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一章 兩個宗師鳴翠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當時間過去三十秒的時候,孫恒的感覺,就已經是前所未有的好!

  無論身體還是精神,都極度舒適。

  他甚至幾乎快要忘記身體舒適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體內那磅礴無匹的能量似一頭沉睡多年的巨龍覺醒,雖然只是輕輕張目,但卻睥睨天下!

  在那一刻,孫恒心里就已經清楚,哪怕這一次,他不能干凈徹底的清除掉體內的烈火之毒。但白牧野,也絕對是他的救命恩人!

  毫不夸張的、再生父母般的救命恩人!

  哪怕這個恩人,才十七歲。

  一分鐘的時候,孫恒覺得自己身體中的負面狀態,已經徹底消失了!

  他再無哪怕一絲一毫的痛苦感覺。

  他甚至覺得,可以停下來了。

  但他沒有開口。

  這位在戰場上面對生死從不皺眉的鐵血戰士,真的是有點怕了。

  他不怕敵人強大,不怕戰斗也不怕流血犧牲,但卻真的怕了這種無休無止的折磨!

  他不是神,也不是機器。

  縱然叱咤風云,也終究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類。

  如果不是對一雙兒女的愛,如果不是對這世間尚有眷戀,如果不是內心深處對神族的刻骨仇恨——

  他挺不到今天。

  所以,盡管感覺已經特別好,但他依然安靜的坐在那里。

  謹遵醫囑!

  這四個字,在他生命中,從未如此清晰和深刻過。

  一分半過去。

  白牧野毫不猶豫的砸光了手頭所有的凈化符篆!

  一張都沒留。

  用別人的錢制作出來的符篆,喝別人買的精神藥劑,就是這般豪爽。

  一點都不帶心疼的!

  白牧野長出一口氣。

  看了在場臉色明顯充滿緊張的其他三人一眼:“大功告成!”

  房間里,沒人說話。

  氣氛似乎有點尷尬。

  但那三個人絲毫沒有察覺到。

  他們的眼睛,全都盯在孫恒身上。

  孫恒做了一個扭動脖子的動作。

  接著,他緩緩站起身,雙拳相對,平舉胳膊,左右抻了兩下。

  一陣陣仿佛骨骼移位的聲音,在他身上響起。

  “這么多年不用,幾乎……快要生銹了啊!”

  孫恒喃喃自語,微微揚起頭,深吸一口氣,眼圈微紅。

  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到白牧野身上:“小白,謝謝你。”

  五個字,卻重于萬鈞!

  噗通!

  噗通!

  噗通!

  孫瑞、孫岳峰、孫岳琳三人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跪倒在地,對著白牧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磕了三個頭。

  沒等白牧野回過神,這三人已經站起來了。

  “你們不怕我折壽啊!”

  太過分了,欺負小孩兒是吧?

  白牧野欲哭無淚的看著他們幾個:“我是不會給你們打折的!”

  幾人原本情緒激動,幾乎忍不住落淚,卻被白牧野一句話弄得哭笑不得。

  孫岳琳紅著眼圈白了白牧野一眼,站起身啐了他一口:“誰要你打折?”

  孫瑞和孫岳峰也都苦笑著站起身。

  “你受得起!”孫恒沉聲道。

  接著,他眼中驟然涌起一抹強烈戰意:“孫瑞,老骨頭還能不能動?”

  管事孫瑞的身姿無比挺拔!

  在這一刻,他一點都不像個優雅從容的貴族管家,倒是像一個剛從戰場歸來的鋼鐵戰士!

  那一身鐵血氣息,撲面而來!

  “嘿,頭兒,我可是天天都有修煉,倒是您,還成嗎?”滿頭花白的孫瑞突然間變得無比狂放。

  這風格驟變,讓白牧野一臉茫然。

  這是那個有些刻板,但也挺會來事兒的管事孫瑞?

  還有啊,孫恒是第七軍團少將將軍,大宗師境界的大佬,他居然要跟孫瑞切磋?

  孫瑞又是什么境界?

