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七章 你唱歌要命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鵬一口氣說完一大段話,整個人都快憋得喘不過氣來,但依然沒能趕上比賽的速度。

  他說完之前,戰斗就已經結束了。

  直播間中的無數網友,一下子就炸了!

  這場比賽,可是有大把閑人拿著秒表在那掐著計時呢。

  真的就是一秒!

  單谷兩支箭,就跟平日訓練一樣,精準射進兩個人眼睛里;姬彩衣手中的刀刺進另一個人的嘴巴,看得無數人毛骨悚然,這個白富美女神是真兇啊!

  至于劉志遠,施展出風雷斬之后,將對方的胸甲斬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跡,但卻沒能真正將其斬開。臉上表情似乎有點遺憾,搖搖頭,退了回來。

  結局已經注定,沒必要補刀了。

  商學院隊,總成績兩負一平,已經被淘汰。

  “按照目前來看,除非有人能在開賽第一時間把小白秒掉,不然的話,這支隊伍簡直無解啊!”小鵬一臉感慨。

  董栗在一旁笑得很慈祥,如同一個善良的知心大哥哥:“鳥哥……”

  “我知道我知道,哥,董哥,回頭我就去看女裝!”小鵬一臉郁悶。

  已經有點服了。

  他不是鴨子,做不到被煮熟了嘴還那么硬。

  別看年紀不大,但小鵬解說過的比賽不計其數,眼界自然是有的。

  像一中這支高一隊伍,只要不遇到特別強力的對手,比如萬雄團隊那種,簡直就是所向披靡啊!

  就像是一個BUG,是無解的!

  關鍵小白的控符能力實在是太強了。

  四張白紙都能打出令人震撼的效果,硬生生將四個差不多武裝到牙齒的鋼鐵大塊頭給擊退。

  只要不瞎,誰看不出這個長得超級帥的家伙是個高手?

  雖說最后完成關鍵一擊的全部來自他的隊友,但說實話,如果沒有小白,今天這場戰斗的結果,真的很難預料。

  四個商學院的高大蠢雖然有些無厘頭的把自己包裝成鐵罐頭,但懂行的人都知道,這種手段,至少在這種級別的比賽中,是有一定可行性的!

  他們靈力普遍比劉志遠這群人要高,加上幾乎無法被破掉的防御,就算慢慢磨,也能把這場比賽磨贏了!

  大學生欺負高中生丟臉?不存在的!

  只要能贏,管他用什么手段?

  可惜,機關算盡,最后還是輸了。沒輸在戰力上,輸在了小白的符上。完全無話可說。

  “商學院慘遭淘汰,恭喜一中一班團隊成功晉級。讓我們看看另一場比賽,哦……這場也已經接近尾聲。這一屆的實力都不錯,姬氏珠寶隊……哎,有點可惜啊,拼到最后,一對二,無力回天……嗯,很頑強,拼搏到了最后,雖然輸了,但還是令人敬佩……讓我們再次恭喜百花一中高一團隊以及百花師范,在C組小組賽中脫穎而出,成功晉級!”

  董栗隨著切過去的鏡頭,解說了百花師范對姬氏珠寶這場比賽的一個尾巴。

  當白牧野這邊五個人回到休息室的時候,商學院那邊四個高大蠢也回來了。

  看得出,他們似乎依然想硬撐著那股霸氣不散,但蒼白的臉色和略微顫抖的腿還是出賣了他們。

  雖說比賽如戰斗。但在虛擬世界里,就算大家都說虛擬如現實,就算有百分之十的痛感,可它終究不是現實,只是大家用來磨礪戰斗技巧的地方。所以傷亡這種事還是很平常。

  傷還好,可死……真的沒有多少人能習慣。

  商學院這四個家伙,只能說他們作繭自縛,如果不把自己包裝成鐵罐頭,也不可能死的那么凄慘。

  如果劉志遠、姬彩衣和單谷的等級能再高一些,可以像萬雄那樣游刃有余,那么在比賽中,也就沒必要次次都將對手擊殺了。只需要讓對手失去戰力,比賽自然獲勝。

  但以他們目前的境界和戰力,只能全力以赴。

  因為稍有不慎,等對手緩過神來,倒霉的可能就是自己這一邊了。

  白牧野沒有在賽后嘲笑對手的習慣,見這四個人回來,還友好的沖他們點了點頭。

  四個高大蠢全都臉色蒼白的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識盯著白牧野的口袋,生怕他一沖動從口袋里再掏出一把符篆。

  因為到現在他們都不知道一開始擊中他們的是四張白紙!

