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三章 他來聽我的演唱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公共場合,大家都保持著克制,相互冷冷看了一眼后,便各自分開。

  穆錫是底氣十足的,經過六場比賽的熏陶,別看一張符沒出,但也算是一種難得的歷練。

  百花城,的確沒什么太優秀的年輕高手。

  穆錫早已經把視線放在更高更遠的地方,在他看來,明年春天的帝國高中生聯賽,才是真正屬于他的舞臺!

  他是攻擊型符篆師沒錯,但這并不意味著,他一點輔助能力都沒有。

  底牌這東西,總要等到關鍵時刻才會拿出來。

  誰斗地主一出牌就扔王炸呀?

  這邊眾人分開之后,單谷私下給白牧野發來消息:白哥,這次的城際比賽,無論最后成績怎樣,都別使用控制之外的符篆了。靈力補充倒是無所謂,但其他的……咱留待明年春天飛仙高中生聯賽再用!

  白牧野挺欣慰的,單谷這人看似話癆嘴賤,其實心里很有數。

  不想因為跟穆錫的沖突,破壞了整個團隊的計劃和布局。

  就像姬彩衣,在虛擬世界里面提醒她無數次虛擬如現實,都沒多大用。

  該莽還是個莽。

  可一到正式比賽的賽場上,瞬間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頭腦清醒,聰慧冷靜!

  將一個刺客的優秀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

  白牧野其實很期待兩天之后的小組賽,為此,他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老頭子曾說過,一個優秀的符篆師,要學會耐得住寂寞!

  但接連六場比賽打醬油看熱鬧,他已經有點寂寞難耐了。

  晚上,白牧野驅車來到百花城最大的體育館,路上遇到堵車,大量飛車聚集在體育館上空。

  幸虧白牧野出來的比較早,排了一會就得到了停車位。

  停好車,來到VIP通道入口處,姬彩衣、劉志遠等人都已經等候在這里。

  看著全副武裝的白牧野走過來,幾個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單谷笑嘻嘻的道:“我說白哥,這知道的是人家大明星秦冉冉演唱會,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大明星呢!”

  “白哥不比那些大明星差。”司音小聲說道。

  長發披肩的姬彩衣站在劉志遠身旁,穿著一身白裙子,水晶涼鞋,少了往日那份霸氣,十分清純柔美。

  劉志遠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下面穿著一條白色休閑褲,腳上穿著運動鞋。整個人顯得陽光而又帥氣。

  跟姬彩衣看上去還挺般配的。

  “走了走了!”姬彩衣沖著白牧野揮揮手,然后將票分發給大家。

  主辦方家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樣,姬彩衣手中這幾張票,不但是挨著的,而且位置也是全場最好的。

  第一排,正對舞臺中央!

  大家都很興奮,白牧野不怎么興奮。

  還有點忐忑。

  若是秦冉冉唱歌的時候多往前走幾步,或者湊不要臉的蹲下身子把話筒遞給觀眾,那么,白牧野這里,絕對是首當其沖的。

  胳膊長點話筒甚至能伸到他臉上。

  他忽然覺得帶著帽子和口罩有點危險。

  雖然帽子換了一頂,口罩也換成了一只可愛貓。

  但誰知道那個執著的大明星會不會把他給認出來?

  畢竟昨晚她還加了自己兩次呢。

  可如果把帽子和口罩摘了,恐怕立即就會被一大群人圍觀,十有八九還會被一直在這邊晃來晃去的鏡頭給掃到!

  早知道就不來了。

  在家畫符多好!

  “哎,我說白哥,我怎么感覺你有點悶悶不樂呢?要不要回頭給你介紹兩個百花藝校的漂亮妹子?你還記得第一場被我射中那三個妹子不?她們都加了我的好友!”

  單谷一臉猥瑣,用肩膀撞了撞身旁的白牧野。

  白牧野右手邊坐著姬彩衣,姬彩衣那邊是劉志遠,司音坐在單谷另一側。

  姬彩衣不屑的瞥了一眼單谷:“她們加你好友目的是什么?還不是沖著小白?”

  “咳咳……”單谷臉色漲紅:“怎么就目的都是白哥了?就不能有人慧眼識珠看上我?”

  “呵呵。”姬彩衣轉過頭去。

  “好吧,她們加我,的確是想要白哥的聯系方式。但我是個有節操的人!怎么可能出賣白哥呢?我是不會給他們的!再說那都是些庸脂俗粉,白哥也看不上眼的。”單谷挑著眉毛:“這種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切!”姬彩衣撇撇嘴,懶得理他。

  劉志遠隔著姬彩衣,關切的看了一眼單谷:“少年得懂得節制啊!”

  姬彩衣紅著臉瞪了他一眼。

  單谷:“……”

  可以容納幾十萬人的巨大體育場館早已經座無虛席,巨大的虛擬光幕上播放著秦冉冉這次演唱會的種種排練花絮以及百花城各大媒體對她的采訪。

  粉絲們幾乎不停歇的發出陣陣歡呼和尖叫,整個體育館內喧囂無比。

  他們都不累的么?

  白牧野心里面感到很費解。

  他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跟整個體育館內的氣氛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就連姬彩衣都有點看不下去了,側過頭,在他耳邊大聲說道:“小白,你不喜歡這種場合嗎?”

