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六章 我賭一中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道光幕投在漆黑的房間里。

  “你別鬧……”白牧野正說著,卻發現大漂亮放的是那道閃電驟降的畫面。

  大漂亮:┑( ̄Д ̄)┍

  進入青春期的少年思想開始不純潔了呦!

  白牧野專注的看著大漂亮放慢無數倍的畫面錄像。

  那道閃電,自幽深的高天深處亮起,向著體育館的舞臺劈下來。

  體育館上空城防級防御在那道閃電面前不堪一擊,直接被洞穿!

  整個防御如同被敲碎的雞蛋殼,迅速崩潰。

  這絕不是尋常閃電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這不是自然閃電。

  這是……狂雷符!

  接著,這道閃電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給抓住,又扔回天上。

  如果這是一個普通人的世界,那么大家看到的,不過是雷神皮一下——用閃電在天空比了個“V”字。

  看到這,白牧野心里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喃喃道:“那座島嗎?”

  大漂亮沒有做聲,這件事,她也不清楚。

  問題是,誰在保護他?

  真是老頭子那邊的人?

  想到孫恒和孫岳琳當時欲言又止的樣子,白牧野再次陷入沉思中。

  “如果是我的家人在暗中保護我,那有朝一日,我定要問問,為什么?”

  光幕漸暗,夜色里,白牧野睜著雙眼,低聲自語。

  白牧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在夢里,他再一次夢到了林子衿。

  只是不知為什么,這一次的夢境,跟以往的那些噩夢,完全不同。

  在夢里,八九歲的他,跟五六歲的林子衿并排坐在海邊一塊巨大礁石上。

  海浪拍打著礁石,傳來一陣陣嘩啦嘩啦聲響,風中彌漫著大海的味道。

  “哥哥,你想爸爸媽媽嗎?”

  “想,你呢?”

  “我也想,你說我們的爸爸媽媽,為什么不要我們了?”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吧?”

  “什么樣的難言之隱才會放棄自己的孩子呢?

  “我不知道。”

  兩個面朝大海的稚嫩孩童,看不到春暖花開,唯有滿腹心事,滿心悲傷。

  一早醒來,這個夢白牧野居然全部都記得,非常清晰,每一個細節都記得清清楚楚。

  仿佛那是真的曾經發生過的場景。

  白牧野發了會呆,起床洗漱。

  然后跑到健身室里開始瘋狂健身,一個小時之后出來,沖洗一番,穿好衣服,又將臥室收拾好,這才出門吃早餐。

  吃完早餐后,孫恒對白牧野說道:“讓你姐送你去上學。”

  “呃……”白牧野猶豫的時候,孫岳琳笑瞇瞇看著他:“走吧,小白,別遲到了!”

  您開車還能遲到?

  推不過的白牧野一臉不情愿的跟著孫岳琳來到車庫,看見那輛車,白牧野突然說道:“姐,讓我開唄?”

  “你?”孫岳琳想起當天白牧野開著那輛車揚長而去的場面,但心里面卻并不覺得自己會害怕。

  于是老司機玩味的看了一眼白牧野:“行,你開!”

  白牧野心里偷笑,大魔王,讓你也感受一下!

  十來分鐘后,白牧野把車停在百花藝校門口,孫岳琳臉色蒼白雙眼無神的坐在副駕,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那啥,姐,我上學去了啊,回頭替我謝謝叔叔。”白牧野笑嘻嘻的下了車,沖著車里面沒什么反應的孫岳琳揮揮手,迅速溜走。

  看你以后還帶我飆車不了!

  老司機?

  呵呵噠!

  一路上,很多人都一臉驚詫的看著白牧野。

  尤其那些女同學,一個個兩眼放光,像是要把他給生吞活剝了。

  白牧野這才發現,帽子跟口罩都沒戴!

  失策了!

  人生得意須收斂啊。

  進到班級之后,班上一群已經來了的同學正在議論著昨天晚上那場演唱會。

  “秦冉冉居然在演唱會上公開示愛,你們說誰那么幸運?居然能得到我們冉冉女神的青睞?”平日里還算穩的萬全喜一臉夸張,仿佛還帶著一絲痛苦:“我的心都要碎了!”

  “反正不是你。”李敏笑瞇瞇調侃了他一句,然后看見白牧野,眼睛一亮,道:“白帥哥,昨晚在演唱會的光幕上看見你了,現場很多女孩子都瘋狂了。”

  白牧野點點頭:“嗯,是啊。”

  李敏:“……”

  她有點茫然,這是正常的聊天模式嗎?按照程序你不是應該謙虛一下嗎小白老師?

  “你們說,昨天晚上那道閃電是怎么回事?我看了錄像回放,閃電還帶拐彎的?怎么像是被人抓住扔出去的?”孫聰聰一臉興奮的道:“而且那道閃電,我怎么看都不像是自然生成的!”

  “狂雷符。”坐在那邊的穆錫突然幽幽說了一句。

  班級里頓時一靜。

  早已自絕于人民,從不屑跟班級同學來往的穆錫居然會主動參與這種聊天?

  聰看了穆錫一眼,沒理他,接著說道:“昨天晚上出現在半空中那人是誰呀?你們知道不?那人好像很強大!”