  單谷雖然嘴賤,但看他們四個的慘樣,也沒心思繼續嘲弄他們。

  隨后百花師范和姬氏珠寶隊的人也紛紛從外面進來,從表情就能感受到悲喜兩重天。

  高大壯的小柔姐又眼圈紅紅的,看著可憐兮兮,白領麗人淼淼姐正輕聲細語的安慰著她,但淼淼自己眼圈也有些紅。

  輸掉比賽,終究沒辦法開心起來。

  但比賽就是這樣,有贏就有輸,再正常不過。

  姬氏珠寶隊這次雖然止步小組賽,但也起到了很大的宣傳作用。

  關鍵有姬彩衣這個小公主在,起到的宣傳作用更大。

  哪個解說在提及姬彩衣的時候,都會順嘴提一句她背后的姬氏財團,也算是一種默契的示好。

  商學院和姬氏珠寶隊被淘汰掉,沒在這里停留太久便直接離開了。

  剩下百花師范隊和一中高一隊,還在等待著D組那邊的比賽結果。

  二十分鐘后,D組那邊也終于傳來消息。

  D組排名第一的是一支民間團隊,沒有名字,三男一女,兩個盾戰,兩個弓箭手。

  這支隊伍實力不弱,其中兩個盾戰都是六級靈戰士,兩個弓箭手一個六級一個五級。

  這對百花師范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除非他們能在接下來這兩天瞬間提升,否則的話,他們恐怕就要止步在十六強了。

  師范這邊幾個人雖然有些沮喪,但也還算樂觀。

  畢竟年齡、境界都不如人,輸了也沒什么可丟人的。

  D組排名第二的,是一支大學生團隊,來自百花大學,兩男兩女,兩個男生一個盾戰一個敏戰,兩個女生一個刺客一個弓箭手。

  團隊的配置不錯,境界也不差,兩個六級兩個五級。

  對白牧野這邊來說,百花大學這支團隊,算是他們百花杯開賽以來,遇到的最強勁地一支隊伍了。

  跟百花師范互助好運之后,白牧野一群人離開了比賽中心。

  “難得輕松,咱們找個地方聚聚吧。”姬彩衣提議道。

  “好呀好呀!”單谷第一個跳出來響應。

  “我都行,反正和你們在一起,我家人很放心。”司音輕聲說道。

  “我沒意見。”劉志遠點點頭。

  “那就走唄。”大家都沒意見,白牧野就算想回家學習也不好意思說。

  “那我定地方了。”姬彩衣看了一眼眾人,很快定了一個地方,隨后將車子設定好自動行駛,朝著目的駛去。

  無人駕駛的商務車平穩的穿梭在摩天大樓之間。

  車里,白牧野看著姬彩衣:“問你三叔了?”

  姬彩衣豎起一根手指在唇邊:“噓!”

  “噓什么噓?你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單谷一臉狐疑的看著姬彩衣,然后目光在姬彩衣白牧野和劉志遠三人身上掃來掃去。

  劉志遠一臉淡定,只是笑笑,他當然不會懷疑白牧野跟姬彩衣之間有什么。再說姬彩衣已經跟他說過,給白牧野精神力異果的事情。

  姬彩衣瞪了單谷一眼,然后說道:“其實也沒什么啦,昨天我帶小白去了一趟城北。”

  “吃米線!你們一定是去郭姐那里吃米線去了!居然不叫我們!太過分了!”單谷頓時瞪大眼睛,一臉哀怨的看著姬彩衣大呼小叫起來:“你變了,你不再是從前的……”

