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八章 我需要換一頂帽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孫岳琳看了父親一眼,撇撇嘴道“爸,人家有經紀人的!”

  “哈哈,有經紀人,他也是一個十七歲的孩子,能夠只字不提錢,說明心性還是很成熟的。”孫恒笑著道。

  “我跟姚謙說了,只要能治好您,咱們的懸賞肯定第一時間兌現!絕不會食言。”孫岳琳說道“一個億,足夠一個普通家庭十分富足的生活一輩子了!”

  孫恒點點頭,說道“這點錢對符篆師來說也不算什么,畫不了幾張好符篆。”

  “是啊,符篆師是個燒錢的職業……”孫岳琳說到這,抬起頭,看著自己父親“您想親自培養他?”

  “我?我未必有那個資格。”孫恒搖搖頭,說道“你別忘了,人家背后也有人。我只希望他能治好我的病,以后若真能再加入第七軍團,我就心滿意足啦!”

  “我要不要跟弟弟那邊打個招呼?”孫岳琳看著父親。

  孫恒搖搖頭“算了,讓他自己慢慢成長吧。他背后的人都放心把他自己一個人扔在這,咱們沒必要去操這種心。只要跟他保持一個良好的關系就可以了。”

  “那我明白了爸!”孫岳琳點點頭。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起來吃過早餐,沒有看見姚謙,打開個人智腦看了一眼,姚謙留言說家里有點事先回去了。

  吃過早餐之后,白牧野上了孫岳琳的車。

  然后他就后悔了。

  當孫岳琳將車子停在一中門口的時候,白牧野面色有些蒼白的下了車,差點連帽子和口罩都忘了戴。

  兩眼無神的看了一眼孫岳琳“姐,放學之后,就不麻煩您來接我了,我自己打車去您家……”

  這女人開起車來簡直就是個瘋子!

  能想象嗎?她硬是把一輛車開出了飛機的速度——時速接近一千公里。

  雖然那輛飛車的性能足夠好,但也很少會有人把它開到接近爆表。

  白牧野不是不敢開快車,但自己開跟坐別人開的快車,那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受。

  從孫家莊園開到百花市內正常需要半個多小時,結果在這位大小姐的狂飆之下,只用了不到十分鐘。

  好幾次在白牧野的視角看來幾乎都要跟其他車撞上了,太特么嚇人了!

  白牧野發誓以后再也不上她的車!

  來到班級,已經來了好多同學,正談論著昨天發生的事情。

  單谷看見白牧野,頓時兩眼放光,沖著白牧野招手。

  “白哥,白哥,這里這里,過來一下。”

  白牧野走到單谷身邊,單谷悄聲問道“昨天協助城衛軍打敗黑幽靈那個人是不是你?”

  白牧野點點頭“嗯。”

  單谷明顯愣了一下,有種臥槽真是你啊的既視感,接著便一臉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哈哈,我就說是你嘛,視頻雖然只給出了你的背影,但我是誰啊,不是跟你吹,我這眼力,一百米外的一只蚊子我都分得出公母……”

  白牧野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這家伙叫自己過來,其實是想要吹捧自己吧?

  午飯的時候,其他幾個小伙伴也都已經知道了協助城衛軍的人是白牧野。

  雖然當著眾人不好太過直接的表現出來,但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中,都充滿敬佩。

  這個年齡的同齡人都在努力學習拼命修煉,都還沉浸在濃濃的校園氛圍中呢。

  而這個精神力并不高的符篆師學徒,卻已經可以參與到這種戰斗中了!

  著實令人羨慕且敬佩。

  符篆課上,董穎也提到了昨天那場空間生靈的入侵戰斗。

  “我們雖然不清楚那個符篆師的真正身份,但必須要為他的行為點贊。關鍵時刻,臨危不亂,抓住時機出手,幫助城衛軍一舉定勝負……”

  “不過,老師說這個,并不是希望你們去效仿,畢竟這太危險了!”

  “你們都還年輕,還需要積累大量……”

  穆錫突然站起身,有些傲然的道“老師,如果遇上這種事,我也會挺身而出!”

  “老師相信你,但……”

  穆錫打斷董穎的話,一臉驕傲的道“我有那個能力!”

  董穎微微皺了皺眉“穆錫同學,你先坐下。”

  穆錫站在那,直視著董穎說道“老師,我說的是真的!”

  “穆錫同學,首先你要清楚一件事,你的精神力高達五十五,的確是個天才!”

  董穎聲音清冷的道“但現在,你還太弱!”

  穆錫臉上頓時露出不服氣的表情,似乎想要反駁。

  董穎道“另外,我是你的老師,我希望在我說話的時候,你能尊重一下我。如果我說完了,你還想說,我會考慮給你機會,但不是現在。”

  穆錫悻悻閉上嘴巴,心中卻在冷笑區區一個中級符篆師,牛什么?一百七十九點精神力,不知道有多少是靠外物硬生生堆積上去的!用不了幾年我就能超過你!

  董穎目光有些清冷地看著下面的六個學生,“如今的你們,還太年輕,無論精神力高低,都并不具備真正實戰的資格。”

  “我知道,我這樣說,你們可能會有點不服氣。甚至你們可能認為昨天那個神秘的符篆師只是運氣好,機緣巧合罷了。我現在就給你們講一講,他協助城衛軍擊殺黑幽靈,到底是不是運氣!”

