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一章 見面就動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混混很想說一句想當年哥也曾經稱霸一條街無人敢惹,但面對這位小姑奶奶卻生不出那個勇氣來。

  只能弱弱的小聲道:“我就遠遠地跟著,不用擔心我,我知道怎么保護自己。”

  姬彩衣橫了他一眼:“誰擔心你?是怕你添亂!”

  小混混一縮脖,遠遠退開幾步。

  這時那邊傳來一陣凄厲的慘叫聲,接著響起一陣求饒聲音。

  “平哥,別這樣,我們真的沒惡意啊!”

  白牧野和姬彩衣都一下聽出來,是那位光哥的聲音。

  隨后那邊傳來一道冰冷聲音:“你當我傻?光子,我都懶得說你,你說你一慫貨,哪來勇氣跟到這里來的?實話告訴你,是麻爺看上了這女人。幾年前你跟麻爺求情,還記得那時候麻爺怎么跟你說的不?”

  “記……記得。”光哥在那邊弱弱的道:“可是……”

  “可是個屁呀!連個女人你都搞不定!你還有什么可說的?”那冰冷聲音帶著幾分嘲弄和戲謔:“所以光子,大家都是城北長大的,我也不想把你往絕路上趕。就你們這點歪瓜裂棗的人,還是老老實實守著你們那片地盤揀點垃圾賣吧。這女人,不是你能罩得住的。今天就到此為止,你們趕緊滾蛋。”

  “不是平哥,麻爺當年不是說了,她要肯跟我,就不再……”

  “現在說什么都晚啦,我又不瞎。別再廢話了。后面還有幾個小尾巴在那聽著呢,你趕緊滾蛋,并且把那幾條尾巴一并帶走。這件事,我就不跟麻爺說。你要是不上道,光子……你別怪兄弟不仗義。”

  被發現了?

  姬彩衣幾人面面相覷。

  萬雄微微皺眉,沉聲道:“走,會會這個什么平哥!”

  說著直接大步流星往前走去。

  劉志遠看了一天姬彩衣,低聲道:“不許沖動!”

  隨后又看了一眼白牧野,沒說什么,但那意思白牧野明白。

  真到關鍵時刻,也就沒必要隱藏什么了。

  單谷臉上,也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幾人跟著萬雄,朝前走去。

  司音坐在姬彩衣的商務車里,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外面貧窮落后的城北區,咬著嘴唇,心里面特別難受。

  我真是個沒用的人!

  從小就沒用。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別人給我處理好。

  學習是這樣,習武也是這樣。

  膽小如鼠!

  就連虛擬世界中的小惡魔,都是同伴們鼓勵很久才敢動手的。

  而且還嬌氣的很,手上割破一個小口都要偷偷哭半天。

  幾個同伴一直很寵她,也很照顧她,從未要求過她什么。

  這些她都懂。

  司音也恨自己為什么就不能勇敢一點?明明之前都已經下定了決心,想的非常好,可一到見真章的時候就忍不住想要退縮。

  這么多年,都已經退縮成習慣了!

  “我就是一個沒用的廢物。”

  司音忍不住落下淚來。

  這時候,她的通訊器突然響起。

  司音手忙腳亂擦干眼淚,聲音有些低落的接通了通訊器,里面傳來一道溫柔的聲音。

  “小音,你在哪呢?”

  “啊,媽,我,我在城北呢。”

  “城北?你去那干什么?哦,想起來了,又跟彩衣去吃米線了吧?媽媽不是跟你說過,那邊的食物不干凈,不要總去吃嗎?”那邊雖然在埋怨,但語氣特別溫柔。

  “媽,我是不是很沒用?”司音忍不住抽噎起來:“你們是不是覺得把我寵成一個廢物很有成就感?”

  “小音你怎么了?沒事吧?別怕,跟媽媽說,發生了什么?”溫柔的語氣變得有些焦急。

  “我問你問題呢,你回答我!”司音哽咽著道。

  “好好好,你別急,媽媽回答你。”那邊一副哄孩子口吻,“你怎么可能是廢物呢?你是天才少女啊!你文化課是頂級,你靈戰士也是頂級,其他方面你也很優秀呀!比如你的廚藝很好,像咱們這樣的家庭,都是一些嬌嬌女,可你不一樣呀,你不但廚藝好,而且還會自己照顧自己,花養的也很好,誰敢說我女兒……”

  “夠了,媽媽,別說了,您別再說了……”

  司音一邊抽噎,一邊斷斷續續說道:“我已經上了高中,可卻沒膽子沒勇氣跟同伴一起踏上擂臺,他們從不怪我;有人調戲我,我也不敢還嘴,只能默默忍受,他們發現了,幫我在虛擬世界狠狠教訓了那個人。”

  “可那人出來之后,卻差點殺了小白哥,而我卻連上去踢他兩下的膽子都沒有。”

  “嗚嗚……現在郭姐被綁架了,他們在下面救人,而我卻只能像個廢物一樣在上面等著。我心里面擔心焦急得要死卻什么都做不來。嗚嗚嗚……我不是廢物是什么?”

  司音忍不住大哭起來,通訊器那邊她媽媽估計有點懵,在家里一直乖巧的女兒居然隱藏了這么多心事。信息量這么大,一時半會讓她有些難以消化。

  關鍵是最后這件事——綁架、救人?

  我的天,我寶貝女兒到底在經歷什么?

  “小音,你別急,也別怕,你就在那里不要亂動,其他的事情咱們回頭說,我會馬上跟城衛軍聯系,派他們去那里幫你們救人!”

  通訊器那邊,一個容顏秀美妝容精致的職業女性聲音輕柔但面色焦急的說道:“你得聽媽媽話,千萬別亂跑……不不不,要是有人出來襲擊你,你馬上就走,聽見了嗎?你留在那里不會對其他人有任何幫助你明白嗎?”

  “嗚……”司音哭的更慘了,也不管她媽看不見,用力點頭:“我知道了。”

  這邊司音媽掛斷通訊器,立即聯系起自己的丈夫,溫柔聲音全然不見,怒氣沖沖的道:“姓司的,你們干的好事!拼命寵、拼命管,把你女兒束縛成一個廢物你滿意了?你閉嘴,聽我說,趕緊聯系城衛軍,我馬上去城北,你也去!我告訴你,我寶貝姑娘要是出點什么事兒,我跟你們一家老小拼命!”

  說著啪的一聲掛斷通訊器,直接出門,上了飛車一路朝城北飛馳。

  城北地下錯綜復雜,有些是很久以前留下的,還有很多是后人不斷挖掘的。

  如果是個外來者,哪怕是專業的工程師,初到這里,也絕對會迷路。

  好在距離對方不算很遠,萬雄手中拎著那把合金刀,腳下越走越快。

  只有在這種時候,這個十九歲的年輕人才像個真正的男人。

  一個真正的靈戰士!

  劉志遠拎著劍,一臉沉穩的跟在他身后,把姬彩衣所有能沖出去的路給封死。

  他是真怕姬彩衣待會見到對方的人會沖動。

  單谷不再話癆,手中弓上搭著八支箭,面色冷峻。

  白牧野手里抓著一把符,不僅僅是控制符。

  萬雄在前面低聲道:“見面就動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