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四章 合伙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一群城衛軍朝著劈殺黑幽靈的戰士圍過來。

  “隊長您沒事吧?”

  “頭兒,怎么樣?”

  “爽啊,一刀劈殺黑幽靈,哈哈,老大你要出名了!”

  這群早已見慣生死的城衛軍戰士嘻嘻哈哈的湊過來,恭喜著他們的隊長。

  “要不是那個符篆師朋友幫忙……”這名城衛軍的小隊長說著轉過身,卻只看見了被他劈成兩半的黑幽靈尸體。

  剛剛還在那興高采烈接黑幽靈血液的小家伙,已經不見了。

  “那個小家伙呢?”他問道。

  其他人也都一臉茫然,四下張望著。

  “走了。”

  “怎么走了?”

  “哎呀還沒感謝他呢!”

  “好像年齡不大,說不定還在上學呢吧?協助作戰,可以獲得嘉獎和加分的啊,這都不要了?”

  “世外高人,不愿意拋頭露面吧。”

  一群人七嘴八舌,那位城衛軍的小隊長此刻脫下頭盔,是個年輕英俊的青年,額頭一道貫穿整個腦門的淡淡疤痕。

  看了一眼黑幽靈的尸體,然后沉聲道:“應該是個低調的人,不愿意露面,回頭兄弟們看看監控,不該流出去的就刪掉,也不要去打擾人家。”

  隨著粒子炮的啟用,這一次肆虐百花城的次元空間生物很快被清理干凈。

  而此時白牧野和姚謙已經離開這里很遠了,白牧野手里拎著一整瓶黑幽靈血液,開心得像個傻子。

  還好有口罩為他兜底,才沒被別人看見。

  但身邊的姚謙卻臉色鐵青,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樣。

  “你不要命了嗎?”

  “那東西是黑幽靈!實力接近宗師的次元空間生靈!”

  “這是現實,殘酷的很!不是虛擬世界!”

  “一旦你剛剛死了,是不可能復活的。”

  “協助作戰,官方并不提倡,因為絕大多數人根本沒有那個能力,你明白嗎?”

  “不要以為自己是個英雄,如果你死了,連朵浪花都激不起,除了你的親人之外,不會有幾個人懷念你!”

  “官方有明確規定,死在城里的次元空間生物,尋常人不得接近,違者是要被懲罰的,是要坐牢的。你還敢大刺刺的去取黑幽靈的血液,虧著人家感激你幫忙才沒……”

  聽著姚謙絮絮叨叨的教育,白牧野突然有種老頭子在身邊的感覺。

  熟悉而又親切。

  “我沒覺得自己是個英雄,只是在那一刻,如果明明可以做點什么但卻沒做,最終導致那個城衛軍戰士和更多人死亡的話,我想我會良心不安,并且難過很久。”

  白牧野抬起頭,看著姚謙:“另外,今天謝謝你。”

  姚謙搖搖頭,嘆了口氣,突然失去了批評白牧野的動力。

  是啊!

  如果明明可以做點什么但卻沒做,然后那個城衛軍戰士死了,真的會難過很久的。

  他們雖然是城市的守護神,但他們也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啊!

  只是這么多年,大家都早已經習慣他們的默默守護。

  雖然心里感激他們,但大多數時候,也在所難免的,會有點覺得那些都是理所應當的,是他們應該做的。

  白牧野少年熱血,說出的話雖然會讓人感覺有些幼稚,但捫心自問,誰聽了他的話之后,內心深處會一點觸動都沒有?

  這是一顆繁華但卻多災多難的邊陲星球,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大多想要逃離卻無法逃離。

  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

  所以盡量都想讓自己活得更精致一點,更舒服一點。

  日子一天天過去,又會有多少人還記得自己年少熱血時候的初心呢?

  姚謙心中很感慨,拍了拍白牧野的肩膀:“人不熱血枉少年,雖然我做不到你那么勇敢,但我很羨慕,也很贊賞!”

  白牧野點點頭,能夠收獲除了容貌之外的認同,他還是很愉快的。

  不過下一刻,他忍不住皺起眉頭,郁悶的道:“我的車啊……”

  那輛老爺車,原本是老頭子的,他求了很久才給他。

  好像買的時候就是一輛二手車,不值幾個錢,所以這么多年,也沒人給它上保險。

  如今出現交通意外的幾率太低,也沒幾個人會給一輛老舊的車上保險。

  所以,老爺車剛剛等于白死了,想要通過保險公司換一輛新車,是不可能的。

  姚謙看了一眼白牧野:“你很缺錢?”

  “還好吧。”白牧野說道:“不缺吃穿。”

  “我來做你的經紀人吧!”姚謙一臉真誠,看著白牧野道:“符篆師是一個賺錢容易但花錢同樣如流水的職業,如果沒有一個專人替你打理那些雜務,你很難做到徹底專心符篆師事業。”

  “我可以保證,所有一切事情,都會以尊重你的意愿為基礎,然后,我來保證你在金錢上的收入。”

  “而我,只要百分之五的經紀人費用就夠了。”

  “你就那么相信我能賺錢?”白牧野問道。

  “當然,能夠憑借一幅畫便攪動畫壇風云的少年,怎么可能沒有賺錢能力?”

