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三章 司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來到外面,城衛軍已經趕到,司音的父母也都到了,并且又帶過來一群城衛軍。

  幾個人剛出來便被團團圍住,隨后一個穿著制式裝備的城衛軍隊長模樣的人走過來,一眼看見白牧野,擺擺手:“自己人。”

  一群人嘩啦一下讓開,不過看向光哥一群人的目光頗卻有些不善,感覺他們不像是好人。

  白牧野也認出了那個隊長,主動走上前說道:“是幫我們的。”

  那邊被城衛軍震懾得瑟瑟發抖的光哥一群人一臉感激的看著白牧野。

  沒想到這個曾經收拾過他們的符篆師不但認識城衛軍的人,居然還能替他們說話。

  “行,讓他們都走吧。”

  這個城衛軍隊長吩咐一句,隨后看向白牧野:“下面情況怎樣?”

  萬雄在一旁饒有興致地看著白牧野跟城衛軍隊長交涉,心里多少有點奇怪,如果跟城衛軍交涉的人是姬彩衣或者單谷、劉志遠,他都不會感到驚訝。

  他知道這些人家里跟城衛軍多多少少都有關系。

  但沒想到負責交涉的竟然是白牧野,而且看上去他們似乎之前就認識?

  白牧野先是對這個城衛軍隊長道了個歉:“抱歉,等下跟您說。”

  隨后走到光哥面前,低聲道:“城北你們待不下去了,一會你們先去米線店那等著,我很快就過去。”

  光哥有些意外的看著白牧野,鼻青臉腫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滑稽,但也挺讓人敬佩。

  之前的事情不說,但他這次的舉動足以證明他就算干過點壞事兒,人應該也沒多壞。

  人性本身就是復雜的,不到危難時刻,很難看清楚一個人的真實面目。

  光哥多少有些意外,面帶復雜的看了一眼白牧野,抿了抿嘴,然后用力點點頭,迅速帶領手下一群人撤了。

  那個小混混沖上去攙扶著自己老大,噓寒問暖,聲音漸遠。

  白牧野轉回頭,見那城衛軍隊長笑瞇瞇看著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來給您說說事件經過吧。”

  在講述事件經過的過程中,白牧野替光哥那群人也解釋了一下他們為什么出現在這里。

  同時也重點強調了萬雄在這次救援中起到的關鍵作用。

  城衛軍隊長點點頭:“行,你說的我信!”

  他就是之前擊殺黑幽靈的人,這個少年在那時候就給他留下過深刻印象。

  后來又看過白牧野很多場比賽,很喜歡小白這人。

  至于孫家也給城衛軍高層打過招呼這種事兒,只是加分項而已。

  就算沒有孫家的招呼,城衛軍內部絕大多數人對小白也都非常喜歡。

  這時候已經有城衛軍把地下那些人給拖了出來。

活著的死了的斷手斷腿的  死了的死不瞑目,活著的在那哀嚎。

  面對這群窮兇極惡之輩,城衛軍戰士可沒什么客氣可言。

  隨后有城衛軍過來匯報:“隊長,經過比對,這些人全都是黑榜上的,有個被割喉死掉的是最近幾年城北崛起的平哥,手上至少沾染十幾條人命。”

  說著忍不住輕笑:“這幫家伙向來狡猾得跟泥鰍似的,特別難抓,沒想到這次居然栽在這群孩子手上了。”

  城衛軍隊長點點頭,欣慰的笑了笑。對這群城市里面的蛀蟲,他們也都十分痛恨。

  他拍拍白牧野肩膀:“小伙子,第二次了!你很可以,我看好你!”

  白牧野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沒做什么,都沒出手,是他們的功勞。”

  城衛軍隊長笑道:“敢來就很厲害!”

  說著走到萬雄面前,打量一眼,微微一笑:“萬雄,百花城的驕傲!”

  萬雄微笑:“不敢當。”

  “做得不錯!是個真正的戰士了!”城衛軍隊長贊道。

  “您過獎了。”萬雄眼角余光瞥見姬彩衣站在劉志遠身旁,心下黯然,真正的戰士又能怎么樣?不也得不到心愛女孩的欣賞?

