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一章 給你補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所以你的意思是,董老師或許是了解到一些什么,才對穆錫態度有所轉變?”

  “應該是這樣吧。”白牧野點點頭。

  姬彩衣看了一眼坐在副駕上的白牧野,說道:“那我也不喜歡他。”

  可能覺得自動駕駛不太過癮,姬彩衣將車調成手工駕駛,不斷往百花城城北開去:“狂妄、目中無人、不會說話、不會做人。情商低到令人發指。這種人就算不壞,也不招人喜歡。”

  “說得好像我喜歡他一樣。”白牧野微笑著說了一句。

  “所以你說起這個,是想?”姬彩衣偏頭看了白牧野一眼。

  “想打進決賽,然后揍他一頓出出氣。”白牧野說道:“老師怎么看他,那是老師的事兒,跟我們無關。”

  姬彩衣有些奇怪的看了白牧野一眼。

  “很奇怪么?他從開學就跟我不對付,冷嘲熱諷的,誰愿一聽啊?早想光明正大地揍他一頓。”

  姬彩衣手一抖,車子輕輕一晃,跟另一輛飛車擦身而過。

  “好好開車。”白牧野提醒一句,然后說道:“單谷也一直有心結。”

  “就知道是因為這個,但這件事,我覺得你還是別插手。等回頭在比賽中遇到他們,讓他跟單谷一對一打一場就什么事都沒有了。”

  “那我呢?”

  “你怎么?”

  “我也想揍他呀。”

  “你說的跟真的似的,當我不知道你挺善良的?”

  “善良又不是智障。”

  “這么說吧,回頭咱們真能打進決賽,遇到他們,一對一沒問題,萬雄不會說什么。但加上你,你覺得他們會答應?也會顯得咱們欺負人吧?”

  “唉,那我只能等下次了。”白牧野嘆了口氣。

  姬彩衣瞥了他一眼,忽然笑起來:“小白,我覺得你沒那么小心眼,雖然咱們認識的時間不算久。但我覺得……我還是挺了解你的,你這人心胸挺寬廣,不喜歡穆錫是真的。但要說有多恨他……還真沒看出來。”

  姬彩衣笑著說道:“我甚至有種感覺,你似乎從沒把他放在眼里過,根本沒把他當回事。也許是我猜錯了,但這就是我的直覺。”

  “但單谷不一樣,我們從小在一起長大,我了解他。你別看他那人表面上嘻嘻哈哈,像個快樂的狗子……”

  這時候,姬彩衣已經把車開到百花城城北。

  這邊,是百花城的貧民區。

  幾乎見不到那種高聳入云的摩天大樓,更多是一些低矮破舊的老樓。

  綠化倒是不錯,郁郁蔥蔥的樹木遍布整個城區。

  給人一種靜謐的感覺。

  飛車降到街道上,古老的水泥路滿是修補過的痕跡,但也還算平整。

  路上行人和車輛不多,一些小孩子在路邊空曠的草地上踢著足球,歡聲笑語不斷順著姬彩衣降下來的車窗飄入。

  白牧野一臉新奇的看著這里的景象,這么多年,他還是第一次到這里。

  跟印象當中的貧民區有點不大一樣。

  姬彩衣目不轉睛的開著車繼續說道:“其實我們幾個人當中,單谷的心事是最重的。他家人從小對他的期望值就特別高,要求特別嚴格。所以他表面看上去大大咧咧,內心卻非常敏感,甚至多少有點脆弱。但他又很善良,嘴上咋呼的歡,心軟得很。所以這口氣,只要讓他出了,就沒事了。”

  “司音呢,就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從小被家里面保護的太好。以至于空有一身天賦,但卻不敢真正上場作戰。我們其實都清楚,司音需要鍛煉,甚至可能需要用一些事情去刺激她,她才會真正成長起來。但我們都舍不得。”

  姬彩衣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劉志遠,他的志向其實沒在靈戰士這條路上。”

  白牧野微微一怔:“他不會是想走仕途吧?”

  “哎?你挺聰明呀!”

  姬彩衣有些驚訝,然后說道:“他一直認為,如果能站在更高層面縱覽全局,起到的作用可能會比單純的做一個上陣殺敵的戰士更好些。”

  白牧野想了想,然后搖搖頭:“我不是很懂,不敢亂說。”

  姬彩衣笑起來,將車停在一棟破舊的老樓下。

  白牧野抬頭看了一眼,眼前是一間不大的店鋪,牌匾上寫著“彩云之南米線”,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姬彩衣。

  你穿越大半個城區開車帶我來這,就為了來吃米線?

  “郭姐,三碗肉醬米線!”

