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九章 兩連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們第一場比賽是平局。”姬彩衣提醒道。

  “我們贏了,排名小組第一。”單谷道。

  劉志遠表情平淡,保持著沉默。

  司音用眼神兇了一下對方,也不知他們能不能感受得到。

  垃圾話誰不會說?

  幾個人說完之后,笑瞇瞇的朝他們四個人走過去。

  四個壯漢一樣的家伙下意識的讓了一條道出來,然后看著幾個人往比賽室走去。

  還聽見那個一七五左右的家伙在那吐槽“商學院里怎么會有這種高大蠢的學生?”

  “他說我們是高大蠢!”一個相貌有點兇的男生皺眉。

  “我們是高大聰明!”另一個不怎么兇看著挺霸氣的男生一臉驕傲。

  “我感覺有點壓力,他們沒被嚇住。”臉上沒長痘痘的普丑男生說道。

  “不用怕,只要不浪,咱就能贏。”臉上長痘痘的普丑男生一臉認真。

  直播間里,小鵬和董栗將兩支隊伍的特點分析了一遍,最后得出一個結論,姬氏珠寶隊,可能真打不過白牧野他們這支隊伍。

  畢竟一個控制系符篆師的威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哪怕只有一秒鐘的時效,也足以令人感到畏懼。

  最重要的,是這些團隊,基本上都沒有過任何對陣符篆師的經驗!

  臨陣磨槍去尋找破解之道,究竟能有多大作用,很難說。

  董栗認真說道“大家都只看到小白精神力低,符篆時效只有一秒,但卻忽略了一件事,他的控符技術很高明!”

  小鵬道“不錯,從上一場比賽就能看出,他的符篆打出去,無比靈動,如同活物一般。僅這一手,就絕非一般的普通符篆學徒能比的,甚至很多初級符篆師都未必能做到。”

  董栗點點頭“一個合格的符篆師,不僅僅需要畫符、制符能力高。想要成為一個好的輔助,在隊伍中體現出自身的實力和價值,控符技術,是不可或缺的。”

  這時候,雙方選手都已經進入到虛擬擂臺中。

  小鵬有些驚訝的道“姬氏珠寶這邊排出了……一字長蛇陣?還散得那么開?這是為了躲避小白的符嗎?不過我怎么感覺這并不是個好主意啊?”

  董栗在一旁說道“這樣看似可以分散被集中打擊的危險,但實際上,卻陷入了容易被各個擊破的陷阱當中。而且他們可能有點小看小白的控符范圍了……哎,還是有些草率啊!”

  白牧野這邊,跟之前沒什么變化,依然是三一陣型,白牧野躲在劉志遠身后,手里面捏著幾張符。

  隨著比賽開始的提示音響起,劉志遠做出跟上一場比賽完全不同的選擇。

  率先沖了上去!

  接著是姬彩衣,跟在劉志遠身邊,兩個人直奔對面那身材高大壯碩的大壯……不,是小柔。

  小柔一手持著巨盾,一手拎著一把長刀,大喝一聲,朝著劉志遠就沖了上來。

  單谷一弓四箭,分別射向對方四人!

  嗖嗖嗖嗖!

  箭矢破空,發出凄厲聲響。

  白牧野這一次……并沒有在第一時間出符,而是在單谷射出那四支箭后,才拍出了四張控制符。

  控制符靈動如燕,分別飛向四個不同方位。

  小柔一個人面對姬彩衣和劉志遠,那邊的淼淼想要過來補位策應,但這時候,單谷的箭到了!

  真正的戰斗,瞬息萬變,一個電光石火間的念頭,都會隨時改變戰斗的方式和走向。

  境界需要修煉,戰斗……卻只能磨練!

  對方排出的一字長蛇陣,本想拉開距離,賭白牧野的控符范圍,卻不想給了對方完美的可乘之機。

  這種時候,再想重新聚合到一起,已經不可能了!

  一支射向淼淼的箭,被她一劍斬落,但緊隨其后的那張控制符……她卻沒能躲開。

  控制符在她身上炸開,淼淼頓時動不了了,眼中露出焦急之色。

  第五支箭,卻在這時候,毫不留情的穿過她的胸口。

  失去戰力,出局!

  白牧野另外那三張符,也不出預料的打在對方三人身上。

  避開了單谷的箭,沒辦法避開白牧野的符。

  而單谷剛射出那四支箭,本就是用來騷擾的!

  嗖嗖!

  第六、第七兩支箭,精準的射在那兩個男子的身上。

  失去戰力,出局!

  小柔眼中已是充滿恐懼。

  她剛一刀劈落單谷那支用來騷擾的箭,便被繞到她身側的控制符擊中。

  如同被點穴一般,不能動了。

  她瞬間眼淚汪汪的看著姬彩衣。

  屁的不怕死,看著特別爺們的小柔其實慫滴很。

  現實中手割破個口都要偷偷哭半天,膽子比司音大點有限。

  也就牛皮吹得響亮罷了。

  不了解她的人很容易被她的外表給唬住,但姬彩衣怎么可能不了解她?

  所以姬彩衣和劉志遠沖到她面前之后,誰都沒動手。

  靜靜等了她一秒鐘。

“你們真厲害!”小柔哭喪著臉,然后對姬彩衣  弱弱的說道“謝謝你啊衣衣。”

  姬彩衣微微一笑“不用客氣,希望你們下場比賽能贏。”

  直播間里,小鵬在嘆息“哎,我終于明白了,這屆百花杯,最大的黑馬,是這支高一隊伍啊!”

