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六章 不要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是一個有錢人咿呀咿呀呦”

  今天休息,晚上有一場百花杯的八進四淘汰賽,對手是挑釁他們那個斜劉海的我花開后百花殺隊。

  該做的準備早就已經做完,就等晚上的戰斗了。

  白天閑著沒事,白牧野再次進入了黑域。

  哼著走調的歌,從別墅房間里走出來,到車庫里面開上那輛古老的超跑,準備去城里購買材料。

  這時候旁邊于秀秀家的大門也打開了,于秀秀開著一輛火紅的跑車從院子里緩緩駛出。

  看見白牧野,微微一怔,隨后降下車窗。

  “小黑胖子!”

  白牧野:“”

  咱是黑點胖點,但你也沒必要一見面就提醒吧?

  這張普通人的臉有多難得我有多喜歡你不懂。

  所以我記得比你牢!

  瞥了于秀秀一眼,白牧野瞬間加速。

  車子如同離弦之箭,瞬間沖了出去。

  “小樣兒!”

  于秀秀撇撇嘴,也跟著加速。

  一紅一藍,兩輛車在寬敞筆直的平坦大路上極速行駛,相互飆著。

  進城的時候,白牧野降低了一點速度,身后火紅跑車追上來,于秀秀得意的沖白牧野伸了伸舌頭,然后再次加速,超了過去。

  白牧野來到一家很大的符篆用品商店的時候,見于秀秀那輛火紅跑車也停在門口。

  挺有緣分啊。

  白牧野下車來到店里,店鋪很冷清,里面沒有店員,除了一個于秀秀之外,就只有他。

  “你想追我?”于秀秀神識敏銳的感覺到身后有人進來,回過頭見是白牧野,看著他問道。

  “不想。”

  白牧野心道,從小都是你追我,我什么時候追過你?想多了吧你!

  “哼!”于秀秀哼了一聲,懶得理他,繼續挑選起來。

  她這三天打了四場比賽,除了第一場準備不夠充分,被一個可怕的強悍盾戰給擊敗之外。剩下三場,全部獲勝。

  進來之前,有人給她準備了一點符篆用品,四場比賽之后,早已經消耗一空。

  還好賺了一百五十萬黑域幣,應該可以買到不少符篆材料了。

  于秀秀下意識瞥了一眼白牧野,發現那個小黑胖子似乎真的在挑選符篆用品。

  心下有些好奇,忍不住問道:“喂,小黑胖子”

  白牧野有點無奈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從上到下瞄了瞄她。

  亭亭玉立身材窈窕,大長發披肩長腿,瓜子臉皮膚白,挺漂亮一姑娘。

至于缺點嘛  白牧野微微一笑:“小籠包,叫我干啥?”

  于秀秀:???

  隨即她反應過來,怒視著白牧野:“你你混蛋!”

  符都差點掏出來扔白牧野臉上。

  “所以呢,人與人之間,要學會相互尊重,對吧?”白牧野沖著于秀秀呲牙一樂:“我叫大魔王,你可以叫我魔王哥哥。”

  我呸!

  就你那黑不溜秋的樣子,還魔王哥哥?

  “小黑胖子”

  “你要是再叫我小黑胖子,我就叫你小籠包。”

  “你是不是想打架?”

  “真的嗎?”

  白牧野眼睛一亮,六年多沒見了,他其實挺想知道于秀秀的水平到了一個怎樣的程度。

  不是說三仙島資源冠絕天下嗎?

  看看那群混蛋究竟在她身上下了多少血本。

  “注意,這里不是擂臺,打架造成的損失,一律十倍賠償。”

  一道冰冷電子音響起。

  白牧野:“”

  于秀秀:“”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這要是有錢,先交它十次八次的,連這小黑胖子一起打扁!

  于秀秀咬牙切齒盯著白牧野看了半天,才怒氣沖沖的道:“我不叫你小黑胖子了,你也不許那么叫我!”

  “好,你只要不那么叫我,我就不叫你小籠包。”白牧野道。

  該死的家伙,還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

  于秀秀暗自磨牙,然后笑瞇瞇的道:“我叫于秀秀,這是我的真名!”

  “嗯,我叫大魔王,這是假名,真名不能告訴你。”白牧野淡定的道。

  于秀秀氣結,怒視著白牧野,覺得自己吃虧了,早知道就不告訴這個該死的小黑胖子!