  “一邊去。”姬彩衣按著單谷灰白交加的頭發,把他推到一邊,然后說道:“順便跟小白打了一群壞人。”

  “打壞人都不叫我們……”單谷想把頭轉過來,又被姬彩衣推到一旁。

  姬彩衣嘆了口氣:“只是打了一群沒那么壞的普通小混混,而真正的幕后黑手……我們連影都沒見到。”

  她說著,看了一眼白牧野,嘆了口氣,道:“小白,我問我三叔了,他說的確是有王二麻子這么一個人。可是他不讓我再查這個人,說他是一個兇狠殘暴又十分狡猾的家伙。而且他的勢力……似乎不僅僅只在城北區。”

  單谷倒吸一口涼氣,看著姬彩衣:“你們到底招惹了一群什么人啊?”

  姬彩衣看他一眼:“沒招惹,只是想打掉這群人,他們壞事做盡,天理難容!”

  劉志遠輕輕嘆了口氣,看著白牧野問道:“昨天沒事吧?”

  白牧野搖搖頭:“沒事,別擔心。”

  劉志遠看著姬彩衣,說道:“這件事別參合了,那群人如果自己作死自然有人收拾他們。這種事不是我們能管的。”

  姬彩衣雖然心里不太痛快,但也知道劉志遠說得沒毛病,點點頭:“放心吧,我不會再參與了。”

  隨后車子開到一個很幽靜的私人會所,姬彩衣一邊下車一邊對白牧野道:“這是自家的地方,比較安靜,適合我們聚會,你應該會喜歡。”

  白牧野四處看了一眼,發現這里人很少,基本上都是一些會所的工作人員。

  看見他雖然也會愣一下神,但很快就會恢復正常,不至于很失禮的一直盯著他臉看。

  “嗯,挺好的,我喜歡這里。”白牧野點點頭。

  其他幾個人都對這里很熟悉,進來之后,直接進了一個很大的包房。

  包房裝飾得充滿祖龍風格,奢華內斂,古色古香。

  房間很大,里面不但可以用餐,也可以唱歌。

  “這是小白來到咱們團隊以來的第一次聚會,明后天又是休息日,所以今天大家都玩個盡興!”姬彩衣說道。

  “對,待會兒咱們好好喝點!”單谷往沙發上一躺,懶洋洋的說道:“自從上了高中,都好久沒這么放松過了。”

  司音道:“你們喝酒,我喝飲料就好。”

  “我也喝飲料吧。”白牧野舉手。

  單谷鄙夷的看了一眼白牧野:“那可不行,人家司音是妹子,你難道也是妹子?咱們喝完酒之后唱歌,玩個痛快!”

  “不喝酒的話,當一會兒妹子也行。”白牧野道。

  “喂,小白,你有點節操啊!”姬彩衣看了白牧野一眼,笑吟吟說道:“還不知道你酒量呢,也沒聽過你唱歌。”

  “知道之后,你們會后悔的。”白牧野一臉認真。

  “扯!長那么好看不會唱歌?騙誰呢?”單谷一臉鄙夷。

  天真,長的好看跟唱歌好聽有必然聯系嗎?白牧野看了一眼單谷。

  兩個小時之后,單谷就知道自己錯了。

  這兩個小時小白是這么過的。

  一開始,酒菜上齊,白牧野拒絕無效,被逼著喝了一瓶啤酒。

  然后一口菜沒吃,就被扶到沙發上睡著了。

  一個半小時之后他被叫醒,單谷貼心的幫他選了一首特別經典的流行歌,也就是那種爛大街,誰都會唱那種,然后將一只麥克風塞到白牧野手里。

  僅僅過了兩分鐘,單谷就從白牧野手里搶回了麥克并且誠意十足的道歉。

  “哥,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逼你唱歌了。這讓你帶的我特么都忘了這首歌原本應該怎么唱了……人家唱歌要錢,哥你唱歌是要命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