  “臭小子,還敢嘲笑起我了?走,老子馬上就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姜是老的辣!”孫恒哈哈大笑,向外走去。

  青年模樣的孫恒,自稱老子,管頭發花白的孫瑞叫臭小子,竟讓人感覺不到違和。

  真是神了個奇了。

  白牧野瞪大眼睛,看著一臉興奮的孫岳峰和孫岳琳迫不及待的跟了上去。

  他想了想,也快速跟了上去。

  有熱鬧不看白不看!

  畢竟這可是大宗師的戰斗,網上的視頻都不多見。

  孫家從不對外開放的后院演武場,在一片湖泊中間的小島上,面積足有一萬多平方米!

  小島四周種著一圈垂柳,嫩綠的枝條隨風輕擺,甚是妖嬈。

  當白牧野趕到的時候,發現演武場四周已經升起防御光幕,將那些搖曳生姿的垂柳隔絕在外。

  這是實戰切磋?

  大佬就是大佬,霸氣!

  這時候,就見赤手空拳的孫瑞突然一聲暴喝,化作一道殘影,沖向對面同樣空著兩手的孫恒。

  轟隆!

  兩人之間,產生了一股強烈的音爆。

  哪怕隔著防御層,依然清晰的傳遞出來。

  大地都在震動!

  白牧野卻啥也沒看著。

  欺負小孩兒是吧?

  本來還想開開眼,看看大宗師是怎么戰斗的。

  結果,除了兩道影子和大地的震顫,以及不斷傳出的音爆聲之外,什么都看不見。

  就在這時,孫岳琳充滿喜悅的聲音,在白牧野耳畔響起。

  “老爸已經壓抑十三年了!”

  白牧野心說我現在也有點壓抑。

  孫岳琳沒看他,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烈火之毒,不僅僅對人有著肉體和精神雙重折磨的作用,更會不斷燃燒人體內的靈力!”

  “爸爸受傷之前,體內的靈力值已經有三千多,接近中級大宗師了!”

  “正常情況下,受了這種傷,他是絕對不能修煉的,因為修煉時的痛苦程度,要遠勝過平時。”

  “但他為了不讓烈火之毒吞掉體內的靈力,硬是撐著幾天修煉一次,每一次,他都會把我跟弟弟攆走,不讓我們看。”

  孫岳琳說著說著,眼圈紅了,聲音也有點哽咽。

  旁邊看似無比專注看著父親和孫瑞切磋的孫岳峰,聽見這話,臉頰肌肉輕輕抽搐,眼眶也有點紅。

  “沒人知道他究竟承受了多少痛苦,也沒人知道他為了等到今天付出多少代價。”

  “所以小白,別說那一拜,若非怕你不自在,給你磕多少個頭,我們都心甘情愿!”

  這時候,孫岳峰終于開口了,他沒有看白牧野,一雙眼依然盯著演武場,沉聲說道:“瑞叔本來就是我爸麾下的頭號戰將!你看他好像是個稱職的管家,可實際上,這么多年來,他從未真正把這管家職位當回事。他的心,一直都在軍中。”

  “是啊,瑞叔當年的樣子好兇的,我都有點怕他。”孫岳琳道。

  “我更怕,你好歹是女孩子,他不打你,但他真打我啊!找爸爸告狀完全沒用。下次會被他修理的更慘。”

  孫岳峰說著,忍不住笑起來。

  孫岳琳也笑著道:“一轉眼,我們也都從少年變成了成年人,瑞叔也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

  白牧野多少有些明白了孫瑞跟這一家人的關系,地位比他之前想的要高得多。

  “孫管事當年沒有受傷?”白牧野心忍不住問道。

  “當年那一戰,瑞叔沒有參加,他當時正在休假,準備跟青梅竹馬的戀愛對象結婚。結果,聽說我爸爸出事,當場就跟瘋了一樣的趕回部隊。”

  孫岳琳說著,眼里晶瑩閃爍,喃喃道:“可他前腳剛走,身后的家……便被突如其來的次元生物入侵了。”

  “瑞叔家不是百花城的,他老家那座城,在那次次元生物入侵中,損失慘重,死了接近一半人口。瑞叔的家人,和他未婚妻全家,都在那次……沒了。”

  白牧野愣了一下,沉默起來。

  心底一聲嘆,又是次元生物。

  該死的次元生物!