  董栗笑而不語。

  小鵬瞥了他一眼,忍不住問道“董哥,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一開始你就知道?”

  “知道什么?”董栗裝傻。

  “知道一中這支高一隊伍很強啊!”小鵬瞪大眼睛,差點連菊花殘都忘記偽裝。

  想起來后趕忙露出齜牙咧嘴的痛苦表情。

  光幕上的彈幕如雨,一群人都笑瘋了。

  畢竟幸災樂禍是沙雕網友的基本技能,要連這個都不會,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個沙雕。

  董栗笑呵呵的看著小鵬“小鳥哥,你還記得,我有個姐姐吧?”

  “你姐?”小鵬微微皺眉,片刻之后,突然間恍然大悟“我想起來了,我小時候見過她,很兇很嚇人……咳咳,內個,咱姐在一中當老師?”

  “是啊,你記不記得當年你還說過,想當我姐夫來著?”董栗笑嘻嘻的調侃道,絲毫不顧小鵬擠眉弄眼的求饒。

  小鵬用手捂臉“那時候我才八歲,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啊!咱姐肯定不會跟個孩子一般見識。”

  網上無數人這下終于明白為什么逢賭必輸董先生從一開始就敢拿那支隊伍開賭,感情真特么有內部消息啊!

  “黑幕!”

  “黑幕1!”

  “黑幕+666!”

  “求認識董哥的姐姐!”

  “董哥今年都三十好幾了吧,樓上確定要認識董哥的姐姐?”

  “只要有愛,年齡算個屁!”

  “呸,人家孩子可能都比你大!”

  雖然董栗親口承認,但小鵬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他看著董栗“咱姐教什么的?”

  “符篆啊,她是一中這些年唯一的符篆老師啊。”董栗理所應當的說道。

  “咱姐認為小白同學很有潛力?”小鵬忍不住追問了一句,不過隨后,他一拍自己腦門,道了句蠢。

  “我真傻,真的!”

  小鵬委屈巴巴對著鏡頭“人家是小白的老師,能不知道小白會畫控制符?能不知道小白控符也很優秀?人家能不把這些告訴自己的親弟弟?你說我怎么就忘了這茬了?”

  董栗一臉認真的面對著鏡頭“以后,請叫我,逢賭必贏……賭王董!”

  小鵬忍不住在一旁吐槽“才贏一次,要不要這么囂張?前八,前八才是真正的賭局!”

  “哈哈,你不提醒我都差點給忘了。”董栗微笑看著小鵬“人家小組鐵定出線,已經占據十六強的一席位置,到時候千萬別忘了女裝哦,哎對了,要不要推薦你一家古裝網店?那家店的衣服特別唯美,仙氣十足,保證你穿了一次還想穿第二次……”

  “不!拒絕廣告!這是直播間,不準打廣告!”小鵬一臉哀怨,夸張的大喊。

  至于光幕上的網友彈幕,早就成一片歡樂海洋了。

  白牧野這群人也非常歡樂。

  他們回到休息室的時候,商學院和百花師范的比賽還沒結束,但已經進入到尾聲了。

  百花師范技高一籌,幾乎是全面壓制著商學院那幾個壯漢再打。

  師院這一次總算打出了精彩的團隊配合,沒給商學院留任何機會,最終成功獲勝。

  各自兩場比賽之后,積分排名發生了變化。

  一中兩戰全勝,積六分排名第一;師院兩戰一勝一負,積三分排名第二;商學院和姬氏珠寶兩戰各自一平一負,都是積一分,排名墊底。

  如此一來,因為勝負關系,哪怕白牧野他們最后一場對陣商學院的比賽輸掉,也同樣會以小組第一的身份,晉級十六強。

  師院最后一場對陣姬氏珠寶,只要贏了,也會積六分,鐵定出線。

  但如果師院輸掉比賽,那么姬氏珠寶,理論上還是存在著晉級可能的!

  而商學院這邊,理論上同樣存在出線可能。

  最后一場面對一中,他們必須獲勝,而師院則必須輸掉比賽。這樣,他們就跟姬氏珠寶同樣積四分。

  但因為雙方第一場打平,勝負關系相同。

  屆時會有一場加賽,如果加賽還分不出勝負來,那么就需要專業裁判介入,通過雙方表現,進行打分。

  只是這種可能性并不大。

  得諸多巧合因素綜合到一起,才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c組的大休息室里面,四支隊伍的人全部回到這里。

  師院那邊的人看見白牧野等人,一臉親切,似乎忘了第一場比賽輸給這群高中生的不爽。

  兩個長腿女刺客,還專門過來打了個招呼。

  “小白同學,最后一場比賽加油哦!”

  商學院那邊四個高大蠢臉色都不怎么好看,一平一負,形勢堪憂。

  按理說他們不該在這種時候挑釁小組賽的最后一個對手。

  但這世上不按理出牌的人也多的是。

  臉上長痘的男生站在那邊,盯著白牧野這邊,一臉認真“最后一場,你們會被打爆!”

  單谷看了看對面那四個高大蠢,又看了看劉志遠和白牧野等人,嘀咕道“他們真是商學院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