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八章 我是你叔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老頭子沉默了一下:“有些事情,知道的太早、太多,其實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

  “你這是廢話。”白牧野看了老頭子一眼。

  “這原本不是廢話,不過現在的確是廢話了。”老頭子嘆了口氣。

  “那就從頭慢慢說吧。”白牧野看著老頭子,

  “從頭?”老頭子一邊走,一邊說道:“那說來話可就長了。”

  “沒事兒,我有時間聽。”白牧野說道。

  老頭子走到別墅回廊下面,在長椅上坐下:“先從這黑域開始說吧。”

  白牧野沒反駁,反正今天好容易逮到老頭子,該問的一定要問個清楚明白。

  “你覺得,你的父母怎么樣?”老頭子坐下之后,隨口問了一句。

  白牧野:“”

  不是要從黑域開始說嗎?不過老頭子一向不著調,早都習慣了。

  他想了想:“我不知道。”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

  愛?他連他們的樣子都不知道,這么多年,他們也從來沒有半點音訊。甚至是死是活,他都不清楚。

  恨?不可能一點沒有,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該拋下他不管。

  人家的孩子都能承歡父母膝下,有健康快樂的童年,他的記憶里面,卻完全沒有與之相關的任何畫面。

  但也談不上有多恨。

  因為他現在過的挺好的。

  爸媽二字,一直到今天,對他來說不過就是一個名詞。

  沒有什么其他意義。

  但在內心深處,白牧野何嘗不想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誰?何嘗不想有一個機會可以當面問一句,為什么?

  但老頭子這么問他,他除了回答我不知道之外,還能說什么?

  老頭子看著白牧野,幽幽說道:“說黑域之前,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很多事情,和你想的并不一樣。你爸媽非常愛你。像天底下任何父母一樣,他們深愛著自己的孩子,也就是你。為了你,他們可以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白牧野沉默著坐在那里,看著眼前垂下來的一根葡萄藤,嫩綠的尖兒上還凝聚著一顆晶瑩的水珠,鮮活無比,看著特別有生氣。

  虛擬世界的技術,真是厲害!

  太真實了!

  “你一出生,就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甚至驚動了很多大人物的關注。”

  老頭子一臉感慨,看了看白牧野:“他們看到你之后,當場拍板,決定讓你進入三仙島。”

  “三仙島?”白牧野一挑眉梢,有些疑惑的看著老頭子。

  老頭子淡淡說道:“惡魔島。”

  “好像還是惡魔島好聽一點。”白牧野說道。

  他沒有那段記憶,但林子衿有!

  對林子衿來說,那座島,就是惡魔島。

  老頭子說道:“你父母當時都不同意這件事,沒有哪個父母愿意跟自己的骨肉分離。尤其那個時候,你才剛剛出生!”

  “真殘忍。”白牧野說道。

  老頭子瞥了他一眼:“但沒用,家族的長輩,以及那些被驚動的大人物們,一致決定下來的事情,你的爸媽也無力更改。”

  “那些長輩可真不是東西。”白牧野面帶微笑。

  老頭子沒理他,接著說道:“你爸媽鬧過,但結果,并未被改變,他們也受到了懲罰。”

  老頭子說的輕描淡寫,但白牧野的眼圈卻有些發紅。

  他很想說點什么,但卻什么都說不出來。心里很難過,堵得慌。

  “你被送入到三仙島,在那里接受培訓,學習各種知識。”老頭子看了一眼白牧野,“對了,既然黑域都重啟了,你的記憶,就沒必要封印著了。”

  說著,他從身上隨手摸出一張符來,啪的一下拍在白牧野身上。

  下一刻,白牧野感覺自己腦子里瞬間多出大量的信息。

  “哥哥你去哪呀?帶我去玩好不好?那些人好討厭,都不讓我去玩!”

  “哥哥我害怕!他們都好兇啊!”

  “哥哥,他們欺負我!”

  “別怕,哥幫你揍他們去!”

  “哥哥疼不疼?”

  “嘿,多大點事兒,子衿,哥跟你說,今天要不是草地太滑,我是不會輸的!”

  “嗯,哥哥最厲害了!”

  太多記憶,都是關于林子衿的。

  那個留著短發,粉妝玉琢的小女孩,從小就跟在他屁股后,天天哥哥哥哥的叫著,讓他帶著她去玩,跟他說各種心事,被欺負了也只能跑到他面前哭鼻子。

  他也會為了她,毫不猶豫的去跟那些同齡孩子打架。

  雖然輸多贏少,但卻從來沒慫過。

  從那時候起,他就一直是林子衿的英雄。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在島上學習和生活的記憶,被洗腦的記憶,跟同伴交朋友的記憶,痛恨島嶼沒有自由的記憶  有些記憶很清晰,仿佛就在昨天。

  有些變得模糊了,只有一些依稀的影子。

  最清晰的,是帶林子衿逃離那里的記憶!

  稍微一回憶,畫面便如同潮水般涌來。

  那是他從小到大,做過最瘋狂地事。

  在幾個好朋友的幫助下,帶著林子衿,逃出了那座島!

  “想起一些什么了嗎?”老頭子問道。

  白牧野沉默著點點頭。

“當時你逃出那座島,你爸媽在暗中做了太多事情。不然,你以為憑借你們幾個小屁孩一番好笑的謀劃就能成功?”老頭子搖搖頭  “你爸媽從未放棄過把你從那帶走,所以當時你帶著林子衿出逃,你爸爸高興得不行,仰天大笑,說這才是他的種!”

