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五章 我給您放個片兒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下一刻,有一道光芒,自高天深處驟然亮起,如一道刺目的閃電,徑自劈向下方的體育場。

  直奔舞臺區域而去!

  體育館上方的防御,被這道光摧枯拉朽般劈個粉碎。

  但與此同時,仿佛有一只無形大手,抓在這道閃電上,硬是將這道閃電給改變了方向!

  特別突然!

  所有人都沒來得及回過神來的時候,一切看似就已經結束。

  都沒來得及搞清楚發生了什么事。

  包括白牧野。

  當他回過神并且手插在口袋里抓住一大把符篆的時候,卻看見頭頂上方半空中,站著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

  整個體育館內,一下子變得有些騷亂起來!

  是次元空間再次出現在城里?

  還是有什么可怕的存在出手?

  若是一道普通雷電,怎么可能擊碎體育館上空的防御?

  眼看大量驚慌失措的人們即將尖叫著四散而逃,隨時可能發生擁擠踩踏事件。

  站在半空的孫恒沉聲喝道:“別慌!”

  這兩個字如有魔力,現場居然真的平穩下來。

  白牧野抬頭看去,那道身影并不偉岸,但卻散發著一股籠罩全場的無形氣場,莫名的讓人心安。

  高天之上靜悄悄的,一點動靜也沒有。

  仿佛剛剛那一幕,不過是一場意外。

  “大家不要慌,沒事了,只是一場意外,都不要怕!”

  這時候,舞臺上的秦冉冉也迅速做出反應,配合主辦方,安撫受到驚嚇的粉絲們,指引著他們有序的從體育館離開。

  孫恒沒有去看下方的白牧野,但卻傳音給他:“那道閃電,是沖著你來的,但有人在我之前改變了它的方向。不要擔心,我會去調查這件事,一會你去我那。”

  白牧野不動聲色的坐在那,心里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閃電是沖我來的?

  為什么?

  又是誰在暗中保護我?

  一旁的單谷拍了拍胸口,說道:“真特么刺激,一道那么粗的閃電,咔嚓一下劈過來,嚇得我手腳冰涼!不過天上那人是誰呀?好像很強大!”

  姬彩衣蹙著眉,看了一眼身旁的劉志遠,劉志遠微微搖搖頭。

  剛剛閃電劈下來的那一剎那,兩人剛好同時看見完整過程。在他們看來,那道閃電很像是要劈向他們這里,而不是舞臺上!

  加上半空中驟然出現的那道身影,更是讓他們心里生出幾分懷疑。

  不過他們也沒能一下子想到白牧野身上去。

  與此同時,孫岳琳正一臉嚴肅的在包廂里打著電話:“姬叔叔,我是岳琳,嗯,呵呵,是我爸,是我把他強拉來的,嗯,特別巧。”

  “這個客氣什么,我爸的天職就是保家衛國嘛……”

  “確實有點事,這場演唱會發生了不少事情,您也知道,有個叫白牧野的少年,他是您女兒的隊友。”

  “嗯,就是那個特別好看的男孩子,您也看到了?呵呵……他跟我?您就當他是我的親弟弟……”

  “關于他的相關鏡頭和新聞,能壓下去的,就都壓下去吧。好的好的,那麻煩您了姬叔叔。我一定把您的話帶給我爸爸,好的,叔叔再見!”

  晚上十一點,悄然來到孫家莊園的白牧野依然坐在沙發上,等待著消息。

  他看著坐在自己對面,同樣一臉嚴肅的孫岳琳,小心翼翼問道:“姐,真是沖我來的?”

  “我沒太看仔細,但我爸說是,那就肯定不會有錯!”

  這時候,孫恒從樓上的書房走下來,面色多少有些沉重。

  白牧野當即站起身來:“叔叔……”

  “小白你先坐。”孫恒擺擺手:“當這里是自己家,千萬別拘束。”

  孫岳琳在那邊問道:“有消息了嗎?”

  孫恒搖搖頭,苦笑道:“行事風格,很像是殺手,一擊不中,遠遁千里。”

  “那保護小白的人呢?也沒查到?”孫岳琳問道。

  “嗯,身手都不弱,大概發現我的存在,跑的都挺快。我擔心還有他們的人隱藏在現場,就沒追。”孫恒淡淡說道。

  “小白才十七,不可能有什么仇家,為什么有人要對他下手?”孫岳琳一臉沉思,喃喃道:“但保護小白的人,倒是很好猜,十有八九,跟收養他的人有關。”

  白牧野心說莫非暗中保護我的人,是老頭子那邊的關系?

  說心里話,他還真的挺想知道的。

  一天到晚弄得神神秘秘,有什么事情不能光明正大的說出來大家一起樂呵樂呵?