  姬彩衣一進屋,便大聲喊道。

  然后一副主人的樣子,招呼白牧野坐下。

  店鋪里擺放著十幾張桌子,原木色的木桌木椅擦拭得非常干凈。給人一種舒適的感覺。

  距離晚飯時間還早,所以此時也沒有其他客人。

  白牧野一邊坐下一邊說道:“咱們就倆人,你要三碗?”

  姬彩衣微微一怔,隨即有點不好意思的一拍腦門:“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把你給忘了,習慣了……郭姐,再來三碗!”

  白牧野:“???”

  靈戰士比普通人能吃,這是毋庸置疑的。

  但吃的都是些補充體力的營養餐食。

  米線……不算吧?

  “知道了!”里面傳來一聲溫柔的回答。

  過了一會,一個漂亮的年輕少婦從后廚走出,手里端著一個大托盤,里面放著六大碗米線,笑瞇瞇走過來。

  看見白牧野,眼睛亮亮的,說道:“哎呀,長的可真好看!”

  姬彩衣輕笑:“郭姐,動心不?”

  年輕少婦咯咯笑了幾聲,然后點點頭:“長那么好看,肯定動心啊!我要是有個這么漂亮的弟弟,得開心死了!”

  這時米線的香味飄散出來。

  白牧野聞了聞。

  真香!

  所以,它是否有資格成為補充體力的營養餐,誰在乎呢,好吃才最重要。

  六碗肉醬米線,米線香軟Q彈,肉醬味道無比鮮美。

  兩人也不說話,埋頭苦吃。

  半個小時后,桌上放著六個空碗。

  姬彩衣直起腰,摸了摸平坦的小肚子,順著桌上紙盒抽出一張餐巾紙,一邊擦嘴,一邊看著白牧野:“好吃不?”

  白牧野也抽出一張,擦完嘴,點點頭:“好吃!”

  姬彩衣笑道:“這地方是我三叔告訴我的,他在城衛軍任職,對這百花城的邊邊角角熟悉的很。我第一次來就喜歡上這里,平時吃飯總是那么多人盯著,也不好意思吃太多,你都不知道,其實每次都吃不飽,餓得不行!”

  “這種純粹人工制作出來的食物,的確不一樣。”白牧野點點頭,表示認同。

  其實科技發展到今天,絕大多數事情都可以交給人工智能來完成。

  比如大漂亮,就是一個合格的小廚娘。

  當然,往菜和包子里放蔥的時候不是。

  “對了小白,你會做飯不?”姬彩衣問道。

  “不會。”白牧野搖頭。

“你一個孤……單的狗子,居然不會做飯?”姬彩衣被自己的話絆了個跟頭,好在反應快,覺得  自己很機靈。

  白牧野:您就跟狗子過不去了是吧?

  再說孤兒就孤兒唄,我又沒在孤兒院長大,不缺愛,也沒那么敏感。

  另外,白牧野很想告訴姬彩衣:他也不是孤單的狗子!

  他是有小媳婦的人!

  想想還是算了,跟一只真正的單身狗秀恩愛,有點殘忍。

  “其實今天叫你過來,是有兩件事,一件事是這個……”

  姬彩衣說著,一個巴掌大,四四方方的小木盒像是憑空變出來的,放在白牧野面前。

  “這是?”白牧野微微一怔。

  “給你補補!”姬彩衣很隨意的說道。

  白牧野的手本來都已經碰到這個小木盒了,一聽這話,瞬間收回來。

  怔怔的看著姬彩衣,心說什么情況?

  我還是個孩子啊!

  姬彩衣看了白牧野一眼,嗔道:“你想什么呢?這是增長精神力的異果!”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定情信物。”白牧野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

  “呸!”

  姬彩衣瞪他一眼:“我們都清楚符篆的價錢,符篆師打比賽比靈戰士燒錢多了。”

  “比賽中你使用的符都不便宜,這錢也沒道理讓你一個人出。咱們現在還拿不到太好的比賽獎勵,也沒辦法給你補償,大家要是私下給你出錢買符篆用品你,你現在也未必愿意接受。”

  “所以我們就商量了一下,送你一枚可以永久增加精神力的異果,算是我們共同的一份心意。”

  “當我們一起送你的生日禮物!”

  白牧野:“我生日都過完了,五月六號!”

  “嗯嗯嗯,我記住了,你不用著重強調。”

  姬彩衣哭笑不得的看著白牧野,猶豫一下,說道:“再說你不是都看出來了?”

  “看出來什么?”白牧野一臉茫然。

  “我喜歡劉志遠啊,我也沒掩飾吧?”姬彩衣說著,臉有點紅。

  “你要不說,我還真不知道。”

  “你就裝吧!”姬彩衣紅著臉瞪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笑了笑,然后一臉認真的看著姬彩衣:“不開玩笑,這東西太貴重,我不能要。你們還不如平時送我點符篆材料了,我會欣然接受的。”

  “你真墨跡!”姬彩衣瞪了白牧野一眼,然后認真說道:“小白,雖然咱們認識的時間不久,但大家都喜歡你,早已經把你當成是團隊的一員!”

