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六章 憤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等人各自趕到現場的時候,城衛軍已經提前到了,將這里保護起來。

  他們亮明身份進來之后,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店內裝修被砸得稀巴爛!

  從一樓到二樓,桌椅板凳盤盤碗碗都成了碎片,從上到下,一片狼藉。

  郭姐蹲在地上無助的哭泣,光哥頭破血流的躺在那,他身邊幾個能打的靈戰士也全都傷得不輕。

  其中一個還被人砍掉一條胳膊,另一個斷了一條腿,血流了一地,看著觸目驚心。

  好在有醫生正在給他們進行緊急處理。

  以現在的醫術,接好自然是沒問題,但對方居然敢在百花城中心區域當眾行兇,簡直無法無天,囂張到極致。

  姬彩衣罕見的沒有發脾氣,和司音走過去安慰郭姐。

  “姐,別怕,你放心,不管是誰,我都不會放過他。”

  單谷臉色鐵青,咬牙道:“肯定是王二麻子干的!”

  光哥支撐著從地上坐起來,苦笑道:“對方正常進店消費,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突然暴起傷人。砍了小智一個胳膊,砍了二蛋一條腿,然后就開始砸,砸完就撤沒有傷到任何一個客人,明擺著就是在報復,可我們沒有證據。而且沒人知道麻呃,沒人知道王二麻子究竟躲在哪。”

  來的城衛軍知道姬彩衣身份,把她單獨叫到一旁,低聲道:“你三叔讓我告訴你,先讓這些人躲一陣子,店關幾天”

  關幾天?

  這才開業不到一天就要關幾天?

  就連向來穩重的劉志遠氣息都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強烈的憤怒在這群少年人胸中激蕩。

  姬彩衣面色平靜的看著這名城衛軍,問道:“連你們也管不了嗎?”

  這個城衛軍苦笑道:“不是管不了,是找不著人。為了安全起見,先關幾天吧。”

  “笑話!這是百花城中心,監控多到難以想象的地步,你現在告訴我找不著?我們堂堂正正做生意,還要怕一群陰溝里的耗子?不關!你回去吧,不滿煩你們了。跟我三叔說,這件事不用他干預,我自己能解決!”姬彩衣有些怒了。

  城衛軍沉默了一下,表情有點無奈,小聲對姬彩衣說道:“他們內部有人。”

  姬彩衣微微一怔,一雙漂亮的眉毛蹙著,深吸一口氣:“行,我明白了。”

  這名城衛軍又道:“你三叔還說,這事兒交給他,你們安心備戰今晚比賽。對了,他要你們小心點今晚比賽。”

  姬彩衣霍地抬頭:“虛擬世界的比賽能有什么事兒?”

  “你三叔是這么交代的,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

  “行,我知道了,謝謝您。”姬彩衣說道。

  這名城衛軍走后,小團隊的五人聚在一起,就在這被砸得破破爛爛幾乎無處下腳的米線店二樓。

  因為廚房在一樓,二樓面積顯得很大,被砸過之后,空空蕩蕩的。傍晚的夕陽從干凈明亮的窗戶照射進來,映在幾個面色凝重的少年臉上。

  受傷嚴重那幾個被送去醫院,剩下沒受傷的都在一樓默默收拾著。

  光哥傷勢不算太重,經過簡單處理,包著繃帶也過來了。

  郭姐被司音扶著,沉默的坐在一張沒了腿的椅子上,兩手用力攥著,使勁兒抿著嘴,眼圈通紅。

  剛剛看到希望,就遭遇重創。

  王二麻子陰魂不散,能量和勢力大到超乎大家想象。

  就連城衛軍,似乎都有些拿他們沒辦法!

  光哥和郭姐剛才也都看見跟姬彩衣交涉那個城衛軍一臉無奈表情,小聲告訴姬彩衣:他們內部有人!

  內部是哪?

  光哥對這種事的經驗遠勝郭姐,所以他的心里更是充滿忐忑跟不安。甚至有點失魂落魄。

  麻爺難道不止是城北的大佬?

  更是這百花城的大佬?

  若是那樣,這座城,還有我光子容身之地嗎?

  劉志遠看了一眼眾人,率先開口:“這件事十有八九是那個王二麻子干的。當時他的人死了三個,重傷五個。其中就有被斬斷手腳的。”

  “他的報復來的又快又狠,超乎我們的預料。”

  “在這兒,他大概還有所顧忌,沒殺人,但卻斬斷我們人的手腳,砸爛我們的店。”

  “這說明這是一個強硬而且報復心極強的人。”

  “所以這件事,恐怕不僅是我們跟他沒完那么簡單,他那邊也還沒完呢。”

  “彩衣三叔消息靈通,提醒我們注意晚上的比賽”

  劉志遠說到這,看向白牧野:“小白你是怎么看的?”