  隨后這群城衛軍迅速帶著這八個有死有活的人離開這里。

  姬彩衣帶著郭姐上了自己的商務車,司音父母都在那里。

  看見姬彩衣,司音的父親猶豫一下,還是忍不住說道:“彩衣呀你看,你跟司音呢,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你就像她親姐姐一樣照顧她”

她話沒說  完,便被司音母親給打斷:“行了你,沒事的話你先走吧,這里不需要你了。”

  司音的父親:“”

  姬彩衣卻微微一笑,沖著司音母親甜甜一笑:“三姨,沒事兒,我跟三姨夫說兩句。”

  司音母親這位一看氣場就很強大的職場女性對姬彩衣點點頭:“行,說吧。”

  白牧野:???

  三姨?三姨夫?

  這么叫這是親戚?

  單谷湊到白牧野身旁,低聲解釋道:“司音的媽媽,是彩衣媽媽的表妹。”

  表親?那豈不是說,司音和彩衣也是表姐妹?

  “一直沒聽她們說過。”白牧野說道。

  單谷解釋道:“她們倆都不希望宣傳這層關系。彩衣是不想讓司音有壓力;司音則是怕給彩衣添麻煩”

  白牧野搖搖頭,看向姬彩衣那邊。

  姬彩衣邁著兩條大長腿,來到司音父親面前,微笑著招呼道:“三姨夫,您剛才想和我說什么?是不是想說,我不該帶司音來這種地方?”

  司文山有點無奈的嘆了口氣,看看一旁冷著臉的老婆,又看看司音,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您打算這樣壓制她到什么時候?”姬彩衣問道。

  “原因你明白的。”司文山無奈的道:“你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等有能力那天,我真的很擔心她已經徹底廢掉了。”

  姬彩衣看著司文山:“您可能不知道,剛剛在下面,萬雄學長幾乎一個人就解決了戰斗。”

  其實真正解決戰斗的人是單谷,但一錘定音的人,卻是萬雄。

  如果沒有萬雄那氣勢驚人的一記炎月斬,斬落平哥一條胳膊地同時也震懾了其他人的心神,單谷也未必有那個機會輕易射中其他人。

  姬彩衣說道:“他也才十九歲!”

  “但你們根本沒必要這樣,你們可以有更加穩妥的人生。”司文山搖頭輕嘆:“你們還小”

  “三姨夫,首先我們不小了,即將成年。除了司音的確有點小,但也已經上高中了。另外,什么叫穩妥的人生?隨時可能出現次元生物的世界里有穩妥的人生嗎?”

  司文山有些無奈,也有些啞口無言。

  “她血液里的東西,是需要被釋放的,不是被壓制的。”姬彩衣淡淡說道:“如果說之前您擔心,那么現在,你自己身上都裝著保命符,更別說她了。您也看了那么多場比賽,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司音站在一旁,一雙大眼睛萌萌噠看著姬彩衣和自己的父親。

  他們說的每句話她都能理解,但組合在一起她卻突然有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司文山愛憐的看了一眼自己女兒,又看看冷著臉的妻子,目光最后停留在白牧野臉上。

  最后點了點頭:“好吧彩衣,你說的也有道理,我可以答應,但你一定要”

  “我一定保護好她!”姬彩衣的眸子里,閃爍著一種名為興奮的光芒。

  司音的父母走了。

  萬雄搭著他們的車離開了。

  正事兒辦完,再留在這里看人家吃狗糧也沒什么意思。

  表白過,也被拒絕過。

  感覺踏實了。

  高中生活也沒什么缺憾了。

  剩下五人團隊加上一個郭姐,乘坐著商務車,來到郭姐的米線店。

  光哥這群人果然一個不少的等候在這里。

  整整齊齊的坐在郭姐店鋪門口。

  看見商務車回來,光哥率先站起身,其他那些人也全都站起來。

  目光閃亮的看著白牧野這些人。

  隨后,沖著打開車門下來的姬彩衣一同彎腰:“大姐大!”

  姬彩衣被嚇了一跳,剛想怒目而視,但這些人一句大姐大叫得她心里像是有點什么東西復蘇了一樣。

  眉花眼笑的擺擺手,剛想說什么,卻見這群人沖著她身后方向再次一彎腰,齊聲道:“白少!”

  聲音驚天動地,那叫一個響亮。

  姬彩衣:“”

  白牧野:“”

  司音輕輕扯了扯姬彩衣的衣袖:“彩衣,給我說說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