  “你也知道,我不缺錢。”

  “但這不是我能隨便接受貴重物品的理由啊。”白牧野說道。

  “我現在就告訴你理由啊,你聽著就行。”姬彩衣瞪著他。

  “呃,你說……”

  “我們都認你這個朋友,這是基礎。”

  “我們的團隊原本四個人,現在算上你,已經有五個人了!”

  “其實不是自夸,我們雖然看著不怎么起眼,境界也談不上有多高。但實際上,我們是一支很優秀的隊伍。哪怕司音不敢上陣跟人打架,但我依然覺得我們不錯!”

  這點白牧野是認同的,其實在歷練副本中對陣小惡魔的時候,司音的表現也是無可指摘的。

  暴力輸出的大蘿莉,無論戰力還是配合,都毫無問題。

  “如果我們想要快速提升,其實有很多辦法,但說實話,我們更想先打好基礎。”

  “這個對。”白牧野點頭。

  “我們之前的打算,是在高一下學期,一起提升一次,爭取在飛仙高中生聯賽拿到一個好成績。像萬雄他們一樣,得到參加帝國高中生聯賽的資格。然后在高二下學期,再進行一次提升!”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表情認真:“我們對帝國高中生聯賽,也是有想法的!”

  “原本司音那邊,存在著不小的問題,我們都把她當妹妹看,不舍得去刺激她成長。現在有你了,那個問題沒了。”

  姬彩衣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所以,無論是作為朋友,還是作為隊友,我們都希望你能變得更強大。”

  “其實我……”白牧野想說什么。

  姬彩衣擺擺手:“回頭你要帶著我們在各種大賽上走的更遠,還要在現實中……帶我們去攻略那些次元空間和遠古遺跡,大家都指望你呢,你必須變得更強大才行!”

  “其實吧……”

  “別推辭了,好嗎?就當我們是為了得到更好的名次!是為了名利行不?”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深吸一口氣,她覺得說服白牧野這個倔強的家伙,比說服她爸爸拿出一枚提升精神力的異果難度高多了!

  面對她爸,若是沒能在一分鐘內講通道理,她只需要眼睛一瞪,臉一板,連“給不給”都不用問,問題就解決了。

  被寵愛的永遠有肆無恐,就是這么霸氣。

  她想了想,說道:“劉志遠想上頂級名校,我們也想!”

  “所以小白,當我求你。”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我剛才不是說過,我們原本打算明年參加飛仙高中生聯賽之前提升么,但因為有你,我們決定最近就進行一次整體提升!而你,是我們整個計劃中最核心也最重要的一環!”

  “另外……”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如果我沒猜錯,萬雄他們那支團隊,很可能也會在近期進行一次整體提升,以應對明年春天的帝國高中生聯賽。如果真被我猜中,那么想要在決賽中擊敗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能問一下多少錢嗎?”

  “不知道,跟我爸要的,他說大概能提升十點左右,當然,也是因人而異,最少五點,最多十二點。”

  白牧野點點頭,心中大概有數了,打算回頭查一查價錢。

  “你爸知道你跟隊長的事兒?”

  “嗯。”

  “不反對?”

  “他為什么要反對?他覺得兩個小孩子之間能有什么愛情?要是真能一路走到最后,那他又有什么道理反對?所以管他什么身份地位?我喜歡就好!”見白牧野終于要被自己說服,姬彩衣恢復了霸氣一面。

  “既然你家不反對,那為什么……”

  “是劉志遠,他不想門不當戶不對的。”

  “他媽媽大族出身,嫁給他爸爸之后,跟娘家鬧得特別僵,幾乎沒了來往。”

  “所以他一直憋著一口氣,想要出人頭地!”

  姬彩衣沒有隱瞞什么,這些事,其實團隊中也就后加入的白牧野不知道。

  所以說萬雄喜歡姬彩衣,團隊里根本沒人當回事。

  就連劉志遠都從來沒把萬雄當成是情敵,甚至還多少有點同情他——

  一只可憐的單戀舔狗。

  白牧野點點頭:“我明白了,這個我收下。那么,第二件事是什么?”

  這時候,門突然被打開,傳來一道流里流氣的聲音:“好妹妹,哥哥我來啦,嘿嘿嘿……”

  姬彩衣瞬間柳眉倒豎,抓起桌上一只碗,頭也不回的朝著身后砸去。

  “第二件事……就是幫我教訓這群該死的王八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