  白牧野說道:“能怎么看?那支民間團隊應該和王二麻子有關,彩衣三叔得到了這方面的消息,但應該不能百分百確定。”

  白牧野說著,看了一眼眾人:“其實就算確定,也不可能把那支隊伍怎么樣,畢竟他們又沒做什么壞事。”

  白牧野停頓一下:“至少現在沒做。”

  “不會吧?”單谷瞪大眼睛:“一個城北的咳咳”

  他看了一眼光哥,“一個城北的惡勢力頭頭,怎么可能參與到這種事情上來?”

  “怎么就不可能?你別忘了,這種比賽,同樣是一種特別難得的歷練機會。”姬彩衣說著,滿臉諷刺的冷笑:“那位麻爺,不是很愛惜人才嗎?”

  光哥在一旁苦笑起來。

  麻爺當然愛惜人才,為了挖走他身邊那個兄弟,寧可暫時放過小郭!

  這時候,坐在那的郭姐突然抬頭,猶豫著看向幾人。

  “郭姐,你怎么了?”姬彩衣關切問道。

  “不用怕。”單谷說道。

  “不是,我是有件事想告訴你們。”郭姐說著,停頓了一下,臉色有點微紅:“那支民間團隊,的確和那個惡人有關。至少有一個是跟他有關的。”

  “啊?”眾人微微一怔。

  就連光哥都有點懵的樣子,心說這種事兒你怎么可能知道?

  郭姐道:“那支隊伍里面,就有我的前男友。”

  眾人徹底呆住,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郭姐。

  光哥忍不住問道:“真的?”

  郭姐點點頭:“當年他離開我,投靠了那個惡人,曾說過,那人能改變他的命運。如果跟我在一起,卻是連自己女朋友都保護不了。他還說,總有一天,他會揚名立萬,然后”

  “然后回來娶你?”姬彩衣問道。

  “然后找比我漂亮百倍溫柔百倍賢惠百倍的更好女人。”郭姐面無表情地淡淡說道。

  “畜生!”光哥忍不住大罵。

  “草!”單谷一腳將一個本來就壞了的椅子踢得粉碎:“人渣!”

  的確是個人渣!

  徹頭徹尾的一個垃圾人。

  “那人叫什么?”白牧野問道。

  郭姐搖搖頭:“算了,都過去了,我現在跟他沒有任何關系。”

  司音在一旁輕聲說道:“姐,現在不是你和他有沒有關系的問題,現在是那些人要從各個方面,全方位報復我們。半決賽開始前砸爛我們的店,不但是一個嚴厲的警告和報復,更是試圖影響我們的情緒,想讓我們吃敗仗。”

  眾人一起看向司音。

  司音紅著臉往后縮了縮身子,弱弱地道:“我,我說的不對嗎?”

  “沒事,你說的對,說的很好。”姬彩衣習慣性揉了揉她的頭發。

  郭姐這才恍然,她并不笨,只是這方面的經驗實在是太少了。

  “那人叫孫壯志。”郭姐道:“是一個弓箭手。”

  單谷瞇著眼睛:“弓箭手?嘿,有點意思。”

  “我能說兩句嗎?”光哥在一旁說道。

  “說啊,都自己人。”單谷道。

  光哥眼里閃過一抹感動,說道:“王二麻子扶植這樣一支團隊,肯定不僅僅是用他們來打比賽的,所以不但要小心他們在虛擬世界做什么,更要小心現實中的他們。”

  “對,所以彩衣三叔才會提醒我們小心。”劉志遠一旁說道。

  白牧野想了想,說道:“我多帶幾種符。”

  劉志遠琢磨了一下,點點頭:“也行,帶著吧,畢竟咱們的整體境界弱于對方。”

  單谷一旁說道:“大家也不用特別擔心,咱們那么多次副本歷練,很多地形都經歷過。像百花杯這種比賽,未必會有太復雜的地形出現。”

  “還是要小心為上。”劉志遠說道。

  姬彩衣隨后招來自家的人,帶著光哥和郭姐等一群人暫時離開米線店,找個安全的地方先安置下來。

  剛剛開業不到一天的店,就這樣關了。

  外面不少路過的人都議論紛紛。

  五個少年站在店外,眼看著店鋪閘門放下,沉默著。

  眼里,都有火光閃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