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七章 夜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我不是很想知道。”

  孫恒:“……”

  “知道太多別人的秘密不是什么好事兒。”

  孫恒沒理這個謹慎的小屁孩,自顧說道:“我叫孫恒,曾任帝國第七軍團特戰部隊少將,大宗師級靈戰士,靈力值兩千六百四十五。”

  “十三年前,我的團隊在一個遠古遺跡里面,遭遇一名神族人,一場大戰之后,我帶領的一百三十六名精英犧牲八十三人,重傷殘廢二十五人,剩下二十八人也全部留下暗傷。”

  “包括我的烈火之毒,也是那一戰留下的。”

  看著眼前這個貌似青年但實際上不再年輕的男人,白牧野頓時有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這位孫先生之前竟是一名將軍?

  大宗師?

  臥槽看見活的了!

  可以縱橫天地間的大宗師就長這樣嗎?

  等等……

  白牧野一臉震撼,因為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第七軍團,那不是傳說中,帝國最神秘的一支軍團嗎?

  據說里面的軍人無一不是帝國精英。

  他的傷,竟是跟神族人的戰斗留下的?

  雖然這是孫恒的痛苦,但在白牧野看來,這同樣是他的無上榮耀!

  “那個神族人死了嗎?”白牧野忍不住問道。

  “我犧牲了那么多兄弟,你猜?”孫恒看著白牧野微笑,笑容里卻帶著一股金戈鐵馬的淡淡殺氣。

  “不是說遺留在我們這邊的神族,都躲在次元空間中嗎?為什么會出現在遠古遺跡里面?”白牧野又問道。

  “遠古遺跡,那是人類文明出現在這個世界之前的另一個文明遺跡,古老的符篆術,靈戰士的各種功法技能都源自那種地方。所以,對它感興趣的,絕不僅僅是我們人類。”

  孫恒看著白牧野:“我之所以跟你一個孩子坦誠身份,只是想讓你明白,就算我沒有調查你,也會有別人調查你。”

  白牧野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其實并不是很明白。

  老頭子就算給他講過再多的事情,他終究都還只是一個十七歲的、沒什么閱歷的少年。

  但這件事他覺得沒必要糾纏下去。

  畢竟他來這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賺錢呀!

  晚餐只有孫恒、孫岳琳、白牧野和姚謙四人。

  管事孫瑞在安排好了一切之后就離開了。

  “小白,要不要喝一杯?”孫恒有點不滿的看著女兒只給自己倒了半杯酒,無奈的搖搖頭,然后邀請白牧野一起喝。

  “我不會喝酒,給我點水就行。”白牧野微笑著拒絕。

  “男人不喝酒怎么行?”孫恒心情似乎很好,笑著說道。

  “爸,他還是個孩子呢!您別給教壞了。”孫岳琳瞪了一眼自己的父親,然后從冰箱里給白牧野拿出一瓶水。

  白牧野笑著道謝。

  一旁的姚謙瞥了一眼白牧野手里那瓶水,忍不住暗自咋舌。

  那是市面上一種很昂貴的水,一瓶至少幾百塊!

  快跟孫先生喝的酒差不多價錢了!

  以前他也曾說過“長得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當飯吃”之類的話,現在想想,真是幼稚。

  長得好看,的確可以當飯吃呀。

  孫恒笑瞇瞇看著,也沒堅持要給白牧野喝酒,他挺喜歡這孩子。

  能給他治病是一回事,關鍵是這孩子看著順眼啊!

  又乖又好看,謹慎還充滿正義感,比自己那不成器的兒子強多了!

  這下了班又不回家,不知道跑到哪浪去了。

  關鍵浪來浪去也浪不出一個孫子孫女,叫人失望。

  還是女兒好,知道心疼老爹!