  “不要讓我在擂臺上見到你哦!”于秀秀忍著怒氣,看著白牧野說道。

  “我們可以約一下嘛。”白牧野笑道。

“不約!”于秀秀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不再搭理他,迅  速的挑選好所需的符篆用品之后,逃離了這里。

  再在這里待一會兒,她怕忍不住掏出符砸這個家伙。

  打架沒什么,但她怕賠償。

  沒錢,賠不起。

  白牧野看著于秀秀挑選的那些符篆,暗自點了點頭,跟記憶中的一些信息對上了。

  她當年就說過要成為一個水系的符篆師。

  剛剛買的那些材料,也全都是水系符篆師所需。

  白牧野東挑西選,要是于秀秀在這兒,肯定認為他在胡鬧。

  因為他選的東西太雜了!

  高中低檔,各個品類,什么玩意兒都有。

  就跟去甩賣市場買便宜貨似的——反正便宜,買不了吃虧也買不了上當。

  三百萬,眨眼間揮霍一空。

  白牧野愛死了這種揮金如土的感覺。

  把一大堆符篆材料搬到車上,卻意外的發現于秀秀并未離開,而是靠著她那輛紅色超跑,正在跟什么人通話。

  看神情,似乎還有些不耐煩。

  “我說過,我在這里做什么,我自己說了算!”

  “少拿你們那套洗腦的東西來惡心我,是,我會對島嶼忠誠,也會認真執行任務。但你聽好,我忠誠的是那座島的島訓不是你們!”

  這時候,于秀秀看見白牧野,瞥了他一眼,迅速鉆進車里,開著車子揚長而去。

  白牧野微微皺眉,看起來,自己這位昔日的朋友,如今過得也沒有那么如意啊!

  聽起來應該是島上的人想要讓她更聽話一點,而她卻并沒有那么聽話。

  三仙島的洗腦能力一直以來不都很強嗎?

  他卻不知道,這會兒通訊器那頭的人,差點沒把被于秀秀掛斷的通訊器給摔了,正一臉狂怒的罵他呢。

  “都怪那個該死的叛徒!若不是他帶頭,這批人怎么可能那么難管?他怎么就不死呢?”

  白牧野聽不到也感覺不到,畢竟罵他的人不是神,做不到言出法隨。

  所以他除了有點擔心于秀秀之外,并沒有任何感覺,開著車回到住處,將一大堆符篆用品搬回去。

  一頭扎進符篆的海洋中,自在遨游起來。

  這,才是他的世界!

  一直到下午,白牧野幾乎耗盡了全部精神力,這才罷休。

  看一眼這大半天的成果,小黑胖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些符篆,省著點用,大概可以支撐他打到青銅了。

  從黑鐵到青銅需要三十場勝利,失敗不會掉級。

  青銅到白眼需要五十場勝利,若失敗會減掉一場。

  在對手同樣是超級天才的情況下,幾乎沒有幾個人敢保證自己全勝晉級。

  白牧野雖然對自己有信心,但也不敢那么狂妄,認為自己就天下無敵了。

  擂臺上,靠的是真功夫硬實力,不是腦子里的幻想和盲目地自信。

  因為晚上有一場百花杯的比賽,白牧野稍作休息便選擇退出黑域。

  簡單吃了一點東西之后,驅車前往比賽中心。

  來到比賽中心,隊友當中只有司音來了,看見白牧野,司音臉上露出明媚笑容。

  “小白哥,你來啦!”

  白牧野笑著點點頭:“就你自己來了?”

  “嗯,就我自己,有些來早了。”司音微笑著說道。

  白牧野發現司音似乎情緒有些不高,雖然她極力掩飾。但這么長時間相處下來,他還是比較了解司音的。

  “你有心事?”白牧野問了一句。

  “沒有沒有,我能有什么心事,嘻嘻。”司音笑嘻嘻著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掃了一眼休息室里面的其他人。

  ‘我花開后百花殺’那支隊伍的人都已經到齊,之前挑釁過他們的斜劉海正一臉不屑的看著他。

  白牧野有些無語。

  馬上就要開始比賽了,有本事賽場見真章啊!

  那么大個人,幼稚不幼稚?

  弄出這樣一副表情除了讓人討厭之外,能嚇到誰?

  還好,白牧野在‘我花開后百花殺’隊伍其他人臉上,看見了一絲淡淡的尷尬。

  想必他們也覺得自己隊友挺幼稚的。

  白牧野看了一眼司音,突然問道:“是不是有人說你什么了?”

  “啊?沒,沒有的”司音有點慌亂的解釋道。

  “呵”斜劉海看著白牧野,語氣輕浮地道:“我說了,怎么著?”

  白牧野轉頭看向他。

  “剛剛我問了她一個小問題,問她有沒有男朋友,沒有的話呢介不介意有一個。”斜劉海用手撩了一下擋住眼睛的頭發,有些不屑的看著白牧野:“和你有關系嗎?”

  白牧野微微皺眉:“你很不要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