  白牧野嘴角微微往上翹了翹,但依然沒有說話。而是在默默回想,當年出逃的全部細節和過程,以及遇到老頭子的過程。

  那時候年幼,就算再怎么聰慧,但見識決定他的眼界和格局不會有多高。很多事情根本看不明白。

  現在回想起來,很多事的確可以跟老頭子的話相互印證。

  “那他們,為什么從來不見我?”白牧野問道。

  “他們當年被關在一處遠古遺跡里面,上面要求他們完成一項任務,那是一項特別艱難的任務。”老頭子嘆了口氣:“能完成那個任務的人不多,正常情況下,他們也完不成。”

  “所以,那算是對他們的懲罰?”白牧野問。

  老頭子點點頭:“是的。”

  “等他們最終九死一生從那處遠古遺跡里面出來,出色的完成任務之后,你爸媽第一個要求,就是要見你!”老頭子一臉唏噓:“但在那個時候,出現緊急事件,他們再次被派去執行任務,這一去,就是七八年”

  “所以我就像個人質?”白牧野問道。

  “那個時候,差不多吧。”老頭子點點頭。

  白牧野滿頭黑線,看著老頭子:“我到底生在一個什么家族?上面那些人是誰?”

  老頭子輕嘆:“我們家族沒有多顯赫,世人多半沒聽過。上面的人來自我們這種家族。”

  “三仙島上的資源,堪稱世間頂級!”

  老頭子看著白牧野:“那里走出來的人,無一不是這世間的頂級精英。他們隨便一句話,都可以造成巨大的影響。”

  “三仙島培養出的人,必須要為三仙島做事。”

  “他們還有一個規矩:不管是誰,叛島者,死。”

  “還真是霸道。”白牧野呵呵一笑。

  “所以你現在明白,你當年帶著林子衿從島上逃出來,是闖了多大的禍了吧?”老頭子說道。

  “林子衿跟我出身一樣?”白牧野問道。

  “對。”老頭子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復。

  “我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白牧野看著老頭子,“我一生下來,就被別人決定了命運,送到三仙島,成為這個勢力控制的一個可憐蟲?”

  老頭子點點頭。

  “如果當時我的家族高層拒絕,這件事就不會發生,對吧?”白牧野又問。

  “是我們的家族。”老頭子看著白牧野:“我是你叔爺!”

  “親的!”

  “我是你爸爸的親叔叔!”

  老頭子強調道。

  白牧野抬起頭,看著老頭子,小黑胖臉上漸漸的露出一絲笑容,然后問道:“那我親爺爺呢?在當時決定我命運的時候,他在干什么?”

  老頭子道:“他死了,他要是活著”

  老頭子搖搖頭,臉上露出一抹遺憾。

  白牧野嘆了口氣,沒有繼續追問這個,而是問道:“您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

  老頭子沉默半晌,點點頭:“對。”

  “然后,我爸媽抗爭過不,他們一直在抗爭,但沒什么用,他們被鎮壓了。第一次任務,第二次任務,其實都是想要支開他們,不讓他們把心思放在我這里。他們的任務九死一生。而我,我卻在那座島上,被那里的人人拼命灌輸,我們都是一群被拋棄的孤兒,是沒人管沒人要更沒人愛的可憐蟲,對吧?”

  白牧野的記憶中,是有這些內容的!

  他現在,已經想起來了。

  老頭子嘆了口氣,再次點點頭:“對。”

  “我們的家族里,真是有一群能人啊!”白牧野一臉微笑。

  老頭子嘴角微微抽搐,但卻無法反駁。

  “我帶著子衿從島上逃離的時候,我爸媽已經回來了?他們在暗中幫了我,對嗎?”白牧野再次問道。

  “對!準確的說,暗中幫你和子衿的人,是我,和林采薇!”老頭子淡淡說道。

  “之后發生了什么?”白牧野問道。

  “你出逃的過程中,三仙島上有人想要追殺你,被我跟林采薇聯手擋住。你爸媽聞訊趕來,直接殺上三仙島。他們差點把那座島給掀了!”老頭子看著白牧野:“你能想象那種畫面嗎?”

  白牧野搖搖頭,又點點頭,說道:“我想象不到那種畫面是什么樣的,但我感同身受。如果我最親近的人被追殺,我也會那么做,誰擋誰死!”

  “你爸媽當時幾乎是瘋狂狀態。如果不是最后時刻對方慫了,做出妥協,同意談判,那天會有無數人陪著你爸媽同歸于盡。”

  白牧野的兩只手,用力攥在一起。

  很難說心里是什么滋味,但隱隱的,卻有一股巨大的驕傲。

  那是我的爸媽。

  他們沒有不愛我。

  白牧野看著老頭子:“我還有一個疑問。”

  “你說。”老頭子伸出手,掐斷一根葡萄藤的尖兒,扔進嘴里嚼起來。

  “當時有人要帶走子衿,被她無意中聽到,然后跑來找我,我才決定帶著她一起逃出那里。我想知道,那是怎么回事?那么大的事情為什么會被一個小姑娘聽到?”

  “這”老頭子有些猶豫。

  “說說吧,別讓我揣著糊涂活著,是吧?”白牧野看著老頭子:“叔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