  白牧野回道:“還行吧……”

  還行,就是不太行,甚至很勉強。

  姬彩衣有些詫異的看著白牧野,大概是有些費解,一個少年為什么會不喜歡這種熱鬧場合。

  不過倒也沒多說什么,只是笑著讓白牧野放輕松點,一會演唱會開始就好了。

  秦冉冉這種級別的歌星開演唱會,現場氣氛向來都熱烈到極致。

  哪怕自閉癥患者都能被感染到,更別說并不自閉的白牧野,他只是擔心被認出來。

  此時,秦冉冉正在后臺做著最后的準備。

  這幾天她一直在緊張忙碌的排練當中,有一點時間也全都用在接受采訪和各種通告上。

  人累得不輕,就連這幾天火爆全城的百花杯,她都沒有去關注。

  馬上就要準備登臺了,秦冉冉安靜的坐在休息間,芳姐在一旁忙碌的處理各種事物。

  虛擬光幕上投放著現場的情況,鏡頭從舞臺正對著的VIP區一掃而過,秦冉冉突然間怔住,直接站起身。

  “怎么了?”芳姐抬起頭,有些愕然的看了她一眼。

  “啊,沒事,沒什么。”秦冉冉坐了回去。

  心里面卻很是不平靜。

  剛剛雖然只是鏡頭一掃而過,但她相信自己看見的那個戴著帽子和可愛貓口罩的家伙,就是那個該死的家伙!

  換了帽子和口罩她也認得出!

  居然帶著她喜歡的可愛貓口罩!

  加他那么多次,不是拒絕就是無視!

  怕我跟你要錢嗎?

  本姑娘是缺錢的人?

  不過那片區域,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主辦方留給自己人的地方啊?

  那里的票若是賣的話,絕對是天價!

  除了少數富豪,一般人根本買不起那個位置的票。

  哼,拒絕我加你好友,卻來聽我的演唱會,還坐在那么明顯的位置!

  秦冉冉一雙靈動的眼睛嘰里咕嚕的轉著,腦子里不知在想著什么。

  隨后,外面傳來一陣山呼海嘯的歡呼聲,演唱會……開始了!

  芳姐站起身,最后確認一遍,輕輕抱了抱秦冉冉。

  隨后,秦冉冉順著開啟了身上的飛行裝置,從地下緩緩飛上半空。

  一身烈焰紅裙的秦冉冉如同仙女降臨人間,在她身形出現的剎那間,整個體育館氣氛徹底燃爆!

  除了尖叫聲之外,什么聲音都聽不到了。

  接著,秦冉冉略顯清冷的歌聲響起。

  沒有預熱,沒有大聲叫喊著“你們想我嗎?”“我想死你們了”,也沒有在唱不上去的時候大聲喊著“大家一起唱”。

  只有天籟般的動聽歌聲。

  這很秦冉冉。

  一首唱畢,秦冉冉在無比狂熱的歡呼吶喊聲中緩緩落到舞臺上。

  接著唱起了第二首、第三首。

  白牧野一開始還有點提心吊膽,不過很快便發現舞臺上的秦冉冉跟那個瘋狂加他好友的神經執著少女完全不一樣。

  高冷的很!

  一直都沒往VIP區域看一眼!

  就是在那安安靜靜的唱著自己的歌。

  一連唱了七八首歌,衣服都沒換一件。

  跟那種開演唱會如模特走秀的明星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

  無論現場的氣氛有多么狂熱,她都始終如一。

  放下心來的白牧野也終于漸漸沉浸在秦冉冉的歌聲中。

  好的音樂到什么時候都不會落伍,天籟之音不管何時何地,一經響起,都可直入人心,引起共鳴。

  秦冉冉能有如此巨大的名氣,出道短短數年便成為整個祖龍帝國的超級新星,不是沒道理的。

  白牧野的精神力雖然處于被封印狀態,但他依然能在秦冉冉的歌聲中感受到那股強烈的精神悸動。

  那,是精神力增長的信號。

  這讓他有些吃驚,聽歌還能快速增長精神力?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運行起精神力修行功法,結果讓他很吃驚!

  速度竟然是平時的一倍!

  白牧野對這套精神修行功法實在太熟悉了,對自身的情況也太了解。

  所以稍微有一點變化,他都能夠清晰的感知得到。

  更別說一倍的增速,差點把他給嚇到。

  驚喜來得如此突然!

  于是,白牧野當機立斷,直接運行功法。

  雖然一場演唱會的功夫也積累不了多少,但聚沙成塔積少成多。

  就當利用碎片時間了。

  白牧野甚至決定回去之后多聽聽秦冉冉的歌,看看是不是有同樣的效果。

  當秦冉冉唱到第十首歌的時候,終于停下。

  一直跟著她大合唱的現場觀眾們也漸漸安靜下來。

  毫無征兆的,從不在演唱會舞臺上廢話的秦冉冉突然露出一個微笑來。

  那一笑如漫山遍野的鮮花同時盛開:“我最近干了件很好笑的蠢事兒。”

  現場無數粉絲:“???”

  白牧野頓時心里有點發毛。

  好笑個毛線!

  秦冉冉這是要瘋啊!

  他很想起身就走,但那太明顯了。

  尤其他現在戴著帽子和口罩呢,他不想引人注目,然后被人聯想到街頭畫家身上。

  “我想交個朋友,但卻不小心嚇到了他。”

  “但讓我沒想到的是,他今天,居然來到了現場,來聽我的演唱會。”

  “我很開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