  該死的神族!

  孫岳峰嘆了口氣:“如果瑞叔當時在的話,情況會不一樣!至少能保護他的家人。”

  “他……什么境界啊?”白牧野看著依舊不斷傳來轟然巨響的演武場方向。

  那兩道身影,還在打!

  而時間,早已悄然過去了三四分鐘!

  是孫恒故意壓制了自己的境界?

  不然孫瑞怎么可能堅持那么久?

  “你說瑞叔?”孫岳琳看了一眼白牧野,笑道:“當年的瑞叔,就已經是巔峰宗師!聽說我爸出事,一群戰友犧牲,加上緊接著他家里也跟著出事……強烈的刺激讓他整個人徹底狂暴,但卻沒有崩潰。激憤之下,在部隊當場突破桎梏,踏入大宗師境界,如今靈力值應該已經跟我爸差不多了吧。”

  孫瑞也是大宗師?

  白牧野被驚呆了。

  牛逼!

  真特么牛逼!

  區區百花城,竟然隱藏著兩個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

  這種境界別說在百花城,就算是整個飛仙星,也絕對是不容忽視的大人物。

  白牧野心中震撼無比,說個不太恰當的比喻,這種感覺,真的跟山窩里飛出金鳳凰差不多。

  還是一下子飛出兩個那種!

  他也終于明白,為什么孫家在百花城的地位如此超然。

  感情自己這個大客戶來頭這么大?

  竟然是一條超級大粗腿!

  對別人來說,可能是拼了命都想抱到孫家這條大腿。

  比如姚謙。

  他想相對有尊嚴的活著,身后就必須有靠山才行。

  可對白牧野來說,他根本無需主動去抱!

  這條大腿,就是他的。

  白牧野也并未意識到一件事情——在他治好孫恒的那一刻,他本身就已經成了一條大腿!

  畢竟再厲害的大宗師,也解不了烈火之毒啊。

  覺得自己一下子認識兩個大宗師的白牧野又有點兒膨脹。

  再度望向演武場,雖然依舊什么都看不清,但心情卻美美噠——

  兩個宗師鳴翠柳,一只小白上青天?

  看著白牧野發呆的樣子,孫岳琳和孫岳峰姐弟兩人相互對視一眼,輕笑起來。

  他們當時克制不住心中激動和感激,下跪叩首拜謝。

  那是恩!

  但隨后就都變得自然起來,依舊像之前一樣,用一種類似哥哥姐姐的親切,去對待白牧野。

  這是情。

  整整半個小時,演武場里面到最后愈發激烈,就連防御層都開始隱隱顫動起來。

  防護罩外面,那一圈兒垂柳跟蹦迪似的,都在瘋狂甩頭。

  搖擺!一起搖擺!

  大量柳葉像是被甩下來的頭皮屑,四處紛飛……

  余波都這么恐怖,不愧是大宗師!

  這里的防御,已經可以媲美城防級的防御,但在兩大宗師的戰斗波動之下,依然搖搖欲墜。

  孫岳琳不得不大聲提醒道:“喂,兩個臭老頭,你們注意點,再收斂點,使五成力就差不多了,別真把這兒給拆了!回頭你們拍拍屁股走了,我們倆上哪住去?哦,不對,孫岳峰這人渣有地方住,我呢?我怎么辦?”

  白牧野有點被嚇到了。

  打成這樣,連城防級別的防御都快給打爛了,才用了五成力?

  大宗師級的靈戰士,太恐怖了!

  孫岳峰也在那大聲喊道:“爸你才剛好,你注意點,咱們是不是先去做個檢查……”

  話說到一半,就聽孫岳琳說他是人渣。

  孫岳峰頓時怒目而視:“孫岳琳你過分了奧……”

  “哎呦,孫岳峰,你長本事了?”孫岳琳斜眼冷笑。

  孫岳峰頓時慫慫的道:“當著小白呢……”

  “哼,就因為當著小白!”

  孫岳琳和顏悅色看著白牧野:“小白,以后可不要學你峰哥。這有些人啊,表面是學校的校董,衣冠楚楚,像個人兒似的,可背地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