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五章 風乍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前往紫云星的航路上,一艘不算太大,但非常豪華的星艦從遷躍點飛出,直奔幾億公里外的紫云星飛去。

  方芳和秦冉冉從沉睡中醒來,跑去餐廳吃東西。

  芳姐看著沒心沒肺在那吃東西的秦冉冉,忍不住又嘮叨起來。

  “你這丫頭,背著我瘋狂的加人家,丟不丟人?”

  “不丟。”秦冉冉一臉慵懶。

  “為什么那么做?”

  “生氣呀!他為什么拒絕我?”

  “白牧野就是那個街頭畫家吧?”芳姐突然問道。

  “開什么玩笑?當然不是他!”秦冉冉翻了個白眼。

  “那你現在怎么又不加了?”

  “突然就不生氣了,不想加了,沒興趣了,一個街頭小畫家而已。”

  秦冉冉腦海中閃過那張臉,忍不住笑了起來,心道臭小子,姐姐這也算是給你擋刀了吧?

  “隨你吧,反正不耽誤正事兒就行。”

  芳姐有點無奈,這一次秦冉冉弄出來的新聞可是不小,好在姬家那邊發力,把相關消息壓下去很多。

  饒是如此,網絡上依然有大量關于秦冉冉演唱會現場表白的新聞。

  最讓很多人接受不了的,是秦冉冉表白的對象,居然是飛仙的。

  秦冉冉是昏了頭還是瞎了眼?

  那種窮鄉僻壤能有什么出色的人?

  不過這些聲音對秦冉冉來說,都沒什么影響。

  這丫頭心大的很。

  她笑嘻嘻看著芳姐:“放心吧,肯定不會耽誤。”

  “這次感覺怎么樣?”

  “跟以往一樣……”秦冉冉嘴里含著吸管,滋溜滋溜的喝著果汁,然后說道:“收獲滿滿。”

  其實還有件事她沒說,在演唱會進行的過程中,她能明顯感覺到有人在現場修煉。鎖定對方之后,見是那個人,她什么都沒說。

  也不想跟芳姐說。

  “可惜那個白牧野身份有點不一般,不然真想強行把他簽過來。那么帥的少年,這么多年來第一次見到。”芳姐嘆了口氣,一臉遺憾。

  秦冉冉的心微微一動,抬起頭,有些茫然的看著芳姐:“身份不一般是什么意思?”

  “姬家和孫家都在護著他。”芳姐遙遙頭,嘆了口氣:“姬家還好說,影響力更多在商界,但孫家……背后是第七軍團,咱惹不起。”

  “哦。”秦冉冉心道,原來那臭小子是第七軍團的人,以后倒是有很多見面機會呢!

  不過,她是真不打算這個時候加他了。

  原本不過是好奇外加喜歡他的畫技,但現在……卻是有點敏感了。

  那家伙身上有秘密,她身上……同樣也有。

  雖然有點遺憾,但暫時還是算了吧。

  總不能因為自己一時的任性,給人家帶來無窮的麻煩。

  誰讓我是個超級善良的大美女呢!

  紫云星,縱橫山脈深處。

  一聲巨響,無數巨大的參天大樹直接被崩碎!

  土石崩飛,山巒塌陷。

  兩道身影速度全都快到不可思議。

  哪怕最頂級的攝像設備,也別想拍到兩人的動作軌跡。

  “林采薇,你是不是瘋了?你追我追到這里到底想干什么?跟我拼命嗎?”

  一道憤怒的聲音,帶著一絲痛苦,從其中一人口中傳出。

  剛剛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青年,身材頎長,長相英俊,穿著一身青色戰甲,手里拎著一把長劍。

  此刻青年左肩處的戰甲已經碎裂,有鮮血順著那里流淌出來。

  青年一臉怒色中帶著一絲淡淡的畏懼,看著對面風華絕代的女人。

  “林采薇,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是你三叔!”

  “呵呵,三叔?我沒有家人,你也少在我面前裝大輩。你可真好意思,七八十歲的人了,去刺殺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兒?臉呢?臉都不要了嗎?”

  林采薇剛剛一劍斬在對方肩頭,那股惡氣出了幾分,暫時停下手,美目含煞,冷冷看著對面青年。

  “他不是沒事嗎?”青年仿佛一肚子火氣,怒氣沖沖的道:“那小畜生身邊不知多少人在護著,我不是沒殺成嗎?”