  可惜這孩子年齡稍微小了一點,哪怕再大個七八歲呢……

  雖然這孩子的身份有點神秘,但這并不妨礙他相信白牧野和神族以及敵對勢力是沒關系的。

  關于調查白牧野身份這件事,白牧野似懂非懂,他也沒深說,沒那個必要。

  他的身份以及安全級別,在整個帝國都算是極高那種。

  任何出現在他身邊的人,都必須要經過嚴格排查,以防止會對他產生不利。

  所以關于白牧野的信息,就算他不查,別人也會查。

  而一旦查出來他目前所知這些,很可能會給白牧野帶來很大的麻煩和困擾!

  一個在百花城被收養的孤兒,怎么可能跟兩個安全級別極高的人牽扯到一起?

  那兩個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們想干什么?

  是不是白牧野這個被收養的孤兒本身,也有問題?

  但在孫恒這里,統統都給壓下去了。

  以他多年的閱歷來看,這就是一個很好的孩子,聰明卻單純。

  次元空間出現,危機降臨之際,能主動出手幫助城衛軍擊殺黑幽靈!

  雖然取了點黑幽靈的血液,但那也只是一個符篆師的本能。

  除此之外,完全沒有任何高調的表現。

  是個好孩子!

  這就夠了。

  神秘不神秘的,就隨他去吧。

  一頓飯,賓主盡歡,尤其是孫岳琳,笑得很開心,但眼圈卻有些微紅。

  有爸爸真好!

  白牧野很羨慕。

  飯后,姚謙被請到客房休息,孫岳琳帶著白牧野,來到孫恒的書房。

這位曾經的將軍,書房也簡單的很,一排書架里面擺放著大量  有些舊的書籍,一看就是被翻看過很多遍那種。

  木質的書桌也稍顯老舊,顯然有些年頭了。

  白牧野坐在木質沙發上,看著孫岳琳忙前忙后的在那泡茶,手法……稍顯生澀。

  老頭子是個茶道高手,白牧野也跟著學了個半吊子,手法一般,但眼界還是有的。看得出這位大小姐平日里絕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那種。

  “我這病,能治是吧?”孫恒盯著女兒不太高興的大眼睛,點燃一根雪茄,美美的抽了一口,靠在椅子上問道。

  “能治,但需要大量的材料,那些材料,我手頭沒有,得您自己去準備。我可以在您家里面制符。”白牧野說道。

  “你把所需的材料交給我,我安排人去弄。另外,在哪制符不重要!”孫恒說道。

  這孩子說話非常真誠,讓人很舒服。

  孫岳琳也有這種感覺,也徹底不提讓白牧野做明星這件事了。

  能給她爸治病的符篆師,就算這輩子都只有二十點精神力,未來成就也同樣不可限量。

  而一旦他精神力成長起來,再憑借這一手醫術,怎么想都不會缺錢。

  長的還這么帥,就算不當明星,以后他的名氣也絕不會比明星差吧?

  原本想要找機會打擊白牧野的心思在這一刻也徹底沒了。

  倒是生出了如果有機會,幫他弄點能提升精神力的寶物的心思。

  白牧野隨后跟孫岳琳要來紙筆,用最原始的方式,工工整整寫下了給孫恒煉制符篆所需的那些材料。

  “好字!”孫恒贊道。

  “嘿,這字……跟人一樣帥!”孫岳琳也忍不住贊嘆了一句。

  如今這個時代,哪怕是符篆師,大多也只是畫功特別好。還能用筆寫出這么漂亮字體的人已經很少見了。

  “今晚你就住在這,明天讓琳琳送你去上學,放學的時候,她會去接你。”孫恒說道。

  “行。”白牧野也沒推辭,他的車已經廢掉了,身上又沒什么錢,暫時有人管,還挺開心的。

  把白牧野到房間休息后,孫岳琳回到書房,看見父親正坐在那里發呆,連她進來都沒能引起父親的注意。

  看著父親頭上夾雜著的少量花白頭發,孫岳琳突然有點心疼,低聲問道:“又想起媽媽了?”

