凈,大多使用的是能量靈石,不會烏煙瘴氣。

  哪怕是這黑膠唱片,也可以說是仙界造的,可這歌曲明顯是人間的歌曲。

  也就是說,這唱片是從人間走私到仙界的!

  這方面仙界是嚴控的,嚴控仙界的東西流落人間,以免擾亂人間秩序,也嚴控人間的東西私自攜帶到仙界。

  尤其是人間的影音物品,那更是嚴加杜絕的,一旦發現將會嚴懲。

  因人間的影音物品大多存在美化人間事、物和人的特性,看多了越發容易讓人動凡心,都覺得人間美好的話,意圖私自下凡的趨勢恐怕會愈演愈烈。

  換句話說,也是怕人間的東西擾亂仙界秩序!

  仙庭第一戰神,那位二爺楊真的母親,也是仙帝的妹妹,早年就是因為動了凡心私自下凡,還與凡人發生了私情,惹得仙庭震怒緝拿。

  二爺楊真的生身父親,是人間的凡人!

  這恐怕是那位二爺這一輩子都無法抹去的污點,不管他立多少戰功,背后免不了有人指指點點!

  有漏洞才會有管制,而管制之下免不了百密一疏,只要有利可圖,總有人會想盡辦法鉆空子的,一些來自人間的走私物品還是會出現在仙界,只是沒人敢公開展示而已。

  而這位秦氏商會的會長,竟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在自己辦公室擺著人間的走私物品!

  秦儀卻輕描淡寫地回了句,“是人間的東西又怎樣?”

  林淵:“沒必要明擺在這里,一旦被人舉報,一旦被抓個現形,你秦氏商會也扛不住。明擺著觸犯仙界律法,只怕不闕城的城主也不敢包庇你!”

  秦儀抿了口酒,回頭盯著他,“這倒是個你報復的大好良機。你若想去舉報,盡管去舉報好了,不過我保證你是枉費心機,我這里什么都查不到。”

  其實不聽到這歌曲,誰也不敢說這黑膠唱片就是人間的東西,讓人看到了也沒關系。而她平常也不會當著外人的面聽這些歌曲,她還不至于傻到自找麻煩。

  就算有人舉報,未經允許,外人也進不了這房間,強行進入,設下的保險禁制會摧毀一切證據,區區一張黑膠唱片經不住摧殘。所以說,是抓不到她私藏違禁品的證據的。

  林淵:“我沒那么無聊。說吧,我什么時候來上班?”

  這是答應了!秦儀歪著頭,瞅著他,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戲謔,抬手撥了撥頭發,竟有幾分嫵媚,“明天大早!”

  “告辭!”林淵扭頭便走。

  秦儀淡定舉杯,“連自己薪酬也不問問,你就不怕我只給你一百珠一個月?”

  開什么玩笑?一百珠,連零花都不夠。一百珠,還一百五十萬得還到猴年馬月?林淵被噎的夠嗆,當即止步,回頭問:“你準備給多少?”

  秦儀豎了豎手中水晶杯,“一萬珠。”

  林淵神色稍緩,一萬珠在不闕城不算低了,已經算是較高的待遇了。

  秦儀繼續道:“實發你兩千,剩下的八千留著扣賬。這樣算下來,一年也差不多能還個十萬珠,十幾年就能還清了。當然,做的好還有獎勵,好好干活,興許連十年都用不上就能還清。我這不算虧待你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