  成年人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無趣,故作神秘!

  “對方走的太快,來不及追趕。”

  “他們從始至終,壓根就沒進城,天網也沒能捕捉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

  “但沒關系,小白你不用怕什么,我已經放話出去,你是第七軍團罩著的人!”

  最后一句,懂的人,自然明白它的分量!

  再強大的家族、個人,只要沒到魚死網破的地步,是不會跟軍方正面剛的。

  孫恒說完之后,沒有繼續多說什么,擺擺手讓白牧野去休息了。

  “對方為什么會選擇在這種場合暗殺小白?”

  房間里只剩下他們父女二人,孫岳琳很直接的問道。

  “這不叫暗殺。”孫恒說道:“這是光明正大的殺,更像是……示威!”

  “示威給誰看?他一個連家人都沒有的小可憐!”

  孫岳琳面色冰冷,一肚子氣,特別心疼小白。

  “你怎么知道他沒家人?說不定就是沖著他家人去的呢。”孫恒若有所思的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保護小白的,怕是他的家人吧?”孫岳琳冷靜下來,說了句。

  “你也這么想?”孫恒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己女兒。

  “爸,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有腦子的!”孫岳琳嗔了一句,然后說道:“我查過,但沒能查到什么,帝國上層的頂尖勢力太多,而且錯綜復雜,其中也沒有什么姓白的大族。”

  孫恒點點頭,說道:“其實很多厲害的家族,從古至今一直都很低調,從不顯于人前。就像你在富豪排行榜上永遠見不到真正的富豪一樣。”

  “您懷疑小白來自這樣的家族?得多狠心的爹娘……”孫岳琳一禿嚕嘴,突然發現有些不對,頓時閉口不語。

  孫恒咳了兩聲,瞪了她一眼:“你覺得我跟你媽也是狠心爹娘?”

  “嘿嘿,沒有沒有,哪能呢?您跟我媽,那都是這世上一等一的好爹娘,沒有比你們更好的了。”

  孫岳琳一臉嬌憨的傻笑幾聲,笑得跟人設一點都不符。

  “若是太平盛世,有幾個做父母的愿意讓孩子離開自己身邊?”

  “你現在已經長大,也明白這世間有太多事情,其實是身不由己的。”

  “所謂能力越大,責任也越大,擔子就越重。這不是一句空談,尤其在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時代,更不是笑話。”

  孫恒輕輕嘆了口氣,他相信,現在的孫岳琳,已經能懂他話里的意思了。

  孫岳琳點點頭,輕笑道:“是呀,快樂從來都是相對的,沒有付出就沒有收獲是永恒的真理。”

  “大家族的子弟,外人從來都是只能看見光鮮一面,卻很難看見光鮮背后隱藏的汗水和努力。”

  “但這也是正常的,很公平。你享受比別人更好的資源和條件,自然應該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承擔更多的責任。”

  “總比那些普通人家和貧民窟里面的孩子好太多倍,他們就算想付出,也都沒那個條件。”

  她看著父親:“所以我跟弟弟,其實也從來沒怪過您跟媽媽當年不管……呃,也不是不管,你們是管的,不過用的是另一種方式。只是沒陪在我們身邊而已。”

  孫恒苦笑著嘆息:“遺憾,也來自于此。”

  “所以就不要留遺憾啊……爸,我已經給秦姐打電話了。”孫岳琳突然轉移了話題。

  “你個臭丫頭,我的事用你管么?”孫恒有點惱,皺眉看著女兒。

  “其實我也沒跟她說什么,只說您已經恢復了,即將回歸第七軍團,她說她知道了。”

  孫岳琳聳聳肩:“您看,您也是一個老成年人了,不要那么不成熟,這事兒我跟小峰都看得很開。您別一天到晚讓我們操心行不行?”

  孫恒:“……”

  “滾去睡覺吧!”他說完,自己怒氣沖沖轉身上了樓。

  孫岳琳沖著父親背影做了個鬼臉:“死要面子的臭老頭。”

  白牧野住在之前制符的單獨小樓里,半夜了,依然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本以為差點被曝光,再跟秦冉冉扯上緋聞,就夠倒霉的了。

  沒想到更倒霉的還在后面。

  老祖宗說得好啊,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這是招誰惹誰了?

  個人智腦上傳來大漂亮壓低了的聲音:“小哥哥……”

  “說。”白牧野兩眼望著漆黑的空氣,悶悶的回了一句。

  “不要不開心嘛。”接入到白牧野個人智腦的大漂亮其實也看見了全部的過程。

  “我沒不開心。”白牧野說道。

  “我給您放個片兒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