  穆錫并未在意沒人理他,坐在自己位置上,低著頭,桌面上投影著關于昨晚的各種新聞。

  知道孫恒身份的單谷想說什么,被一旁的姬彩衣瞪了一眼,隨后低下頭,一臉憂傷。

  讓一個每天充滿表達欲的人閉嘴,真的很難受,寶寶不開心啊!

  白牧野回到座位上,單谷頓時湊過來,神神秘秘的問道:“白哥,你是不是某個超級大佬家的孩子?”

  白牧野:“???”

  “昨天晚上在現場,你這張臉引起那么大轟動,可今天一早,竟然沒有任何關于你的報道,除了少數個人拍攝的畫面之外,所有官方渠道,完全沒有關于你的影像!這個真有點厲害了啊。快說說,你怎么做到的?”

  白牧野想了想,覺得這件事十有八九是孫岳琳幫他壓下去的。心里多少有點后悔,早知道剛才就開慢點了。

  “我不知道,沒聽說,跟我沒關系。”白牧野搖頭。

  今天各大媒體的頭條幾乎都被一件事給占據了——秦冉冉演唱會上當場示愛!

  這么勁爆的新聞,哪怕芳姐這種人脈極廣的大經紀人也沒辦法徹底壓下去。

  既然壓不下去,就干脆讓它爆開吧!

  就當一次炒作好了。

  雖然秦冉冉從不用這種事情炒作。

  但這也沒辦法。

  事后芳姐再三追問,秦冉冉也沒有說出那個人是誰。

  她甚至沒有繼續加白牧野的好友。

  演唱會的最后,發生那種意外,她也需要一點時間來消化一下。

  那道閃電和最后孫恒的出場,更是消失在所有主流媒體當中。

  只有一些不明真相的自媒體在那自嗨,瞎幾把解讀,關注的人雖然不少,但大家都是看一個樂呵。

  基本都把它當成是演唱會的一個小插曲,天空出現閃電不正常嗎?有強者現場維持秩序不正常嗎?

  沒什么可關注的,還是多關注下秦冉冉的新戀情吧!

  世界已經如此多災多難,不麻木一點,大家怎么過活?

  這件事,就這樣被壓下去。

  也仗著孫家動作夠快,加上事情是發生在偏遠的飛仙。

  這要發生在紫云你試試?

  早就炸了!

  恐怕就算皇室的人出面,都未必能那么容易給壓下去。

  接下來這兩天,白牧野過的比較平靜。

  白天上課,晚上回家先下副本進行團隊訓練。

  退出虛擬世界之后,再到書房一點點解讀符篆師寶典,十二點前上床睡覺。

  這種日子才是白牧野最喜歡的,平靜而且充實。

  姚謙這兩天也沒有聯系他,估計是在家陪老婆呢。

  剛剛賺了一大筆不用交稅的錢,正不知怎么花,相信姚嫂一定會很開心的幫他這個忙。

  第二天放學之后,團隊中的眾人一起離開了學校,打了一輛商務飛車,前往比賽中心。

  他們小組賽第一場的對手,就是一個勁敵,來自百花師范的一群大四學長!

  在車上,劉志遠先開口說道:“經過這兩天的訓練,咱們已經確定了比賽方向,雖然不知道師院那邊會派出怎樣地陣容,但我們都按照之前約定好的方式去打。”

  其他幾人點點頭。

  單谷道:“隊長負責保護白哥,彩衣跟我先集火對方的弓箭手,接著是敏戰士,然后是刺客。”

  師院那些大四學長雖然境界比他們高,但也沒高到哪去,都是五級左右的靈戰士,最高一個是六級的盾戰士。

  有白牧野這張底牌在,大家都顯得很有信心。

  其實如果可以現在亮出白牧野的底牌,他們甚至有信心和勇氣去面對萬雄那支團隊!

  如果白牧野亮出自己全部底牌,估計單谷和姬彩衣這種活躍分子甚至會嚷嚷著要干掉萬雄拿第一了。

  年輕人,誰不想意氣風發呢?

  哪怕白牧野這種從小就被老頭子灌輸做人要低調,不當出頭鳥的少年。如果不是親眼見到倒在血泊中的趙夢寧,恐怕也會跟他們想法一樣。

  但在外界看來,這支來自百花城最好高中的高一隊伍,形勢卻是很不樂觀的。

  直播間里,小鵬和董栗已經開始了他們的直播。

  “哎董哥,前兩天秦冉冉的演唱會,你去沒去?”

  “沒買到票,之前售票那會兒我也沒想過自己能回飛仙啊……”董栗有些遺憾地嘆了口氣:“所以只能在虛擬世界看了,氣氛雖然也熱烈,但肯定是不如現場。”

  “哈哈,我當時就在現場,話說董哥也看到小白上光幕了吧?”小鵬笑瞇瞇問道。

  “看到了,他可以去演電影了,大屏幕上全無死角!”董栗感慨道。

  “咱不說這種大家都知道的事兒。咱聊聊他們今晚的比賽吧。”小鵬一臉不懷好意。

  “聊比賽?好啊。”董栗笑瞇瞇看著小鵬:“小鳥哥,要不,咱來個賭中賭?”

  “嘿,這個有意思,你說你說!”小鵬是從來不怕事兒大那種人,加上董栗逢賭必輸的過往經歷,他根本就不在意跟董栗多賭一場。

  “今晚咱們關注這場比賽,是一中高一一班對陣百花師范的大四團隊,我賭一中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