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六章 孫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說著看了一眼一旁的姚謙,目光中帶著幾分冷意:“孫先生也累了,你們請回吧。”

  歲月是塊磨刀石,再多的棱角,也會被它磨平。

  換成當年,孫管事怕是已經忍不住動人了。

  小孩子就能在老爺面前放肆?

  熊孩子什么的最是可惡!

  長得好看怎么了?

  任何敢在老爺面前放肆的人,都該揍!

  “您試試吧,反正就算治不好,您也沒任何損失,不是么?”白牧野一臉認真的堅持著。

  孫恒盯著白牧野,看了幾秒鐘,然后突然笑了笑。對孫管事擺擺手:“讓他試試。”

  孫管事微微一怔,下意識看了一眼一旁的小姐,心里似乎有點明白了什么。

  但卻忍不住在心里面腹誹:怎么老爺也很小姐一樣?這少年……跟小姐差那么多,雖然長得好看,但能行嗎?

  要是孫岳琳知道孫管事的心思,一定會哭笑不得。

  一個單身多年的老光棍兒,裝什么懂女人心思啊!

  孫管事眉頭緊鎖,猶豫一下,轉身出去了。

  姚謙忍不住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真赤雞啊!

  這么一會兒的功夫,他的心就跟坐過山車似的,幸好沒有心臟病。

  他真的有點后悔把白牧野帶來了。

  眼下明擺著,孫恒先生根本不相信白牧野有能力治他的病,但因為女兒對白牧野的態度,并沒有發脾氣。

  可這不代表這位從戰場上退下來的大佬沒脾氣,也不代表把白牧野帶來的他也沒事啊!

  關鍵是他也不信凈化符能治孫先生的病啊!

  要那么簡單,不早就治好了嗎?

  孫家這種家庭,是能肆意消遣的么?

  如果今天惹怒了孫家,那么他接下來也不用想什么前途未來了。

  還是乖乖的老老實實回家陪老婆造娃去吧。

  過了片刻,孫管事便拿了一個很大的盒子回來。

  白牧野打開看了一眼,眼睛頓時一亮,比老頭子留給他的那些好多了!

  “給我兩個小時,給我準備一個安靜的房間。”

  孫恒點點頭,孫管事面無表情的道:“跟我來。”

  兩個小時后,白牧野從樓上下來,手里拿著一張凈化符,走向孫恒。

  在場幾人倒是沒有任何緊張的舉動。

  別看孫恒深受烈火之毒折磨,但一個只有二十點精神力的少年符篆師,他一根手指就能給鎮壓了!

  白牧野這會兒倒是很平靜,與其說他相信符篆師寶典,還不如說他相信老頭子。

  老頭子雖然平時不靠譜,但在這種事情上絕不會騙他。

  既然說過符篆師寶典是這世間頂級,既然那上面說過凈化符的凈化范圍,那么就一定可以!

  所以,在孫恒答應下來之后,白牧野沒有急著激活手中這張凈化符,而是看著孫恒道:“您現在的感覺怎么樣?”

  孫恒道:“跟往日一樣。”

  “經脈中時刻有烈火灼燒的感覺?”白牧野問道。

  孫恒點點頭。

  “您真偉大!”白牧野一臉真誠。

  換做他,恐怕一分鐘都忍不了。

  眼前這人卻忍了十三年,還能如此平靜的坐在他面前說話。

  這份定力,著實令人感到敬佩!

  “開始了!”

  說著,白牧野直接激活了手中這張凈化符,拍向孫恒。

  凈化符打在孫恒身上,瞬間爆開,轉眼間消失無蹤。

  孫恒坐在那里,一動沒動,臉上亦沒有任何表情。

  孫岳琳嘆了口氣,直接走到白牧野面前,柔聲道:“知道你是好心,但……”

  她不想等孫管事發火,也不想看到父親失望眼神。

  決定趕緊把白牧野帶走。

  “等一下……”

  孫恒皺著眉頭,一臉奇怪的看著白牧野:“就一秒?”