  “呦,你還真想殺他?”林采薇似在調侃,但聲音卻極度冰冷。

  “他的存在,會壞了大事!六年前他就該死!”青年冷冷道。

  “他該死?你說一個十來歲的孩子該死?他干什么了?”林采薇眸光森冷,“你們還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啊!是不是只要不合你們心意的人,全都該死?”

  “這件事早有定論,沒什么好說的!”青年硬邦邦的道:“你今天到底想怎樣?”

  “有個屁的定論!我告訴你林越,你要再敢打他主意,動他一根汗毛,信不信我直接殺了你?”

  “林采薇,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姓什么?”青年一臉暴怒。

  “我姓什么和你無關,而且你也別以為除了我之外就沒人知道是你在暗中下手。林越,當年你就不長腦子,這么多年過去,你還是沒多大長進。就憑你……也敢去刺殺那個孩子?你慶幸吧,幸虧那孩子身邊有人護著,什么事兒都沒有。如果他真的出一點什么意外,別說你,就算那座島……都得被他爹娘給掀翻!你別以為人家去了天河就真回不來了!就算他們回不來,那孩子也不是你能碰的。”林采薇冷冷說道。

  林越也是一臉憤怒:“林采薇,你少唬我!當我是被嚇大的?還有,我是你三叔!你跟我說話客氣點,有點禮貌!”

  “我跟林家已經沒有任何關系,對你這種人用得著客氣?再說……”林采薇冷笑著,“就算我和林家沒有斷絕關系,你一個旁支出身的人見了我也得喊一聲小姐,三叔?從哪論的?你配嗎?”

  “你……”林越怒極。

  “少在那裝腔作勢!”林采薇呵斥道:“你別覺得自己跟皇族中某些人走得近一點身價就漲了,在我眼里,你依然什么都算不上!不罵你是條狗,你得感謝你這個姓氏!”

  “好,好……林采薇,你是真瘋了,什么事情你都敢參與……”林越咬牙切齒,眼珠子氣得通紅。

  林采薇忽然笑起來。

  “你笑什么?”林越問道。

  “提醒你一句,白勝回來了。”林采薇淡淡說道。

  林越嘴角劇烈的抽搐一下,沉聲道:“他回來怎樣?我還怕他不成?正因為他提前離開我才……是他先壞了規矩!”

  “違規?哪違規了?白勝是解封了他的記憶還是解封了他的精神力?他有違背當年的約定嗎?違規與否不是你站在這里空口白牙胡說八道就能給定性的!再說那座島上的人都還沒做什么呢,你反倒像個白癡一樣急吼吼地出手了。林家如果都像你一樣,早晚被人滅個干干凈凈。那樣也好,落個清凈!”林采薇說完,轉身就走。

  “林采薇!你這樣做是不會有好下場的!林子衿必須做王妃,也只能做王妃!”林越站在那,用手捂著左肩的傷口,一臉憤怒的沖著林采薇的背影怒吼。

  林采薇腳步停下,回轉身,一臉不屑的看著林越:“王妃?我呸!姑奶奶當年說不做就不做,我的侄孫女,同樣想不做就不做!”

  “你別忘了你是林家的人!”

  “我不是!”

  “林子衿呢?”

  “呵呵,她到今天都以為自己是可憐的小孤兒呢,所以她也不是!”

  “這不是你說了算的事情!”

  “她用林家一毛錢的資源了?林家給過她半點幫助了?當年出了事,一個個除了縮起頭來當烏龜,還有什么其他作為嗎?”

  “林采薇,你說話別那么惡毒,皇族……”

  “皇族怎么了?皇族什么時候霸道到這種地步了?還是因為你們這群渣滓拿著雞毛當令箭?對外不行,坑自己家人倒是一個頂倆!少在那惡心人了!還有,最后告訴你一件事,黑域重啟了。”

  “你說什么?”林越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

  “所以,收起你們那些惡心人的齷齪心思,黑域重啟,意味著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那孩子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上面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他要真出點什么意外,莫說是你這種小人物,就算你背后那些人,同樣會跟著倒大霉!一群認不清形勢的東西!回去告訴你背后的人,想娶林子衿?行啊,讓他們自己來追!想要強求?就別怪我翻臉!姑奶奶當年能翻一次,現在還能再翻一次!大不了魚死網破,看是你們這群渣滓有決心,還是姑奶奶我有勇氣!”

  林采薇說完,身形化作一道光芒,剎那消失在縱橫山脈中。

  “瘋了,都瘋了!螳臂當車……你們哪來的勇氣?該死……啊啊啊啊,該死!”林越肩膀流淌處的血越來越多,忍不住仰天怒吼:“一群該死的東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