  “哦,呵呵,是啊。”孫恒抬頭看了一眼女兒,溫和的笑了笑,然后說道:“我在想,如果當年有一個這樣的人出現,你媽或許就……”

  “爸,都過去了。”孫岳琳走上前,趴在父親身后,兩只手環住孫恒的脖子,撒嬌似的蹭了蹭臉,然后輕聲道:“其實,秦姐那人挺不錯的……”

  “不行。”孫恒沉聲道:“她年齡太小,不適合我。再說,我除了你媽媽……”

  “可是媽媽已經走了那么多年。”孫岳琳眼眶里閃爍著晶瑩的光芒:“您總不能一直活在過去啊。”

  說著,孫岳琳松開父親,坐到書桌對面的沙發上,抬起頭,精致的臉上帶著幾分倔強:“過去您總拿我和弟弟還小來搪塞,可現在我們都長大了啊!秦姐也已經等了您十幾年,您還想讓她繼續等下去嗎?”

  “不說這件事,你覺得白牧野這孩子怎么樣?”孫恒生硬的岔開話題。

  孫岳琳拿起紙巾輕輕拭了下眼角,不假思索的道:“帥!”

  孫恒瞪了一眼女兒:“我問的不是這個!”

  “怎么說呢?畢竟了解的時間太短,感覺他不太像個精神力只有二十的人。”孫岳琳若有所思的道。

  “為什么?”孫恒看著女兒。

  “他太穩了,也太自信了!”孫岳琳說道:“正常情況下,一個精神力只有二十的小男孩,怎么都不該有這種謎一樣的自信吧?他也不是什么世家出身的子弟,更談不上有什么過人的經歷,憑什么這么自信呢?”

  “或許,是因為長的帥?”孫恒調侃了一句。

  “爸你討厭,不讓我說,您自己就能說?雙重標準啊您。”孫岳琳瞪大眼睛嗔道。

  孫恒哈哈笑起來,抽了一口雪茄,繚繞的煙霧中,他的雙眼閃爍著睿智的光芒,淡淡說道:“這孩子的背景,有點不簡單啊。”

  “哦?”孫岳琳還不知道父親調查過白牧野這件事。

  孫恒說了他對白牧野身份的調查之后,孫岳琳也露出思索之色。

  她當然不會怪罪父親調查白牧野,她清楚就算父親不調查,也會有別人調查。

  “收養他的人,前段時間突然消失?以您的權限,居然查不到那人的蹤跡?”

  孫岳琳喃喃道:“還能培養出白牧野這樣的少年,的確不簡單。”

  隨即她抬起頭,看著父親說道:“現在還有很多貧民,也有很多貧民窟一樣的地方,所以白牧野……說不定就是個被拋棄但卻有天分的孩子。但那個白勝,確實挺讓人懷疑的。而且他們住的房子不在白勝名下,您卻依然查不到房主的信息,這個……就真的有意思了。”

  “我對這些,其實沒什么興趣,有秘密的人多了。不過我對白牧野這孩子,倒是挺有興趣的。”孫恒說道。

  “您該不會是想……”孫岳琳抬起頭,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父親。

  “第七軍團,需要這樣的人才!”孫恒抬起頭,聲音醇厚的道:“如果我的病真的能治好,那么……我終究還是要回去的!當年那個神族……我一定要找到他,親手殺了他!”

  白牧野沒有想到的是,孫恒當時跟他打了個馬虎眼!

  那個神族,并沒有死!

  孫恒那支團隊在付出慘重代價后,那個神族也不過是身受重傷,但卻成功跑掉了!

  這件事,只有極少數人知道。

  也是孫恒心中最大的屈辱!

  “我覺得這件事,您最好還是先征求他的意見吧。”孫岳琳想了想,說道:“這小子很倔的!”

  孫恒笑道:“不想當明星,不代表不想當將軍!我很看好他,你難道就沒注意到,他從始至終,從來沒跟我們談過一句關于報酬的事情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