  白牧野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想就一秒啊!

  可是實力不允許,他能有什么辦法?

  只能老老實實點點頭,有些羞澀的道:“嗯。”

  “你這是凈化符?”孫恒再次追問道。

  “是凈化符。”白牧野回答。

  “可你這凈化符,為何跟別人的不一樣?”孫恒又問。

  “可能我畫的符,比其他人……更厲害一點?”白牧野猶豫著說道,夸贊自己,終究還是有些難為情的。

  “哈哈哈哈……”孫恒突然間大笑起來。

  孫管事在一旁都看呆了,一臉茫然。

  他在孫恒身邊已經超過三十年,對這位昔日長官,如今的家主老爺十分了解。

  自然看得出此刻的孫恒特別高興,是發自內心那種。

  一張只能持鐘的凈化符……就讓老爺這么高興?

  這不對啊!

  他該不會是真的想要這少年做他女婿吧?

  “孫瑞,去準備一間客房,別去主樓了,就住小樓這吧……一會你再讓人準備幾個菜,晚上我要喝點。”孫恒吩咐道。

  “啊?”管事孫瑞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家老爺。

  就算把他當成準女婿也不用這么看重吧?

  難道他真的能治老爺的病?

  “快去吧。”孫恒擺擺手。

  “好的,我知道了。”管事孫瑞連忙出去安排。

  姚謙此時也是一臉茫然和震驚的狀態。

  孫恒這時候看向姚謙,微微點頭:“姚先生是吧?”

  “不敢當不敢當,孫先生您這是折煞我了,叫我小姚就行。”姚謙回過神來,連連說道。

  “你不錯。”孫恒微笑著道。

  姚謙瞬間有種大熱天喝了一瓶冰水,不不不,是彩票中了頭獎的感覺!

  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問道:“孫先生,白牧野他……”

  “雖然只有一秒鐘,但卻是我十三年來,最愉快的一刻。”孫恒淡淡說道。

  “呀!”孫岳琳看著父親,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白牧野的那張凈化符,竟然有效!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再次看向白牧野的眼神,把白牧野盯得都有些發毛,忍不住往后退了兩步,并且趕緊轉移話題。

  “那個……孫先生,您這病,應該能治。但我手頭沒有那么好的材料。”

  沒等孫恒開口,孫岳琳便道:“需要什么,你跟我說,我這就去準備!”

  孫恒擺擺手:“急什么,讓小白先在這里住下,晚上陪我喝點,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

  白牧野小聲道:“那個,我明天……還得去上學呢。”

  “沒關系,讓岳琳送你去,你不是在一中嗎?反正也順路。不行的話,我讓人給那邊打個招呼,你不去也行。”孫恒說道。

  “那可不行,我還得學習呢。”白牧野立即一臉認真。

  姚謙在一旁都看傻了。

  這算什么?

  大佬主動放低身段,小朋友并不領情?

  孫恒卻并不在意,笑著道:“熱愛學習,是個好孩子!”

  姚謙這下終于徹底放心了,白牧野的確可以治孫恒的烈火之毒!

  他不知為何突然有點想哭,仿佛這么多年的委屈其實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

  姚謙隨后被孫岳琳禮貌的請去外面“參觀”,其實他也不怎么想去的,有點不太放心白牧野。

  但看那意思,孫恒先生明顯是跟白牧野有話要說,所以只能對白牧野遞了個眼色,希望他別亂說話,這才跟著孫岳琳離開了。

  客廳里就剩下孫恒和白牧野。

  “你的這位經紀人……哦不,是合伙人,你了解他嗎?”孫恒并沒有主動提及自己的病情,而是引了另一個話題出來。

  “不算很了解,我們一共認識也沒兩天,但我覺得他還不錯。”白牧野回答道。

  孫恒點點頭,這跟他剛剛了解到的情況差不多。

  他伸出一只手,在虛空中虛點了一下,一道光幕投影在他和白牧野之間。

  那上面,一張姚謙燙著頭,溫文爾雅的高清照片,占了六分之一,剩下的六分之五,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孫恒說道:“姚謙,三十七歲,百花城生人,喜歡喝酒、燙頭。從小能言善辯,學習成績一般但頭腦非常靈活。生長在單親家庭,父親是個戰士,在姚謙七歲那年犧牲……”