  隨后,董穎開始根據有限的視頻材料,分析起昨天那場堪稱經典的戰斗。

  “黑幽靈的可怕之處,在于它的詛咒是瞬發的,而且覆蓋面很大,一旦被沾染,狀態肯定會被影響到!”

  “而當時的黑幽靈,明顯是在呼喚同伴,所以當時很危險,生死可能只在一瞬間!”

  “那名神秘的符篆師,能在那種情況下,跟城衛軍配合得天衣無縫……這已經不僅僅是技術上的強大,更是心理素質的強大。”

  董穎深入淺出的給眾人講了一堂符篆師跟靈戰士之間配合的重要性。

  就連白牧野這個當事人,都不知道自己竟然那么厲害,他當時出手那會兒,根本沒想那么多。

  不得不說,董穎的確是個好老師。

  講的課白牧野非常喜歡。

  董穎也沒有給穆錫說話的機會,直到下課,都像是忘了這件事一樣。

  在她準備離開的時候,穆錫站起身,大聲道“老師您好像忘了一件事。”

  董穎微微皺了皺眉,靜靜看著他“穆錫,你可能還是不太明白你的問題在哪。”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勇敢本身并沒有錯,我們這個世界需要勇敢者。”

  “十七歲,精神力五十五,也的確是天才,但如果單看你目前的五十五點精神力,其實是不夠看的,你擁有的是未來,并非現在。”

  “而且,未來的你,究竟能夠成長到什么地步,也是一個未知數。”

  “你現在能看見的世界,還很小。外面像你這樣的天才,還有很多。”

  “老師想讓你明白,一個人,無論有多么優秀,也都要先學會如何尊重別人,都要學會謙虛。”

  “另外,多說一句,我十七歲像你這么大的時候,精神力是四十九!雖然不如你,但也沒比你低多少。”

  “然而直到今天,我依然只是一個中級符篆師,想要成為高級符篆師,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或許終其一生,我也沒辦法踏入高級的門檻。”

  “我之所以會批評你,是因為你這孩子有點太過自負。”

  “人可以自信,但不能目中無人。很多時候,你特別看不起的人,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給你一個驚掉下巴的大驚喜。”

  “所以,你好自為之,老師希望你未來會更優秀!”

  董穎說完,直接轉身離開了。

  有一件事她沒說,通過視頻認出協助城衛軍的人是白牧野的,不僅僅只有單谷!

  畢竟那身影辨識度太高,只要看過一次,就會徹底記住。

  沒人知道董穎認出那人是白牧野的時候,內心有多么震撼。

  哪怕他只有二十點精神力,這也是一個極有可能給一中甚至整個飛仙星創造巨大奇跡和榮耀的學生!

  所以現在,白牧野才是董穎最關注的人!

  絕不僅僅只因為他長的好看。

  穆錫臉色非常難看,忍不住沖著董穎的背影大聲喊道“總有一天您會為今天這番話而愧疚的!”

  “呵呵。”坐在座位上沒動的孫莉莉突然冷笑一聲。

  “你笑什么?很好笑嗎?”穆錫猛地回過頭,怒視著孫莉莉。

  孫聰聰臉色一冷,冷眼看著穆錫。

  孫莉莉一臉茫然的抬起頭,看看左右,再看看穆錫,從耳朵上拿下耳機,疑惑的問道“怎么了?”

  穆錫臉色瞬間漲紅,一甩袖子,狠狠摔門而去。

  “呸!”孫聰聰沖著門口的方向冷笑道“什么東西!”

  “人家是精神力五十五的天才,先被老師訓斥,又被我們孤立,自然會不開心嘛。”萬全喜撇撇嘴,淡淡說道。

  “我們可沒孤立他,是他自己太驕傲了。”李敏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老師也不過是給了他一些忠告罷了,忠言雖逆耳,但我覺得說的沒錯。”

  萬全喜點點頭“是沒錯,可惜他未必愿意接受。”

  孫聰聰沖著自己妹妹豎起一根大拇指“高!”

  孫莉莉當然是裝的,她剛剛的確就是在嘲笑穆錫。

  她沒搭理自己哥哥,突然將頭轉向白牧野,脆生生問道“白牧野,昨天協助城衛軍擊殺黑幽靈的人,是你吧?”

  這話一出,在場幾個人頓時都將目光集中到白牧野身上。

  白牧野卻皺了皺眉“看來我真得換一頂帽子了。”

  眾人“……”

  孫莉莉認真說道“跟帽子沒關系,看身形就看出來了。”

  孫聰聰道“孫莉莉,你能從一個背影看出我來嗎?”

  孫莉莉皺了皺眉“你有點太普通,未必能一眼認出來。”

  孫聰聰“???”

  這說的叫人話嗎?

  我是你哥啊!

  跟你朝夕相處了十六七年的親哥!

  “我想,老師應該也認出來了。”李敏在一旁笑著說道,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也是異彩連連。

  萬全喜后知后覺的看著白牧野“那個人真的是你?”

  白牧野只是笑笑。

  “是呀,你沒看那個視頻嗎?”李敏奇怪的看著萬全喜。

  “我看了啊,但那視頻上只有一個背影啊!”萬全喜有些茫然。

  “一個背影就夠了呀!”李敏理所當然的說道,然后看著孫莉莉“是吧莉莉?”

  孫莉莉點點頭“嗯,一個背影就夠了。”

  萬全喜看了看孫聰聰,孫聰聰也看了看萬全喜,視線交織到一起,無語凝噎。

  人生了無生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