  “我以后不會賣畫了。”

  “我知道,未來的同學。”姚謙笑笑:“你剛剛協助城衛軍擊殺黑幽靈的那張凈化符,已經可以說明一切了。”

  姚謙還有些話沒說。

  他剛剛眼睜睜看著白牧野興高采烈的去接黑幽靈血液。

  白牧野要拿黑幽靈的血賣錢么?

  應該不是這樣。

  這少年想賺錢真的太容易了,賣畫就行,賣臉更簡單!

  當個什么都不會的偶像都有無數粉絲會為他買單。

  那么,他收集黑幽靈的血,十有八九是為了制作符篆!

  姚謙百花城第一中介師的身份不是白給的,見多識廣,知識也算淵博。

  他知道黑幽靈血液是做什么符篆用的。

  輔助類別中的詛咒系符篆!

  削弱、遲緩、劇毒等,都可以用黑幽靈血液來畫,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所以,白牧野擅長的符篆種類,很可能不僅僅只有醫術。

  這樣的符篆師,不管在哪,也不管他精神力到底有多少。哪怕這輩子都沒希望踏入高級境界,都絕對是無數人都夢寐以求的天才!

  跟在這樣人身邊,成為他的經紀人,不虧。

  白牧野看著姚謙:“我有一個問題,為什么非要找上我?”

  “年齡有點大了,不愿意跪著賺錢了。”姚謙笑著說道,只是笑容里略微帶著那么一絲苦澀。

  百花城第一中介師,很了不得么?

  對很多人來說,是的!

  他不缺錢,這些年下來,億萬身家是有的。

  但這么多年,說跪著賺錢有些夸張,但說他是彎著腰賺錢,卻是一點都沒錯。

  說好聽一點,他是中介師,說的難聽一點,他其實就是大人物們的服務員!

  大人物有需求了,便會找到他,提出需求和能夠付出的代價,然后他再去聯絡能夠完成這些需求的人。

  大人物的脾氣通常都是表面很平和,但私下里卻未必;而那些有本事完成大人物需求的人,則無論表面還是私底下,大多脾氣都不怎么樣。

  給面子叫一聲姚哥,不給面子的時候,你算老幾?

  “老子的錢好看不?花起來爽不爽?”

  “沒有大爺養活你,你這種寄生蟲就得餓死,知道吧?知道還不趕緊喝酒!別給臉不要嗷……”

  “小姚啊,你最近的表現可是不怎么樣啊,我那一個任務,你都拖了多久了?呵呵,我不管什么其他原因,我付錢給你,不是聽你啰里啰嗦解釋的……”

  年輕那會,也曾熱血沖動過。

  但沖動之后,卻不得不再次面對冰冷殘酷的現實——要錢還是要臉?

  做中介師,要臉是賺不到錢的。

  但很多時候,就算不要臉,也未必能賺到錢。

  不但如此,而且還經常會收獲一堆附帶的嘲諷和羞辱。

  如果不是遇到白牧野,他甚至都有點想要洗手不干,在家陪老婆造娃了。

  只是這些年積累下來的客戶太多了,找他的人也多,很多都是不好推卻的;另外他還很年輕,在這個普通人平均壽命兩百多歲的世界里,四十多歲,還可以說自己是個孩子呢。

  白牧野看著姚謙,點點頭:“我不需要經紀人。”

  姚謙的眼神略微有些黯淡,苦笑了下,剛想說什么,卻聽見白牧野接著說道:“我只需要一個合伙人。”

  姚謙:“???”

  他瞪著眼睛看了白牧野半天。

  白牧野道:“雖然是合伙人,但你的利潤分成,卻依然是百分之五。”

  這和經紀人有分別嗎?有嗎?

  姚謙怔怔看了白牧野半天,憋出一句話:“走,我帶你去見個人!”

  “現在?”

  “對,現在。”姚謙說著,打開通訊器,當著白牧野的面,態度恭敬的說道:“孫管事嗎?我小姚啊,對,是我,我現在身邊有一個人,可能對孫先生的病有幫助,嗯,是的,符篆師……”

  關閉通訊器,姚謙看著白牧野道:“他們現在就有時間,走,咱們立馬就去!”

  街頭開始漸漸恢復平靜,各種巨大的投影屏幕上播報著剛剛發生的新聞。

  “這次突然出現的次元空間入口一共有五處,跑出來一頭白暴猿,一只黑幽靈,還有二十多頭龍麟劍齒虎,一共造成了十五人死亡,一百多人受傷,目前形勢已經得到控制,次元生靈也已經被消滅,廣大市民可以安心出行……”

  “城衛軍某小隊隊長接受采訪稱,黑幽靈之所以沒能造成更大的傷亡,是因為有符篆師出手相助,據說那是一個很年輕的符篆師。視頻沒有拍到那個年輕符篆師的臉,但在這里,讓我們一起感謝那位仗義出手的年輕符篆師……”

  兩人乘坐的智能出租車內同步播報著時事新聞。

  姚謙看了一眼白牧野:“回頭換一頂帽子。”

  白牧野點點頭,深以為然。

  智能出租車很快出城,朝著白牧野家反方向的位置,以三百多的時速行駛了大約半個多小時,來到一個幽靜雅致的地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