  “才三十七歲……我以為他四十幾了。”白牧野小聲嘀咕。

  “這個人,倒是沒什么問題,除了早些年歲數小的時候,偶爾會因為沖動搞砸自己的生意外,其他大多數時間,都算是一個精明并且小有成功的生意人。”

  白牧野心道這就是富豪家庭的做事風格嗎?

  “不過你的來歷,倒是讓我感到非常疑惑。”孫恒目光平和的看向白牧野。

  “我?我怎么了?”白牧野一臉茫然的看著孫恒。

  孫恒手指虛點,光幕上出現了白牧野的相關信息。

  白牧野心里倒是沒什么不滿,反倒湊到近前仔細看了起來,他想知道,孫恒這種身份的大人物調查的信息,是不是會比他自己知道的更多些。

  結果,讓他很失望,還沒有老頭子告訴他的多。

  想想也正常,老頭子說過,“惡魔島”那種地方,知道的人不多。

  孫恒饒有興致的看著白牧野:“你是一個棄嬰,被一個叫白勝的人收養,起名白牧野,住在百花城郊三十里……”

  白牧野點點頭,信息都沒錯,老頭子的確叫白勝,還經常自吹自擂說自己跟古時候一個好漢同名。

  至于哪個好漢叫白勝,白牧野也不清楚。

  反正他從來沒查到過有叫白勝的符篆師或是靈戰士。

  “看起來,你的信息一點問題都沒有,但在我讓人深入一點調查,看看能不能幫你查出生身父母的時候,卻發現了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孫恒笑瞇瞇的看著白牧野:“想不想聽聽?”

  “您隨意嘍。”白牧野無所謂的看了孫恒一眼,他不相信孫恒能查出什么有用的東西。

  老頭子既然說過他身份無懈可擊,那一定是不會有錯的。

  “收養你的白勝,信息安全級別非常高,我的安全級別是P7,卻查不到關于他的任何信息,你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嗎?”孫恒問道。

  白牧野搖頭:“不明白。”

  “P7的安全級別,可以調閱整個飛仙星上所有的機密信息,同時也可以大量調閱整個祖龍帝國的其他機密信息。然而,我依然查不到任何關于白勝的信息,這意味著,他要么和我有著同樣的安全級別,要么……比我還高。”

  孫恒笑道:“而他這些年所表現出來的,不過是一個尋常人。”

  “嗯,他不普通,他是個符篆師,挺厲害那種。”白牧野道。

  “另外,是你們居住的房子。”孫恒看著白牧野。

  “房子,房子怎么了?”白牧野微微皺眉,我不是剛剛交完房租嗎?難道被騙了?

  至于那棟房子里,除了一個不太正常的人工智能之外,也沒什么吧?

  “你們房子的房主信息,我也沒查到,這很不正常。”孫恒看著白牧野:“你前幾天應該轉了一筆錢出去吧?是交房租了么?對方那個身份識別碼,不是白勝的,但安全級別同樣高得嚇人,反正我剛一查閱,立即就收到了上面的警告。所以小朋友,收養你的這一家子,都不怎么簡單啊……”

  白牧野抬起頭,看著孫恒:“您這調查的夠詳細啊。”

  孫恒笑起來:“不要生氣,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個,能夠緩解我病痛的人,說心里話,如果你不是個孩子,我只會調查你更深!作為補償,我也會跟你開誠布公,告訴你我的身份。那時你就明白,我的謹慎,是有必要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